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79章 第 7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9章

    求助人是一对夫妻, 是H市里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

    丈夫叫牛亚军, 妻子叫田红芳,而他们据说被鬼缠身的孩子则叫做牛朝前。

    “牛亚军是个搞销售的,平时经常出差。而田红芳则是家庭主妇, 专门负责带孩子陪读。他们一家三年前搬到咱们市的, 他儿子所在的学校还算不错。他们家就在学校附近的小区,大概只有八百米左右, 平常牛朝前上学都是田红芳送着去的。”

    容黎微顿:“这么大而且住得这么近还需要送?”

    李晓宁心底也觉得这家人对孩子也太过保护了, 不过有的家长就是这样,生生把孩子培养成了巨婴,所以虽然无语却也没有觉得多奇怪。

    之所以资料上会记载得这么详细, 是田红芳为了说明自己孩子平常没有机会触碰到什么怪异,且她不知道的事。

    “是的, 田红芳对孩子管得很严, 除了在学校的时候,孩子基本都不会离开她的视线。”

    “孩子被鬼缠身是什么时候的事?具体是怎么回事?”

    “根据资料上说,大约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那孩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半夜会爬起来,总是往外跑。一开始以为是梦游,他妈妈不敢惊动他,只是默默的跟着。结果发现那个孩子竟然偷跑出去,会做一些很怪异的事。”

    “怪异的事?”

    “对。”李晓宁吞了吞口水, “说那个孩子完全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平时是个很文静内向的孩子, 因为太过腼腆胆小,他妈妈一直担心他在学校被欺负。可这个时候他的孩子却大胆极了,空手就能捉住流浪猫,将它们杀死,然后直接生啃。”

    “生啃?”

    容黎挑眉,若是鬼缠身,一般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毕竟鬼也是人变的,没有那么不讲究。不过也不乏一些恶鬼喜欢干这样血腥的事,恶鬼已经被怨气缠绕失去了神智,嗜血嗜杀,一开始是动物,很快就会变成人。

    “这把跟在他后面的妈妈给吓坏了,又怕是梦游所以不敢上前阻止。等第二天问那个孩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开始夫妻两把他送到医院,看是不是因为看电视做了什么诡异的梦,可治疗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起效。这孩子时不时的半夜就会爬起来,去生啃那些野猫。”

    李晓宁说着都觉得恶心极了,眼前都是那个画面,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祖上是民间的神婆神汉,本事不算大不过挺有用处。他们可以召唤亡灵上身,让生人和死人对话。

    李晓宁也有这种天分,原本家里早就不干这行了。因为鬼上身消耗很大,而且因为很多骗子败坏了他们这一门的名声,所以相信的人也越来越少了,靠这个吃饭很容易被人鄙视还养不活自己。

    她高考的时候没考好,被调剂到了哲学专业,她的心理素质不好实在不想复读,就迎着头皮去读了四年。结果一毕业就面临了失业,按照家里的安排去报了公务员考试。

    可H市区的公务员非常的难考,她这个专业能报的岗位也不多,自己也不够优秀,根本没有什么竞争力。后来还是家人不知道哪里打听到了特殊处,于是凭借着那一点特殊的天赋,进了特殊处,也算是吃上了皇粮,成为了国家干部。

    这对于一直很野路子的李家人来说,绝对是件光宗耀祖的事。聘请书下来的那天,他们家大摆宴席,比李晓宁考上大学还要高兴。

    李晓宁家里是城中村的,属于躺着都有钱收的人家,祖上又有积累,虽然不显眼确实不差钱的。不过就是少了能读书,可以吃公家粮的,而且能进特殊处,也是对他们这一技能的认同。所以整个家族的人都开心极了,觉得李晓宁给他们争脸了。

    李晓宁实际上胆子很小,平常连鬼片都不敢看,被鬼上身之后整个人都要病好几天,在大家的期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来报到了。

