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92章 第 9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2章

    齐彦成并不意外谢铎南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既然会亲自找上门, 就已经表明了态度。

    只不过之前虽然知道,但是没有得到当事人确定的答案,现在对方直接过来说明白,难免还是会有些震惊。

    物件成精都是传说的事,齐彦成也是听老一辈人说起,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

    谢铎南这样的更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那绝对是老妖精级别, 而且杀伤力还这么的强,要不是他经历过不少事, 根本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面上可以保持平静。

    别说现在这末法时代,就是从前, 谢铎南也是牛逼哄哄的存在。可以召唤千军万马, 谁若能借助他的力量,就相当于拥有了大半个天下。

    ‘黑巫’其实不过是个小小族群, 从前能够如此嚣张,都是因为能够借助‘铎’的力量。

    虽然现在灵体和本体分离这么多年,一定程度上会削弱力量, 却也依然不容小觑。

    “你今天不来找我们,我们也要去找你了。”齐彦成也没客套, 直接开口道。

    幸福小区这样的地方不止一处, 全国不少地方都有这样的地方。别看谢铎南一挥手就将整个局给破了, 好似非常的简单, 比做个普通鬼怪都省事。

    事实上, 对于其他人来说,非常的艰难。不少地方都束手无策,进去就出不来了。而且这幻象非常的邪乎,你以为你还在里面,其实已经出来,你以为自己出来了其实还在里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无法确定是怎么一回事。

    有些厉害的地方,已经折了好几个人进去,没有半点音讯。很多地方一开始就跟幸福小区一样,一开始就以为普通的闹鬼,所以也没太在意,派了几个人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即便有知道的,想要破解非常的艰难。进去就出不来,在外头又束手无策。如今不少高手都被请下山去解决,可每一个地方都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时间周期也很长,使得进展非常的缓慢。

    这种情况存在的时间越长,人民群众的安危和国家损失也越大,因此从卓阳一那得到幸福小区事件的始末之后,齐彦成就已经打算要去拜访谢铎南。

    只是没想到正准备出发,就接到了容黎的电话。

    “我可以去一一解决,不过你们要保证不伤害我的女儿。”谢铎南其实并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但是他需要一个承诺。

    “阿爸……”

    谢铎南抬手打断她的话:“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的女儿是无辜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连累他。否则即便是鱼死网破,我也不会让害她的人好过。”

    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谢铎南自己也不敢百分百的肯定自己不会受人所控。毕竟他也不过是转世,和容黎一样在岁月的洗礼中魂识已经越来越弱了,力量也远不如从前。

    他将自己封存起来,除了不想如同从前一样被束缚,想要成为真正的人以为,也是不想因为力量过大被天道毁灭。

    沉睡和削弱都是为了更好的适应这个世界去生存,也因此他对未来无法有十足的把我。

    齐彦成认真道:“请您放心,我们保证您女儿的安全,如果非必要也会保证你的安全以及隐私。我们也需要像您这样的定海神针,用以震慑那些想要为恶的势力。”

    谢铎南点了点头,问道:“现在追查得怎么样?”

    “那群守着‘铎’的人被尊称为护法,‘铎’也被他们称之为圣物。原本有四个人,我们已经消灭了三个,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而那个也是最为了解且唯一可以借助圣物力量他的人。其他三人主要是收集邪灵,很多灵异事件都是他们造的孽。

    剩下那个主要守护圣物,以唤醒圣主。只要能够唤醒圣主,他们不仅能够获得力量,还能获得永生,这也是这群人连死也不怕的缘故。原本以为像一般邪教一样,用美丽的谎言去蛊惑人心,现在看来确实有几分真。”

    齐彦成深深的看了一眼谢铎南,“之前我们并不知道圣主是谁,现在看来这个圣主就是你。”

    谢铎南冷哼一声:“确实可以永生,只要成为阴兵,就会不死不灭。只不过,成为了阴兵就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邪教就是邪教,都是一群忽悠人的东西,嘴里没句实话。”

    “那现在那个人逃到哪里去了?‘铎’还在他的身上吗?”容黎问。

    齐彦成道:“我们之所以找不到这个人,因为他常年居于海外,有外国人的身份作为保护。又有国外势力的帮忙,因此躲过了很多的追查。”

    谢铎南皱起眉头:“这样的人死不足惜,连自己的国家都可以背叛,还勾结外国人,真是恶心至极。若是‘黑巫’得知自己的后人如此,定是会施以最残酷的咒术。”

    ‘黑巫’好战,却也有自己的底线,在抗战时期虽然也是为了给自己找条后路,但是也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这一支一定是之前背叛逃离海外的旁支,所以图腾都画得不对,并没有继承‘黑巫’真正的力量。所以很是不伦不类,无法展现真正的实力。

    “这样的人古往今来都不少见,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毫无底线可言。”齐彦成也很是气愤,若非勾结国外势力,导致情况更加复杂,使得很多时候很是被动,否则他们早就能将这群人绳之以法,不会让他们兴风作浪这么久。

