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83章 第 8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3章

    李晓宁的担忧并没有成真, 至少第一眼看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 她就非常的喜欢。小女孩长得很漂亮, 而且非常的乖巧懂礼貌, 看到她们的到来虽然有些害羞,依然甜甜的叫了一声姐姐好。

    而小女孩甜甜的妈妈刘双媛也和之前那小恶魔的妈妈并不一样,刘双媛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尤其看向自己女儿的时候, 眼神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她说话的语调都是轻轻柔柔的,不过又不会给人感觉太过的软弱,眉宇间透着一个母亲的独立和坚韧。

    李晓宁看到这样的委托人,原本忐忑的心都舒坦了不少。至少目前看,她们还是很好相处的, 做出极品事的概率应该也会小一些。

    她目前是再不想接触恶魔一样的孩子,简直给她未来结婚生子带来很不好的示范。

    “甜甜, 妈妈和两位姐姐在客厅聊天,你先自己玩一会好不好?”刘双媛和自己的女儿商量道。

    甜甜非常乖巧的应下, 拿着玩具就自个在一边过家家, 嘴里说着大人们听不懂的话语。

    “你的女儿很乖很漂亮。”李晓宁夸赞道。

    听到自己的女儿被夸, 刘双媛笑意更深:“她从小确实很省心和听话, 除了刚生下来的一两年有些累,后来都觉得很省心。”

    刘双媛为了女儿辞了自己的大好工作, 在家里当全职主妇。不过她因为是英语翻译专业出身, 业务能力非常的强, 所以在家里也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事业, 平时会接一些翻译的活。

    虽然赚得不多,可依然保持了经济的独立。尤其孩子大了一些,她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孩子,白天孩子上学的时候,她就会在家里工作。

    整个家被她布置得井井有条,充满了非常强的生活气息,从很多细节上可以看得出她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

    一说起自己的女儿,刘双媛的眉眼都温和了很多。

    “你说你女儿能看到鬼魂?这是怎么回事?是她告诉你的吗?”容黎问道。

    回到正题,刘双媛的表情明显变得严肃了不少:“她并没有跟我说,是我自己发现的。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在扮家家,小女孩天生就喜欢这些,一个人自导自演。可渐渐的我就发觉不对劲,她明显是看到了什么,一直在跟对方沟通,有时候还会说漏嘴。我问她那个陪她玩给她讲故事的人是谁,她又怎么都不肯说。

    我女儿从小都是我一个人带大的,就连月子里我都不假手他人。她是演着玩,还是真的我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平常我问她她都不会瞒着我,可我一询问她那个‘好朋友’的事,她怎么都不肯说,说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刘双媛说着眉头不由微微的皱起,她为此还找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建议多陪陪孩子,让她平常多和同龄孩子玩,孩子觉得一个人太过孤单,就会幻想出一个好朋友陪伴自己。

    这个说法让刘双媛觉得很委屈,因为从小到大她就非常注意这一点。不仅自己一直陪着孩子讲故事一起游戏,还经常会带着她去跟小区的孩子玩,有时候还专门带着孩子拜访邻居。

    她只要跟孩子在一起,就不会单独一个人刷手机,除非必要的电话,否则大部分精力都是放在孩子身上的。

    甜甜虽然没有其他孩子那么活泼,可也是非常合群的孩子,在幼儿园里有很多好朋友。

    结果竟然说自己陪伴不够,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说实话,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她的爸爸带她去见了哪个阿姨,还为此和她爸爸大吵了一架。”

    容黎突然道:“你和你丈夫感情是不是有些问题?”

    刘双媛诧异的抬头:“你怎么知道?”