    结果,第一个案子就这么恶心,还跟自己的专长有那么点关系。她不由代入自己,真是更想哭了。

    不过李晓宁面上并不显,让自己保持专业。她从胖婶那知道,自己这次跟的女孩非常的厉害,虽然比她年纪还小好几岁,却是其中高手。

    她既然选择了这门职业,就会好好的干下去,并不希望自己被嫌弃。

    容黎并不知道李晓宁心里这么多的内心戏,看她停下来,示意她继续。

    李晓宁连忙开口:“那个孩子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现在经常在耳边听到有人哭泣的声音,总觉得有人跟踪他。有时候一个转身就看到有人一脸鲜血悬浮在空中就这么看着。而他睡着之后,梦游的情况也越来越频繁了。他们带孩子去寺庙道馆等地方求护身符,依然没有太大的用处。”

    “三个月前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李晓宁摇头:“他妈妈说没有,他的孩子一直好好的上下学,她每天都会去接送,如果有的话她肯定知道。”

    大致了解情况,两人也到达了目的地。

    门口张贴着符咒,挂着镜子,看得出这家人被吓得够呛,在寻找到特殊处帮忙之前,就已经求助了很多地方。

    李晓宁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她非常的谨慎,打开了里面的门透过防盗门询问她们是谁。

    “你好,我们是专门处理特殊事件的天师,接到你的求助特意赶过来的。”李晓宁自我介绍,开门的女人虽然半信半疑,却还是开了门。

    开门的女人就是这家的女主人田红芳,两人进屋她还是一直打量着他们:“就你们两个,没有别人了吗?”

    两人看起来太年轻了,而且还是女孩,太让人不放心了。

    “对,这一行不看资历只看天赋。这一位是我们那最厉害的天师之一,处理过很多灵异事件,有她出马一定会帮你解决问题的。”李晓宁看出她的不信任,笑着解释道。

    田红芳撇撇嘴,语气不善道:“我家这么大的事,怎么就派来两个丫头片子。先说好了,要是你们处理不了,我立马就换人。我儿子都快要被害死了,你们竟然也一点都不重视,真是事不在你们头上,不知道心急。”

    李晓宁嘴角瞅了瞅,在培训的时候,老师就告诉他们遇到的人会是形形色色,而且受惊过度,有的人看到他们会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有的依然则像眼前这个女人,并不好应付。

    因为李晓宁的能力只能做个副手,因此必要时要成为调解人。有能力的天师往往都很倨傲,有公务员身份的天师还好些许,那些只是挂名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大。

    一个惹不高兴了,就能直接撂摊子不管。他们并不害怕投诉,也不怕职位被撸,典型的有牛我有理。

    因此他们这些做副手的就要在中间调和,尽量不要闹冲突,将事情圆满解决了。不过好一点的是,他们这个行业特殊,大部分人也不敢胡乱得罪,否则吓死的是自己,找谁要理都没用。出去打官司,别人还以为你是神经病。

    李晓宁正打算开口,容黎已经出声:“你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田红芳傻了眼,李晓宁这个时候腰杆子也直了起来,道:“不过什么时候有人愿意来,你就得继续排队了。大师都很忙,平常想要请容大师至少得你这套房子换。这次她是来帮忙的,你不乐意就算了。”

    李晓宁在城中村长大,从小耳濡目染,虽然是家族里最文明的,却也不是个随意欺负的。

    一看到容黎的态度,她立马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田红芳哪里敢再耽搁,连忙道:“抱歉,我也是太担心我儿子了,你们做了母亲就知道,并不是不信任你们。”

    看她服软,容黎也没有再为难她。

    田红芳给两人倒了杯热水,就开始切入正题。

    容黎询问情况,田红芳给的信息和刚才李晓宁说的差不多。

    “他最近怎么样了?”容黎问。

    田红芳一脸愁容:“前几天莫名其妙冲到马路上,要不是我拦着就要被撞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恶鬼会缠着我儿子不放,还想要害死他!他才刚刚十三岁,人生还没有开始。”

    “他现在人呢?”李晓宁张望,并没有看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他上学去了,他爸爸说越是遇到事,越不能屈服,生活还要继续,不能被影响。孩子的功课不能落下,其他再慢慢想办法。”田红芳深叹了一口气,表情透着担忧。

    容黎:“他说过为什么会冲到马路上吗?”

