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3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9章

    陈立扬陷入了回忆之中, 久久才猛的摇头:“没、没有!”

    “那你慌什么?”曹暮雪狐疑的望向他。

    陈立扬艰难的吞咽了口水, 他自从逃出那令人绝望的地方, 就不愿意去回想当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因为一切都透着离奇和古怪,谁也无法解释那时候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当时他们一行人从那里出来之后就分道扬镳,再也没有联系对方, 不愿意再回忆当时的事。因为当时大家都已经缺水缺粮了好几天,有些人的丑态已经开始暴露,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可谁都知道再过一阵很难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一些人目光□□裸的看着队伍里最虚弱的女孩子, 之前的殷勤和对异性的讨好,在那个时候完全被饥饿所替代。

    哪怕一切没开始,可大家被救助出来之后,都不愿意看到对方。他们当时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脑子里已经升起了正常情况下绝对不会有的念头。

    现在回想都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个时候, 会升起如此可怕的想法。即便是再饥饿,他们也该还有你人的理智。可那个时候就觉得一切似乎没有那么可怕, 整个人蠢蠢欲动。

    就连陈立扬自己也同样如此, 虽然阻止了几次掠夺, 可每次望向最那个女孩, 脑子里不由会升起一些可怕的想法。

    吃掉她, 我就能活下来。

    他想要遗忘那段经历, 不如说想要遗忘掉曾经丑陋的自己, 哪怕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他很清楚的感受到, 如果再晚出去两天,他肯定会变成一个恶魔。

    陈立扬猛的抓头发,用力抹了一把脸,将那些不堪的记忆摒除,道:“我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只是当时挖的时候,脑子里很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你们是怎么走出去的?”容黎问。

    陈立扬摇了摇头,表情透着恐惧:“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灵光一闪,突然就能找到方向了。于是我就带着大家一起往那个地方走,之前怎么也走不出的地方,莫名其妙就走出来了。”

    他们走出来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想一切是怎么回事,脑子里只剩下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不敢也不愿意去回忆具体细节,只知道自己还活着,以后再也不想来到这种鬼地方。

    最为诡异的是,他们觉得自己在里面待了很长时间,可出来了才发现不过才是第二天下午。

    明明他们带去的东西至少够一个星期,省吃俭用还能更长时间。但是在那个鬼地方,他们的食物全都耗尽,而且还饿了很久,整个人都快坚持不住了,怎么可能才过了一天?!

    这样的认知令他们更加恐惧了,当时连忙下山,彼此招呼都不打赶紧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看到自己的亲人朋友,看到熟悉地方的高楼大厦,才能找回安全感。

    事后没有人愿意提起,至少陈立扬切断了和大家的联系,以前经常混的论坛再也不去了。各种号码也全都换掉,不愿意重提当时的事。对外也就平平带过,不愿意去回忆,只想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曹暮雪诧异,并不觉得陈立扬在骗自己:“那个地方这么玄啊?”

    “对,我算明白为什么叫做魔鬼谷了。”陈立扬苦笑,只要去到那里的人,都会变成魔鬼。

    当时他会顶着饥饿去消耗自己的体力,就是为了避免继续这么坐着,会做出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明明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还是想要发泄和转移注意力。

    脑子里一直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人让他趁着自己还有力气行动,省得他变成别人嘴里的食物;另一个声音让他千万不能这么做,他会因此变成一个恶魔。

    他的脑子当时像是要炸裂一样,让他痛苦极了,最为可怕的是,那个怂恿他的小人存在感越来越强。他当时一边挖掘一边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自信心中的恶魔了,他一个一米九的大汉忍不住落泪,后悔当时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祈祷希望有谁能够趁着他变成魔鬼之前能够救救他,让他脱离这一切,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曹暮雪望向容黎:“这是怎么回事?”

    “阴阳交界处,空间扭曲产生的缝隙,不属于阴阳任何一方。普通人一旦进入,很难再出来。”

    “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如果不小心误入了,那也太可怕了。”

    容黎道:“这些缝隙是非常少见的,类似程序BUG,一般多是极阴之地,形成的环境也非常特殊,普通人多半不会去到那种地方。”

    但是非要有人作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那他们是怎么走出来的?”曹暮雪很是好奇,她又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还有那个娃娃是怎么回事?你们带回来了吗?”

    陈立扬想到那个娃娃,整个人抖了抖。

    深山老林里出现一个完好的娃娃,那双眼睛好像一直在盯着你似的,怎么看都觉得很古怪,莫名觉得瘆得慌。

    尤其一切怪事就是从遇到娃娃开始,更是令人恐惧。

    “我不知道,我反正没有动过。从那里出来之后,大家都没有说话,一路紧赶慢赶的走出山,然后再也没有联系。”

    容黎道:“你们有人动了它吧?”

