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52章 第 5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2章

    “这……这是怎么回事?”韩静娴再迟钝也反应过来,容黎和她握手并不简单。

    韩静娴最近一直觉得身上透着一股凉意, 不管穿多少好像都无不热似的。她还以为是之前工作太辛苦, 导致身体变得虚弱, 所以才会导致体寒。

    她只是学大家开始养生,泡起了红枣枸杞,每天会多晒晒太阳。每次晒完太阳, 就会觉得舒服不少, 虽然不能彻底解决, 却也没有太过在意。现代都市人,谁身上没点毛病。

    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明显感受到困扰她的凉意从消散了,从握着容黎的手到全身,充满了暖意。不仅不会觉得阴冷,脑子似乎都清醒了许多。

    “你身上沾染了死气, 死气属阴, 现在已经抽离,就会感受到阳气的温暖。”容黎解释道。

    韩静娴之前还有些怀疑, 现在彻底打消了。

    “那现在是不是被你驱除了?我是不是已经好了?”

    容黎摇了摇头:“不过是驱除你体内鬼气, 并没有从源头解决。”

    韩静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同时又有些庆幸, 至少这意味着她并不是得了神经病。

    “静娴,你别听这些人胡说, 这个世界哪里来的鬼神。你也是个大学毕业的人, 怎么能跟没文化的人一样信这些。”卢建祥闻言顿时皱起眉头, 面对容黎和陆远脸色没有之前的和善。

    “请你们离开,否则我就报警了。”

    “你搞搞清楚,是你妻子主动找的我们,我们才过来帮忙的。”陆远很是不悦,不爽对方的态度,“你们要是信不过拉倒,只是后面发生什么事,别怪我们没提醒。”

    韩静娴连忙上前拦住自己的丈夫:“建祥,你别这样,他们不是骗子,我也没有疯。”

    “静娴,我知道你现在病了,想要快点解决,不过也不能胡来啊。有病就要去看医生,不能听人瞎忽悠。到时候延误了治疗,会更加麻烦。”卢建祥苦口婆心劝道。

    虽然这两位看起来不像骗子,可这年头骗子脑门上可不会刻着字。被骗钱已经很糟心,要是因此耽误了,更是后患无穷。

    韩静娴态度坚决:“建祥,你相信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已经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用,而且还越来越严重。刚才这位小姐说的那些感觉,我也都是亲身体会的。”

    卢建祥冷静下来,没有那么反对和排斥:“真的?”

    “这绝对不是心理暗示。”韩静娴非常肯定道,她之前和陆远接触过,并不能解决她的问题。

    陆远说自己老大才是真正的捉鬼天师,他和之前陪她的那个女孩,不过是在老大身边待久了,所以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而已。

    之前她沉浸在被丈夫找到的慌乱中,所以没有特别的感觉,可现在冷静下来,她发现她的状态有了很大变化。

    卢建祥抿了抿唇,虽然依然不太信任,却也没有执拗的将反对。他的妻子他很清楚,是个做事非常有条理的人,从前也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现在会相信,应该有她的道理。

    左右他在旁边守着,要是情况不对赶紧离开。可万一真的有所谓的鬼神,那必须要求助专业人士。

    “我的妻子是被鬼上身了吗?”卢建祥问道。

    “算不上是鬼上身,只是被鬼气所影响,产生了一些幻觉,所以才会导致做出一些理智之外的举动。”容黎解释,“想要从彻底解决这件事,必须要弄清楚你的妻子是从哪里沾染上的鬼气。”

    韩静娴一脸茫然:“我这段时间没遇到什么离奇的事啊。”

    陆远之前就和韩静娴联系过,也到她平常经常出入的场所看过,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韩静娴一直是个乖乖女,平常除了上班就是喜欢待在家里。这几年因为奋斗,工作非常的忙碌,也没有去哪里旅游,几乎就在本市转。有时间基本就在家里休息,小夫妻共享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每天的生活基本都是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太多意外或者特别。

