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87章 第 8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7章

    容黎自从下山之后,尤其和谢铎南相认以后, 修行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不少。大约是有他帮忙梳理体内阴气的缘故, 她虽然不算是个人,却也是肉体凡胎, 身上复杂的血脉, 让她的魂魄和肉体不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因此之前功力越高发, 反倒身体越承受不住。有了谢铎南在,这种情况明显有了很大的改善, 也使得修行更加的顺畅。

    不过她下山的时间还是太短, 不过才刚刚一年的时间, 并不能完全稳住魂魄,还需要继续修行。她虽然有传承的记忆,比很多人修行要更为简单更具有天赋。可那些都只是记忆, 想要掌握必须要靠实践练习。

    每一次新生都是新的开始,并不借以前的经历就妄图偷懒。

    “明年我能保护好你吗?”容黎难得对自己不自信起来, 从前只要在这个领域, 从来不带怵。即便知道对方很厉害, 自己兴许会落于下风,也只是更加认真的去应对,心理上不会有任何退缩。

    可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却很是忐忑, 唯恐自己做不好。

    因为有了牵挂, 就害怕了失败。不像以前理性的分析, 做不到不能救人, 那她也是尽力,只能怪那人运气不好。若是自己不小心遇难,也是自己学艺不精。

    当时兴许内心会有些波澜,很快也会被抚平,而不会现在,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开始担忧,害怕无法承担或者承受失败的后果。

    谢铎南笑了笑:“还有阿爸在,你并不是一个人。”

    容黎抬眼望向他,谢铎南道:“你是我的女儿,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别人永远无法替代。与我不亲近,又怎么能控制住我。”

    容黎笑了起来,朝着他点了点头:“阿爸,我会加油的!”

    谢铎南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这个坎没什么大不了,别太放在心上,做好你自己要做的事就成。咱们算起来都是几千岁的老古董了,不怕这些阿猫阿狗。”

    容黎这下是真的被逗笑了,心里那点担忧也消失无踪。

    那些人确实造成了很多混乱,让特殊处的人忙得不可开交。不过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并没有乱了套,说明他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这些人是利用了人性丑恶的一面去做坏事,所以实力不俗。再加上神出鬼没,才滑不溜秋的,难以一举歼灭。事实上从古至今数千年,邪恶就不曾被真正打败过。只要稍有松懈他们就会卷土从来,这场战役是持久的,只要有人就必须要有人专门维护公正。

    容黎想明白,又给齐彦成打了电话。齐彦成是和官方沟通的最佳人选,而且算起来也欠了他们的情,这个人也比较靠得住,由他保证他们的权益最合适不过。

    容黎不希望让自己和阿爸多一个敌人,尤其是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除非逃出过去,否则永远无法安生。

    但是这是他们待了上千年的土地,不管外头有多好,也不愿意离开。这是他们的根,出去就会水土不服。

    齐彦成道:“你们放心,只要你阿爸不伤害平民百姓,不和国家作对,我们只会尽可能发动力量去保护他。正如同他所说,有他在还能增强国威,让一些宵小不敢再轻举妄动。”

    虽然现在看似国泰民安实际上一直暗潮汹涌,不管哪一行都是如此。只不过他们这一行一向比较隐蔽,这才没有让人察觉到,相关人士却非常的清楚。

    如果他们有定海神针,就如同有了□□护体一样,虽然不会轻易拿出来用,却也有震慑的作用,在国际上也有了话语权。

    “如果有什么消息,你们务必尽早通知我们。我阿爸还需要一段时间隐藏自己,现在暂时还不能暴露。”

    “好。”齐彦成应下,严肃道:“咱们肯定有内奸,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不会特意加派人手守着你们,你们自己务必小心。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或者胖婶,阳一这孩子也可以,其他人暂时不要轻信。”

    “我明白。”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齐彦成随即又笑道:“不过也不用这么紧张,如今虽然到处依然忙得脚不沾地,事实上这些人大半实力都被我们打压下去,已经开始进行收割,不过是现在还要收拾残局而已。”

