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88章 第 8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8章

    新区建筑都非常的新, 而且高楼大厦看起来非常具有现代化都市的气息。可是这里非常荒芜,大白天进来也莫名觉得毛骨悚然。

    开着车在宽敞的大马路上飞驰, 遇到红灯停下来却不见一个人走过去, 虽然车里有两个大神在, 李晓宁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

    “这种地方真是不愿意多待一分钟。”李晓宁感叹。

    卓阳一笑道:“我看这里除了买东西不方便, 其实还挺好的,在大马路上睡觉都没人理你。也不怕有广场大妈吵自己睡觉,也不会有工地汽车嘈杂声, 空气都比市中心好。”

    “算了吧, 这个便宜我就不占了。”李晓宁表示拒绝。

    三人开车来到幸福小区, 和很多新建造的小区一样, 大门很气派, 一旁就是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售楼部。周围都是商铺门面, 只是全都关上了大门,冷冷清清的毫无人气。

    大门背后是小区, 能看得出里面的绿化非常的好, 而且楼间距也比较宽, 比城市里拥挤的楼盘要舒服得多。视线更加开阔, 不会让人感觉好像被挤压了一样。

    可这种开阔并不会让人觉得舒坦, 反而觉得更加阴森。

    明明只是站在门口,就有种里面和外面是不同世界的感觉。

    “这个小区好邪门啊。”李晓宁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她虽然和普通人差不大, 可依然明显感受到了里面的不同。

    白天艳阳高照的时候都如此, 晚上过来真能把人吓出心脏病。

    卓阳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里的气息确实很诡异, 这种地方住的时间长了,不仅影响气运,身体也会受损。”

    阴气如此之重,绝对不是死几个人这么简单,城市里很少有地方没死过人的,毕竟人类历史这么悠久了。若是因为死人阴气就重,那么整个地球也找不到什么可疑居住的地方。

    “是阵法吗?”容黎问道,她对阵法并不是很了解,不过觉得这里地底下应该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在来这之前,他们就找过幸福小区的资料。这里当时施工的时候,并没有挖出什么东西,只是普通的地界。了解这里的历史,也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不过这里的老板不厚道,之前出了事故也隐瞒,因此也不能断定,历史记载也难免遗漏。

    卓阳一道:“应该是阵法,之前这里是个村庄,那个村庄也有些年头了,并没有出现过什么特别的事,一切古怪都是从开始建造这个小区开始的。”

    新区基本都是征地而建成,很多农民都得到了赔偿。

    “有没有可能是在征地的时候,和当地农民起了冲突,年发生命案被压下来了?”李晓宁猜测道,“拆迁经常比较暴力,很多农民并不想要离开自己的土地,也不想将手里的地卖出去,觉得有地才不怕饿死。有的开发商不厚道,就会暴力拆迁。”

    虽然现在很多人因为拆迁发财,尤其是发达城市周边或者市里的农村,因为城市的扩张让他们一夜之间获得巨额财富。很多人都想要成为拆一代或者拆二代,可也有一些人是不愿意接受拆迁的。

    其中有想要趁机抬价的钉子户,也有确实不愿意离开的人。

    开发商之中也有讲理的,也有不讲理的,有些开发商会勾结当地黑帮甚至政府,为了巨额利益压低价钱强行拆迁,弄出了人命,并将这件事压制下去,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

    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制造出很大的怨念,他们又是本地人,很早族群就在这里居住,也就导致怨念更强。

    卓阳一摇了摇头:“这么大个阵仗,至少得死几十号人。死了这么多人却没有爆出来,这未免也太不科学。这里拆迁也不是很就之前的事,按道理不至于如此。”

    W市虽然远比H市落后,可不管怎么样也是个市,并不是一个山沟沟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想要完全瞒住并不容易。而且这里并没有浓重的血气,不太像是发生过大规模屠杀的地方。

    虽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但是卓阳一还是倾向于其他。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站在这里并不能看出究竟。”容黎开口道,她将两条挂着小银铃的手链递给两人。手链是用她的头发编成,银铃则是招魂铃的一部分,有辟邪的作用。

