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85章 第 8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5章

    刘妈妈正在晒太阳, 她其实并不愿意,可她请的护工太过尽责, 不管她怎么反对, 天气好的时候都会推她出来。

    知道对方是好心,即便不乐意却也不会因为这一点把人给辞退了。她并不是一个好伺候的雇主,虽然给的价钱很高, 她换了好几个,就现在这个最称心。

    暖暖的阳光晒得刘妈妈有些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她猛的睁开眼,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道:“我们回去吧,这太阳晒得我瞌睡, 刚才都开始做梦了。”

    “妈!”

    又一声在耳边响起, 刘妈妈怔了怔,这声音怎么没有消失还越来越近了?

    没等刘妈妈多想,一大一小熟悉的身影就数显在了自己的面前。

    “妈, 我回来了。”刘双媛蹲在自己妈妈面前,眼睛红通通的,她的妈妈比她印象里的老了太多太多。她总觉得她的慢慢还年轻,总是停留在小时候的印象里, 总觉得她会陪伴自己很久。

    可现在才猛然发现, 她已经老了, 那个厉害的女人早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活力。

    刘双媛擦掉眼角的泪水, 将甜甜拉了过来:“甜甜, 这是外婆,你好久没有见到外婆了吧?还记得她吗?”

    甜甜眨着大大的眼睛,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的外婆,好一会才问道:“外婆,你就是果果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大家全都给愣住了,因为大家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给甜甜,可她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看出来了。

    年轻时候的刘妈妈和现在的刘妈妈完全不同,整个人经过岁月修饰变得很是不同。

    刘妈妈更是一脸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你胡说什么呢,我是你外婆!”刘妈妈没好气道,语气很生硬。

    如果是从前刘双媛肯定会恼怒她态度太差,可现在仔细观察,才知道是她因为窘迫和无措导致了她下意识用盔甲去保护自己。

    从前刘双媛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如今她终于理解了。

    一个单身女人还带着个孩子,如果不够强硬根本支撑不起这个家。她现在已经很是幸运,因为社会大环境对离异的女人没有那么大的歧视。而且她的工作也不需要面对很多人,大部分的时间只需要在家里默默的进行就可以。

    现在沟通手段更多是通过电话和网上聊天等,面对面的机会不多,也不需要太多刻意的讨好和交际。

    因此也减少了外界的歧视和骚扰等情况,她和丈夫感情不好,即便有闲言碎语她也听不到,也不会因此有人来骚扰她。

    而她的妈妈那个年代却是不同,当时社会还没有那么开明,免不了很多闲言碎语。而且她妈妈又出身在非常封建传统的家庭中,觉得她离婚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之前闹离婚的时候,家里人就扬言如果她敢离就不认她这个女儿。

    后来离婚了,果然家里人就不跟她妈妈来往了。哪怕知道她们日子过得艰难,也不会搭把手,甚至她们逢年过节上门,都直接将她们带来的礼物扔出去,说是晦气。

    不仅如此,她们因为没钱,一开始生活环境很一般。大晚上会有人过来砸门调戏,后来实在无法硬着头皮租了个单位房,价钱比之前住的地方贵了不少。

    为此,她妈妈只能拼命的挣钱,陪伴的时间也就自然少了。

    刘双媛从前并不知道这些,因为她妈妈从来不会拿这些事跟她说,面对她的时候都是流露出一切都在她掌握中的样子。不管多苦,都不会在自己女儿面前展现出来。可实际并不是这个样子,难免情绪上会受到影响,有时候面对刘双媛的时候,也就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沟通。

    母女两互相不理解对方,又都很固执倔强,使得矛盾越来越大。

    刘双媛已经多久没有心平气和的跟自己的妈妈说话,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却弄得这么的陌生。

    “妈,我们都知道了。”刘双媛哽咽道。

    刘妈妈面色变得很难看,眼神变得闪躲:“你们胡说些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刘双媛目光投向护工,护工了然,找了个借口就先离开了。

    “妈,以前是我错了,不该惹你生气。”刘双媛看着面前苍老的母亲,嗓子眼酸楚不已,“以后我和甜甜会经常过来陪你。”

    刘妈妈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果果,你要好好养病哦,养好病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甜甜也开口道。

    刘妈妈再也忍不住眼泪落了下来,手伸向甜甜,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好,婆婆会快快好起来。”

    “妈,你以后别这样了,容大师说这样非常的伤身体,以后我会经常带着甜甜来看你。”刘双媛担忧道,看着刘妈妈现在的样子,心里更是焦急。

    刘妈妈诧异:“容大师?”