    容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刘双媛想到她的身份,觉得她会知晓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是的,我们两个人现在其实已经分居了。不过为了孩子,所以才没有离婚。我不希望孩子有一个不健全的家,对她是一个非常大的伤害。我自己也是来自于一个离异的家庭,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我很明白那种感觉,不希望在自己女儿身上重蹈覆辙。”

    刘双媛此时微微皱眉,看向自己的女儿,眼神里透着愧疚和无奈。

    “我一开始也在怀疑,是不是甜甜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我有时候试探她,询问如果爸爸妈妈分开了她会怎么样。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问还会不会继续爱她,我说会,她的就说没关系,态度很平和。”

    孩子说真话和假话,作为父母是最为清楚的,刘双媛可以肯定自己的女儿并没有欺骗自己。

    不过这依然让刘双媛觉得十分愧疚,也曾经想要挽回和丈夫的感情。可对方并不配合,而且一心想要和她离婚。

    刘双媛觉得命运很奇妙,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发誓以后不会像自己妈妈一样,轻易的放弃婚姻。她一直尽力的去做好,为了保险起见,还在众多追求者之中,挑了一个最为平庸的对象,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她的相貌虽然不是顶顶漂亮,不过也还算不错,身边的追求者一直很多,很多男孩子条件都不错。

    而且她虽然是离异家庭出身,可家境却还算不错,她的妈妈是个女强人,年轻时候非常的拼命,赚了一份不错的家业。

    可刘双媛相反,她没有什么大抱负,虽然从小一直非常的优秀,一直名列前茅。大学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她的成绩总是最好的,基本功非常的扎实,老师们都很喜欢他,所以才能很轻松的找到翻译工作。

    她只想拥有一个小小而又温馨的家,养一个可爱聪明的孩子,有个宠爱自己和孩子的丈夫。她一直为这个目标努力着,在众多追求者中挑选了一个老实人。为此还和她的妈妈大吵一架,她妈妈还扬言如果她和她的丈夫结婚,就没有她这个女儿。

    当时她恼怒极了,进行了人生第一次反抗。

    没有想到,最后靠她坚持和反抗得来的婚姻,最后如同妈妈所说的那样,没有办法坚持到最后。现在虽然没有离婚,可也和离婚没有什么两样,真是令人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内心的感受。

    刘双媛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坚持是不是有意义,身边朋友都劝她何必。她现在还年轻,现在赶紧及时止损,轻轻松松找到一个更好的。可她一想到孩子,就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她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在自己孩子身上重演。她和她的丈夫感情虽然破裂了,不过彼此对孩子都很宠爱,所以对方想要离婚,却也不会太过强硬,都害怕伤害到孩子。

    李晓宁点了点头:“现在的孩子早熟,只要好好讲道理,很多孩子都不会有过激反应。重要还是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孩子们很聪明,他们都会理解的。”

    虽然李晓宁只是刚刚大学毕业,不过身边有不少离异夫妻,所以也算比较了解。

    离异对孩子是否有伤害,主要看离异之后父母的表现和态度。一般来说,只要是比较健康环境的,孩子因此受到伤害的概率也就会小很多。

    现在离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大环境上不像从前,离异的孩子会被人耻笑等,也会给离异家庭孩子造成心理阴影。现在社会环境更加开明,因为见多了,大家也就不会太过强调这件事,孩子们的心态也就可以放平和。

    刘双媛听到这话有些感触,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今天的主题,有些不好意思道:“明明说的是鬼怪的事,竟然扯到我自己身上了,很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容黎道:“想要知道前因后果,就得多了解你们的生活状态。”

    “那就好。”

    “你的女儿平时除了这些,还有其他什么表现吗?”

    刘双媛摇了摇头:“并没有,目前只是多了一个陪伴她的朋友,也并没有伤害到她。甚至于,之前曾帮助过她。”

    “帮过她?”

    刘双媛想到你那天的事,心跳都比平常快一些。

    “那天我带着她在小区里玩,我们去了平时经常去的地方。正玩得高兴,她突然拉着我往一边的草坪上踩。平常她最是爱惜花花草草,说它们是有生命的,我们不能伤害它们。我当时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看她非常的焦急也就听了她的话。结果刚跨出去两步,就有个花盆砸在我们刚站立的位置,如果刚才我们还在那里,后果不堪设想。”

    刘双媛说到这里,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虽然已经过去,可当时实在是太危险了。

    她若是出事了还罢了,如果孩子就在自己面前出事,她觉得自己恐怕会疯掉。

    “后来我问她刚才为什么会拉着我走?她一开始很得意,说漏嘴了,说是阿姨告诉她要赶紧离开。可我继续追问是什么阿姨,她就死活不肯说了,说这是她们的秘密。如果说出来,阿姨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她还亲切的叫那个人叫做果果。”

    刘双媛能得到这么多信息,也是诱导的结果,不过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容黎望向甜甜,刘双媛忍不住问道:“你们现在看出她身边有什么吗?”