    “你觉得自己不对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问题,韩静娴之前就被心理医生和陆远问过,所以回答得很快:“大概就是这两三个月吧,我有些不太确定。因为之前我和丈夫因为婚礼的事一直闹得有些不愉快,因此一直以为是心里憋气的缘故。真正有感觉自己情绪很不对劲,大约是两三个月左右。”

    两人现在虽然已经结婚,不过只是登记并没有举办婚礼。

    婚礼向来是非常繁琐的,H市的大酒店都很忙碌,一般至少要提前大半年才能订到位置。卢建祥不想太过繁琐,想着两人旅行结婚就好,办婚礼仪式什么的好像做给别人看的,又累又没有意义。

    韩静娴却不这么认为,觉得女孩子一辈子最期盼的就是浪漫的婚礼,即便参加过很多场,好像都差不多样子,十分的腻味,但是对于当事人来事说,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而且婚礼也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她结婚了,还收一收这些年散出去的份子钱。

    最终卢建祥妥协了,因为家中长辈也更支持举办婚礼。不过他对于婚礼并不上心,一来确实是太忙了,二来觉得交给婚庆公司就好,他们是专业的,差不多就行,无法理解韩静娴在这上面的各种纠结。

    两人为此有争执,韩静娴觉得都是她在忙活,卢建祥一直做甩手掌柜,卢建祥觉得韩静娴太较真,明明是婚庆公司可以搞定的,非要自己事事参与。

    加之之前买房装修,两人也因为卢建祥不管不问,都是韩静娴一个人跑的争吵过。这件事使得韩静娴积怨更深,两人经常因为各种事争吵。

    家里气氛一度比较紧张。一直比较忍让的卢建祥终于有一次也发了火,觉得韩静娴没事找事,上班已经很累了,还要各种折腾。

    一开启话匣子,韩静娴就有些停不下来,说完自己也觉得她太啰嗦,不好意思道:“抱歉,说着说着就有点走题了。”

    容黎并不介意,并问道:“你们那此大争吵之后,你就开始对你的丈夫态度有所不同了吗?”

    “那此大吵,我觉得特别的委屈,都起了离婚的念头,还回娘家哭诉。”韩静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卢建祥坐到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结果被我妈骂了一顿,说两口子过日子,离婚两个字绝对不能轻易说出口。”

    韩静娴父母虽然初不同意女儿嫁给卢建祥,不过既然已经结婚,就要好好过日子。

    在父母调和之下,两人也平静下来,互相检讨,也都有所改正。虽然难免还是会有摩擦,却也没再像之前那样严重。甚至更加互相体谅,感情也更深了。

    韩静娴想到这,表情突然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卢建祥问。

    “我们那次被我爸妈训斥了之后,我们的感情明明更好了啊。”韩静娴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混了,“可是我怎么好像觉得,我的不对劲从那时候开始的?差点勒死你,好像也在那之后不久吧?”

    卢建祥经过这么一提醒,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一会他确定道:

    “那次争吵确实是个分割线。”

    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自己的妻子发生变化,卢建祥很容易感受到。只不过他会很快用各种理由去解释,所以并不会想太多,只是尽量去试图沟通和修整。

    不过现在回过头,妻子的变化确实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有时候感觉她看自己的目光总觉得瘆得慌。只是当时也没多想,觉得可能是她的精神压力太大导致的。

    “有几次我都觉得你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有些木木的,尤其是大晚上的时候。有一次我半夜醒来,就看到你傻愣愣的坐在床边,也不开灯也不动,我叫你你也不理会。

    我当时急着上厕所,就没具体问,等我从厕所回来,你已经躺下了。要不是你们提起,我都忘了这事了。”

    卢建祥原本已经忘了这件事,现在突然想起,想到那天晚上妻子披头散发坐在床沿的样子,顿觉背后凉凉的。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发生了变化。”陆远朝着韩静娴道。

    韩静娴越想越觉得,她的异样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只不过事情太多,加上之前她和丈夫经常争吵或者冷战,所以也没有具体划清分割线。