    刘双媛连忙介绍站一旁故意不上前打扰的容黎和李晓宁:“如果不是她们,我现在都不知道你这个状况,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甜甜精神分裂。”

    “都是我的错,我就想多陪陪甜甜,没想到让你们担心了。”

    “妈,我不是来怪你的。要不是我每次跟你打电话,最后都跟你吵起来,不回来看你也不让甜甜看你,你也不会这样。只是你这样做,对你身体伤害太大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咱们母女以后有什么事就好好商量。”

    刘双媛越想越觉得愧疚,不明白她们母女之前怎么走到那一步。从前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妈妈的问题,她太过固执,控制力又很强,再加上小时候因为工作忙,母女两人一直没有好好相处造成隔阂,导致母女两人的感情很是淡漠。

    刘双媛甚至觉得自己妈妈没有那么的爱她,只不过是把她当做私有物。因为偏见,也导致她看她不管做什么都又错,虽然确实在一些事情上她的妈妈做得不太好,可刘双媛也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也是自己对妈妈的埋怨,导致了偏见。

    哪怕是现在,她的语气都有些生硬,毕竟隔阂了这么长时间,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就立刻换了态度。

    不过只要有心,她相信她们母女两的关系会越来越融洽。

    刘妈妈连连点头,眼眶彻底红了。

    “是妈妈不好,你小时候妈妈没管你,你长大了什么事都想插一手。总觉得自己本意是好的,却也不管你在想什么,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刘妈妈这段时间也想了很多,尤其陪伴自己外孙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前忽视了太多。没有陪伴,就没有了解。错过了孩子的成长,又没有进行及时沟通,她们虽然是母女,却又是非常陌生。

    她那段时间看到了自己女儿完全不同的一面,她不再是一个总想让妈妈陪自己出去玩的小女孩,而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妈妈。

    她有自己的主见,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或许有时候会有错误的选择和举动,但是每一次对她都是一种成长,并不会因此沉沦其中。

    哪怕一时伤心,却不会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之中。

    她很能干,并不是被爱情冲昏头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小孩子。只不过她渴望家庭,所以才会做出她当初不理解的事。

    她们母女两有很多的不同,却也有很多的共同点。她的女儿已经长大,已经足够独当一面。

    刘双媛摇了摇头:“是我也没想着要跟你好好说,心底总是埋怨你,完全忘了你为了让我过好日子,受了多少的苦。我从小就特别的自私,当年你跟王叔叔好了,我死活都不同意,还离家出走威胁。长大了,你稍微提一点意见我就气得不行。”

    昨天晚上,从前很多事涌现在刘双媛的眼前。她发现自己曾经这么的讨人嫌,总以为一切都是妈妈造成的,其实很多时候也都是她理所当然的拿着‘妈妈只顾赚钱不照顾我’的借口,去为自己的任性作为支撑。

    长大了,尤其是自己经历了挫折,她才知道成人的世界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很多时候,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

    她平时并不喜欢看鸡汤文学什么的,可今天无意中点开了一篇,上面写了一句话,让她很是触动。

    “宝贝对不起,放下工作养不起你,拿起工作陪不了你。”

    看到这句话的瞬间,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不是每个人都跟她一样幸运,可以在工作和陪伴孩子之间找到平衡点。至少当初她的妈妈,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她的妈妈只是一个农村出身,大字不识几个的女人。那个时候人工也没有现在这么昂贵和稀缺,一个单身女人想要养活自己孩子还能时刻陪伴,非常的不容易。

    如果当初她的妈妈不勤奋刻苦的赚钱,给她提供好的学习环境,让她生活在舒适安全的地方,她恐怕也很难成为现在的自己。拥有一门养活自己的技能,不是很富有却也不至于太过窘迫。

    不仅拥有独立自主的经济能力,还拥有独立的意识。尤其是后者,她在优越的环境里,视野会更加的宽阔,也就更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机会。

    贫穷的家庭往往不止是物质上的,眼界也很容易受限,这才让他们更加难以致富,从而恶性循环。

    说到底还是她太自私,年幼的时候反对自己的妈妈追求幸福,制止搅黄了才消停。可当自己追求幸福的时候,又完全无法接受妈妈干涉自己,稍有不如意就直接逃出家。

    她已经不太记得那个叔叔什么样子,可若是当时没有反对,是不是自己妈妈就不会这么的孤单,好歹平时有个说话的对象?