    田红芳顿了顿,明显有些犹豫。

    李晓宁正色道:“你最好讲清楚,这样我们才能帮你。”

    “我儿子说是看到有个孩子在路中间,他害怕他被车撞,才想要冲过去救人。”

    李晓宁笑道:“这孩子很善良啊,见义勇为,你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我只是有些后怕,不是不愿意说。”田红芳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整个人非常的焦虑。

    容黎看了她一眼:“我要在这个房子里看看。”

    “你们随意,我们这个房子买的是二手房,去年刚搬进来的,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个房子不对劲。”

    容黎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来到牛朝前的房间时,她的眼眸微微动了动。

    整个房子的基调很昏暗,窗帘被严严实实的拉起来,灯也装得昏暗暗的。给人感觉很是压抑,完全不像一个十来岁男孩子的房间,透着一种沉闷气息。

    “有什么发现吗?”田红芳也跟着不停的张望着。

    容黎道:“你再回想一下,三个月前,或者更早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和平常不同的事?”

    田红芳很肯定道:“没有,孩子已经上初中了,而且这个学校还不错,所以平时都忙于功课。就算是周末的时候,也还有很多兴趣班,所以也没机会去哪里玩。每天就这么几个地方来回转,如果遇到什么我肯定知道。我一直跟着我儿子,要是他遇到什么,我也该遇到才是。还是……问题出在学校?”

    田红芳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我儿子比较内向,没有什么朋友。有时候还会被人欺负和孤立,我都跟班主任反应很多次了。你们说是不是那些坏孩子故意整我的孩子?不行,明天我得去学校问问。”

    李晓宁忍不住道:“这是灵异事件,并不是普通的恶作剧,有哪个孩子厉害到这种地步。”

    “不管怎么样,我儿子会梦游,肯定和欺负他的人有关。我听说人越害怕,就越容易招鬼。”

    容黎在牛朝前的书架翻动着,田红芳忍不住开口:“抱歉,我儿子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容黎停住了,指着书架上的一本书籍,道:“你儿子看这么血腥的东西,不怕他晚上做噩梦吗?”

    “嗨!现在孩子到了这个年纪,都喜欢猎奇,而且懂得很多。这些都是演的,没有谁当真。”田红芳看到书封上血腥的封面解释道,不过说完她还是将这些书收了起来,嘴里嘀咕着:

    “这孩子就是让人不省心,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别给吓出毛病了。”

    “你去把窗帘拉起来。”

    田红芳犹豫:“我儿子不喜欢别人动他房间的东西,之前我想拉开窗帘,就被他骂了一顿。”

    “一会再合上就是了,他现在又不在家。”李晓宁道,心底嘀咕这个妈妈真是太宠孩子了,“而且房间就要多晒晒太阳才能杀菌。”

    田红芳依然有些不情愿,不过也还是去动手了。

    窗帘拉开,阳光照了进来,原本阴寒压抑的气息顿时散去了不少。

    “这个屋子阴气太重,你们平时要经常拉开窗帘,否则对他没有好处。”容黎道。

    田红芳一听这话连连点头,一边忍不住叹道:“我们家孩子主意大,我们又尊重他的意见,这次恐怕得好好跟他商量。”

    “他什么时候放学?”容黎问。

    “他中午会回来一趟,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去接他了。”

    “你带我们沿着平时会走的路线看看吧。”

    “行,你们等等,我换个衣服。”田红芳很快收拾好,带着他们一起走平时一直走的路。

    他们走的都是大路,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先生自从出事了之后,也不经常回家吗?”容黎问。