    “你们两都回忆一下,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容黎道。

    那次吵架实在又伤身又伤神,虽然已经解决,还促进了彼此之间的感情,可事后两人都不想要再回忆。因为那时候的痛苦和纠结,依然还记在心里。

    现在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开始努力回想,还真想起了些东西。

    “我记得那天我们两个人吵架,我一时恼羞成怒,想要把当初上学时候,他送我的风铃给砸了。他当时很生气,上前过来争夺,还把我给推倒了。那个时候,屋子里的电灯猛的闪啊闪。”

    卢建祥也想起了这一出:“当时因为这我又被骂了,因为那电灯是我选的,她一直不是太满意,觉得不够好看还很贵。我说质量更重要,结果才刚用没几个月就这个样子。”

    当时两人正在气头上,谁也没太把这个当一回事,只以为是电灯质量或者电压不稳等。

    “那个时候好像有股阴风吹进来?”韩静娴不确定道,“不过也可能是我现在受到影响,又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脑子里的记忆也有些混乱了,有些是自己脑补出来的。”

    卢建祥完全不记得这一出了,当时整个人都在愤怒之中,觉得自己妻子不可理喻,还因为推倒了对方而愧疚。

    “我们先去你们家里看看吧。”容黎道。

    陆远之前也去过两人家中,不过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这并不代表容黎发觉不出什么,陆远毕竟只是普通人,开了阴阳眼,能看到不知隐藏的孤魂野鬼,可鬼气死气以及稍微有些手段的厉鬼却是看不出来。

    容黎来到你两口子的家中,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一直关注她的韩静娴顿时觉得背后一凉,艰难的开口:“是不是我们的房子有什么问题?”

    他们这套房子的房龄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在现在来说已经是房龄比较老的了。虽然并没有听说过这房子发生过什么命案,可谁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被隐藏了。

    容黎并没有回答,扯下招魂铃。

    “叮铃——叮铃——”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屋子里仿若被一阵风扫过,纸张飞舞,这风绝对不是从窗外吹来的,而是屋子里自己形成了一道小型龙卷风。

    龙卷风在屋子各个角落游走,最终回到了铃铛里。

    原本透着阴寒的屋子,因为这小龙卷风渐渐变得温和起来。

    卢建祥和韩静娴目瞪口呆,尤其是卢建祥,原本他依然抱着怀疑态度,不过是想让韩静娴心安罢了。如果是精神上出问题,有时候心理暗示也是非常好的治疗。

    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女孩,还真的有些本事。

    “我们一直以为是这个屋子朝北,这片房屋又比较密集,晒不到什么太阳,所以才会阴寒。”韩静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屋子。

    这套房子的方位朝向并不好,而且还没有阳台,住在里面总觉得好像没见过阳光似的。但是他们因为没钱,这套房子位置又还算不错,所以明知道不是太好住,却也只能先买着当过渡房。

    “这套房子的风水确实不好,阴寒在所难免。”容黎道,现在觉得变暖和,不过是因为有前后对比而已。

    卢建祥:“刚才是怎么回事?我们家真的有脏东西?”

    “确实有鬼气,不过他的鬼魂并不在这里,所以只能影响心神。”。

    韩静娴心底一紧:“你的意思是这件事还没有解决?”

    “嗯,必须要找到本体,目前我还没有头绪。”容黎并未隐瞒道。

    小两口一听,脸顿时垮了下来。

    “你们也别那么担心,至少现在说明你们这个屋子没有惨死过人。一旦这件事解决,住在这里也不会担惊受怕。现在这屋子的鬼气除了,暂时也不担心继续会被骚扰。”陆远安慰道。

    鬼魂不在这里,说明人不是在这死的,也没有被埋在这里,好歹屋子是干净的。

    现在买一套房不容易,要是知道有糟心事,真是住也不是,不住也不是。要是不知道就算了,偏偏又知道了,说不出的膈应。

    为了一探究竟,容黎跟着韩静娴去了这大半年去过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异样,鬼气最浓的还是他们的房子。