    这些人是厉害,不过更多是利用了人的恶念。因此他们更多是雁过留痕,给那些心存恶念的人提供一些方式,或者是加大怨念的生成,让人自己的贪欲、恶欲等反噬自己。

    如此不仅有杀伤力,还容易从中逃脱。

    一开始这些人确实非常滑头,因为他们与其说有严密的组织,不如说势力太过庞大,非常知道发动‘群众力量’,可自从国家开始重视,这群人就没法像之前那么嚣张。

    不过这些人就跟老鼠和蟑螂一样,繁殖能力强,很容易祸害人,也确实不容易消灭。但是想要发动大规模的伤人事件却没有那么容易。

    “那就好,不过这次网络大战,你们不能掉以轻心以为只是年轻人沉不住气,我们觉得这些人的战略很可能发生了改变。”

    这句话容黎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起,齐彦成更加重视,道:“我们已经开始加大监控力量,如果有需要请务必伸出援助之手。”

    “这是自然,我现在正在赶往特殊处的路上,课都不上天天接活儿。”

    齐彦成也从胖婶那知道最近容黎非常的积极配合,还帮忙带了个实习生。

    “要不要加入特殊处啊,正式加入福利更好哦。”齐彦成诱惑道。

    容黎不上他的当:“这就免了,我还是喜欢做自由人。”

    齐彦成虽然早已料到,依然很失望:“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有你这个金字招牌打广告,肯定能够吸引更多人的加入。”

    容黎如今在玄学界里也算有些名气,虽然她自觉没有做了什么,不过是分内工作收了几个小鬼,可实力和名头在那,让很多人都非常的关注。

    得知容黎还带了个没什么基础,只会上演鬼上身的实习生,也被她带在身边学习,不少人都蠢蠢欲动,想把自己的徒弟子孙等塞进来。

    不过胖婶没同意,帮他们培养人,结果本事学到了人跑了,她才没这么傻。

    容黎知道的时候还笑了,说跟在她身边也学不到什么,她不知道教别人什么,不过是像平常一样工作而已,可大家都不这么认为。

    “少忽悠我,你什么时候接了胖婶的班?”

    齐彦成笑了起来:“不过等你阿爸找回自己的本体,你们不想加入都不行,到时候肯定是编内人士,没得跑的。”

    如此大杀器,国家必是要掌控住的,以免会出乱子。

    “我们也没想跑。”

    齐彦成听到这话心里更加放心,两人不再多废话就挂了电话。齐彦成很忙,能闲扯两句已经非常的不容易。

    不是每个人像容黎一样,查明了真相就能迅速的制服鬼怪。查明更多是为了公正,以及更好的方式去解决,而不是无法对付。

    其他人却并非如此,想要制服怨念极深的厉鬼并不容易,有时候不小心还会折进去。尝尝为了收服一个厉鬼,要在那里折腾很长时间,保证天时地利人和才开始动手。

    齐彦成能力强,于是就得经常赶场,没法像容黎这样晃悠悠的。

    容黎来到特殊处,李晓宁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容黎热情的打招呼,给她倒了一杯茶。

    “你让男神放心,粉丝们不会把这一切怪到他的头上的,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开始男神就不同意,后来闹这么大更是和他无关。”

    李晓宁在容黎耳边低声道,虽然她并没有参与这次的疯狂,不过一直都在围观着。

    稍微清醒的人,现在都知道整件事透着古怪,只不过事情闹到这个样子并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

    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去抨击谢铎南,李晓宁虽然知道男神不在意这些,可还是忍不住要说。虽然没有机会经常相处,李晓宁却能感受到男神和外界看到的一样,对名利并不在意。

    若是这个世界让他烦了,懒得再出山拍电视电影,那可就损失大了。

    容黎知道李晓宁的担忧,保证道:“我阿爸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事业的,你们不用担心。”

    李晓宁听了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否则真的是影视界一大损失。目前都没有找到别说可以替代他,稍微接近一点的人都没有。有的人有演技有颜,可年纪太大了,一些角色不能扮演,否则怎么看怎么违和。只有我们家男神最牛,什么年龄段都不能演。

    “那也不是,婴儿他就演不了。”容黎一本正经道。

    李晓宁被逗乐了:“只要他愿意演,我们都会觉得像的!”

    容黎并没有和她太多闲聊,看胖婶腾出手了,便是上前去接任务。虽然其实可以网上直接联络,不过容黎还是喜欢亲自过来,看看这里跟大家聊聊天,感觉非常的舒服。

    “容姐姐!我们又见面了!”一个身影跳了过来,容黎就看到一张放大的笑脸在面前。

    容黎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是怎么弄的?几天不见怎么弄了这么个造型?”

