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给前任他叔冲喜 > 11.第01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1章

    府里的人都走了,小院再次安静下来。

    栗子捧着刚煎好的药递给顾见骊,乐呵呵地:“煎好了!”

    顾见骊犹豫片刻,问:“栗子,你能做好喂药的事儿吗?”

    栗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她缩着脖子,有些畏惧地指了指里屋的门槛,然后连连摆手:“不让进!”

    姬无镜不让栗子进里屋?

    “那你把林嬷嬷喊来。”

    栗子还是摇头:“也不让进!”

    顾见骊蹙眉,栗子笨了些不让进里屋伺候可以理解,怎么连林嬷嬷也不让进?无法,顾见骊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端药进屋。

    姬无镜还如初见时那般脸色苍白,似乎忽然醒来的一日是假的一般。

    “你该不会真的只是回光返照吧?”顾见骊喃喃自语,“早知道不如趁着你清醒讨一张休书……”

    顾见骊侧过脸,忍不住一阵轻咳。

    她放下空了的碗,将手背贴在额头,果然有些热。

    今天早上她在水汽弥漫的西间睡着,醒来推开窗户,猛地被冷风吹了一头,有些着凉了。

    夜里顾见骊又抱着鸳鸯喜被睡在罗汉床上。着凉的缘故,她脑袋沉沉的,而且身上发冷。取暖的火盆架在床头,离得有些远。顾见骊总不能和一个病人抢火盆,只好将整个身子缩进被子里取暖。

    若是平时发生些什么响动,顾见骊一下子就会醒来。可今晚大概是因为着凉头脑发沉,赵奉贤走到跟前拉开她的被子,凉意袭来,她才醒过来。

    “赵……”

    赵奉贤捂住顾见骊的嘴,让她不要叫出来。

    一片黑暗里,顾见骊睁大了眼睛瞪着赵奉贤。她清楚得看见赵奉贤眼神里的坚定——他没有喝醉,他是清醒有预谋的!

    胡乱挣扎中,顾见骊踹在赵奉贤的身上,又狠狠咬上他的手。

    赵奉贤吃痛低呼了一声,同时松开手。

    顾见骊飞快向后退去,可还没等她呼救,一柄冒着寒光的匕首抵在她的玉颈。

    “叫啊,你要是叫,我立刻捅了你的脖子!”赵奉贤低声威胁。

    顾见骊胸口起伏,愤然质问:“赵奉贤,你怎么还敢来!忘记昨天夜里的下场了?”

    赵奉贤嗤笑了一声,口气带着嘲讽:“昨天是我一时糊涂被姬昭这个狗东西虚张声势骗了!太医几次三番说过他活不到过年,昨儿不过回光返照。哼,昨天我就不该走!他醒过来又怎么样?不过一个废人!就算我当着他的面吃了你,他又能奈我何!”

    赵奉贤忽又了脸色,由阴翳狠辣变得色眯眯。他垂涎的目光扫过顾见骊鼓鼓囊囊的胸口和纤细的腰身,手中的匕首又逼近几分,紧紧贴着顾见骊的脖子,威胁:“我的小娘子,你好好想想,整个府里根本没人在意你的死活,就算有人听见你呼救也不会来多管闲事。说不定还有人再啃你一口。乖乖听话,自己把衣服脱了。我会好好疼你的……”

    顾见骊慢慢抬手,搭在腰侧的系带上。

    赵奉贤咽了口口水。

    黑暗中银光一闪,不是赵奉贤手中的匕首,而是顾见骊从被子里拔_出的匕首。她身子后仰,堪堪躲开抵在喉间的匕首,又用尽全力踹向赵奉贤。

    赵奉贤“哎呦”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

    顾见骊身娇体软,力气小得很。应该是不能踹倒赵奉贤的。偏偏赵奉贤精虫上脑,满脑子都在想入非非,根本没有料到娇弱如顾见骊会反抗,这才吃了亏。

    顾见骊跳下罗汉床,大声喊:“栗子——”

    没错,整个广平伯府没人在意她的死活,甚至是盼着她死的。她连林嬷嬷和长生都不会信任。可是栗子不一样,她单纯如白纸,不懂算计和阴谋,兴许是希望。

    “不知好歹的东西!”赵奉贤爬起来,轻易抓住顾见骊的手腕,将她拉回来,摔在罗汉床上,而后扑过来。

    顾见骊握紧手中的匕首,再不犹豫,朝赵奉贤的脖子砍去。

    赵奉贤叫了一声推开,他摸了摸脖子,摸了一把血。只是可惜顾见骊力气实在太小,赵奉贤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深。

    顾见骊又趁机大声喊了几遍栗子。

    赵奉贤呲着牙指着顾见骊:“我心疼你才让着你,你再不听话。别怪我粗鲁了!”

    看见那伤口这样浅没有真的伤到赵奉贤,顾见骊眼中浮现一抹失望。脖子不行,那是哪里?

    眼睛!