    “那现在我阿爸的本地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容黎问道。

    齐彦成摇了摇头:“尚未清楚,但是我们估摸应该在国外的可能性更大。之前有消息他们在各地布了阵之后,就带着东西偷渡将东西运出国去了。因为当时我们还闹不清楚怎么回事,对方做一些掩饰,加上内外勾结,所以没能拦下来。”

    容黎蹙眉,如果在国外就更加难查了。

    “他们会运回来的,如果想要唤醒我,就不可能将我的本地放在国外。”

    容黎却有另一种担忧:“他们想要把是想把你引到国外?你的根基在这里,若是漂洋过海,能力也会削弱很多,如此一来确实很容易被控制。”

    谢铎南下个月就要出一趟国,他之前饰演的《江山》获得了国外知名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提名,而且是好几个知名的电影奖项,需要跟团队走一圈。

    谢铎南虽然极少参加活动,可需要参与的还是会很敬业的。毕竟这不仅仅是他的心血,还有很多人的心血,男主角不出席实在说不过去,不利于宣传,以被更多人看到。

    “谢先生,我建议你最近一段时间还是不要出国为好。”齐彦成也很是担忧,他们并不知道那个人已经掌握了多少信息,一切谨慎为先。

    他话说得很客气,事实上谢铎南想要出国基本是没有可能的事。否则一旦出问题,那后果不堪设想。

    谢铎南很是配合,虽然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我生于这片土地,力量也来自于此。灵体和本体已经分开了这么多年,彼此联系已经非常薄弱,合体本就不易,再在国外更是不可能。不过保险起见,我会配合你们。”

    “多谢你的理解,我们会将这件事安排妥当,不会让你的名誉受损。”

    谢铎南虽然经常不见人影,很多活动不会参加,可这种时候消失一定会被人诟病。之前就被掐过一次,这次再来肯定又会冠以什么名目,说他耍大牌等。

    谢铎南倒是无所谓,不过有人愿意为他奔波,他也不会傻的拒绝。况且他也还想继续收集信仰之力,正面的力量对于他也有正面的作用。

    接下来谢铎南非常的忙碌,除了要拍戏之外,还要奔波全国各地将类似于幸福小区这样的阵法给彻底清除。虽然并不完全依仗他的力量,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非常艰难,可同时也是锻炼的机会。因此只有非常棘手的时候,才会让谢铎南前去处理。

    可即便如此,依然到处飞。要不是知道谢铎南的为人,还以为他在轧戏。因为安排妥当,倒是没有两边耽误,因此也没有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只不过容黎要暂停学业,一直跟在谢铎南的身边。

    那些阵法并非无的放矢,都是为了吞噬大量生灵,用来唤醒谢铎南。所谓的圣主并不是别人,正是谢铎南。

    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想要召唤谢铎南,容黎不敢掉以轻心。他们肯定隐藏着什么手段,可以将谢铎南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那些人不知已久,很多地方都的阵法都是用老物件作为阵眼,都是从全国各地搜集而来。比如之前陈家屯(诅咒副本)的那棵老松树等等,都是有些年头的玩意,所以特别的厉害。

    随着各处的发现,还察觉到这些阵也并不是胡来,在地图上是个放大的图腾,和幸福小区泳池那个图案一模一样。

    小阵并不可怕,若是结成大阵,整个国家的运势都会发生变化。

    只不过他们的能力不足,所以无法结成,但是也足以让人很是头疼一阵。

    一开始他们以为这群人的图谋就是想要以此使得天下大乱,后来发现并非如此。因为他们的力量还无法做到这样的地步。国家可以屹立这么多年,哪里那么容易就被改了运势,还不为人所知。

    当每一处地方被清除,谢铎南明显发觉自己的力量恢复一些,脑子里也多了一些东西。这才明白,那群人的真正意图。

    他们至始至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唤醒圣主。

    “你出手就会恢复力量,如果不出手会是什么样子?”容黎好奇问道。

    不少阵也运转有些日子了,可谢铎南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反而破坏清除之后,让他更上一层台阶,这无疑非常的奇怪。

    对方难道就是为了结阵让谢铎南去解除然后升级?

    依照常见的他模式,应该相反才对。收获的亡灵更多,谢铎南获得力量越大。

    谢铎南也觉得整件事透着古怪,可又无法探知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从三大护法被消灭之后,最后那个人非常的谨慎,根本找不到他的踪迹。事实上一直以来他都是单打独斗,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在哪里,更不知道‘铎’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谢铎南沉吟片刻,道:“通知齐彦成,让他加派人手守着我,他本人也得过来。”

    第二天早上,容黎敲开谢铎南的房门,若是平常这个时候他早就已经起来,容黎等了半天不见人,这才过来查探究竟,顿时被眼前一幕给惊到了。。

    “阿爸,你的眼睛怎么了!”

    谢铎南坐在床上发呆,听到动静朝着容黎的方向缓缓转过头,动作缓慢又僵硬。

    他双眼漆黑呆滞,眼眶如同黑洞一般见不到低。望向容黎的眼神,没有了遗忘的慈爱,空洞冷漠,仿若在看一个陌生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