    卓阳一的脸一般好像被炸了一样,不仅一半的头发已经被烧焦了,脸上也黑乎乎一片,看起来跟从煤炭堆里刚爬出来一样。

    卓阳一捂着脸,哭丧道:“上次遇到个厉害的玩意,差点就给交代在那了。”

    “这个洗不掉吗?”李晓宁忍不住上前抹了一下。

    “疼疼疼!”卓阳一惨叫起来,“这不是脏了,是被邪火烧了,现在还没好呢!”

    李晓宁吓得连忙收手:“以后能恢复吗?不会都这样了吧?”

    卓阳一年纪不大,可已经看出是个帅小伙了。如果以后都顶着这么一张脸,这也太浪费他原本的颜值了。

    “那倒是不会,慢慢恢复就好。”卓阳一幽怨的眼神扫向一旁的胖婶,“胖婶,你都不心疼我,看给我派的都是什么任务,差点就害我毁容了。我要是长得愁了,谁还给你洗眼睛?”

    “你小子可别赖我 ,要不是你自己做事冲动,一股脑的就往里冲,会烧到你吗?前因后果我了解着呢,别想着给我甩锅!”

    胖婶没好气道,没找他麻烦已经是同情他现在这个样子。毕竟也是半大小伙子了,这年纪都爱美,弄成这个样子三四个月养护是少不了的。

    没想到卓阳一自己跳出来了,胖婶也就不客气了。

    卓阳一顿时换了一副嘴脸,讨好的凑了上去:“胖婶,我这不是错估了自己的能力,要是一年后的我,绝对不会出事的!”

    胖婶用胖乎乎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你这小子总是不吃教训,每次都这么莽撞,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这次也就烧一烧,下次就是掉脑袋了!”

    卓阳一这次也确实被吓到了,被邪火烧得人疼啊!就算能恢复,这种疼也是经历过的。不过他并不是莽撞,而是当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用自己去顶。否则真烧起来,那就麻烦大了。

    “您放心,我这次一定不会乱来的。”

    胖婶这么严厉也是心疼他:“你现在暂时不要单独行动了。”

    “啊,胖婶,不用这样吧,我不是没事吗,以后我会更小心就好。”

    “你这么大点就单独行动本来就不符合规矩,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上头打报告。你现在伤也没好,就别给我逞能了。我安排你跟容黎一起,怎么样?够厚道吧?”

    卓阳一一听,忙不迭同意了:“胖婶,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着上前搂住她猛的亲了一口,胖婶嫌弃的把他推开:“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孩子一样。”

    卓阳一嘿嘿嘿笑道,双眼冒星星的望向容黎:“容姐姐,以后请多多关照。”

    容黎笑了笑,并不反对有这么个活宝在身边。以前她觉得去捉鬼的时候,带着人很不方便,她喜欢独来独往,可现在不同了,她还是挺开心有人一起。

    不仅很多事都省心了,有个人逗趣似乎也比想象中有趣。

    “胖婶,那我呢?”李晓宁顿时急了,她还是想要跟着容黎啊。

    “这次你们三个人一起。”

    李晓宁听这话这才舒了一口气,卓阳一却是好奇:“胖婶,你要给我们分派什么任务?竟然这么奢侈让我们三人一小组?”

    “这话听得我怎么这么心酸啊。”胖婶叹道,这个配置其实是标配,按道理出任务的时候,普通任务都是至少两个人,稍微有难度的则三个人甚至更多。

    李晓宁作为实习生,一般都先安插字啊普通任务里,以免不仅没帮上忙还帮了倒忙。因此三人出动在从前是很常见的事,现在……

    不说也罢,说多了都是泪。大家现在最想学的技能就是□□术,现在已经完全忙不过来了。

    “这个任务有些难度,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安排晓宁跟着一起。”

    李晓宁连忙举手:“我要去,除非确定我完全是拖后腿的,我也想要跟着一起长长见识。”

    “你确定?这次可不像前两次好对付,要恐怖得多。”胖婶一脸严肃。

    李晓宁重重的点头:“总是要面对的。”

    虽然心里害怕,可这几次下来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让她觉得收获很大,也没有那么畏惧了。

    胖婶望向容黎,容黎更是无所谓:“我都可以。”

    胖婶这才将这次任务交给三人:“这个小区据说闹鬼,闹得还非常凶,让人完全不敢接近,你们去看看怎么回事。小心一点,之前有人不信邪进去了,结果没再回来了。”

    李晓宁刚才的斗志昂扬,瞬间被打得七零八碎:“这,这么邪门的吗?”