    容黎摇了摇头:“没有。”

    甜甜身上很干净,一点点死气也没有沾染上。

    刘双媛顿时有些失望,容黎又道:“我身上的气息,可能把对方吓跑了,并不代表不存在。”

    “其实现在那个鬼魂也没有伤害到我们,可我依然有些担心,想要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听说跟鬼魂在一起时间长了,体质过阴也不会好,所以才会想找到你们。”

    刘双媛顿了顿,又开口道:“我知道这样可能对你们有些为难,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个鬼魂没有恶意,也不会带给我们伤害,你们可以不伤害她吗?”

    刘双媛心底很是担忧,那个鬼魂目前看是个好的,对自己的女儿很照顾,还救了她们的命,可她竟然想要收了她,总有种恩将仇报的感觉。

    如果她的女儿知道,心底该有多伤心。自己的妈妈害死了自己的好朋友,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可想到另一种可能,刘双媛只能选择做个坏人。

    “你放心,我们并不是什么鬼魂都驱除。如果是遗留在人间无法离开的,我们会帮忙送一程。如果不是,也会带着它去该去的地方,和人类太多的接触,不管对鬼魂还是人来说,都会受到伤害,你找我们是非常正确的。”

    刘双媛一听,顿时急了:“那甜甜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身体也受损了吗?”

    “目前看并没有,身上没有沾染阴气。那个鬼魂并不想要伤害她,有可能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具体如何我目前还看不出来,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刘双媛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到那个鬼魂的?”容黎问。

    “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太确定,因为之前她也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在跟娃娃玩。虽然她一直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但是因为要做饭做家务等等,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陪着一起玩。”刘双媛想了想到,

    “大概四个月之前这个时间段,这半年正好我也很忙,所以多少有些疏忽。一开始还觉得她很乖巧,知道妈妈辛苦所以没有闹腾,结果发现越来越不对劲。”

    刘双媛虽然没有离婚,但是也不可能再靠着丈夫过活,因此为了生计会加大工作量。不过她自控力强,所以一般来说并不会影响到生活。

    只不过是赶稿的时候,周末时候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可以一直陪伴,孩子会有比较多的自由活动时间,不会无时无刻都是她陪着。

    甜甜虽然有时候朝着想要和妈妈一起玩,不过大多数时候都很乖巧。她一直觉得省心极了,很感激老天给她这么个宝贝女儿。

    “那三四个月之前,你们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吗?或者去了什么特别的地方?”容黎例行问道。

    “这几个月我比较忙,所以周末也就是带着她到附近的公园动物园里转,以前也经常会去,都是小孩子经常去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

    刘双媛说完这话,让她们在客厅等一等,自己走进房间拿了一本日记本出来。

    “这是今年的宝宝成长日记,从我怀孕开始,就坚持将关于宝宝每一天发生的事都记录下来。都是一些细细碎碎的生活记录,还有一些感悟。

    我之前翻看过,别着的那一页开始,应该就是她看到鬼魂的时间节点。具体哪一天我也不太清楚,那几天我的心情不太好,因为和她的爸爸正式分居了,心情低落也就忽视了孩子。”

    刘双媛的心情有些低落,她一直觉得自己至少在对待孩子上,非常的尽心尽责,结果孩子遇到这么大的事,她过了好一阵才知道。

    “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我就没有见过像你一样的妈妈。”李晓宁由衷赞道,她就没有见过这么负责任的妈妈。

    尤其翻开她书写的成长日记,每一天都被她详细的记录下来,字里行间知道她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她的字迹非常的认真娟秀,话语俏皮有趣,有时候还附上简笔画,将孩子的每一个有趣的瞬间都记录了下来,通过文字活灵活现的表达的出来,可想多年以后翻到会是多么的感动。

