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女神的最强高手 > 第393章 叶皓辰要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柳传承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仆人们这样的议论了,父亲也知道这一点,虽然他们完全可以辞退这些年龄大的仆人们,可是,念在他们在柳家干了这么多年了,辛苦付出还是有的。

    不论是柳传承还是他的父亲柳元甲,都是抱着一颗宽容的心对待仆人们,可是,换来的是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此时,只听另外一个老仆人轻声说道:“这有什么呀,你以为只有古代皇宫里的妃子们知道宫斗权谋吗?咱们这些大家族斗的更加厉害呢,想当年,老太爷的原配夫人,都被那个烧火丫头挤兑死了,不仅如此呢,老爷的原配夫人所生的两个儿子,本来才是家主的人选,却没想到,失踪的失踪,枉死的枉死,这才便宜了那个烧火丫头所生的儿子!”

    柳传承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乃是他们柳家家族老一代仆人生活的聚居区,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柳传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再好的脾气也按耐不住,他忍不住上前,一脚踢开了房间门,怒声说道:“你们这些长舌妇,真是可恶!从现在起,你们已经被辞退了,赶紧离开柳家!”

    “啊,不要啊,老爷,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

    那些人连连求饶道,却已经晚了,柳传承心意已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那些老仆人吓的不轻,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吓的心惊胆战,没想到嚼舌根嚼出了祸患,他们自然不愿意离开柳家家族,在这里干了几十年了,吃香的喝辣的,活儿不多,钱不少,他们年纪不小了,被辞退之后,又能去哪里找工作呢。

    可是,从来不发火的老爷,竟然对他们下了死命令,可见这件事是多么的严重,他们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连夜收拾东西,准备滚蛋。

    发完脾气之后,柳传承陷入了后悔自责之中,但是,那些人的话,也实在是难听,他一时没有控制住。

    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家里,每当做错事的时候,柳传承都会去父亲的房间,找父亲忏悔。

    从仆人那里走出来之后,柳传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父亲的院落,看到父亲窗户还亮着灯,他缓步走了过去,竟然在寒冬的夜里,吹着凛冽的寒风,双膝跪在门外,颤声说道:“父亲大人,您还没有休息吧?”

    此时的柳元甲,一袭白衣,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之上,旁边放着一个蒙面布,他正是刚刚出现在楚君瑶的小区,大战蒙面萧国兴的那个白衣老人。

    只见柳元甲缓缓睁开了眼睛,缓缓问道:“起来说话吧,这么晚了,你来找为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虽然隔着一道门,老爷子竟然知道儿子双膝跪在了地上,一般人是断然没有如此高的功力的。

    柳传承并没有起身,随即说道:“父亲,儿子刚才做错了一件事,您从小教导儿子,要以和蔼的态度对待下人,可是,刚才儿子冲着他们发火,还辞退了两个仆人,请父亲责罚。”

    只听父亲大人教训道:“混账!那些老仆人在咱们家这么多年,比你的年龄都大,可谓是劳苦功高,你为何会如此对待他们呢?”

    柳传承急忙说道:“父亲大人教训的是,可是,她们那些长舌妇,说话太难听,议论父亲和母亲,还有儿子,以及我死去的两位兄长。”

    听到这话,房间中的父亲柳元甲眉头一皱,沉重的闭上了眼睛,嘴唇一阵颤抖,似乎也想起了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半天说不出话来。

    良久之后,柳元甲缓缓说道:“罢了,既然你已经下令辞退了,不能朝令夕改,别忘了给些安家费就是了。”

    柳传承急忙点头答应,随后又是试探性的问道:“父亲大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儿子今天可以辞退两名仆人,可是明天呢?父亲大人可知道,这些年来,儿子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外面,听到类似传言太多了。

    近些年倒是少了,但是,并不代表完全消失了,为了堵住悠悠众口,难道父亲大人就不能出面澄清一下吗?”

    只听父亲大人沉声说道:“你想让为父澄清什么?”

    柳传承虽然很惧怕父亲,但还是鼓足勇气说道:“父亲大人,我的母亲之前是个厨房佣人,为何会一跃成为夫人,大夫人是如何死的?我那两位兄长,又是如何离开人间的呢?难道,真的像仆人和外界传言那般,是父亲大人和我的母亲联手害死了他们吗?他们到底做错什……”

    不等儿子把话说完,房间中柳元甲怒声说道:“混账东西!你竟然敢如此跟为父说话,简直是大不孝啊!亏你饱读诗书,难道不知道孝顺二字的含义吗?

    孝顺,孝顺,顺着父母的心意才是孝,你竟然跑来质疑你的亲生父亲,亵渎你死去母亲的亡灵,简直是岂有此理!”