    “这个小区从一开始建造,就一直出事。不过开放商为了让房子顺利卖出去,所以一直把事情给压下来,所以没人知道。现在事情闹大了,这才爆了出来。”

    “那个小区有人入住了吗?”容黎问道。

    胖婶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道:“那个小区在隔壁的W市新区。”

    话一落,作为本地人的李晓宁瞬间想到了什么:“W市新区?不就是被称为墓都的地方吗。”

    “墓都?”容黎和卓阳一异口同声,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李晓宁解释:“咱们市人口多低价贵,不仅人住的地方贵,死人的地方也不便宜。W市距离我们市很近,它是只是个地级市,整体经济比较一般,所以房价等比我们这要便宜很多。尤其是新区,那边是新开发的,更是便宜。之前我爸还去那边看过,想着要不要去买几套。”

    “然后不知道谁开始的,就在那边买了房将自己死去的亲人骨灰放在那里,这样算起来非常的划算。一个房子能放多少骨灰啊,物业费也不贵。以后要是有地方了,转卖也容易。这个风气莫名其妙就开始刮起来了,我爸后来还庆幸没在那边投资,否则肯定会赔死。都是死人的地方,谁敢去住啊?想想都觉得瘆得慌。”

    卓阳一摇头道:“死人夺生人的地方,这对两边都不好。之前买房子打算住的人,怕是要气死了吧?”

    “可不是吗,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家买房又没干什么坏事,不过是放亲人的骨灰,法律上也没说这不行,因此也没地方说理。于是那个地方也越来越荒,成了远近闻名的墓都。本身新区那边就因为经济和规划问题,没能发展起来,因为这档子事,那边更是凄凉得不行。”

    李晓宁一朋友大晚上开车路过,差点没把两人给吓死。

    新区地方不小,因为都是新建的,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可每一处都透着一种阴沉沉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那里大街上的电灯都在开着,红绿灯也正常运营,甚至小区门口的警卫室也都亮着灯,只是里面并没有人。

    道路非常的宽敞,可来往只有他一辆车,根本看不到人影。

    没有人影却到处有灯光,反而令人更加瘆得慌,觉得那些人好像被什么神秘组织给偷走了似的错觉。

    那朋友也是走岔路才到这里,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被吓得够呛,一个大老爷们一边哭嚎着一边迅速开车赶回家。

    虽然朋友说自己哭着跑回家,那画面怎么想都觉得很搞笑,可那种恐怖的气息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墓都平常时候很少有人,只有到清明的时候才会变得热闹,我听人说每次清明过后,那里真的能把人给活活吓死。”

    新区导致如此荒凉,还成为墓都,不仅仅是死人占用了生人房子,更重要的还是这里也是开发商投资失败缘故。原本很多开发商和炒房者以为这里挨近H市,H市发展得这么好,房价飞得快,很多人会转移到别的城市买房,减轻自身压力。

    W市非常符合这些人的要求,距离近房价低,来回又非常的方便,开车也不过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两地还有动车,出行更是方便。

    于是就有人开发新区,想要吸引这些人过来。政府当时也大力支持,想要打造新区作为W市的窗口,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当时还打算将市政府、市医院等都搬过来,还会建造一所重点小学。

    等等政策,让很多开放商蜂拥而至,没想到地拍下来了,房子建好了,政府换届之后主意变了。

    原本倒也还好,毕竟很多开发商的中心是为了吸引H市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的气运随之就没了,那里并没有吸引到H市的年轻人过来置产,反而吸引了很多想过来放骨灰盒的。

    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之后,尤其网上有人起名这个地方叫做墓都,这一片就真的彻底荒了,直接有开发商因此而破产。很多楼盘都是以低价贱卖出去。即便如此,还是非常的不好卖出去。