    她的妈妈拥有自己的生活,也就不会将所有重心放到她和自己的孩子身上,得不到回应又做出这样伤害自己的事。

    “这么老远的事你这丫头怎么还记得。”刘妈妈笑了起来。

    “我是个很糟糕的女儿。”

    理所应当的索取,稍有不合意就大吵大闹。

    当妈妈管自己催自己的时候,完全忘了她当初又是如何干涉妈妈的。

    若不是妈妈的退让,她怎么可能会成功?她不仅没有觉得这是妈妈的牺牲,还依然埋怨着。

    “谁说的!我的宝贝女儿是最棒的,谁不说我养了一个好女儿。”刘妈妈佯怒道,“你之前说的对,是我太固执了,就拿之前偏方的事,我要是稍听点劝,也不至于闹成那个样子。甚至还瞒着你跟你对着干,还自以为自己很正确,我的脾气要改……”

    “妈……”

    刘妈妈拍拍她的手:“你接了我,也要改改。”

    刘双媛笑着点了点头,脑袋贴在她的怀里:“嗯,我们一起改!”

    “果果,妈妈,我也要抱抱!”甜甜连忙挤了进来,大家顿时都笑了起来。

    母女两这么多年的隔阂淡去,虽然以后相处还需要很多磨合,可至少她们开始愿意互相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问题,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刘双媛没有忘记最重要的事,询问容黎自己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抱歉,让你们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刘双媛表情充满歉意,她刚才和妈妈完全沉浸在她们自己的世界里,都把其他人给忘了。

    容黎并不在意,道:“你妈妈的情况并不太好,之前离魂的次数和时间实在太长了,而且还变了模样。”

    “那该怎么办?”刘双媛担忧不已。

    刘妈妈搂着甜甜,乐呵呵开口:“没事,我现在觉得挺好的,不用那么担心。”

    “妈!你现在还瞒着我,你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刘双媛又红了眼睛。

    “我的身体我知道,现在确实不太好,但是慢慢养养就会好了。”

    容黎问道:“你是怎么离魂的?”

    普通人根本没法做到这一点,刘妈妈虽然身体受损,可是比普通人还是好很多。若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而且她还能变成年轻时候的样子,可谓十分的厉害了,绝对不是一句太过思念就可以解释的。

    “我们家祖上也是天师,我从小就有这样的天赋。”刘妈妈看容黎并不相信,又道:“我小时候无意中在老宅子发现了祖宗传下来的书,我觉得看着很老旧,想着可能是什么古董,就给偷偷留了下来。”

    刘妈妈非常有做生意的天赋,她当初离婚之后就是从小买卖做起的。后来一点点做大,渐渐的就有了现在的身家。虽然没法和大老板比,却也不下千万。

    她小时候就对这些有敏锐的触觉,看到一本看着有念头的书,就想着兴许这玩意还能卖钱,就给偷偷留了下来,没有在特殊年代让人给烧了。

    后来无意中翻看,就发现内容有些灵异。若是别人会以为是骗人的,而她是有阴阳眼的,虽然没有那么灵,可偶尔也能看到别人瞧不见的东西,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也就看不到了。所以她并不怀疑这本书是假的,一开始也没想着干嘛,看了几眼就放到了一边。

    后来跟自己女儿不知道怎么交流,因为害得自己外孙女差点出事,自己心里又是愧疚又是害怕,也无颜见她们。兴许太过执念,有一次竟然自己可以从自己身体里走出来,而且不被人看见。

    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死了,心里吓个半死,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不过那时候只是可以暂时离魂,并没有后来这么厉害。她想起了那本书,就试图去学习,一开始能就能晃几眼,一年都弄不了几次,后来越来越熟练,就有了前一阵子经常出现在甜甜身边的事。

    “甜甜能看到我,也是因为接了我们家族的天赋。”

    刘双媛担忧道:“那她是不是也能看到别的鬼魂?”