    这里阴气过重,对于人体并无益处。而且有了这两个东西,也能让她很快找到两人。

    三人走到小区大门口,警卫室并没有人,大门被铁门拦住。

    李晓宁拿出从特殊处那里拿到的门禁卡,直接刷开了大门,不需要翻墙进入。

    大门被打开,明明就是个漏风的铁门,可打开的那一瞬间,有种阴气扑来的感觉。

    走过去,这种感觉更明显了,李晓宁忍不住道:“这温差也太明显了吧!我一进来就明显觉得不一样了。之前的人是怎么住在这那么长时间的,完全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幸福小区现在虽然基本都空了,可之前还是有人居住的,据记载最长时间的也有一年多。而且之前也有人在这里装修,虽然非常荒凉,还是有人出入。

    且,每逢清明节的时候,这里还是挺热闹的。如果有这么明显的差别,那些人也会发觉不对劲。

    容黎看了看四周,道:“按照资料上说,开始出现怪事是从今年清明节之后开始的。之前也就是比较荒凉,这地方都被当做坟地了,人气又不足,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也是正常。后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这里变得诡异起来。”

    “这里应该埋着什么阵法,让这里的风水发生了变化。”卓阳一拿出八卦罗盘,看着上面指针没有规律的转圈,不由皱起了眉头。

    容黎看了看四周,道:“我们先走一圈看看有什么发现。”

    幸福小区是个比较大型的小区,一共有三十二栋楼,每一栋都是32层。除了高楼还有别墅区,别墅区和高楼分开,在另一片地方,有专门的铁门给拦住,高层的门禁卡是刷不开那边的。

    三人在小区里走了一圈,最后在最中心的花园里停下来。

    这里为了吸引人过来居住,开发商对园林设计非常的重视,中心部分还专门弄出一大片地方作为休闲区,不仅有泳池还有园林。

    虽然树木只是种植了一部分,可也看得出这里的规模。这里虽然没有人打理,可植被依然非常的茂盛。看着郁郁葱葱的,只是比较杂乱,看起来也就更加荒凉。

    “这里有问题?”容黎望向将他们带过来的卓阳一。

    卓阳一看着中间的泳池道:“这里是整个小区的中心,原本这里是用以镇煞积水造福,可现在完全被破坏了,反倒成了聚集孽气的地方。”

    这里的气息确实最为阴寒,不知道压着什么东西。

    “等晚上极阴时刻我们再过来。”容黎道,“我们去看看之前那些说出了事的住户家里看看。”

    现在日当头,鬼魅不敢出。

    李晓宁道:“有一家人就在前面那栋楼,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第一户人家是之前拆迁村子的原住民,当时拆迁赔偿有几套方案。有全部只拿钱的,也有要房子的,还有一半一半的。

    大多数都选择第三种,要小一点房子再拿一笔钱。

    这一户人家并没有随大流,而是只要了房子。按照赔偿他拿了三套大房子,两套打算卖掉,一套用来居住。这也是看重发展潜力,想要靠卖房子大赚一笔。

    只是没有想到,新区成了墓都成了‘鬼城’,这里完全没有发展起来,房子无人问津。

    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住了进来,不能像一些村民一样,拿着一部分的钱在市区买了小房先行住下,看这边情形不对,就干脆不搬回来了。

    不少村民在收房的时候就已经脱手,将房子卖给其他人,从那以后才慢慢发展成墓都的。尤其确定了这里不会继续再发展,更是不愿意在这里待。

    这户人家也不是没钱去别的地方,只是一直不信邪,想着这里会涨,不愿意低价卖掉。而且这里房子非常宽敞,拿了钱买别的地方可没有这么好的环境。

    刚开始住进来,虽然有些不方便,却也倒还好。这里虽然没什么人,可水电都是通好了的。物业因为收不到物业费有些不作为,不过对于以前就没有所谓的物业的他们来说,也并不在乎。

    直到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把老太太直接给吓病了,小的也一直哭闹不休,这才不得不离开。

    三人开门走进屋子,迎面扑来一股冷意。

    屋子里凌乱不堪,看得出主人走的时候非常的仓促,没有来得及整理就走了,很多东西散落在地上。

    “这个屋子确实有死气,之前有脏东西来过。”容黎在门口便是道。

    李晓宁道:“这家人是被吓得最厉害的,原本他们是最坚定要住在这里的人,结果被吓得够呛。听说那老太太后来没多久去世了,大家都说是被鬼吓的。也因为这样,让这里的住户更加害怕留在这里了。”