    而且这种宠爱又恰到好处,至少现在从甜甜身上看不到骄纵的痕迹,懂礼貌乖巧却又不会木讷,是个甜美爱笑的女孩子,可见刘双媛在教育上下了很大的工夫。

    刘双媛叹道:“我朋友说,我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孩子身上。现在小还罢了,再大一点会让孩子感到窒息。我自己也在反省,没有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

    李晓宁和容黎对于教育孩子的事情都不擅长,不是相关专业也没有孩子,不过也明白教育孩子是个大学问,过松和过紧都不是一件好事。

    “成长就是要面临很多困难和抉择,你也不用太自责。”李晓宁安慰道。

    刘双媛轻轻抚摸那个日记本,将它推了过去:“这个本子如果你们觉得有用,可以拿回去看看。我自己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兴许你们能看出来。”

    “在这里看就行了。”容黎翻开日记,迅速的翻书阅读,虽然速度很快可通过容黎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并没有敷衍,容黎在一页停了下来。

    “这里,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别的日记不仅会记录甜甜的日常,还会有一些自己的感悟。有时候很长,有时候就是简短一句话。如果没有什么可疑说的,就会用简笔Q版画代替。可那一天什么都没有,只有干巴巴的记录。

    乍一看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单纯的记录,并没有述说自己的不愉快,可容黎依然看出了问题。

    刘双媛看了一眼,那个时间是在半年前,想到那时候发生的事,她很是诧异:“你怎么看出来的?我那段时间确实心情不太好。”

    她和自己丈夫感情有问题,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都是日积月累最后爆发的。半年前两人的关系跌倒了谷底,当时那个男人跟她提出了离婚。

    两人感情虽然之前就开始出问题,可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争吵,只是互相不理睬,很长时间没有好好沟通,也没有说过要离婚的话。

    属于心知肚明,可谁也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

    那天,她的丈夫提出了,觉得这样下去没意思,还是不要互相耽误,离婚了各自去过自己的生活。

    刘双媛没有想到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而且还是这个男人主动提出,态度非常的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眼底对她没有一点感情。

    完全无法想象当初这个男人追自己的时候,有多么的殷勤,山盟海誓。尤其她答应的时候,对方的喜悦现在还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她会选择他,是因为他看到他目光里的炽热,那种想要和她天长地久的决心。

    而现在,一切如同过往云烟,再也找不到曾经的踪迹。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而且一开始会选择,多少都是有感情的。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心底很难过。

    原本心情已经足够低落,还接到了妈妈的电话,问起她最近和丈夫是不是感情出问题了。刘双媛和妈妈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因为结婚的事,这些年都不怎么联络,只是逢年过节例行公事的回家看看。

    她结婚的城市离家远,这也是当时故意的。因为受不了妈妈对自己高压控制,小时候经常把她送给邻居亲戚照顾,经常很久才见到一面,每次家长会都是保姆阿姨帮忙开的。

    若是完全不管就算了,很多时候又要求非常的严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每次只看分数,一旦达不到要求,不管到底什么缘由就是劈头盖脸臭骂一顿。

    她穿什么,用什么做什么,都是她妈妈一手控制,完全不考虑她的想法。平常很少和她交流,只会固执的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这种关系让刘双媛觉得窒息,所以大学的时候想要跑得远远的

    大学填写志愿的时候,她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填写妈妈给她选的学校,而是跑到了千里之外。后来已经成了定局,她的妈妈才无奈同意了。

    事实上一开始还想要让刘双媛复读,或者走走后门把她弄回来。可毕竟她这次考得非常不错,后门也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这才作罢。

    那时候她正难受,知女莫若母,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她妈妈依然感受到了什么。一句‘我当初就说这个人不合适……’彻底将原本就心情低落的刘双媛惹恼了,压抑已久的苦闷彻底爆发,跟她的妈妈直接电话里吵了起来。

