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24章 第 2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4章

    “凌航被他哥哥安排在最好的疗养院里, 那里管理很严, 我们想要接近凌航恐怕不容易。”上了车, 曹暮雪才想起最关键的问题。

    容黎很是干脆道:“直接联系他的哥哥。”

    “看我这脑子,电视看太多,脑子里都是怎么潜伏进去,都忘了还能正大光明。”曹暮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沈寄秋却是担忧道:“我们这么跟他说,他会相信吗?会不会被当做骗子?”

    “只要能见到凌峰,我就有办法让他相信。”容黎笃定道。

    曹暮雪想了想道:“这个交给我吧,让凌航说一些两兄弟之间私密的事, 我再通过我爸拿到凌峰的号码,然后告诉他这些,他肯定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主意拿定,曹暮雪就直接拨电话回家。

    曹爸爸在H市的商圈里也有几分面子, 很快就联系到凌峰。就如同预料的那样, 曹暮雪将凌航跟他说的事告诉凌峰, 凌峰立马要求约见。

    他们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将凌峰约到了疗养院。

    当几人从乡下一路赶到疗养院,凌峰早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正忙着工作, 一看到她们过来,就放下了手边的事。

    凌峰和凌航有几分相似, 只是他的五官更为锐利坚毅,整个人的气质也比较成熟沉稳, 但是周身带着浓浓的郁气。明明大不了凌航几岁, 可看着要比实际年龄更加苍老和憔悴。

    沈寄秋心底微微一抽, 如果凌航看到这样的哥哥,肯定会更加难过。

    凌航觉得最为愧对的就是这个哥哥,他们的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因为车祸而身亡。为了家产的事,两兄弟在家族里举步艰难。

    他的这个哥哥明明只大他三岁,却如同父亲一样一直护着他长大,不让他经受外来的暴风骤雨。他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享受着家庭富裕带来的便利,又不用承担后果。

    也因为有这个哥哥,他才能叛道离经的搞艺术,而不是被凡尘琐事所缠绕。现在他就这样出事,他哥哥在家族里肯定更加艰难,更别说心中肯定会无比愧疚。

    沈寄秋之前也尝试着想要去联系凌峰,想要告诉他,凌航知道自己错了,希望他能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可她一个陌生人,对方根本不会相信她,而且还是这么离奇的事。对方的愧疚,不可能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就能释怀的。

    她虽然和凌峰能心灵上的交汇,可到底不是面对面的交流,无法像和容黎这样直接对话,很多事也没法说清楚,也没法用现在的办法。

    “凌航有什么话要你告诉我?”凌峰直接开门见山,心中充满了怀疑,却又经不住诱惑。

    曹暮雪和沈寄秋都望向容黎,容黎站了出来:“麻烦找个没人的房间。”

    凌峰扫了容黎一眼,点了点头就领着三人进去了。

    他愿意见三人,除了曹暮雪说出了两兄弟一些私密事之外,也是听说了曹家之前发生的事。曹暮雪联系他之后,他就去调查了她。

    “现在可以说了吗?”

    容黎并不着急,而是将所有窗帘都拉上,然后打开红伞在手里转了转,很快凌航出现了。

    原本一脸严肃的凌峰再不能淡定:“小、小航?”

    “哥!”凌航激动的想要冲过去,被容黎猛的拉一把,警告道:“别离开红伞,否则没过多久你就魂飞魄散。”

    这个插曲让两兄弟都冷静了不少。

    “哥,对不起,我不该任性的,我真的不是因为太过伤心自杀,除了那天我知道真相一时无法接受之外,后来我真的放下了。哥,你去找小珮好不好?你们这么相爱,不应该因为我而分开。”

    凌航激动道,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的身体超过红伞。

    凌峰原本冷漠黯然的眼神变得温和不少,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回来?你知不知道哥哥多想你?”

    “哥——”凌航的眼眶顿时红了,他的哥哥想的永远是他。那个时候他怎么就这么糊涂呢,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让他太过任性。

    凌峰望向容黎:“你就是帮了曹家的女孩吧?你有没有办法帮帮我们?”

    和曹爸爸一样,凌峰也拿出了一本支票,签名盖章却依然在金额上留下空白。

    容黎却没有接过来:“成功了以后再说吧,他离魂太久,想要回去并不容易,有很大几率会失败。”

    她是有原则的,若是她能力不够办不成事,是不会收钱的。

    凌峰的神色顿时变得严峻起来,捏着支票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无法保持平常的冷静。

    “如果不回去呢?”