    自从这户人家开始出事,很多人家都遇到了怪事,于是大家再也待不下去,纷纷给跑了。一开始跑的都是回迁户,后来那些倒霉买到或者租了这里房子的人,才陆续离开。

    “那些之前的住户都遇到了灵异事件?”容黎问。

    李晓宁道:“根据记录的并不是所有,只不过是一部分。那些人也是跑得最快的,其他人见状,加上这里都被当做放骨灰的地方,其他人才陆续离开的。”

    “外来的住客有没有遇到过的?”

    李晓宁顿了顿,翻看了一下资料:“这里没有说,不知道是不是。”

    “有没有这些人家的电话?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

    “资料上都有那些人的联系方式,我现在就问问。”李晓宁开始一家一家的拨去电话,因为当时入住的人并不多,所以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

    “我刚才一共打了二十三个电话,里面有两户人家是遇到了怪事,其他人家都是被那里的荒凉和传言给吓跑的。”

    “那两家是本地人吗?”

    “有一户是,另一户是外省来的,在H市工作。”

    “看来这并不是针对原住村庄的人。”容黎道。

    李晓宁道:“那些回迁户也不是所有人都遇到灵异事件,我刚才打给一户住在这里有大半年的,他住在这里挺好的,是他儿女听到这边的传言,硬是把他给接走的。”

    对于此那个老爷子还非常的不高兴,因为这里他已经住了大半辈子了,虽然已经完全变了,还是故土难离。况且这里的房子都修建得很宽敞漂亮,是其他地方小区没得比的。

    尤其这个幸福小区,虽然一部分是要给回迁户,可在设计上并不含糊。不像一些楼盘,拿出去卖的楼盘局都比较好,给回迁户补偿的就比较糟糕,不仅户型差公摊面积也大。

    老爷子口袋有些钱,家里都置办的是红木家具,他很是喜欢。他走的时候一样没法带走,他儿女担心沾染了晦气。别说这些搭建,连衣服都里里外外给换了。

    老爷子一直很不乐意,接到李晓宁电话,知道对方的来意,还跟她说如果那边没事了就告诉他,他还想回去。

    老爷子对什么放置骨灰盒的事也并不在意,他自己都是一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哪里还会怕这些。而且他也打算以后自己的骨灰盒就放在自己的房子里,还能给儿女省钱。自己也能在熟悉的地方,他们村子被征地,以前的坟地也就不能用了。

    “对了,那老爷子还说这些鬼怪不害人,只要不做亏心事,他们就不会找人麻烦。”

    卓阳一好奇:“他怎么知道?”

    “老爷子说天下都是这个理,说他一个老伙伴也看见了,不过那鬼并没有想要伤害他,只是劝他赶紧离开,说这里不安全。”

    老爷子的老伙伴也是个通灵的,因此就能比较准确的和鬼魂交流。对方并不想害他,甚至房子都没进,只是不停的提示他,让他离开。

    卓阳一乐道:“这鬼不错啊,还知道去提醒。他说的没错,如果那些人继续留在这里,肯定是要短寿了。”

    “之前有些村民被吓的病了,难道他们遇到的不是一拨的?”容黎猜测道。

    卓阳一却道:“有可能就是这个人胆子小,别人好心相劝,他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我们去他们的房子看看就知道了。”容黎道。

    三人到老爷子所说的老伙伴房子走了一圈,容黎道:“这个屋子明显和其他有所不同,除非那个鬼怪并不是一只,否则就是分得非常清楚。”

    将人吓死的人家,明显里面气息不同,这是鬼怪故意迷魂,令人惧怕。而她好心警告让人离开的人家,气息就平和很多。

    “这彼此之间有什么联系呢?”卓阳一摸摸下巴。

    容黎转向李晓宁:“这个村子从前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李晓宁点了点头:“我刚才查的时候,发现还真有。”