    在女儿面前她极力掩饰,并没有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她,至少她觉得应该没有。

    可现在有个人通过只字片语的记录,竟然能猜到当时她的状态,让她心里有些乱了。

    “你的女儿应该感受到了,一开始她的情绪有些不对,你也并没有迅速从那种状态里抽出来。按道理,她在这种气氛下,应该会越来越敏感,容易被影响。事实上一开始几天确实如此,虽然她很乖巧可却透着讨好。而从这一天开始,她明显好转了很多,似乎得到了治愈。”

    刘双媛诧异极了,连忙仔细的翻看那几页,被提醒之后看到它们确实好像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么明显,我竟然都看不出来。”刘双媛苦笑。

    容黎摇了摇头:“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难以保持像平时一样理性。尤其你是个重感情的人,也就更觉得那段时间很灰暗,下意识想要躲避,也就看不到一些东西。”

    刘双媛抿着嘴,红了眼睛。

    现在的生活是她自己选的,所以不管成为什么样子,她都无怨无悔。

    而且看着身边以前不如她的人,如今日子过得很好,而她却是一团糟。虽然好像在培养女儿上,非常的尽心和成功,很多人都夸赞她是个好妈妈。

    但是她很清楚,除了真的爱自己的孩子外,还有她的私心。她想让自己的选择表现得没有那么失败,所以总是会让女儿去学很多的东西,让她成为同龄人里最优秀的那个。

    她一面知道不能给女儿太多的压力,可另一面又忍不住给她施加压力。理性和感性互相冲突打架,虽然面上她的生活井井有条,实际上心早已经乱成一团。

    直到最近,开始在事业上找到自信心,整个人的状态才得以调整。

    虽然依然没有达到很好的状态,可已经步入了正轨,这也使得她发现自己女儿不对劲的地方。之前发生花盆坠落事件,更是让她反应过来,她这段时间日子太过混沌,很多时候都是非常机械化的做事,整个人的状态并不像外表那样看着好。

    “会不会那个人是甜甜自己幻想出来的?”刘双媛担忧道,“我听说有些人心灵受到创伤,或者遇到外界的压迫又无法反抗的时候,会分裂出另一种人来‘保护’自己。”

    容黎望向甜甜,道:“你的女儿并没有那么脆弱,她当时情绪不对,也不过是小孩子的敏感和迷茫,和精神分裂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找心理医生做个分析测试。”

    容黎从刘双媛的记录的成长日记里,可以非常清晰的了解到甜甜是什么样的孩子。和她也有过接触,她有很大把握,并不是精神分裂引起。

    不过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敢确定,因为如果是鬼魂,应该身上会沾染阴气,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你跟甜甜的同学和老师了解过情况吗?她有没有在幼儿园里提起过那个果果?”

    刘双媛道:“我有去问过,她偶尔会提起,说自己有个大朋友。她一直陪着她,是她最好的朋友,更多的就没有说起了。我曾经让老师去跟她聊天,想要套出什么,可是每次说着说着她就不说了。”

    “当时那个鬼魂应该就在她的身边提醒。”

    小孩子很容易套话,只要足够有耐心且是她信任的人。甜甜这个年纪依然非常的单纯,并不是能藏得住事的,可如果有人故意诱导,那想要问出什么就很难了。

    “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好几次她就快说漏嘴了,说到一半突然就捂着嘴巴什么都不说,眼神还瞟向另一边。那里明明没有东西,可好像在跟谁在做眼神交流一样。”

    “这次我们继续委托老师和她关系最好的小朋友帮忙,有我在旁边,那个鬼魂不敢出现,如果出现更好。”

    她是陌生人,甜甜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信任她。而刘双媛是她的妈妈,有时候面对最亲近的人,反而不容易套话。六岁年纪已经有自己的独立意识,有自己的想法。

    若是老师就不同了,幼儿园老师不同于小学中学的老师,和小朋友们相处更加融洽,更像朋友,又有老师的威信。甜甜和老师的关系很好,很喜欢他们的幼儿园老师,由她们切入更容易。

    刘双媛展开笑颜:“好,好,我这就跟她的班主任联系,不过可能要等明天周一。”

    “你约好时间给我说一声就行,我明天会过去。”

    刘双媛连连应下:“好,好!”