    田红芳叹道:“那能怎么办,我们整个家都靠他。不过他一般隔三差五就会回来,只是今天恰好出差去了。”

    “他回来的时候也让我看看。”

    “出事的不是孩子吗?为什么也要看他?”田红芳不解。

    “没有查找道原因,就必须要全方位调查。”

    田红芳这才没有意义,来到学校大门口,她指道:“每次我就把他送到这里,然后目送他进学校,直到看不到身影,我才会离开。”

    “你带我们去找他的班主任。”

    田红芳没想到会这么麻烦,道:“他们班主任的课也挺多的,现在估计还在上课。”

    “和她约一个时间,只需要占用她半小时。”

    “那只能等放学了,可是我要带孩子……”

    “你不需要在场。”

    田红芳这才答应下来,并要求不能跟班主任说得太具体,否则他儿子现在这么古怪,肯定会被老师嫌弃,如果传了出去,他儿子恐怕再也没有人陪他玩了。

    容黎同意了,田红芳这才给班主任发了个信息,没多久班主任回复了,同意了她的请求。

    “约在了中午放学的时候,就在他们办公室里。她的办公室在教室办公楼的三楼。”

    “牛朝前在以前都没有过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容黎问。

    田红芳摇了摇头:“没啊,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沾了脏东西。大师,你们一定要帮我把那些脏东西除掉,千万不能留,都是祸害人的。你说人死都死了,怎么还赖在人间,还不赶紧投胎了。就算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也和他一个死了的人无关啊。”

    容黎看了她一眼。

    田红芳解释:“我的意思是人有人的路,鬼有鬼的路,要是谁都这样胡来,那这个世界不是乱套了。”

    容黎收回目光,并没有说些什么。

    几人又在附近转了一圈,都是平常田红芳和孩子会来的地方。

    “大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吗?”

    虽然容黎比李晓宁要小,可相处之后,田红芳明显感受到容黎身上的气势是李晓宁不能比的。就算没有之前李晓宁的介绍,田红芳也知道这里主事的是容黎,李晓宁只是个助手。

    “不急。”

    容黎这么回答,田红芳也不好多说什么。

    中午放学,很多学生从学校里涌出来,这个学校是小学和初中一起的,所以有家长在专门的等候区接孩子,田红芳一行人看着也就没有那么显眼。

    等了好一会,原本跟潮水一样的学生逐渐变成稀稀落落,牛朝前这才从学校里走出来,看到自己的妈妈,他的表情透着不耐烦。

    他看到容黎和李晓宁,只是扫了一眼就没兴趣,也没有询问和打招呼。

    “妈,都让你以后不用来接我了。”

    “我要是不接你,你那天就要被车子撞了。”田红芳没好气道,虽然有些责备他不知好歹的意味,可那种对孩子的宠溺感却一点不少。

    “这两位是妈妈派来帮忙的,有他们在你就不用担心被那些恶鬼缠着了。”

    牛朝前不耐烦的表情变成了诧异,完全没想到她们竟然是这样的身份。不过这种注意力并没有停留多久,牛朝前嚷嚷着饿了。

    田红芳连忙拿出准备好的蛋糕给他,并转身回家。

    之前说好,容黎和李晓宁这个时候并不会跟着回去,而先去找他们的班主任。

    班主任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待,饶是听到学生家长说起找她了解情况的人比较年轻,看到容黎和李晓宁的时候还是难免愣了愣。

    尤其看到容黎这种超脱世外的美女,更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来。

    彼此打了招呼,容黎直接开门见山询问:“牛朝前在学校和其他同学相处得怎么样?”

    班主任神情有些犹豫,李晓宁解释:“他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跟心理健康有关,所以我们想要知道他在学校真实的样子,是不是像他妈妈说的那样,一直被人孤立和欺负。”

    “你们两位是他什么人?”