    这个村子之前曾经发生过命案,一个女人被他的丈夫给杀死了。不过因为那个丈夫得到那个女人父母的谅解,因此坐了几年牢就给放出来了。

    原村庄并不出名,只有这件事非常的轰动。

    “哇,这个女人也太倒霉了吧,遇到这样的丈夫已经够惨了,还遇到这样的家人!有什么好谅解的,一命赔一命啊!”卓阳一不可思议的惊叹。

    因为是比较早的事,所以新闻上的信息并不多,具体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并不知晓。

    “有可能也是无意的吧,否则她的家人不会轻易放过凶手。”李晓宁猜测道,如果非常严重,即便是家人谅解,也不是几年就能放出来的。

    卓阳一却是不赞同,道:“反正谁把我孩子杀了,我管你什么原因,绝对不会谅解。我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你就这么咔嚓了,我心疼!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大个阵仗,那个女人应该是搞不出来的。”

    “你再去查一查当年这个命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容黎道。

    李晓宁心里也很好奇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她从前在新闻里就看到过类似的,一直愤愤不平。现在她想要知道,究竟什么情况下,让受害者家人就这么轻易的谅解了对方。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整个小区明显阴凉了许多。

    “咦,那家在开着灯!”卓阳一指着远处道,那栋楼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很遥远,可卓阳一依然很清楚的看到有一间房子闪烁着微弱的光。

    晚上的时候,幸福小区的路灯依然还亮着,因为用的是太阳能灯的缘故。这让整个小区好似有人在,可每一栋大楼又都没有开灯,令人说不出的诡异。

    三人来到那户开着灯的人家,容黎敲了敲门。

    好一会,门里有人传出声音:“谁啊?”

    李晓宁上前自我介绍,并拿出了自己的证件:“你好,我们是来调查一些情况的,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

    屋子里的人冷哼:“你们这一天一天的花样挺多啊,年轻人干点啥不好,靠这种噱头赚钱,小心遭报应!赶紧走吧,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也没有见过鬼,住在这里是因为穷,只能在这里住着。”

    三人一脸莫名,容黎很快反应过来:“他之前被那些探险的人弄得烦了吧。”

    其他两人顿时了然,自从之前有人在这里遇到鬼爆红了之后,很多主播都跑过来这里探险,也想靠着鬼城的噱头红一把。

    只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会遇到什么,有些人被这里的气氛吓到,没走几步就给跑了,也有的人一无所获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名气。

    同时,有不少人发现了这户人家的存在,于是纷纷跑过来想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即便不能,这么一个人才也是个很大的噱头。

    一栋甚至整个小区就自己一个人住在远近闻名的鬼城里,怎么想都觉得牛逼爆了。

    容黎上前解释:“我们不是搞直播的,只是想要询问这里的情况,你应该感受到这里越来越不对劲了吧。”

    门后的人沉默了一会,最终给三人开门。

    令人意外的是,开门的人只是个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孩。脸上稚气未脱,个子也不高,可目光却非常的锐利。比卓阳一小不了多少,可看着却比卓阳一还要孩子气。

    “你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吗?”李晓宁望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踪迹,而且这个房子几乎没有怎么装修,只是弄了水电,其他都还是毛坯的样子。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男孩道。

    卓阳一对他翘起了大拇指:“小兄弟,你可以啊,胆子还挺大的。你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里?”

    男孩抿了抿嘴,目光扫向容黎:“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容黎老实回答,“所以才过来调查。”

    男孩失望:“还以为你们很厉害呢。”

    卓阳一笑道:“我们是很厉害啊!”

    “那你们能让我看到我姐吗?”

    容黎上下打量他一眼:“你祖上也是天师?”

    “没有那么厉害,就是知道一些歪门邪道而已。”男孩嘴角透着嘲讽,眼睛里透着不屑。

    卓阳一和李晓宁面面相觑,这小鬼看来还真是知道什么,所以才到这里住的!

    “可以说说你姐姐的事吗?”容黎问道。

    “你能让我看到我姐?”

    “不一定。如果她已经跨过鬼门,那么我也没办法将她拉过来。”

    “不,她没有,她的魂魄肯定被禁锢在这里了!”男孩话语里透着愤恨。

    容黎微微眯了眯眼:“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男孩抿了抿嘴没吭气。

    “是你家人做的?”容黎大胆猜测。

    男孩抬眼:“是。”

    “为什么?”

