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9章 第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章

    赵庆国和容黎望向吴姐,吴姐叹了一口气,望向小女孩的眼神带着复杂。

    “我这几天又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大概猜到了这孩子态度发生变化的时间。”吴姐缓缓开口,“这孩子之前是向着咱们的,自打咱们那天说要回老家盘铺子开店,还计划着到时候趁着年纪没大赶紧要老二,这才开始发生了变化。”

    赵庆国被提醒,也想起这么一茬,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对,没错,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不一样的。这孩子应该是知道家里人对她做了什么事,所以一听咱们又要个孩子了,联想到自己反应才那么大。”

    赵庆国和吴姐当时在车上闲聊起未来,他们并不掩饰自己想要儿子的心。虽然他们疼爱女儿,可也确实想要个儿子,希望下个孩子是个儿子凑成一个‘好’,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这样的话题却刺激了小女孩,本就是个被折磨的怨灵,煞气极重,一下子被就被触怒了便走向了极端,想要害死他们。

    吴姐叹道:“所以说生儿生女都好,有偏颇就要惹事了。”

    这稍微一片心就差点没命,让两口子心有余悸。

    “那家人真是太坏了,做了这样的事,还把车子卖给别人,这不是想要害死个人吗!”吴姐愤怒道,将自己孩子制成了怨灵困在车子里,开这辆车子的人该多危险?

    怨灵被无尽的折磨,身上的煞气会影响人的气运。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丧命。要不是有容黎在,他们家可就要被连累家破人亡了。

    赵庆国冷哼:“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害成这个样子,还能指望有什么良心?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不是为了这孩子,也得为了咱们自己讨回公道。”

    “可是咱们该怎么做啊?”吴姐心底也不平,可他们能做什么?

    这种事去警察局也没法说理啊,最多对方因为隐瞒车子里曾经死了人,说上天也就赔几个钱或者道个歉而已。

    赵庆国目光投向容黎:“容小姐,你有没有办法?如果需要用钱的地方你尽管说,只要能做点什么,我们两口子绝对不会含糊。”

    “要是不能让这家人倒霉,能让这孩子不再受苦,正常投胎遇到个好人家也成啊。”吴姐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看着还很厚。

    吴姐怕容黎是个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收下,又道:

    “钱不多就是我们夫妻两一点心意,比起你救了我们一家根本不值一提,你要是不嫌弃就收下。这活不容易,耗损大,就当买点好吃的补补身体。后面要是哪里需要钱,你也别客气就跟我们直说。”

    两人都是明白人,容黎救了他们的命,后来又忙前跑后的,即便对方不提,他们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种钱也省,是会天打雷劈的。

    容黎笑了笑,没有拒绝,将红包收了下来。

    “凡事有因就有果,他们造孽也会遭到孽力回报。至于小爱,她的命运被强行更改,本就是与天理不和,该为她讨回个公道。”

    小爱是吴姐给小女孩起的名字,希望她以后都被爱所包围着。

    赵庆国和吴姐听到这话,心底都纷纷舒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是没啥本事的平头百姓,可心底也是有正义感的。知道恶人有恶报,这个可怜的孩子不会再遭罪就觉得痛快。

    虽然容黎年纪小,可他们对她的话深信不疑,觉得她肯定能解决这件事。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赵庆国早已经按耐不住,这些天小爱就在他们家客厅住下了。一开始他们确实有些害怕,可知道她的遭遇加之相处下来,对她很是喜欢。

    小爱听话又懂事,真是太惹人疼了。心底更加同情她,想要为她做点什么。

    “接下来就是我的事了。”容黎扬了扬手里的红包,又道:“车子暂时还不能用,车子里的本体煞气太重,对人会有影响。”

    吴姐有些不放心:“要不还是让你大哥陪着你吧,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还是太危险了。”

    “是啊,那家人可不是好惹的,在当地就是有名的彪悍人家,一个比一个厉害,你一个小姑娘怕是讨不了好。”赵庆国也道。

    虽然因为这件事这些天耽误了不少活,可他们依然非常热心。

    容黎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不用担心,我的本事配得上你们付的钱。”

    两口子这么一听,心里反而更加不安,觉得包的红包有点少了。

    “小爱,来,我们走了。”容黎朝着小女孩招了招手。

    还在看动画片的小爱立马走了过来,完全不像普通孩子那样,遇到喜欢的电视要叫上好几次才肯离开。

    吴姐看这个样子,更是红了眼,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幸。

    “小爱,乖乖听话,很快你就不用受苦了,以后肯定越来越好的。”

    小爱腼腆的笑了笑,朝着吴姐和赵庆国深深鞠了一躬,就回到了容黎的红伞里,变成了扇面上的一朵白梅。

    容黎在楼下望向在阳台上朝着她挥手的那对方夫妻,道:“你们有缘,会再相见的。”

    回到别墅,容黎将小爱放了出来。

    早有耳闻的小超连忙围了过来,对小爱释放自己的友好,还将自己的零食都贡献了出来。

    虽然他们都不能直接食用,不过只要容黎稍稍做法,就能让他们能享受到食物的美味。而这些食物人和动物也能吃,只是不仅变得索然无味还无法充饥。

    小超虽然成形有十余年,不过心性和小爱年纪差不多,两个人很快玩到了一起。

    原本对小爱就非常同情的小超,现在自觉成了自己的朋友,对她的遭遇更加愤愤不平。

    “主人,明天我也要去,我非要吓死那些恶毒的人!”

