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44章 第 4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4章

    马老师表情黯然, 这是哪个老师都不愿意去面对的事。

    容黎和齐彦成对视一眼,齐彦成道:“您在这个村子教了这么多年的书,只要读过书的都是您的学生, 这和陈家屯的人都是亲戚一样, 算不上特别的联系。”

    像马老师这样的乡村老师非常的不容易, 在早期的时候并不是正式编制,工资非常的少, 即便是现在也不多。要是不自己养养鸡, 种种菜, 会过得紧巴巴的。

    马老师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村子虽然小毛病不少,在外头的名声也不太好, 不过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事。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死人。

    刚开始就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说年纪大其实也就五六十岁, 在农村这年纪下地干活还非常的麻溜。头一天还挑着米到镇上,晚上摔一跤脑溢血就没了。后来三四十岁的也出事了, 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我觉得不对劲, 就跟镇里头反应。”

    目前陈家屯死亡的人虽然大多都是死于非命,不过死亡原因都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听起来确实太倒霉了一点, 死亡频率也过于密集。

    村里头死人又不像在外头,还要找坟场, 都是自个找个地头埋了, 很多手续也不会主动去办, 镇上得到消息也就会相应延迟。

    马老师作为村子里的文化人,每一场白事都会被请过去,丧事上需要写的字都是出自他之手,所以最容易发现问题。

    “第一个死的人是谁?是怎么死的?”容黎问道。

    “你们等我一下。”马老师站了起来,进到一旁的屋子里,过了一会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这个本子上有这半年以来死亡人的情况记录,之前县里头有人下来调查,我也给他们看过,不过当时没有完善,现在这个更加详细。”

    齐彦成接了过来,马老师的字非常的漂亮,一笔一划都是用了心。

    上面详细记录了每个人的情况,包括家庭情况、生前性还有死亡时间和原因。

    “第一个死者是看恐怖片吓死的?”于娜娜探过头来,看到第一个死者的死亡原因,直接惊呆了。

    第一个死者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晚上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第二天家里人醒来就发现她已经死在沙发上了。经过调查,她是因为受到惊吓导致心脏承受不了而休克死亡。

    “也不知道家里人什么时候买的碟片,她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看,结果就给吓出事了。因为片子是东瀛那边出的,而且买的还是盗版,所以没法找人赔偿。”马老师解释道。

    容黎问道:“她有心脏病?”

    马老师摇了摇头:“没听说她有这方面的问题,不过乡下人很少去体检,得了并就在卫生所抓个药,不会具体检查,到底有没有毛病也不清楚。”

    “那她以前看恐怖片吗?”于娜娜问。

    “这个没听说过,不过一般这种恐怖片都是村里年轻人喜欢看,她这把年纪的都喜欢看电视里放的连续剧。”

    容黎:“那她平时看碟片吗?”

    “现在已经不兴看碟片了,这些碟片还是以前她儿子很早以前卖盗版碟片剩下的,她不知道怎么就给翻出来了。听她家人说她平常那个看戏机都是用来跳广场舞的,平常看的也都是广场舞的教学碟片,不知道怎么那天大晚上的翻出恐怖片看。”

    马老师说到这里,忍不住又深深叹了一口气,“村里人都说,这都是她命到了,所以才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容黎和齐彦成面面相觑,这事听起来确实有些蹊跷。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兴许只当做是一种巧合,人突然做某一件从前不会去做的事,结果就正好遇到事了,这并不算稀奇。可现在回过头看,总让人觉得隐藏着什么。

    “那个恐怖片叫什么?”

    马老师想了想:“好像叫做‘今晚轮到你了’。”

    “我怎么没有听过这部电影?我最喜欢看恐怖电影,尤其东瀛的看得最多,能吓死人的程度,按理我就算没看过应该也听说过啊。”于娜娜好奇道,一边打开手机搜索,“手机百度上也没有这部电影啊。”

    “可能是我记错了,碟片上用的是东瀛字,我当时被那双流血泪的眼睛吓到了,没怎么注意看字。”

    “封面是流血泪的眼睛?”于娜娜努力回想,也没有印象有电影用这样的海报,她在一个恐怖电影爱好群里询问,没一会大家发了不少海报过来,可马老师一一看过全都不是。

    “难道是小作坊自己拍的?盗版的碟片就是不靠谱,我还想知道到底什么片子这么吓人呢。”于娜娜嘟囔道,很是失望。

    容黎却觉得这碟片透着古怪,问道:“现在那张碟片呢?”