    甜甜很是胆小,如果是这样该多么的害怕。

    “那是小时候的事了,小孩子的眼睛干净,又有点天赋就容易看到一些脏东西。我们之间有血脉关系,所以才会比较敏锐。”

    刘双媛想到什么:“所以甜甜小时候你总给她喂什么东西,是不是因为知道她能看到?”

    甜甜小时候并不好带,和现在小天使的样子完全不同。她经常哭闹,大半夜有时候突然惊醒,一醒过来就很难入睡了。

    为此,刘双媛和丈夫开始分床。因为她丈夫第二天还要上班,一直这么吵嚷,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睡觉,第二天肯定会精神不济。

    “嗯,其实你小时候也能看见,哭得比甜甜还凶狠。为了这你爸爸有几次就快把你从窗户扔出去了,尤其是醉酒的时候,他是真想要动手,是我拼命拦着才没出事。”

    “这些为什么你没有跟我说起过?”刘双媛跟爸爸的关系是真正的淡漠,她和妈妈是性不合,和爸爸则是真的没有什么感情。

    因为她爸爸自从和她妈妈离婚以后,就再也不见他们母女了,连抚养费都没给。尤其是自己有了儿子,更是不愿意看到他们。

    刘双媛一直以为是她妈妈执意离婚,还把她带走,她爸爸过来想要看她都被拒绝了,所以才和她爸爸感情比较生疏。再者后来搬离了原来城市,基本也就没有来往,才会如此。

    她小时候曾经想过,如果不是她妈妈执意要离婚,她的爸爸也不会这样对她。她爸爸对于她妈妈执意要离婚的事耿耿于怀,觉得很丢自己的面子,对她妈妈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连带对她,也是如此。

    固定印象形成,即便长大了懂事了,也不能抹去这种印象。总觉得是她的妈妈将一个幸福完整的家拆散了,否则她不会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可能已经没有这么明确的想法,那种怨气却是积累了下来。

    现在,听着似乎另有隐情。

    即便她再吵闹,也不能把她扔出去啊,就算不是他的女儿也是条活生生的生命。

    刘妈妈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也是不想你心里因为这种事变得阴郁,所以故意带着你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就是害怕留在原来的小地方,被一些闲言碎语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也确实跟你爸过不下去了。不瞒你说,他这个人我瞧不上。”

    刘妈妈最终还是不忍将不好的词说出来。

    刘爸爸是家里给安排的结婚对象,跟一些人家一样,想靠女儿的彩礼给自己儿子办婚礼。所以谁给的钱多,就把女儿嫁给谁。

    只不过他们家也不至于像某些人家太明目张胆,毕竟还是要脸的,要是做太难看,也没姑娘愿意嫁进来了。

    刘爸爸是机关单位里的干部,在当时对于刘妈妈的条件来说是高攀。不过刘妈妈长得好看,属于漂亮得远近闻名的那种。这也是离婚之后,总是被骚扰的缘故。

    她要离开那里,这也是原因之一。

    在外头她也是漂亮女人,不过没有这么高的知名度,而且稍微打扮得挫一点,也就瞧不出什么了。

    刘爸爸平时看着倒也还不错,虽然有些大男子主义,在外头很窝囊,回到家好像自己是老大一样,对刘妈妈这个媳妇没什么尊重,不过整体来说是个普通人。可一开始喝酒,性就大变了,总拿一些闲言碎语去攻击刘妈妈,一动起手来不管不顾。

    刘妈妈也不是善茬,所以每次两个人都没讨好。刘妈妈后来怀孕了,刘爸爸态度好了不少。原本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结果生的是个女儿,这让刘爸爸很不高兴。

    当时只能生一个,他这相当于断子绝孙了。

    原本就喜好喝酒,这下喝得也越来越凶。他经常借酒大打出手,刘妈妈一开始还忍了,后来有几次差点伤到刘双媛,就再也忍不下去。有一次故意让自己受伤,第二天就去做鉴定,然后说被家暴申请离婚。

    刘爸爸觉得丢人不同意也不承认,两口子经常打打闹闹也确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一开始法院那边也还是调和的态度。刘妈妈却是铁了心要离,她是个泼辣的,每天就坐到领导门口去哭嚎。