    陈立扬点了点头,动了娃娃的人就是队伍里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才刚刚成年不久。她在论坛里一直很活跃,而且人长得很漂亮甜美,又很会说话,很讨男孩子喜欢。

    她是队伍里最不专业的人士,原本按计划是不打算带这样的新手进入的。那里是著名的原始森林风景区,地势陡峭复杂,景区开辟的地方不过是周围,根本不敢深入,因为里面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而他们潜入的地方,还是禁区,里面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所以并不是太支持这么个新手前往,怕会拖队伍后腿。不过因为她人美嘴甜,最终拗不过就她带着一块了。

    大家想着这么多老手,带个小姑娘还是不成问题的。女孩又乖巧听话,也不会给他们惹事。

    女孩一路上也确实没有拖后腿,除了带的东西需要男队友帮忙之外,倒也能跟得上大家的步伐。只是遇到娃娃的时候,大家还在诧异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这么个东西,她已经很兴奋的拿了起来。

    要不是大家阻止,她还想带着走了。

    想着与其丢在这里风吹日晒坏掉,不如让她拿走。

    这个娃娃做工非常精致,皮肤好像真的一样,有种细腻感。眼睛也非常的传神,梳着辫子,身上穿着鲜红色的交领长裙,在绿林中非常的显眼。

    “小玲原本还想带走,被我们拦住了。可自从那之后,就开始遇上了怪事。”

    大家刚开始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想太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食物的减少,大家就觉得一切怪事来自那个娃娃。而所有的一切,都跟那个动了娃娃的女孩有关。

    大家逐渐开始怨念,尤其是队伍里另一个女孩,也是唯一一对情侣的女方,因为小玲想要让她陪着上厕所,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痛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让气氛逐渐发生了变化。

    小玲变成了他们所有人第一个目标,不仅她长得柔弱,还因为大家都觉得一切因她而起,对她抱有了敌意,也成了想要放肆的借口。

    “你们出来之后看到那娃娃了吗?”曹暮雪问道。

    陈立扬睁大了眼,之前一直处在劫后重生的兴奋中,完全忘了这一茬。

    “没、没有。”陈立扬努力回想,“我确定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拿,可是原路返回的时候,那个娃娃却不见了!难道我们之后也有人进来,把娃娃带走了?”

    容黎:“她是引路娃娃,她的任务完成,你们也就看不到了。”

    “引路娃娃?你的意思是那个娃娃确实是害我们陷入困境的□□?”陈立扬心中暗恼,以后路边看到奇怪的东西千万不能乱碰。

    容黎冷漠的扫了他一眼:“从你们踏入禁区,就注定会遇到这样的事,不要弄错了因果关系。”

    虽然叫做引路娃娃,其实更倾向于看门的。这道门被这波人闯了,她也就消失了,去迎接后面的人。

    陈立扬微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以后拜托你们能不能别非要去别人不准去的地方,这下懵逼了吧?我真是搞不懂,电视新闻里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让去的地方千万不能去,都出了多少次意外了,你们还是要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曹暮雪也忍不住谴责起来,像陈立扬这种不守规矩的人,就算没有遇到灵异事件,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悲剧。他们自己倒霉就算了,有时候还会导致救援人员不小心丧命。每次看到这种新闻,就觉得牙痒痒。

    “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陈立扬欲哭无泪,肠子都快悔青了。

    曹暮雪没好气冷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话是这么说,这件事还是要处理。

    “你说你是从挖地找水源开始,突然就知道怎么走出去了?”容黎问道。

    陈立扬点了点头:“当时我的情况有点奇怪,好像很清醒又好像没有什么意识,从那里出来之后就好了。”

    他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觉得一切可能是运气,误打误撞。

    能救回一条命之后只记得赶紧离开那个鬼地方,具体细节都不太记得了。回来之后也不愿意想起,现在不得不回忆,才发现其中的古怪。

    “你在挖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陈立扬努力回想:“没有啊,除了那里好像比较阴冷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啊。”

    “你再仔细想想,别漏掉细节。”曹暮雪道。

    陈立扬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将当时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个细节都一一说清。

    “我当时很绝望和痛苦,觉得自己回不去了,就开始胡言乱语。”

    他当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当时他考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有多么的高兴。他从小学习成绩不好,他的爸妈一直担心他考不上大学。没有想到他利用自己的体育特长,不仅考上了大学,还考上了省里最好的大学。

    没有想到,就快要毕业了,自己却把自己给作死了。

    “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人能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是想,还是说出来了?”容黎突然打断他的话。

    陈立扬怔了怔:“我好像说出来了,当时好像还有人应下了……”

    等等,有人应下了?!

    他顿时瞪圆了眼,有人应下,谁应下的?他的脑子里好像多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可实在是太朦胧了,无法抓到什么。

    “我不会和什么东西签订了契约吧?”陈立扬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这和电视里演的很像啊。

    “八——九不离十。”容黎点了点头,这个契约和她和小超之间签订的契约不同,他们是交换条件。对方带着陈立扬离开,陈立扬就必须满足他的心愿,否则永远无法逃脱。

    她在陈立扬身上看不到有什么东西跟随,和他契约的东西,应该无法离开那里,只能通过契约去完成自己的心愿。

    “那我该怎么办?他的愿望不会是偷看女生睡觉吧?”陈立扬快要崩溃了,对方这么费尽心思,就为了这个目的?

