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36章 第 3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6章

    不管章予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于容黎来说, 都不能改变她采取了不正当获取了容貌。

    她特地提了自己的姐姐, 这意味着整件事也她姐姐也有关系,还是作为一个诱惑她的诱饵罢了?

    “你直接派人去找她,比你现在这个样子要快得多。”

    章予彤眼神顿时变得有些飘忽起来, “我姐姐说过,不让我去找她的。我不能不听她的话,她会生气的。”

    “她生气比她的安危更重要?”容黎静静的看着她,不带任何情感。

    章予彤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好一会才喃喃开口:

    “我只是做了噩梦,就去打扰她的修行,要是影响了就不好了。所以想着我先找个有本事的人算一算,然后再根据情况做决定。你能不能帮帮我?拜托了。”

    容黎对于这样的借口不置可否, 只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我只需要知道她是死是活就行, 你这么厉害,这个对你来说并不难吧?”章予彤看了看身边的人, 低声道:“我是公众人物, 不能带头宣扬封建迷信。我要是有一点风吹草动, 肯定会被传得满城风雨。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偷偷进行, 不能让人知道, 你明天能不能来我的酒店?”

    容黎看了她一眼:“好。”

    “你答应我的, 一定要来哦!”章予彤连忙道, 生怕容黎会反悔。

    “嗯。”

    “如果不来, 后果可要由你来承担。”

    容黎冷冷开口:“现在是你在求我。”

    “哎呀, 人家不是太担心姐姐了吗。”章予彤突然撒起娇来,她长得美,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反而有种娇滴滴让人想要宠的感觉。

    可容黎不是那些男人也不是她的粉丝,自然无动于衷。章予彤并不在意,她只要得到一个承诺就行。

    谢铎南得知容黎要去章予彤的酒店,顿时眉头紧皱:“明天我会留在隔壁,这个女人动机不纯,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冒险。”

    “好。”容黎笑着点头,她并不觉得她处理不了,不过也不想要拒绝阿爸的好意。

    再者,多一点保障总是好的。

    容黎回到21号别墅不久,曹暮雪就把三人拉到一起开了视频聊天。

    “私家侦探那边有消息了,章予彤那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跟平常女孩一样,很普通。只是从小失去双亲,他们调查过,也是正常的交通意外。往上查三代,也都是普通人家,只有她的姐姐算是有一段特别的经历。”

    陆远好奇:“她姐姐?什么奇怪经历?”

    “她的姐姐加入了什么教会组织,应该不是能摆在明面上的那种,遮遮掩掩的,还曾跑到国外参加过活动。”曹暮雪道。

    国家这些年一直在打击各种邪教组织,可依然会有一些组织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尤其不少都牵扯了国外势力,更是难以彻底根除。

    国家对这方面打击力度很大,因此很多这种非官方验证的教会都是在私下偷偷进行,如果没有人引入,连门都摸不到。

    “查不到具体的吗?”陆远问道。

    曹暮雪摇了摇头:“这种组织最是邪门可怕,私家侦探也不敢继续往深了查,他们也怕丢命。”

    陆远想到一些新闻事件,也能理解这些私家侦探的顾虑。

    “整件事不会是她姐姐弄出来的吧?可是红的是妹妹啊,姐姐完全消失了,她图什么?”陆远疑惑道。

    容黎将今天答应章予彤的事告诉给两人:“我想,她明天应该就要对我出手了。她现在和平常人没有太大差别,可一旦动手,就无法隐藏了。”

    “什么?!”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吼了起来。

    曹暮雪担忧极了:“你这也太冒风险了吧,要是她耍什么阴招可怎么办?”

    “是啊,你就不能让她来21号别墅吗?反正也是她求你。”

    “想要明白事实真相,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容黎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喜欢直来直往。

    要不是现在无法察觉章予彤身上有‘孽’,她早就不客气了解对方。可她作为修行者,凡事也是要讲证据的,不能我以为我觉得,就能直接动手,否则就和邪修一样了,以自我为中心。

    “你一定要小心啊。”曹暮雪道,整个人忧心忡忡,可又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过去不过是给人送人头,兴许还会拖累。

    “我们老大这么厉害,肯定没事的!邪不压正,再厉害也翻不过天。陆远充满信心道,“不过她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竟然敢这么公开约你,当真是一点都不怕的吗?”