    她手里抱着孩子,谁也不敢动粗,最后刘爸爸没法子,只能同意离婚。

    这也使得刘爸爸对她很是厌恶,甚至那边一直谣传刘妈妈是因为外头有人,所以才会这么坚决的离婚。否则一个女人生了孩子,嫁了这么好的老公还成天想要离婚,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虽然他们会打架,可每次刘妈妈也不吃亏啊,刘爸爸也经常被揍一脸包。刘妈妈虽然是女人,可她从小干农活,是刘爸爸这种文弱书生比不了的,所以每次不相上下。

    刘爸爸可是政府里的干部,拿的是铁饭碗,虽说长得很一般,可对比刘妈妈一个小学毕业,农村出来的,那条件绝对是好上很多倍。

    刘妈妈人又长得好看,这事又闹得很大,所以到处都是风言风语。

    这也是刘双媛被影响的缘故,那时候她虽然还很小,很早就搬离了那里,可她们并没有和过去完全切断,所以每次回去总能听到一些。

    刘双媛询问刘妈妈,刘妈妈又不好说实话,也没法解释自己离婚也确实是受不了这个男人。这种事别说一个孩子不懂,就是她身边很多人也不明白,觉得她太过挑剔。

    很多人觉得有个老实人好好一起过日子就好,什么情啊爱啊那都是不靠谱的,都觉得刘妈妈太不安分。仗着自己漂亮进了城,现在利用完了就把人给蹬了。

    哪怕刘妈妈跟人说过刘爸爸喝醉酒做的可怕事,可大家都不太在意,都觉得那是喝醉了,以后拦着不就完了。

    刘妈妈却不行,原本感情就不好,再加上现在这个男人还要伤自己的孩子,说了根本没有一点用,这坚定了她的想法,非离不可。

    刘双媛更觉得自己白白长这么大岁数,其实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样的人,更是愧疚不已。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妈我也是太硬气,总是不肯服输。所以小时候对你太严,成天就知道看你的成绩,就不能忍你比别人差。”刘妈妈叹道,心里很是后悔。

    她埋怨自己前夫对孩子不好,喝醉的时候伤害孩子,可她自己下手的时候,也从来不会手软。

    那时候她做生意很忙,每天就知道盯着分数和排名,稍有不如意就是打骂。后来刘双媛考上好大学,还得意洋洋的跟人炫耀自己的功劳。

    后来看到自己孩子竟然嫁给这么普通没出息的男人,后来竟然还在家里做了全职主妇,会大吵大闹何尝不是因为觉得这样太给自己丢面子。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女儿,没成为什么大人物就算了,竟然这么的没出息。

    直到孩子和自己决裂,孤零零过了几年,才知道后悔莫及。

    尤其前段时间的接触,她才知道她的女儿并不像她想的那样。

    “我这些年确实落后了。”刘双媛叹道,真正出来工作,就发现自己确实掉队了。

    她一直用自己并没有完全全职安慰自己,用拥有一个的幸福的家庭去掩盖内心的失落。她毕竟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她以为她可以完全以家庭为重,实际上心底还是有一些不甘心。

    尤其现在从那个圈子里跳出来,更是明白自己这些年不能说荒废了,毕竟每一份经历都是值得去珍惜,可到底还是有些浪费。

    还好什么时候都不晚,现在开始就不会迟。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生活,也是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更加不畏惧任何事情的发生,给自己女儿一个正面的影响。

    “有妈在咱们不愁,我努力挣钱不就是为了给你花吗。况且你还是那么能干,想要赶上并不难。只不过不要太拼命,你现在和我那时候不一样。你也别在犟着,妈给你买的房,你跟甜甜住进去吧,户口迁过去上学也方便。”

    刘妈妈虽然一开始反对,可后来还是给刘双媛买了房子。不过她留了心眼,并没有放在刘双媛名下,而是自己名下,让两口子搬过去住。

    因为这事母女两又起了争执,最后不了了之,刘双媛这时候没有再拒绝。

    母女两这个时候又发现,两人聊着聊着聊着又给走题了,不停的给容黎道歉。

    容黎笑道:“没关系,都是为了解除问题。你妈妈能够离魂是因为执念,现在你们母女两感情好了,这种执念淡化,也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那我妈妈能养好吗?”