    男孩咬着下嘴唇恨恨道:“因为是那个畜生要求的,他们为了钱连女儿都不要了!我姐多么好的人啊,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他们这么做比那个畜生还要残忍!”

    这句话如同□□一般震撼力十足,卓阳一好奇问道:“那个畜生是谁?你说的他们是你爸妈?”

    李晓宁脑洞大开,想到了什么:“你姐姐不会是那个被丈夫杀死的女人吧?”

    “她叫吴大妞,如果她还活着,这里就是她的房子。”男孩缓缓开口。

    李晓宁原本也只是胡乱猜想,没想到还真给猜中了!

    男孩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知道容黎一行人身份并不简单,所以没有顾虑的将事情原本一一说了出来。

    李大妞是家里最大的女儿,家里一共有五个孩子,男孩是最小的那一个。家里因为孩子多,而且超生罚了不少钱,所以一直非常的贫穷。

    他虽然是家里最小的男孩,可也没有因此多受宠。他头上还有两个哥哥,生这么多并不是为了拼男孩,只是为了多子多福。

    他们并不是本地人,而是住在比这里更偏远的村庄,那个村庄和这里完全没得比。

    这个村距离市区很近,想要打工非常的容易,只要稍微勤快点,温饱是不成问题的。脑子灵活的,还能够赚不少钱。

    李大妞很早就已经被嫁到这里,男方家里很不错,男方父亲还是村支书,还有亲戚在市里任职。这个村庄条件好,所以能当上村支书是有很多权力的。早在十几年前,这户人家为了当上村支书就花了二十来万。

    李大妞能嫁进来,不仅仅是因为长得还不错,对于这户人家来说,长得不错并不是什么很大的优势,毕竟他们有钱,想要娶个漂亮女孩还是很容易的。

    主要是因为李大妞的八字和,说是娶她进门,就能发大财,特别的旺夫。

    “其实并不仅仅是这么一回事,是他们家犯了命案,被厉鬼缠上了,需要我大姐去镇煞。”男孩冷哼道。

    他们家虽然现在落魄了,没能接到老祖宗的真正本事,甚至连半吊子都不如。可到底有这方面血脉,他们的爷爷也靠着那么一点点本事,让这个家不至于太过潦倒。

    男孩姐夫那家人请了高人,最后挑选到了男孩的大姐。

    男方因为这种情况娶妻,属于是被迫的,难以对男孩大姐有好感。相处之后,更是觉得和自己想象的知书达理的妻子并不同,因此对自己的妻子没有半点尊重。

    “大姐每次回来,身上都是伤,还要装作没有事发生。有时候她实在受不了,跑回娘家想要离婚,可最后都被送回去了,换来更惨烈的毒打。”

    男孩紧紧握住双拳,眼底充满了怒火。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所谓的大姐夫看着人模狗样,可私底下非常的暴躁,尤其喝酒之后,完全不把人当人看。尤其自己老婆是属于半卖进来的,更是不会尊重。

    大男孩大姐也想着要反抗,可是她根本无法逃脱,因为她是用来给这家人镇煞用的。当时嫁过来,还给了她家里不少彩礼钱,这在当地已经是非常高的价钱了,而且还不要她的嫁妆。

    所以虽然李大妞是这家人求来的,而且还给他们挡煞,可也没有因此得到尊重,不过是利用而已。对于自己儿子在外头找人,时不时对李大妞拳打脚踢都不管不问。

    他们当时也没想到会将人打死,觉得爷们教训婆娘是正常的事。

    没有想到,有一次这个男的失手将李大妞给打死了,当时其实还活着只是晕厥过去,但是因为没有及时救助,最后失血过多而亡。

    当大家发现的时候,李大妞身体都已经硬了。

    施暴者被抓了起来,原本一个杀人犯应该被判重刑,可因为他们是夫妻,男方又得到女方家人的谅解,当时又以酒后失手为切入点,最后不过才判了五年。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主要是上头有人,而得到了减刑,没在里头多久就出来了。

    李大妞就这么白白死去,施暴的人不过是轻飘飘的受了点惩罚,没多久就出来活得风生水起,这令人如何不恼怒?