    “已经被她的家人给毁了,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看到那张碟片,连那个看戏机也一起跟着她下葬了。”

    “她儿子对那个碟片有印象吗?”

    “那些碟片堆在家里有些年头了,所以也不记得了。不过大家都说没有看过,他儿子除了卖碟片也在家里搞放映厅,村里那些经常去那里看电影的年轻人都说没见过这部。”

    “后来没人再放?”

    马老师顿了顿:“那碟片太老了,卡壳放不出来了。”

    这事越听越觉得古怪,让人觉得那碟片不简单。

    “这么稀奇的事,你们也不觉得奇怪吗?”于娜娜不可思议道,“一看这碟片就有问题啊!你们怎么没点警惕心,竟然就这么把碟片给毁了,现在彻底找不到线索了。”

    “于娜娜,这里没你什么事。”齐彦成沉声道。

    于娜娜被堵个正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没再吭气了。

    马老师沉默了一会,也很是懊恼:“当时怎么就没有细想呢,都惦记着恐怖片害人了,完全没觉得碟片有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也是因为有了后来的事,才会注意到那些,一般人不会多想也是正常。”齐彦成道。

    几人又继续往下看,开车出车祸还有摔一跤脑溢血两种是最常见的,其他还有噎死,从床上摔下来正好脑袋磕到地上尖锐东西,床上放着刀没注意被扎死等等,奇奇怪怪的死法。

    总之每一种死法都让人觉得太倒霉了,很难遇到的事怎么就给碰着了。

    容黎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这些死于车祸的,全都是自己不小心给摔了或者撞了,没有一个是和别人相撞的。”

    目前一共死了二十三个人,车祸死的就有五个。村里人大多都是骑电驴去远一点的地方,村里的路不好走,不过对于大家来说并不成问题。可偏偏今年出了好几次事故,虽然不在同一个位置,可都是一条路上,让人现在晚上都不敢开车了。

    “不仅仅是车祸身亡的,所有死亡都是没有牵扯别人的。”齐彦成道,“就连那个床上放刀,也是自己白天削苹果然后随手丢床上的,摔死也都是在自家。”

    “难怪现在这个村里的人要把责任怪在那个工厂头上,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可以赖的人了。”于娜娜忍不住开口。

    这次齐彦成没有开口训斥,反而半开玩笑道:“如果这背后有什么猫腻,这个幕后的人还挺讲究啊,不愿意牵扯其他人。”

    陈家屯的人风评是出了名的不好,要是牵扯到其他人,哪怕和那些人无关,兴许也会被这些人赖上。就看他们现在去找政府找那个工厂要钱的架势就明白了,明明都是自己不小心出的意外,可逮到人就要赖一笔。

    这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要是能沾那么点边的,可就倒大霉了。

    马老师并未辩解,只是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倒也不全是这样,也有人被赖上了,只不过都是陈家屯的人。没多久那家人也死了人,又反过来说是对方害他们家出事。这事就完全说不明白了,绕来绕去谁都过不去。正好上头过来调查,就找政府和那工厂去了。”

    这话让人不知道如何评价才好,不过不管村子的人如何,真相必须要弄清楚。

    容黎翻了翻名册,指着上面一个人问道:“这个人是自杀的?”

    “哎,其实也是被吓死的。现在村里出了这么多事,大家人心惶惶,每天担惊受怕……”

    “噗嗤——”于娜娜的笑声打断了马老师的话,“我怎么看不出他们害怕,讹钱的时候不是挺精神吗。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闭嘴。”

    于娜娜还没等齐彦成说什么,自己就捂住了嘴,在唇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马老师并不在意,继续道:“这个黄大妹成天梦到有鬼过来找她索命,她被吓个不行,整个人都变得神神叨叨的。之前还请了神婆给她驱鬼,可是并没有用。有一天早上,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自个就给吊死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这么害怕,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于娜娜嘴还没比上多久,又忍不住出声。

    马老师:“这个黄大妹十几岁就嫁过来了,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镇上,没干过什么事啊。顶多是买东西的时候,喜欢顺一点,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出了这么多意外,会惶恐害怕也并不奇怪,有些人心理比较脆弱,在高压之下会做出极端的举动。

    “她说过她梦到什么吗?”

    “说过。”马老师的表情变得凝重,“她说梦到自己的肚子烂了,不光是她,全村人的肚子都烂掉了。还说他们现在早就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等死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