    “不继续离魂就可以慢慢恢复,不过毕竟身体受损,想要养好需要精心照顾,更重要的是保持心情的愉悦。”容黎看向刘妈妈,“且,必须将你这种能力彻底消除掉。”

    “拿走拿走!”刘妈妈非常的爽快,“其实到后来我也有些没法控制自己了,我知道这样是饮鸩止渴,可没法自行结束。”

    刘妈妈并不想死,她若不留恋这个世界,也不会想着偷偷的在自己女儿和外孙女的身边陪伴着她们。因为现实总是无法沟通,才出此下策而已。

    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她当然一点都不稀罕这个技能了。

    “这个手链你务必一直要戴着,它有固魂的作用。”

    刘妈妈慎重的接了过来,将它戴在手腕上,顿时觉得整个人舒坦了不少。

    手链非常的细,说是链更准确应该是绳,只是上面挂着着非常非常小的铃铛。

    刘双媛看着有些担忧道:“那如果它自己断掉怎么办?会不会影响我妈妈?”

    “若是自行掉落说明已经不需要它的保护,不用太过在意。”

    刘双媛眼睛一亮:“那是不是意味着那个时候我妈妈就大好了?”

    “嗯,不过再来一次,神仙都救不了了。术法可以消除,执念却是不行。”

    刘双媛连连点头:“我以后不会再惹她生气了。”

    “也不用这么谨慎,就跟平常的母女一样相处就行。大家互相理解,多为彼此着想。”

    甜甜这个时候出声:“妈妈,外婆,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经常在一起玩了?”

    刘妈妈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比起无法触摸外孙女,还要防止她的身份暴露的陪伴,她更喜欢这样可以触碰的相处。

    “对,等外婆病好,外婆妈妈还有我们甜甜,一块去游乐场!”

    甜甜顿时欢呼起来,整个人开心极了。一手抓着一个,望着她们笑得非常的灿烂。

    容黎和李晓宁将事情办妥,就离开了。临走之前,刘妈妈给她们包了个大红包。

    李晓宁坐上飞机,还觉得有点不真实:“竟然这么容易就把事情解决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案子。”容黎笑道,“胖婶估计是怕你有阴影,所以故意安排了这么一个。”

    他们这一行容易让人产生戾气,毕竟很多事件背后都藏着肮脏,令人觉得人类丑恶的时候实在太恐怖。老人倒还罢了,见多了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可对于新人来说冲击力是非常大的,而且那些黑气也多少会沾染。

    哪怕后来解决了,心里确实觉得非常痛快,可依然会有阴影。

    因此在安排工作的时候,都会有讲究。胖婶虽然一直压榨着特殊处的每一个人,但是每次都会让他们劳逸结合,除非特殊情况,都尽量不会让大家一直处于高强度的工作中。

    “原来如此。”李晓宁恍然大悟,“不过别说,这件事之后,我感觉确实好多了。而且还反思了自己,我今天就回家给我爸妈好好做一顿饭!”

    刘双媛是幸运的,若不是因为这件事让她们更加了解和理解对方,如果一直这样僵持下去,也许以后会非常的后悔。

    最怕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那才是最为遗憾和痛苦的事。

    容黎笑道:“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去参加我爸爸的新闻发布会吗?”

    李晓宁瞪圆了眼:“啊!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谢铎南最近接了一部戏,因为算是救场,所以时间比较紧凑。这部戏虽然是救场,不过本子非常的好,而且一开始也是打算给他演的,只是他当时有隐退之意就拒绝了。

    当时他看到本子和制作班底的时候,觉得这部戏非常的不错,虽然没有演,但是成了投资人之一。

    原本一切准备就绪,各种前期工作已经都做好,没想到临头男主角出事了,嫖——娼被警察给抓了,闹得是满城风雨。

    这样的人肯定不能再用了,庆幸的同时导演差点哭了。这是个大制作,拖一天都是非常可怕的数字。男主角是好不容易才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之前还专门进行了一个月的封闭式培训,没想到现在全玩完了。

    于是导演又找到了谢铎南,谢铎南这次接了下来。

    “算了。”李晓宁一脸坚定,目光灼灼,“明天我再孝敬他们吧,今晚看男神要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