    之所以说偷看,因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做过其他事,否则陈立扬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这样的契约一旦定下,不履行就永远无法摆脱约束。如果你想要强行解除,那么之前得到了就要十倍还回去。”容黎道。

    “我不会是又会回到那个地方吧?”陈立扬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打寒颤。

    “十倍,比那更惨。”容黎顿了顿,“至少也得是到一个地方享受无知无尽的挨饿,却怎么也不会死,看着自己一点点腐烂,意识却尚存。”

    陈立扬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他没事跑人家禁区干嘛啊!都是禁区了,进去不是作死吗。

    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只能尽力去弥补。

    “可他的心愿到底是什么啊?能不能把他叫出来问问啊?”陈立扬抓耳挠腮,不明白对方想要干嘛,又没办法沟通。

    “他不过是一缕魂识跟着你,连魂魄都不算。目的只有一个,完成他的心愿,其他事他都不在意也难以和人沟通。我刚试过,失败了。”

    曹暮雪听两人对话,想了想道:“他是不是在找什么人啊?而且还是个女孩,他没有给你什么提示吗?”

    “没有啊,你们要是不提我都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当时都快饿晕了,又十分恐惧和绝望,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脑子都是浑浑噩噩的。”

    “你再好好想想,应该有什么提示才对。”

    陈立扬憋了半天,最后依然摇头:“我真的想不出来,我除了好像听到有人应了我之外,什么都没有听到。那个什么契约我更是不知道什么订下了的,我不过是这么祈祷,没想到就成真了。”

    “人不可妄言,很有可能会与路过的游魂订立契约。不过契约并不是这么好订,很有可能你说了什么刺激了他,激活了他的执念。”容黎道。

    缝隙里难以生存,不管是人是鬼,对方竟然还能与人订立契约,还能将人带出,说明执念非常的深。而且一般说来不会随随便便锁定一个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原因的,和他要实现的愿望有关。

    “我也没说什么啊?当时说的话刚才也都跟你们说了。”

    曹暮雪拿出本子,将陈立扬刚才说的话全都列了出来,另一边放上现在陈立扬所做的事。

    “你们看看有什么关联?”

    陈立扬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有什么关联:“这些都是我和我爸妈说的遗言而已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

    里面大部分都是后悔,希望他们别难过等等,都是些人在绝望时候会说的话。

    “你提了学校名字?”容黎问道。

    陈立扬点了点头:“嗯,因为这是我长这么大带给我爸妈最大的骄傲,他们一直等着我毕业那天,我穿着学士服和我一起拍照。”

    “那个鬼魂一直去女生宿舍,会不会他要找的人就是你们学校里的女生?”

    陈立扬顿时想哭了:“我们学校虽然男多女少,可女生也有好几千个,我去找谁啊?”

    一个个宿舍找下去,他很快就会被发现的啊,到那个时候他也就全完了。虽然比被救出来要好,可依然是个大悲剧啊。

    “那缕魂识太弱了,所以只能专注一件事,也比较木讷。”容黎道。

    曹暮雪:“既然他是在那个风景区惹上的事,我们派人去调查有什么人在那里失踪,应该就能顺藤摸瓜了吧?”

    “能去那地方的都是偷偷过去的,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从建国的时候就成了禁区。”陈立扬道,“到底什么原因大家也不清楚,那里明明地势没有多陡峭,完全是个可以开发的地方。”

    从前也有人偷偷潜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就回来了。不过更多的是被拦下,或者走到一半就被人发现给遣送回来了。他们这些人的消息是互通的,目前没有听说有人在那失踪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让很多爱冒险的人,觉得是个非常值得去探索的地方。

    再加上那里风景别有洞天,所以每年都有人作死,现在那里管得比较严,想要进去也更难了。他们这群人也是和工作人员斗智斗勇了很长时间,这才混了进去。

    曹暮雪忍不住又吐槽:“国家封了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你们非要不信邪。”

    陈立扬理亏没说话,这次他是血的教训,以后在想要作死之前想想现在的尴尬又危险的遭遇,就不敢再乱来了。

    “晚上去工作室,我尝试在他最强盛的时候与他沟通。”

    陈立扬知道工作室的地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可他能怎么办,再恐惧也得硬着头皮过去。眼前两个女孩都不怕,他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怕的。况且,要是他跑女生宿舍偷窥被捉到,那才是真的恐怖呢。

    陈立扬晚上来到21号别墅,只觉得这个别墅阴森极了,肤色白皙的容黎穿着长裙在这个屋子里行走,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是人,让他觉得瘆得慌。

    “我需要做些什么?”

    “你需要贡献一滴心头血,这会让你虚弱一段时间,慢慢休养就可以恢复。”容黎拿来了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摆在桌上:“其他的,就看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