    李晓宁拿出自己特殊处对外的证件,类似于关怀特殊人群官方机构,看到证件班主任的深情明显放松了不少。

    “其实这些我跟他妈妈也反应过,不过他妈妈坚持觉得是其他同学的问题。”班主任叹道,她教书也好多年了,就没见过这么难以沟通和奇怪的一家人。

    “牛朝前这个学生性比较阴郁内向,一直不太合群。我之前听他妈妈反应,也以为是不是班里的学生孤立他,后来仔细观察,并没有这样的事。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从来不和人交流,平常班里有什么活动也不积极参加,就喜欢一个人待着。”

    班主任顿了顿,有些犹豫但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班里人其实挺怕他的,有一次有人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他直接就用圆规猛的在那同学身上不停的戳。为了这事,闹得还挺凶。他们家觉得是他孩子先被欺负,是正当防卫,一直不肯道歉。”

    想到那时候发生的事,班主任就觉得头疼,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家长和学生。可已经收到自己办理,她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教。

    后来还是学校领导出面,这才好不容易给压下去。牛朝前凶狠的名声也就传了出去,觉得他一旦打架就不要命,那时候那个架势真的想要把人给杀死似的,目光都是凶神恶煞的。

    “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距离现在也有三个月了吧。”

    三个月……

    容黎和李晓宁对视一眼。

    “三个月之前他是这个样子吗?”

    “他们也是刚升初中不久,我跟他小学部的老师了解过,这孩子一直性都挺古怪的,不喜欢说话脾气也不太好,大家都不敢招惹他。”

    “他平时都是正常上下课吗?课余时间喜欢在哪里活动?”

    “他这一点还是不错的,不会迟到早退,课余时间的话一般也是在教室里。如果是时间比较长的户外活动,他就会去学校小树林里一个人蹲在地上发呆。”

    “小树林?”

    “对,就在操场不远的地方,你们在门口就能你望到,一般就在那棵最大的树下。”

    “平常有人去那里吗?”

    班主任不明白为什么会问得这么细致,不过依然回答道:“当然,我们学校校园就这么大,学生又多,不存在偏僻没人去的地方。”

    容黎又问了几个问题,便是跟李晓宁离开了。

    两人来到那棵大树下,这里对于整个校园来说,属于很角落的地方,而且有一棵大树挡着,蹲在树下相对其他地方不容易被发现。

    “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李晓宁好奇问道,她一直紧跟着容黎,一阵风吹过,没来由觉得凉飕飕的。

    “这个学校曾经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吗?”

    李晓宁连忙拿出手机开始查,特殊处有专门的资料库,很快得到了答复:

    “最近的一年前有孩子跳楼自杀,很早之前在建造教学楼的时候,有工地的民工不小心从架子上摔死的时间。五年前曾经有孩子跑步的时候猝死了,其他也就没有什么了。”

    一个学校多多少少会遇到点事,这种意外死亡率对于这样一所学校来说,属于正常范围之内。

    “那个孩子真的被恶灵给缠住啦?”

    容黎点了点头:“我能感受到他身上沾染了些许黑气,不过并没有看到有魂魄跟着。”

    “那我们等到晚上看看?兴许就会出来了。”

    “嗯,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回头还要再看看。”

    李晓宁虽然第一次跟着容黎,可是依然从她没有太大变化的表情里感受到了异样。

    “你好像对这个孩子本身很在意?”

    “他身上的黑气很重。”

    李晓宁听得有点迷糊:“你刚才不是说他身上沾染的黑气并不多吗?”