    那个作妖的鬼魂,与这座房子有关。

    容黎让曹暮雪调查这套房子以及之前的主人,现在他们工作室有资金,可以请到专门的私家侦探调查,等事情解决之后加入佣金之中。

    “这套房子之前的主人是个包租婆,名下有二十多套房子专门用来出租,这是其中的一套,也是唯一卖出去的一套。这个小区还有两套是她的产业,有一套也在这一栋楼。”曹暮雪道。

    陆远一听,顿时倒吸一口气:“二十多套?!真是贫困限制了我的想象,她光房租一个月就好几万啊!这真是我梦想的生活!”

    H市的房价不低,一套房子都是上百万起跳。

    容黎问:“为什么她要把这套房子给卖了?”

    “调查说,这套房子租客都住不长,经常没多久就给跑了,她又得重新找租客。有些租客还很麻烦,明明违约却还要找她退押金,不给各种闹腾。来来回回搞了好几次,她觉得不耐烦了,就直接卖掉了。”

    包租婆名下房产多,而且比较分散,最喜欢的就是稳定住户,省得每次签约一次要奔波一次。一般房子都是签约一年以上,可这套房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人没住多久就给跑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违约就没有找押金,她也有个缓冲的时间找新租户,可总有那么各别人喜欢恶心人。

    之前有个租客,因为她不愿意退押金,正好下个租户没有换锁,竟然开门进去在人家床上拉SHI。生生把新租户又给气跑了,包租婆还得给人退押金又得找新租户。

    于是乎,她觉得这房子不吉利,就给卖了。

    陆远的注意力顿时被拉了回来:“都给跑了?为什么啊?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吗?”

    “这倒是没有听说过,私家侦探说,访问过好几个之前的租客,之所以会退租,都是因为两口子吵架闹崩了,所以才会住不下去的。”

    这套房子是个小二房,主卧还稍微大一点,小房间只能勉强塞进一个一米二的床。因为地理位置不错,周边的配套又十分成熟,距离地铁口也近,所以房租并不便宜。

    因此这种房子一般都是小两口或者一家三口才会租住,合租的相对比较少。因为另一个房间太小了,住进去连个柜子都不好摆,成人住进去很憋屈,房租还不便宜。

    “都是因为两口子闹翻?这未免太巧了吧?”陆远越听越觉得古怪。

    “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住的比较短的租户是这个情况,那些住时间比较长的,基本都能住满一年。”

    陆远忍不住笑了起来:“这鬼魂不会生前是个单身狗,就看不得夫妻恩爱,所以想要使坏拆散吧?”

    “所有的租户都查过了吗?”

    曹暮雪摇了摇头:“基本都是近两三年的,更早的不太好查,需要一点时间。”

    私家侦探虽然有门路,毕竟不是公安机关,能跟包租婆套出的信息也有限。尤其之前这种租房管理并不规范,私下签订协议就完事,并没有相关部门登记。有些人也没有办理暂住证,加上年代久远,也就不太好查了。

    包租婆名下有这么多套房子,租户一直在更替,也不会保存以前的资料。

    “你把最近租赁且时间比较短,还住在H市的租户找出来,我要亲自去看看。”

    曹暮雪很快整理好名单,名单上一共有五个人,其中两个曾经是情侣,有两个原本已经分手,后来又重新在一起。因为曹暮雪要上课,容黎带着陆远一起一一去调查。

    容黎先去找租住时间距离现在最近的租客,那名租客一打开房门,容黎就看到她的眉间淡淡的鬼气。这缕鬼气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能看得出曾经被影响过。

    不过明显时间已经比较久远,很快就什么都看不出来。

    “请问你们是谁?”租客是已经二十多岁的女性,看到两个陌生人,一脸的警惕。

    容黎让陆远退到后面去,不希望他的男性身份带给对方压力。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以前是不是住在XX小区X栋XXX号?”