    章予彤一开始做得很隐晦,后面就越来越没有遮掩,和她接触的人一个个消失,也完全不惧怕查到她的头上。有恃无恐,根本不担心会受到惩罚。

    李晓菲的父母虽然拿她没办法,不过闹腾了这么久总是会有一点成果,如果她身边接触过的女孩再消失,肯定会被警察重点观察。

    也不知道是等不了了,还是艺高人胆大,竟然敢这么毫无顾忌。

    “现在已经由不得她了,邪术之所以不被提倡也无法成为主流,除了手段太过残忍之外,反噬也非常严重。这让他们会越来越疯狂,贪欲越来越严重,自己的灵魂也逐渐会被恶魔吞噬。”

    虽然容黎不知道章予彤利用了什么手段,让她感受不到死气,不过对方虽然有些本事,可到底还是普通人,并不是个修行者。这也导致反噬的作用更大,更容易迷失心智。

    章予彤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大,对待身边的人非常苛刻,时不时发疯,这是圈内一直很清楚的事,甚至还传到圈外去。只是因为章予彤的公关比较厉害,所以才没有带来太大的恶劣影响,甚至还卖起了人美还耿直的人设。

    不过虽然有水军和粉丝洗脑,普通大众都觉得她红了就开始傲了。

    “如果灵魂被吞噬了,那她还能活吗?”曹暮雪问道。

    容黎黝黑的眼眸微动:“和恶魔做交易,只会加速自己的灭亡。我今天感受到了她的死气,不过不是沾染了别人的冤魂。”

    曹暮雪诧异道:“你是说她要死了?”

    “她这种人其实早就死了吧,身体没有哪个部分是自己的,灵魂和**早就被玻璃了,不就是跟死了一样吗。不过是拥有一副好驱壳,本质上和小超没什么差别。”陆远道。

    曹暮雪没好气嗤了一声:“那这种女人跟小超比,小超知道了非吓死你不可。”

    “我已经听见了!”小超飞了过来,落到容黎的肩膀上,气鼓鼓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直到陆远保证,会给他买最新款的游戏光碟,小超这才消了气。

    被小超这么一打岔,原本低沉的气氛,这才变得活泛了一些。自从知道这件事,几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想到这么多人死于这种荒谬的理由,令人很是气愤。

    第二天,容黎敲开了章予彤的房间门。

    章予彤的助理将她领进去,自己也退了出去。

    此刻的章予彤,让人完全认不出来。她裹着厚厚的围巾,戴着一副大大的眼睛,身上也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露出一丝缝隙。她的手上都戴着手套,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露出来,看着说不出的古怪。

    “抱歉,我这几天皮肤过敏得有点严重。”章予彤解释道。

    “昨天你不是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那么严重?”

    “我也不知道,都是老毛病了。每次都是突然这样,不过很快就会好的。”章予彤别有深意的笑了笑,“你快帮我看看我姐姐怎么样了。”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在这里,这件衣服是她以前最喜欢的。我每次想她,看到这件衣服就觉得她在我的身边。还有这是她的头发,她的东西我都没动,从她的梳子上拿下来的。”

    章予彤将东西递过来,容黎并没有接,而是让她放在茶几上。

    “把手伸过来,让我取你一滴血。”

    章予彤诧异:“找我姐姐,为什么取我的血?”

    “你可以不取。”容黎说着就要往外走,章予彤连忙将她拦住。

    “不就是血吗,只要能找到我姐姐,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昨天又梦到她了,她现在非常的痛苦和虚弱,感觉她就要消失了。”章予彤难过又担忧,她伸出手,依然没有扯开自己的手套。

    “你直接割吧,我现在过敏的样子很可怕,就算你不怕,我也不希望我不完美的样子被人看到。”

    容黎将勾魂索扯出在她身上一划,手套破开,却不见鲜血流出。

    章予彤连忙将被割破首套的手指捂住:“你割太浅了,再深一点吧。”

    “没用,指断了也不会流出鲜血的。”

    “啊?为什么?”

    容黎看着她,眼眸透着冰冷:“你见过死了很久的人,会流血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章予彤被吓得跳起来,“什么死了很久的人,你不要胡说八道!”

    容黎并没有跟她多说废话,直接祭出自己的三**宝。手一挥,茶几上的衣服和头发开始燃烧起来。

    “你做了什么?!”章予彤尖叫,捂着头痛苦不已,再也不管自己现在不好见人的样子,扯掉好像能让自己窒息的面纱,一个无面血人出现在容黎的面前。

    她如同被剥了皮一样,整个透露血淋淋的,甚至还能隐约看到白色的头骨!

    “不要,我不要……”

    章予彤的尖叫声戛然而止,脑袋垂了下去好似没了知觉。突然整个屋子里死气爆棚,章予彤此时缓缓抬头,空洞的眼眸更加阴森可怖,整个人的气势都完全不一样了。

    “果然有几把刷子,啧啧啧。很好,你肯定不会跟那些废物一样,很快就不能用了。”面目全非的章予彤望向容黎,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屋子里突然一阵狂风席卷。

    “来吧,为我献身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