    第二天,容黎和李晓宁驱车赶往幼儿园。刘双媛已经和幼儿园老师商量好,在容黎来了之后,让甜甜在自己最放松的环境里接受询问。

    这种问话更像是没有目的的聊天,以免甜甜会心里会设立壁垒。

    聊天一开始并不顺利,甜甜这段时间那鬼魂的相处,让她越来越信赖对方。小孩子因为单纯很难保守秘密,可有时候又会非常的执拗。

    甜甜的老师从小班就开始带她,已经带了好几年,所以非常了解她的性。因此并不着急询问什么,而是一点点的提起,让她不那么抵触。

    直到老师提起,如果弄不清楚,有可能会伤害到她的朋友的时候,甜甜这才真正放下了戒备,开始愿意和人交流这一件事。

    “她是我的好朋友,她给我讲故事,还陪我玩,我觉得她很亲切,身上有妈妈的味道,所以我很喜欢她。她说她也有个女儿,可她不知道怎么和她的女儿相处,所以她的女儿现在不理她了。我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我要陪着她。”

    老师问:“她说她是谁了吗?”

    甜甜点了点大脑袋:“她说她是果果,还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老师,她如果不回去她的家,以后她就会彻底消失了吗?”

    老师摸了摸她的头,道:“是的,不仅仅是她会消失,你也会生病的。”

    “可是她好可怜,她孤零零一个人很孤单,而且除了我没有人能看见她,我是她唯一的朋友。如果她连我都没有了,那该多孤单啊?”甜甜满脸忧愁,“老师,能不能让她不要消失?我生一点点病也没有关系。”

    老师看着甜甜认真的小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原本以为这件事非常的荒诞,可家长有要求,她也只以为是心理问题,现在却有些怀疑了。

    甜甜的感情不是假的,看得出她和她的‘朋友’相处得非常愉快。而且之前在刘双媛的提醒下,她也注意过甜甜的举动,也发现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甜甜虽然是很乖巧的孩子,不过也有自己的小毛病。比如午睡的时候,有时候想要上厕所,却不敢跟老师说,一个人又不敢去厕所,结果就给尿到裤子了。

    可现在她变得非常的勇敢,一个人也敢去了。原本以为是她长大了,所以不像以前那么胆小。夸奖她的时候,她却说是因为有朋友陪着她。

    有时候做一些小游戏,她本来很胆怯不敢上,可没一会又非常大胆的去做了。做完之后,非常兴奋的朝着一旁炫耀。明明她的身旁并没有其他人,有时候问起,她支支吾吾的样子,令人生疑。

    而且她也曾经跟同学炫耀过,自己有一个大家看不到的朋友一直陪着她,她有守护天使。

    之前一直担心是心理原因,可现在听到如此详细的描述,都让她不由觉得好像真的有这样一个人或者魂魄的存在。

    “这个你要问那个小姐姐,她会有办法帮助你还有你的朋友。”

    “真的吗?”甜甜有些犹豫,她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这个朋友很不一样。

    老师朝着她笑道:“老师不会欺骗你,你可以先和那个姐姐聊天,再做决定。”

    甜甜这才点了点大脑袋,不过跟容黎独处的时候,依然带着怀疑和窥探。

    “你真的能够帮助她吗?”

    “是的。”容黎肯定道,“姐姐答应你,会帮助她不会伤害她。”

    “可是她说如果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就会消失的。”甜甜很是苦恼道。

    “她继续这样待着,很快也会消失的,而且还会伤害到你。”

    甜甜抿了抿小嘴:“她只是想要陪我长大,并不是坏人。”

    虽然甜甜年纪还小,却有着孩子天生的敏感度。虽然容黎长相并不凶,虽然冷淡了些,也没有表述自己的身份,可她依然感受到了不同。

    “她还救了我们甜甜是吗?”

    “对!果果很厉害,她还教我怎么让妈妈开心。我知道妈妈心情不好,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甜甜听到这话露出崇拜的笑容,可很快,她的笑容又消了下去,“可是果果现在不太好了。”

    “怎么了?”

    甜甜的眼眶迅速红了起来。“她越来越透明了,能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我觉得她很快就要离开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