    柳传承急忙将头磕在地上,“父亲大人请息怒,儿子知道错了,不求父亲大人原谅,请父亲大人责罚。”

    柳元甲冷哼一声,“哼!罢了,这一次,为父暂且宽恕你,起来吧,速速回房休息,对工作要兢兢业业,对家人要和和气气,对朋友要肝胆相照,做人,更是要堂堂正正,切记,切记!”

    柳传承缓缓起身,急忙说道:“父亲大人教训的是!”

    不过,临走前,柳传承又想起一件事来,随即问道:“父亲大人,近些时间,江州形势突变,霍家、林家和司徒家三大家族接连除名,儿子担心,这只幕后黑手,接下来的下手对象恐怕就是咱们柳家了,敢问父亲大人我们该如何自处?”

    “世间多少纷扰事,浮华落尽总随风。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身正气足。”

    只听父亲柳元甲缓缓吟道。

    听完之后,柳传承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无非是“争名逐利的事情,还是不要在意,一切随他去吧。”

    随后,柳传承便走了出去。

    远远的看见,爱妻正在窗户处张望,看到他到来之后,又急忙拿过一件风衣,披在他的身上,回到书房之中,桌子上摆放着小点心。

    父慈,妻贤,子孝,柳传承觉得,人生足矣!

    同样是大家族中的人,林振杰的媳妇帮助丈夫害死大嫂,鼓励丈夫绑架侄女,司徒雄的妻子坏事做尽,要挟持柳无双,再看看柳传承的贤妻,简直是没法比啊。

    同样是武学宗师级别的人物,柳元甲和林啸天老爷子刚正不阿,一身正气,司徒凌云和司徒仁义却是心机歹毒,最终,后者,家破人亡。

    今夜此时,还有一位武学宗师级的人物,正在马不停蹄的进行着他自己的计划,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更加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这个人,就是铁头人。

    那一夜,铁头人偷听叶皓辰和司徒仁义的二师兄王栓柱的对话,得知了司徒仁义的三师姐包翠兰还活着,知道了她的具体地址,他紧急赶赴江都,找了两天两夜才终于找到了包翠兰的所在。

    铁头人之所以要杀包翠兰,是因为,当年,包翠兰替叶皓辰的母亲接生,她知道的太多了。

    在一个偏僻的江都山村之中,铁头人终于找到了包翠兰的所在,站在窗户外面,他悄悄的打开了窗户,以他的功力之高,包翠兰那种级别的人,是察觉不到的。

    铁头人在心中轻声说道:“包翠兰,二十二年前,让你逃走了,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说完之后,铁头人猛然打出一掌,睡在地炕上的老太婆连反抗都没有反抗,便死在了睡梦之中。

    随后,铁头人哈哈大笑,纵身离开了,总算是除掉了一个后顾之忧。

    ……

    第二天天一亮,叶皓辰还在美梦之中,屁股上被人拍打了几下,只听有人说道:“起床啦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啦!”

    只见叶皓辰趴在床上,搂着枕头,口水直流,身上只穿着一条小裤,站在床边的赵青青急忙拉过被子,盖住了他的身子,还从他怀中夺过自己的枕头,羞臊不堪的说道:“哎呀,昨天晚上你干什么了?”

    叶皓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直到赵青青和楚君瑶这俩妞轮流在他耳边大叫,他不得不起床,光着脚,走进卫生间,先去洗个澡。

    楚君瑶看到他这幅样子,没好气的说道:“哎哎哎,你穿上衣服啊,家里还有房东呢!”

    “我晕,在你们女人眼里,小裤就不是衣服了吗?”叶皓辰郁闷的说道,不管那一套,自顾自的走进了卫生间。

    三家合租,房东夫妇住一间,赵青青和楚君瑶一人住一间,共用一个卫生间,也真够挤的。

    吃早饭的时候,叶皓辰一边吃着丰盛的早餐,一边随意的问道:“诶,那位空姐房东呢?怎么好久不见了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人家正在洗澡,他误打误撞,遭遇尴尬一幕,没想到这家伙还记得呢。

    这让楚君瑶和赵青青都很生气,二人你夺筷子,我夺碗,不让叶皓辰继续吃了。

    “哎哎哎,我还没吃完呢!”叶皓辰又是一阵郁闷。

    饭后,两个女孩去学校上班了,叶皓辰则回家去了,一进家门,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妙,气氛死气沉沉,竟然张笑影也在场。

    叶皓辰不由得一阵担心,那事儿,不会被萧玉舒发现了吧?怎么感觉自己要完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