    父亲曾说过:“倘若知道前方无路已是必死的局,束手就擒远不如玉石俱焚。”

    不等赵奉贤再扑过来,顾见骊握着手中的匕首朝他奋力刺去。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便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你发什么疯!”赵奉贤连连后退。

    他手里也有匕首,可是他不舍得划破顾见骊香嫩的身子,那样就不完美了,享受程度也要大打折扣啊……

    赵奉贤只想逼迫顾见骊并不想伤她,顾见骊握着匕首乱挥,他只好退了又退。直到他手臂和脸上落下两道划痕,他这才终于反扑,在手被顾见骊划出一道很深的伤口后,拉住了顾见骊的手腕,夺了她手里的匕首。

    匕首落了地。

    “我真是小瞧了你!啧,看上去娇娇弱弱的没想到骨子里到底是战神的女儿!”赵奉贤擒着顾见骊的手,将她逼到墙角。

    屋子里很暗。

    顾见骊后退的时候脚步趔趄了一下,赵奉贤下意识地垂眼去看。顾见骊忽然拔出发间的簪子,鸦色长发落下。

    赵奉贤惊讶抬眼的瞬间,顾见骊手中的簪子恨恨刺进赵奉贤的眼眶。鲜血喷出来,溅在顾见骊脸颊上两滴。

    “啊——”赵奉贤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视线受阻,他吃痛后退,被脚下的小杌子绊倒,跌坐在地,捂着鲜血不止的眼睛叫得凄惨。

    顾见骊飞快捡起落在地上的匕首,冲上去朝赵奉贤的身上刺去。

    动作快得像是发生在一瞬。

    顾见骊不知心脏在哪里,她只是一刀又一刀地刺。赵奉贤伸手去挡,她就砍他的手。能刺哪儿就刺哪儿。

    她发疯般刺下去,一刀又一刀。

    最穷困潦倒时,她即使当了母亲的遗物,也没有卖掉父亲给她的这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顾见骊也不知道自己刺下多少刀,她浑浑噩噩地重复着刺、砍的动作,直到赵奉贤再也不能动了。

    手中的匕首落了地,顾见骊跌坐在地,望着血泊里的赵奉贤开始全身发抖。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求生时的勇气烟消云散,只剩下巨大的恐惧。

    她杀了人……

    漆黑的夜里,她颤着身子,无助啜涕。

    身后的咳嗽声,骇得顾见骊魂飞魄散。她僵僵转过身子,眼泪湿了脸。

    姬无镜小臂支撑着,勉强坐起来,尚未开口,一大口血吐出,染红他雪色的寝衣。本就苍白的脸色在一瞬间褪去所有血色。

    有什么东西从他指尖射出,屋子里的几盏灯忽然点燃,照亮整间屋子。姬无镜扫过一片狼藉的屋内,最后望向泪水涟涟的顾见骊,这个让他两次功亏一篑的罪魁祸首。

    “给我倒杯水来。”姬无镜沙哑开口。

    顾见骊身子僵了僵,木讷地爬起来,浑浑噩噩地倒了水,将杯子递给姬无镜。她全身都在发抖,递到姬无镜面前的杯子里已经洒了大半的水。

    姬无镜喝了口水,撩起眼皮看顾见骊,问:“害怕?”

    顾见骊六神无主,眼神有些空。

    姬无镜把杯子递到顾见骊面前,说:“喝下去。”

    顾见骊望着姬无镜缓慢地眨了下眼睛,伸手接过杯子,小口小口把杯子里剩下的水都喝了。凉水入腹,顾见骊打了个寒颤,空洞的眼睛逐渐恢复了神采。

    “冷静了?”姬无镜问。

    顾见骊僵硬地点了下头。

    姬无镜又是一阵咳嗽,才握住顾见骊的手腕。他的手很凉,像顾见骊喝下的凉水那样凉。

    姬无镜用力一拉,将顾见骊拉到床榻坐下,他双臂环过顾见骊的身子,在她背后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他一边饶有趣味地把玩着顾见骊发僵的手,一边贴着顾见骊的耳朵,低声说:“咽喉、心脏、眼睛,都不是最好的下手部位。”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姬无镜阴冷低沉的声音擦过她的耳尖,也在她的心上擦过。

    “男人身体上的弱点在这里。”姬无镜将顾见骊僵硬的手揉捏至柔软,然后拉着她的手放在他裆间,摆弄着她的手让她握住。

    当意识到自己掌中握的是什么东西,顾见骊整个人都懵了。刚刚缓和下来的身子又僵了脊背。

    姬无镜握着顾见骊的小手教着她:“只要轻轻一捏,男人就会浑身无力,丢盔弃甲再无还手之力。如果像这样转动一圈,男人的性命就在你的掌中。嘶——”

    姬无镜倒吸了一口凉气,牙齿咬着顾见骊的耳尖儿磨了磨:“我在教你,不是真让你捏碎。”

    顾见骊缩手,想松开烫手山芋。姬无镜握住她的手没放,在她耳边问:“可学会了?蠢孩子。”

    顾见骊慌忙点头,姬无镜这才松手。顾见骊死死低着头,整张脸红得发紫。姬无镜弓着腰低头去看她的脸,狐狸眼似笑非笑:“我在教你怎么防身,不许乱想。”

    他抚在她脸颊的气息让她心尖轻颤。

    忽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姬月明气势汹汹:“没想到五婶竟然趁着五叔病重与表哥私通!”

    浩浩汤汤的人涌进来,看见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一时呆住。

    “这、这是……”

    姬无镜扯起嘴角笑得阴翳:“很久没杀人,手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