    男孩在家里最喜欢的就是大姐,因为她总是很疼他们兄弟姐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让给他们。男孩虽然是最小的,却一直被忽视,爹妈从小就没管过他,扔给大姐照顾。其他哥哥姐姐都不像大姐那样,甚至还会抢他的东西,因此他和大姐的关系最好。

    看到这几个结果,他根本无法接受。

    尤其看到自己的父母,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谅解了,他去看过他大姐的尸体,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他无法想象他大姐死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死后还不能得到公正的对待。

    他曾跟爸妈说他大姐还并不是因为过失被杀死,是活生生被打死,对方就是往死里揍,不把她当做人。他们必须要为大姐讨回公道,可是他的爸妈不仅没有不同意,还说他是个傻的。

    人都已经死了,就算讨回公道又能怎么样?人也不能再活过来。倒不如要点实际的,让对方拿钱出来赔,这样才不是白白的死了。

    “这就是我爸妈。”男孩冷笑。

    容黎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卓阳一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想开点。”

    男孩依然沉浸在回忆里,目光越来越凶狠和愤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对不对,可是他们总能更加可怕。”

    “什么意思?”李晓宁和卓阳一同时问道。

    “那家人害怕我姐找他们家算账,让我家人把我姐的魂魄和肉身压制在粪坑下面,并用阵法束缚住,让她一点点被吞噬和折磨,永远不能出来作乱。”

    这下就连容黎也被震惊到了:“你家人这么做了?”

    “价钱够了,他们就愿意了。”男孩捂着脸哭了起来,他的姐姐就这样没了,还被这样对待,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在这个家待下去,因此早早从家里逃走了,后来辗转反侧回到了这里。

    他想要看到他的姐姐,想要将姐姐释放出来,却一直无能为力。所以只能留在这里陪伴着他姐姐,至少有他在,姐姐不至于那么的孤单。

    “姐姐是不是生我们的气,所以不愿意来见我?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姐姐,为什么她就是不来找我?我对不起她,如果我当时硬气一点,就可以帮她报仇,就可以阻止爸妈还有爷爷他们,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姐姐,我对不起你!你那么疼我,可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不能为你手刃仇人,也不能救出你!”

    男孩嚎嚎大哭,这些话他憋了太久了。

    他恨那家人,可更恨的其实是自己的父母爷爷。

    如果不是他们将大姐嫁过去,她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杀了人还需要镇煞的人家,是好好相处的吗?

    他们可是杀人犯啊!而且是不知悔改的杀人犯!

    只要稍微把自己的女儿当做女儿,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可他们为了钱,将大姐嫁入这样的人家。最为寒心的是,大姐受到伤害,他们最在意的不是大姐的痛苦,而是能借此换回多少钱。

    最后大姐死了,还要利用大姐换取最后一点福利。难道他们这些孩子,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他们制造财富的吗?

    他们是给了自己生命,可难道因为这个缘故,就可以主宰他们了吗?

    男孩跑出来不仅是因为愤恨,也是害怕,他不想成为下一个大姐。

    容黎三人这个时候心底很是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

    李晓宁叹道:“每次我觉得生活很美好的时候,总有一些恶心的事让我清醒。”

    卓阳一:“你姐夫……”

    男孩猛的抬头:“他不是我的姐夫,他是畜生!”

    “抱歉,口误。”卓阳一真诚道歉,“你姐既然是给他们镇煞的,为什么还敢这么做?”

    男孩道:“她当时已经嫁过去有五年了,我听说后面的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了。”

    这个是他偷听大人们聊天的时候知道的,那家人当然没说,不过他们已经猜到了。虽然他们没有祖上的本事,可还是知道一些事的。

    卓阳一顿了顿:“其实他们是故意杀人,是想利用你姐姐和你的家人为他们消煞。”

    男孩诧异:“什么意思?”

    “你家自从这件事之后,是不是遭遇了很多事?”

    男孩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虽然离家出走,可家里的事还是很清楚的。原本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只以为是坏事做多了会报应,现在这么一听,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爷爷没多久就死了。”

    李家爷爷的年纪大了,因此他突然病逝,大家虽然觉得太过突然,却也没有太过在意,只以为是命到了。这个年纪本身就是说走就走,是没有个数的。

    “后来我爸爸妈妈的身体都不还好了,我爸爸没多久被车撞了,整个人半身不遂,可肇事者却没有找到。我妈丢下我们跑了,现在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