    毕竟,一套房子再便宜也是有底线的,成本摆在那里。很多人连自己的房子都买不起,也没有余力去弄个房子装骨灰盒。

    于是这里恶性循环,变得越来越荒芜,很多楼盘建造到一半就支撑不下去停工了。

    “这种地方闹鬼太正常不过了,不过这里又没有人住,怎么就知道闹鬼了?”卓阳一问道。

    “再没人住还是有一些人的,有些人之前就买了房子,又没钱再置办另一套,又卖不出去,只能在里面住下了。”李晓宁解释道。

    胖婶点了点头:“对,一开始是这些住户发觉不对劲,可大家都知道这是墓都,所以也没当一回事,很多人就给搬走了。可总有些人是胆大的,前几天有一群年轻人跑过去探险,结果进去就不见影了。

    警察接到他们家人的报案过去查看,却什么都找不到,还在里面遭遇了鬼打墙。其中有一个家里跟咱们这一行有些渊源,看到了一个红影飘过,得连忙带着一群人给跑了。”

    红衣总是和厉鬼最相配,李晓宁不自觉的往容黎旁边靠了靠。

    “之前有住户又说起过看到鬼吗?”容黎问。

    “这个我让当地警察去调查了,那些人说倒是没有亲眼看到鬼,可是看到有血从水龙头里喷出来。还在马桶里看到长长的头发,一打开又什么都没有。又或者在墙壁上看到有血水渗出来,可第二天找人过来看,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又或者大晚上听到很吵闹的声音,好像有人家在开派对,楼下还有人跳广场舞,可那地方哪里来的人啊?把那些住户吓得够呛,他们实在受不了全都给跑了。”

    李晓宁听着觉得头皮发麻,想象自己要是在现场,怕是要吓死啊。

    尤其是在自己家里遇到最为可怕,因为家不同其他地方,觉得是最安全最放松的地方,结果遇上这么多恐怖的事,很容易心理崩溃。

    “这些买了房子想要自己住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李晓宁叹道,她家里虽然有钱,可也知道想要攒钱买房有多难。

    卓阳一问道:“其他小区有这样的事吗?还是只是这个小区?”

    “就这个小区最不寻常,当时开工的时候也因为各种意外死了人。其中有一个不知道怎么掉进搅浆机里,直接被卷成了血水和水泥混一起了。”

    李晓宁听得想吐:“这些水泥不会拿去糊墙了吧?!”

    “这倒是没有,开发商虽然用钱把这事压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干这么缺德的事,否则传出去他这房子也不用卖了。”

    李晓宁舒了一口气:“还好发现了,否则的话……想想都觉得恐怖啊。”

    “接二连三的出事,开放商没觉得奇怪吗?”

    “他们也请来了道士做法,开始建造房子的时候也是设了风水局的。后来平静了一阵子,这段时间又开始不对劲起来了。”

    李晓宁想了想问道:“那个小区是不是叫幸福小区?”

    “对,就是这个名字。”

    “这个小区最近在网上还挺火,就是有人在里面撞上鬼了。之前有个有些名气的主播大晚上还跑过去现场直播,当时还真让观众看到不对劲的地方。”

    李晓宁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将有人发在网上,关于那天直播灵异事件部分的视频点给大家看。

    主播是个年轻男人,视频一开始他就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让整个气氛变得非常的诡异。还说自己在现场听到了什么声音,神色非常的慌张,可没一会突然哈哈大笑,指着屏幕说:“你们都被骗了吧?我就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我刚说的都是假的,你们不要……”

    这个时候主播明显停住了,一直紧紧的看着屏幕,似乎在看网友给他的留言。这个时候屏幕里出现了长长的头发落在主播的身手,一个苍白的皮肤在屏幕里出现,却只是露出了一角。

    空荡荡的屋子里突然出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主播颤抖着转身,顺着那嘿嘿的头发网上看,随即一个尖叫声屏幕天旋地转,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李晓宁也是第一次看见,硬是咬着下嘴唇才没有尖叫出来,尤其当她抬眼看到身边的人,一脸平静好像看什么无聊的电视剧一样,为自己的不入感到忧伤。

    “你们怎么看?是不是闹鬼了?”

