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48章 第 4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8章

    “西藏?”容黎诧异, 西藏距离这里有两千多公里,如果实施诅咒这个距离是很不好操控,效力也会差了很多。一般来说,是不可能成功的。

    虽然西藏那边藏着很多高人, 可这么厉害而且还让人察觉不到源头的, 可能性非常小。

    “对, 陆岩所在的寺庙也并没有问题,是合法设立的, 特殊处也有备案,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邪教。寺庙的主持是个得道高僧, 如果陆岩有问题, 昨晚上肯定会发现。”

    “也就是说陆岩不是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

    齐彦成点了点头:“基本可以排除。”

    原本以为清晰的案情, 现在又变得扑朔迷离, 如果不是陆岩又会是谁对陈家屯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昨天二人都清楚的闻到了葡萄香味,整件事肯定和五年前翻车事件有关,可现在受害者只有陆岩一个人, 如果不是他, 还会有借这件事发难?

    “如果不是陆岩, 又会是谁呢?”容黎和齐彦成不约而同的望向马老师家的方向。

    今天是周末, 学生并不需要过来上课。可马老师依然非常的忙碌,里里外外忙碌着。

    他的背看起来比昨天更驼了,而且时不时在咳嗽, 让人看到只想到一个词——风中残烛。

    目前发现的唯一和这件事有些许关系的人, 只有马老师。可马老师并没有这个动机, 虽然当年在特殊年代被残害,可看得出他是热爱这片土地的。

    他的身上也没有怨气和仇恨,整个人很平和,怎么也不像能害死二十多个人的人。而且这些人都是他相熟的,虽然当初被□□很厉害,可后来过了那个年代,村民们对他还是很尊重的,否则也不会所有白事都会叫上他。

    可如今,除了他找不到第三个嫌疑人。

    “马老师我们继续盯着,咱们去让那些村民吃进去的吐出来,先让施咒的人解解气。”齐彦成让容黎先吃点东西,以及为一会的法事做准备,他先入村召集那些村民。

    等容黎和于娜娜入村的时候,不知道齐彦成做了什么,那些村民果然都聚集到了村中央的晒坪上,并且基本都相信了他们的说辞,虽然还有些不敢置信,也不会觉得他们是骗子。

    “我们不就捡了一点葡萄,不至于就害了我们的命吧?”

    “是啊,是不是哪里弄错啊?不是不信您的意思,就是觉得太过了吧。”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错,甚至觉得施咒者未免太凶残太小气。

    于娜娜听不下去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你们来说当然不值什么,那如果你们丢了三十万,家里因为这三十万家破人亡,还是小事吗?”

    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不少,可依然有人忍不住嘟囔,坚持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错,觉得都是自己太倒霉了,惹上了这么个事。

    可现在事关人命,就算心里再有怨怼,也不敢多说什么。如果对方是人,他们还能说理去。现在对方是鬼怪,那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人也开始翻起旧账,互相埋怨起来。

    “我就说当初不要卖了那棵定村松,你们这些小辈偏不信,现在风水坏了,整个村子都倒霉了吧!”

    “您当初收钱的时候,可比村子里谁都快,现在说这些话,亏不亏心啊。”

    “我才冤枉呢,那年翻车的时候,我在外头干活,又不是我参与哄抢的,不就是吃了几颗,结果也跟着你们一起遭罪!”

    “当初到底是谁第一个开始捡的,要不是说可以白捡,我们也不会都上去啊。”

    “就是,我们就是看别人捡了我们才捡的,要找也得找领头的人啊。”

    “你们可别吵了,到现在还说这些话,你们没发现当初捡最多的那几个,现在全都已经死了吗!”

    这句话如同棒槌狠狠的打在每个人的头上,原本吵吵嚷嚷的晒坪,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是啊,那一天抢得最多的人,现在基本都已经死了!

    当时不少人抢多的都卖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好是一阵炫耀,因此哪怕已经过了五年,大家也还大概记得当初赚得最多的是哪些人家。

    叫嚷得最欢的那一家,现在已经死了大半……

    “那是不是做法之后,我们就没事了啊?”有人弱弱开口问道。

    容黎的目光轻轻的扫到那人身上,比普通人更大更黑的瞳孔让那人不由吞了吞口水。

    “事情由你们的恶而生,想要彻底化解,需要用你们的善。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也都要加倍还回去。”她收回目光缓缓开口。

    容黎虽然脸嫩,可是不管长相、气质还是穿着,还有手里那把红得诡异的伞,让人不敢小瞧。

    “这,这是啥意思啊?”