    女租客脸色有些不好看,想起来那段时间住在那的不愉快的事:“对,一年多以前住过,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个亲戚想要买那的房子,但是听说这套房子经常换租户,所以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房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以才让你们不愿意常住?”

    女租客沉默了一会,好一会才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买那的房子。”

    “为什么?”

    “我说了你们可能也不信,大家都住不下去肯定有它的问题。”

    “会让你想要杀死自己的伴侣?”

    女租客惊愕,没想到容黎会这么说。

    “你……”

    容黎并未多解释,只是直视着她。

    女租客最终深深叹了一口气,眼底透着悔恨和悲痛:

    “我当时和我的前男友租了那里,我们两个人感情一直不错,我非常的爱他,他还是我倒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段时间看他特别不顺眼,甚至想要掐死他,有一次吵架,我还拿起了刀差点把他给捅了。因为这,我们两个人分了手。”

    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了,可她已经无法再挽回这段感情,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走出阴影。

    她很想去找他,可是她当时的疯狂彻底把他吓到了。而且她也不敢,生怕自己又做出什么不理性的事。不仅不敢追回前任,也不敢去找新的男朋友。

    “你这么说,是不是那所房子有问题?”女租客眼底透着希翼,如果是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不是她的错?

    容黎看到她眼底的憔悴,整个人比实际年龄老了很多。

    “并不是你的错。”

    “真、真的?”女租客的眼眶顿时红了,每每回想当时的疯狂,就觉得自己好像人分裂,这让她非常的恐慌。

    容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并问道:“你之前有没有跟你前男朋友争吵过?”

    “两个人在一起肯定会有摩擦,而且我前男友脾气非常暴躁,还喜欢砸东西。”

    “谢谢您。”容黎转身想要离开,却被女租客叫住了。

    “你、你能不能……”女租客最终没有说出口,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算了,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有什么用呢。”

    容黎顿时明白她想要说什么,轻轻的摇了摇腰上的银铃,道:“你会有更好的姻缘。”

    “谢谢。”女租客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困扰了她很久的感情问题,好像一下子想通了许多。一年多了,也该放手了。

    容黎和陆远很快找到第二个人,第二个是个男性,说起那个住处,他忍不住抽起了一根烟。

    “我和我前妻就是那时候离婚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突然就特别看我不顺眼,连孩子都不想要了一门心思要离婚。我还以为她是有了外遇,可都一年多了,也没见她身边有过什么人。”

    “你们之前吵过架吗?”

    “夫妻哪有不吵架的,生活磕磕碰碰,总会有摩擦,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一起从小地方到大城市打拼,以前吵的比现在厉害多了,可也都这么过来了啊。”

    他们找到第三个人,也就是第二个人的前妻。

    前妻和韩静娴一样,发觉自己竟然想要杀死自己的丈夫,觉得自己疯了这才使命想要离婚的。

    “我觉得我快要疯了,他的胳膊上,现在还有我划的一道疤。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如果不赶紧离婚,我肯定会有一天杀死他。到了那个时候,我的孩子怎么办?没有了爸爸,还有个杀人犯妈妈,他们还那么小。所以我必须离婚,必须要赶紧离开。”

    第三位租客苦笑道,天知道她是多么的不想离婚。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因为她的神经病被拆散了。

    “这不是你的错,这种情况也不会再有。”容黎肯定道,并将一根护身手链交给她,“你的前夫还在等你回心转意。”

    离开第三位租客的家,陆远深深叹了一口气,为这对曾经的恩爱夫妻扼腕。

    “那家伙是以拆散恩爱夫妻为乐吗?到底是什么样的鬼,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母胎单身时间长了会变态吗?”