    “明天你是主力,当然要带着你。”容黎笑道。

    阴灵对于阴邪之地极为敏感,嗅觉如同搜证犬。这种阴毒的法子就会让尸体成为极为阴邪之物,而且那家人以此实现目的,必是不能安置太远,以免没了效用。只要到了那里,小超就能感应到。

    小超挺起小胸脯,敬了个军礼,终于到了他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保证完成任务!”

    当天,容黎乘坐最后一辆班车去到那个乡镇,还需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小爱家所在的村上,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这个时间点村子里已经很安静了,极少有人在外面走动。

    “主人,往东走。”

    小超一入村,就感受到了异样气息,浓郁又阴邪,非常的吸引他。

    “这里,就是这里!就在这地底下。”

    走了没一会,小超兴奋就兴奋的指着一处叫嚷。这里的气息让他有一种爽感,仿佛饿了很久遇到诱人的美食一样。

    小超指的地方是村子一条小道,并不像大道一样铺着水泥。看样子是村子里的人经常路过的地方,泥土已经被踩得非常瓷实,借着月光能看到有一片泥土明显比附近要新一些。

    容黎眉头紧蹙,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这家人总能比想象中更加恶毒。

    “小超,一会看你的表演。”

    第二天早晨。

    李富贵跟往常一样起床,他心情非常好的哼着小曲,想到自己就快有儿子,就觉得全身有劲。

    他看到好几个人从自家门口匆匆走过,一副兴奋的模样,令他十分疑惑和好奇。

    他抓住一个人问道:“五伯,你们扛着锄头去干嘛呢?”

    “你没有被托梦啊?”

    “托什么梦?”李富贵摸不着头脑。

    “咱们村好几个人昨晚上同时做了个梦,梦见就咱们下去菜园子那条道上,说是地底下埋着从前地主老财的银子!”

    李富贵直接笑了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们想钱想疯了吧,那条路都多少年了,长了多少根草大家都知道,这种事也能信,真是老糊涂了。”

    村子里大多数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老的小的留在村子里,像李富贵这种年纪的在村子里干活的并不多。

    “你还别不信,这事特别邪乎,好几个人梦到同样的梦就算了,一觉醒来床头上还房子一个银镯子你说稀奇不稀奇?要是一家就算了,村子里好几家都遇到了。我不跟你说,我得赶紧去瞧热闹去,要是真挖到个什么,去晚了屁都摸不着。”

    说着连忙小跑走了,生怕给晚了。

    李富贵嗤笑,觉得肯定又是谁在造谣了,村子里经常发生这种事,以讹传讹传得自己都信了。

    他正打算回屋,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拍大腿:“不好!”

    李富贵连忙跑到五伯说的地方,现场已经围了不少人,李富贵费了好大劲才挤了进去。

    “不能挖!不能挖!”

    可大家并不理会他,李富贵一急直接躺倒了地上,不让人动锄头。

    “李富贵,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这块地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添什么乱啊。”大家伙见状都不乐意了,不管是拿没拿到银镯子的人,都虎视眈眈的想要一探究竟。

    “就是,挡啥也不能挡人发财啊。”

    李富贵一副赖皮样:“我说不能挖就不能挖,你们今天除非把我给挖了,否则都别想动。”

    要是放在平时,大家伙可能懒得和他计较就给应了,毕竟李富贵是村子里有名的难缠。

    可发财的事让他们放弃怎么可能?有镯子的人坚信这是神仙的警示,是看到他们太辛苦赏给他们的,没镯子的人更是眼红,想要过来分一杯羹。

    于是不管李富贵怎么挣扎,很快就被人拖了出去,见他挣扎还用绳子把他给捆起来。

    几个人同时挖,很快就发现地底下有东西,让大家更加兴奋的挖了起来。

    “有个木头箱子!”

    听到这句话,李富贵挣扎得更厉害了,声嘶力竭的喊着:“别打开别打开!打开就完了,完了!”

    可大家伙这个时候哪里听得见他的话,虽然有点疑惑这箱子上怎么贴着瞧不明白飞符,依然不带犹豫的将木箱子打开。可等看清里面的情形,顿时一片哗然,胆子小的吓得往后倒。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