    “这还听不懂,就是把之前的葡萄钱给还回去了。”

    “早知道会惹上这样的事,我当初就不占这个便宜了!”有人拍着大腿后悔莫及。

    其他人也道:“就是,那点葡萄能值什么,现在竟然会为它送命。”

    “我大孙子也吃了,可不能出事啊。要罚就罚我,别害了我们的孩子啊。”

    于娜娜嗤道:“现在知道后悔了,就算没有鬼怪,你们的行为也是触犯了法律。你们觉得不过是一天葡萄而已,那回头我也让人到你们家把你们家地里的东西都给拿走,我看你们是不是这个态度。”

    “我们害得人家家破人亡,是该受罚。”昨天被救回来的老太太深深叹了一口气,她也记起了当年的事。当时她听说有免费的葡萄捡,也跟着大家伙一起去了。

    她去的时候比较晚,所以也没捡多少,回来的时候给闺女打电话说起了这件事,结果被骂了一顿。说她这种便宜也占,他们又不缺她吃的,至于这样明抢吗。

    当时她回过头想,这件事确实不应该,不过已经这么做了,当时翻车的人也走了,就把这事放到了脑后。

    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差点因为这件事丧命。

    她现在庆幸的是,葡萄不好放,当时小辈们都没空回来,所以她和老伴吃了,并没有分出去,否则就是害了他们。

    容黎道:“一日为恶需百日为善才能化解,否则即便这次解除危机,以后也会孽力回报。”

    “是得这样,否则这世间就没有公理了。”老太太连连点头,她昨天晚上还不觉得,后来越想越觉得命大,要是真被撑死那可太可怕了。难受不说,肯定还会连累孩子们丢人。

    说出去还以为她的孩子们虐待她,不给她吃的,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其他人都知道老太太昨天遭遇的事,老太太在村里辈分还挺大,大家知道她不会胡话,这也是齐彦成能取信的原因之一。

    容黎没有再废话,让所有参与哄抢的人,站到最前面,吃了葡萄但是没有参与哄抢的,则是站在后面。

    她割破自己的手指,鲜血流入招魂铃,以血铃为媒介,开始为在场所有人清楚体内的‘葡萄’,准确说是当年的罪孽。

    这个过程并不愉快,如同扒皮抽筋一般,又好像放在火上烤,不少人都疼得满地打滚,现场一片哀嚎声。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葡萄果香味,随即又变成了令人作呕的浓重血腥味,这种味道让人狂吐不止,好像要把自己的内脏都吐出来一般。

    过了好一会,每个人头上飘出了丝丝黑气,他们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颗葡萄大小的黑色珠子落到容黎的手中,这场酷刑才结束。

    在场的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原本还有些怨言的人,现在都说不出什么。心中产生了极大的阴影,这种痛苦不想要再来一次。

    即便如此,这只是让施咒者暂时无法继续加害这些人,并不是真正解除他们身上的罪孽。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这是别人无法替代完成的,更别提这件事并没有真正解决。

    只有邪术,才有可能转嫁,容黎自然不会。即便会,也不会把力气浪费在这些人的身上。

    容黎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开口道:“凡事有因就有果,你们若不想余生受煎熬,不仅要知错悔改,还要做更多的善事弥补自己的过失。”

    躲过了人间的牢狱之灾,可世间依然存有公理,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容黎虽然做完了这些,表情却更加凝重了。

    “这东西看着好恶心啊。”于娜娜看容黎结束做法,一脸崇拜的跑到她的身边,颈间突然一烫,就能看到容黎手上有一颗让人看着就不太舒服的珠子,让她想要赶紧远离。

    容黎将手上的珠子交给齐彦成:“我已经将他们身上的咒术剥离,如同我们所猜测的那样,是依照当年的葡萄作为媒介进行诅咒。现在暂时失去关联的气息,对方没法再近期施咒害人。”

    “辛苦了。”齐彦成将珠子接了过来。

    “这只能保证一时不出事,如果不尽快找到幕后的人,从源头遏制住这件事,只怕过了这一阵就会越演越烈。”

    有没有牵扯其中的村民听到这句话,听到这句话惊恐不已:“怎么会这样?拜托你们帮帮我们。我们是错了,可罪不至死啊。现在已经死了这么多人,难道想要把我们整个村的人都杀了吗?”

    容黎的表情很凝重,这件事比想象中恐怕还要严重,那个幕后的人确实有想要屠村的想法。因为不仅仅是那些参与哄抢和吃了葡萄的人,只要是这个村子里的人,身上都带着煞气。

    有几个不满五岁的孩子,也没有避免。等那些有罪孽的人死去,就轮到这些人了。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身上没有那些罪孽,所以刚才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要遭受疼痛和灵魂拷打。

    这个人到底和这个村子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想要将整个村的人都给杀了?上百号人命,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齐彦成看着手心上的那颗普通人看不到的黑色珠子,道:“既然对方以此为媒介施咒,彼此之间必定有联系。想要实施这么狠毒的咒术,那人必是距离村庄不远。一会我会想办法借此反击,届时我精气耗损很大,你现在是否还有精力追踪那人踪迹?”

    “你要反诅咒?”

    “是。”

    诅咒对自身伤害极大,咒术越恶毒,反噬的力量就越大,反诅咒也同样如此。

    可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暴露施咒之人的位置。这件事不能拖,对方知道有他们插手,肯定会加快进程,这个人已经疯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敢进揪出,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

    容黎将谢铎南给她的东西拿出,虽然刚才做法消耗了不少精力,不过有阿爸的支持,这一点就损耗不算什么。

    她自信道:“我会抓住他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