    容黎也想不明白,只能进一步调查才能查明真相。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那套房子确实有问题,而且和之前推断的一样,这家伙非常仇视情侣和夫妻,非要人家离婚了才高兴。

    她打了个电话到特殊处,让胖婶帮忙调查更详细的资料。私家侦探比起国家机构,还是差了许多的。

    “没问题,这个好查,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麻烦您了胖婶。”

    “没什么麻烦的,这也是特殊处的福利,应得的。”

    容黎挂了电话,陆远问道:“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去找名单剩下的两个?他们之前也分了手,后来复合了,好像离开那房子就没事了。”

    “去看看吧。”

    对于两人的到来,最后这一对租户并不算太意外。

    “我们之前也觉得那房子邪门,没有想到果然还真是!这还多亏了我家里有认识的人懂行,给我们两个配了护身符,这才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容黎问:“你们离开那里,没有护身符的时候能恢复正常吗?”

    “不行,只是那种感觉没有那么强烈而已,但是还是对我的丈夫非常排斥。”妻子道。

    一旦沾染,除非离婚,否则不能摆脱。

    胖婶那边效率非常的高,很快更加详细的资料传到了容黎手里。

    这么多年的租客资料,基本都基本在这里,而且非常的详细。

    这套房子从十多年前开始就已经对外出租,租户一共有好几十个。

    已故的有两人,一个是病逝,另一个是车祸身亡,无人死在房屋之中。

    “从这个车祸身亡的人开始,只要后面租住的只要是情侣,就会很快换房子,而且基本都分手了。”曹暮雪道,“住的时间长的,有两对曾经因为夫妻纠纷打架,还见了血报警了。”

    有了详细资料,很容易就看出了问题。

    陆远抽出那个车祸身亡的租客资料:“长的还挺不错啊,看着不像是找不到女朋友,所以仇视情侣的人。咦,他还是个爱心人士,参加了很多公益类组织,去那里做义工。”

    这样一个人,会是死后不甘心然后故意拆散情侣的人吗?

    “是不是弄错了?还是当年的车祸有猫腻?”

    曹暮雪看了资料上的图片,也诧异不已。这个死时才二十三岁的年轻男人,长得非常帅气,证件照都能不会被埋没的那种。

    而且看着整个人非常的阳光,看资料也是个非常有爱心的人。家境也不错,家里是开公司的,虽然不是什么大公司,却还是比较富足的,所以他才会比较有空闲和金钱去从事公益事业。

    怨念极深才能成恶鬼,尤其这种不是死在家中,还能影响到屋子里的人,说明怨气非常的深。

    这样的人,总觉得和这个人不搭。

    这个男人叫做程溢,是在七年前不慎车祸死亡的。而且之所以会车祸,也是因为自己闯红灯突然从路过冲出来,不小心被一辆大卡车撞死。

    至少从资料上看,完全是自己作死,和别人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冤屈。

    “不能吧,是他自己闯红灯的啊。他家里还算不错,如果真的有猫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陆远道。

    曹暮雪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闯红灯这个没法洗的。

    “他为什么会闯红灯呢?”容黎看着这个男人的履历,上面所有信息都表明,他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从小到大都非常的善良乖巧,去世的那一年也才刚刚大学毕业。

    “这个不好说,有时候脑子一抽,就冲过去了,兴许是有什么事比较着急吧?”陆远开始天马行空,“难道是因为对面有他的女朋友?自己不能跟爱人长相厮守,就想破坏别人的关系?”

    “滚,要是这样都能形成这么大的怨念,那现在就没有活人了,全都被死人给弄死了。”曹暮雪没好气道。

    容黎并没有继续猜想,直接让陆远去调查当年的事。

    当初的车祸猫腻还没有查到,陆远就查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这个叫做程溢的男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个诱拐人——妻的强——奸——犯。

    “不会吧?!”曹暮雪被惊到了,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陆远哼哼:“果然不能光看一层皮,人面兽心的人太多了。”

    “他条件这么好,至于这样吗?”曹暮雪不敢置信。

    “有的男人就喜欢寻找刺激,你没看见被抓起来的XX明星,他们缺女人嘛?当然不缺啦,但是就是喜欢这种刺激感。”

    陆远摇了摇头,啧啧叹道。“当然,我只是说有这么一种情况,并不代表他就是。”

    曹暮雪想不通一件事:“如果他是强—奸犯,怎么没有被抓起来?”