    卓阳一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她:“没有鬼,那肯定是人装的。”

    “啊?!”李晓宁不可思议的望向容黎,容黎也点头道:“头发确实是假的。”

    “不是吧?”李晓宁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结果,因为这个视频,幸福小区彻底红了,成了最为诡异的灵异场所,之前能有这么高人气的是21号别墅。

    “这个主播现在呢?”卓阳一问。

    李晓宁找了论坛里比较熟悉的管理员,问起他这件事,没一会有些一言难尽道:“他回去之后病了好几天,后来再回来重播,人气爆棚,当天的礼物就刷到了前十。之前虽然有点名气,不过就是个小主播,现在已经成功签约了。”

    她瞬间明白前因后果,这都什么事啊!

    一直知道这一行因为门槛低,所以什么人都有,可亲眼看到一个为了红不折手断的,依然很是无语。

    “这些主播真的太无语了,没有一点可信度,装神弄鬼的也不怕沾上脏东西!”

    容黎又看了一眼那个视频,不过视线并不在主播和那个头发身上,而是旁边的窗户:“他恐怕已经沾上了。”

    “啊?”李晓宁不解,“不是说那是假的吗?”

    “我说长头发那个是假的,他的窗外是真有个女鬼在那里,只不过摄像机拍下的影响普通人看不见。”容黎指着一旁隐约可见的窗户道,“虽然不是红衣厉鬼,不过也是个不甘心死去的,这样的鬼魂一旦有机会就会依附在人身上就像寄生虫一样。”

    “不,不是吧?”

    卓阳一啧啧啧叹道:“这个主播也是作死,他是偷偷潜入别人的房子吧?这里是放人骨灰的地方,也就相当于墓穴,不请自来被鬼魂视为自愿帮她带离这里,被她寄魂,从进入的那一刻开始,契约就已经形成。”

    李晓宁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说法,她刚才只记得害怕,确实忘记了细节。这里虽然跟鬼城一样没人,却也别人的私产。

    主播会来这里是接了挑战,直播的时候会有人随即挑选单元和楼层,让主播进去探险。

    到底是哪一间,就是要看运气了。

    这个其实已经违法,只是没人追究而已,尤其出了后头的事,大家就剩下同情和好奇看到什么了。当天看直播的人不算多,回放也删了,只留下了这个截取版的‘见鬼’部分。

    大家的重点都在这里,也就没有考虑其他。

    李晓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人作死的时候挡都挡不住。主播靠违法乱纪吸引眼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被鬼缠上会怎么样?”

    卓阳一啧啧道:“这家伙遇到的是饿鬼,也算他幸运,以后怎么吃都不胖了。”

    “见鬼还有这样的好事?”李晓宁在这一瞬间,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她好吃不爱动,很容易长膘,每次减肥都非常的痛苦。

    胖婶没好气道:“信他胡说,真这么好我也不会胖成这样了。”

    卓阳一笑嘻嘻上前讨好:“那是因为胖婶你这样最好看,所以没有必要减肥!”

    “你这彩虹屁放得漂亮。”胖婶笑了起来,随即又道:“人鬼就不是一条道的,连修士都不敢轻易养小鬼,害怕被反噬,一个普通人被鬼缠着,这是嫌命长。”

    饿鬼是永远吃不饱的,她吃的不是人身上的肉,而是精气神。人没有了精气自然会消瘦下去。等靠补充食物和睡眠等无法恢复精气,饿鬼会活生生将这个人吸干。

    李晓宁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果然天下没有这么好的事。

    “先让这家伙被折腾几天,省得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个轻重。这种人关进牢里几天也是没用的,估计还当做炫耀的资本。”胖婶是个很时髦的欧巴桑,对现在的直播文化很是了解。

    现在主播名声很臭,都是因为一些哗众取宠、为了寻求关注做一些掉下限的人行为缘故。

    每个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主播也同样如此。先让那饿鬼收取几天门票,毕竟这也是这个主播欠人家的。

    大概了解情况,容黎三人一同前往W市新区。

    进入W市倒是没有什么太大感觉,只是觉得和普通城市差不多,可开始绕进新区,就发觉整个气场都不对了。市区距离新区并不远,可这里却比市区要凉一些。

    一辆车在空旷的大马路上飞驰,无比的孤寂。高楼大厦这个时候如同高大的恶魔一样,对外人来人虎视眈眈。它们张开了血盆大口,就等人入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