    “灰飞烟灭。”

    凌峰的表情十分难看。

    凌航撑着红伞走向前,露出每次做错事就会露出的讨好笑容:

    “哥,我已经赚到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轻视生命还这么幸运。”凌航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坦然,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虽然非常的遗憾和后悔,却也会接受这样的结果,不会去怨天怨地。

    “哥,我比别人多留在这个世上三年,还交了很好的女朋友,离别前感受到两情相悦的美好真的已经非常幸运了。哥,你也一定要幸福,我知道你很喜欢小珮,她也很喜欢你,请你们不要因为别人而分开。”

    凌航将沈寄秋介绍给凌航,他笑得很开心,完全没有有可能即将消失的痛苦。

    他现在每一刻都是赚来的,他已经非常幸运,如此不惜福还有这样的际遇,老天已经对他非常好了。

    况且,他不是还有一丝可能会活着吗。

    凌峰扯出一抹笑容:“你长大了,也开始为别人着想了。”

    可是,却要离开了。

    “哥,我还有机会,我会加油的,你也要加油,不要跟苦行僧一样,那我要是走了也不会安息。”

    “好。”

    凌航又走到沈寄秋的面前:“你也要好好的,这段时间能有你陪着我,我很幸福。”

    眼泪在沈寄秋的眼眶里打转,嗓子眼非常的酸疼:“从你用清风翻书告诉我你的名字,就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不管你去哪里,都不会离开。我会开始新生活,同样也不会忘了你。”

    凌航不仅给她爱,也挽救了她的生命,让她很快从低迷中走出来,知道生命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沈寄秋刚到那的时候整个人很恍惚,明明知道房子有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屋子就知道里面有个‘同居人’却一点都不害怕。

    这也是万念俱灰的表现吧,所以才对一切都不在意。

    刚搬进去的时候,她因为粗心大意,让煤气溢出来,凌航以为她轻视生命想要自杀,花费了所有力气拍打着紧闭的窗口,才将她唤醒。

    那一次,一直如同守护者的凌航表达了自己的悲愤,沈寄秋解释了很长时间自己不是故意的,凌航这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这件事让两个人真正的交流起来,而不是一开始紧紧限于帮忙开门,清晨醒来用风铃打招呼等等,真正的开始心灵上的互动。

    容黎摇了摇腰间的银铃,曹暮雪明白时间到了,不能再磨叽了。她主动站起来,做了那个讨嫌的人,打断了他们的温情时刻。

    “时间到了,你们别那么悲观,还是有机会的。态度要积极,求生欲要强,可能性也会越大。”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容黎,容黎点了点头,凌峰第一个反应过来,将他们带到了凌航的看护室。这里的环境非常好,凌航虽然消瘦了很多,可看得出一直被照顾得很精细,整个人干干净净的,就跟个睡王子一样。

    这是沈寄秋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实体的凌航,眼泪不由自主的又落了下来。

    “你们两个想要帮他吗?”容黎开口问道。

    沈寄秋、凌峰:“当然!”

    “需要承受痛苦。”

    两个人依然是非常坚定的肯定答案,容黎点了点头让两人一人抓住凌航一边手,并给让他们每个人都咬住一个东西。

    之前没有经验,曹暮雪那次疼得差点把舌头给咬断了。

    准备就绪,容黎用勾魂索将凌航锁住,一边手不停的转动着雨伞,另一边摇着银铃,嘴里念着没人听懂的咒语。

    一道光束从红伞里落下,撒到凌航的身体上,容黎这个时候将红伞收起,抓起红伞朝着凌航用力一拍——

    “凌航,回魂!”

    凌航直接被抽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灵魂和身体却不能完全重叠,灵魂在痛苦的抽动着,沈寄秋和凌峰也在共同承担他的痛苦。

    “加油!凌航,你可以的。”

    “小航,你能行!”

    两人一起忍受着痛苦,在心里默默的鼓励着,疼痛让他们紧紧的摇着嘴里的手帕,额头上尽是冷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寄秋、凌峰还有凌航,满身都是汗,这一场令人崩溃的痛苦才结束。

    两人变得十分的虚弱,却依然撑着询问:“怎么样?”

    容黎眼皮都没抬,朝着凌峰伸出手:“把支票给我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