    “并没有实际证据,那个女人之前不敢说,后来被丈夫发现了,这才爆出来的。据说死者还利用这个要挟那个女人离婚,否则就告诉她的丈夫。因为事情过了比较久,因此没有了当时的证据。因为这件事,那个丈夫去死者单位闹,害得他没法正常上班,临死之前已经在家里有一阵了。”

    程溢并没有进自家公司,而是考进了系统里。有这种丑闻,很难继续在系统里待下去。

    容黎微微蹙眉:“仅凭一面之词就断定他是强—奸—犯?是不是这里头有什么猫腻?”

    陆远这时也正经起来,根据他掌握的信息,他也觉得这事情恐怕有内情。

    “他当年的死也是和这件事有关,当时他在路上被那个男人看见,被那个男人追赶,他一时害怕乱跑,结果不小心被车子给撞死了。”

    程溢当时被爆出强-奸了那个女人,就被那女人的丈夫抓着狠打和威胁。程溢被吓到了,看到那个男人就跑。他死了之后,程溢家人找那男人算账,那男人却反过来说他如果不是心虚,怎么会跑?反倒坐实了他是个强-奸-犯。

    容黎问道:“那个女人是谁?他是怎么认识那个女人的?”

    陆远沉默了一会,好一会才有些一言难尽:“死者生前不是经常去公益组织做义工吗,其中有个组织叫做妇女救助站,他在里面认识了那个女人。”

    “妇女救助站?”曹暮雪和容黎一听,顿时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曹暮雪:“那个女人去妇女救助站干什么?是去求助还是同事?”

    “她是去求助的,她因为生不出孩子,一直被丈夫家暴。据说是年轻时候不检点,流产次数太多,所以导致怀不上的。这在当地也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为此进了几次医院。妇女救助站上门做过几次思想工作,不过依然没有什么缓解。每次那个女人被打了之后,就会到救助站去,一来二去就和死者熟悉了。”

    这下顿时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并没有了解事实真相,可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

    身为女人曹暮雪虽然很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女人被家暴之后,还是不会离婚,要是换做她肯定毫不犹豫的一拍两散。之前中咒不算,正常情况下继续跟一个打自己的男人在一起,除了脑子有坑,没有其他皆是。

    可同时也明白,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而且这样的人很难自赎。有时候旁人看不过去帮忙,甚至有可能反过来被指责。

    “程溢这家伙,不会很傻的劝对方离婚吧?”

    陆远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真让你给猜对了看,我问过他以前在救助站的同事,他们说当时那个女人经常来,其实并不是来寻求救助的,而是过来吐槽和发泄的,把他们那当做垃圾桶。

    这样的女性在他们那从来不少见,每次被打就觉得委屈,可是让她离婚,她是绝对不会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心,那个女人也是这种女性的其中一个。”

    人只有自救,旁人才能提供相助。

    妇女救助站的人看多了,更多的是安抚和劝解,并告知对方不管是做什么决定,都会予以支持,如果喷她感到麻烦也会帮忙解决,却不会去指导你去具体该怎么做。

    程溢是刚过去的,并不知道这个道理。又没有真正入社会,整个人还处于热血的理想状态。

    他看到那个女人被打得这么惨,而且因为生不出孩子这种理由,感到非常的气愤,也觉得这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对方都出手打人了,肯定得离啊,这还用考虑?

    因此程溢不管同事怎么劝,一心想要将那个女人拉出苦海,所以一直为这个女人的事忙前忙后。希望在保障那个女人不受到伤害的同时,将婚给离了。

    并且一直做她的思想工作,希望这个女人从身心都能认识到这样的人必须要远离。

    两人因此经常接触,女人的丈夫又是个做生意的,经常不在家。那个女人家里有什么事,都是程溢热心的去帮忙,没有想到帮着帮着,把自己的命都给搭进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