    “我说的是他本人。”容黎道,“也有可能是之前他啃食野猫的缘故,整个人戾气很重。”

    “其实我也觉得这个孩子给人感觉阴沉沉的,一看到本人就明白为什么会被人孤立了。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是确实不是什么讨喜的孩子,我以为是他现在被鬼缠上的缘故。”

    容黎和李晓宁在学校转了一圈,并没有太大的收获,便是离开了。

    正是无法时间,两人并不急着回牛家,而是到附近餐馆吃饭。

    容黎找了牛家附近的一个小饭馆,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不过生意很好。

    “那边的饭馆看起来不错,我们要不去那边吧?今天我请客,当时谢谢你肯带我。”李晓宁虽然觉得容黎不会是缺钱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去这样的小店,以为是她怕没钱,就主动开口。

    李晓宁家里虽然有钱,不过他们家秉承财不外露的作风,所以在外头都非常的低调。像她爷爷看着就一个糟老头子,完全看不出身家上亿。

    他就是传说中,穿得破破烂烂去买房子,结果不被售楼小姐待见。直接招待见他的人过来,然后一口气买了几层楼的款爷。

    虽然其他人没有这么夸张,不过看着也是很平常的样子。

    容黎并不知道她心底这么多弯弯绕绕,只道:“这里更合适。”

    李晓宁见此也不再坚持,其实路边这种小店有时候味道反而还更好,只不过卫生不一定能够保证。她从小在城中村长大,也没有那么讲究。

    两人就坐在门口,距离老板娘收账的地方很近。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高峰期,虽然还有不少客人,却没有那么繁忙。

    点了菜,容黎主动和老板娘搭讪:“老板娘,最近附近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老板娘怔了怔,没有想到这么一个漂亮又仙的女孩,竟然一坐下来就开始扯八卦,跟本尊形象有点不符啊。

    李晓宁顿时明白容黎想要做什么,连忙接下了这个任务。

    作为一个城中村长大的女孩,跟大妈聊八卦那是非常的溜,不过三言两语,老板娘就兴致勃勃的跟她们聊了起来。

    “你们别说,还真有不少事,不过没意思,反而让人生气。”

    “让人生气?”李晓宁非常有颜色的捧场,“怎么回事啊?”

    “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看那些猫狗不顺眼,把它们给杀了。之前一直有野猫野狗过来找吃的,我都会给他们喂一点,现在都没什么野猫野狗了。”

    李晓宁道:“野猫野狗确实不太安全,如果咬了人就麻烦了,也不知道它们身上有什么病。而且有可能是被人捡走收养了,不一定就是杀了。”

    “这个我也知道,我也不是那烂好心的。之前也有野狗咬人的,那场景也是吓死人了。可问题是你就算杀了,也不能虐杀啊。你不知道多吓人,真的是剥皮抽筋,眼珠子也被踩烂了,样子惨极了。刚开始被捡垃圾的翻出来,还以为脑人命了,把人给吓死了都。”

    李晓宁和容黎对视一眼,李晓宁道:“不是吧?这么恐怖?”

    “这还不算呢,毕竟只看到尸体咱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虐杀,咱们杀猪杀牛的也是要剥皮的。是有人大半夜听到猫狗惨叫声,那声音简直吓死人了,第二天就发现尸体了。

    所以大家都觉得肯定是有人虐杀动物,没想到平常在电视才看到的新闻,竟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这多恐怖啊。我听说好像有虐杀动物倾向的人,都是特别残暴的,一开始是动物,很快就是杀人了!”

    “没有抓到人吗?”

    “没,有人报警了,不过你们也知道这种事警察就不爱管。也有人半夜想守着,不过又不是天天都这么干,大家也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所以不能天天蹲着,于是一直没查到。”

    “最早开始是什么时候?”

    老板娘想了想到:“大概三个月以前吧,不过当时就是看到尸体,大家也没翻开所以也没有注意,后来无意中翻出来,又结合晚上听到的惨叫声,这才觉得有问题。”

    容黎问:“最近是什么时候?”

    “最近是大半个月以前了吧,没有再听到有什么动静。大概是那个变态知道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所以不敢这么做了吧。”

    容黎和李晓宁饭后散步前往牛家,李晓宁道:

    “那个虐杀动物的人应该就是牛朝前吧,那个附身的恶灵为什么要这么做?啃食动物也能增强法力吗?他妈妈也没有说清楚,竟然还虐杀了,不过想也是,这么残暴手段肯定也很瘆人。”

    “如果是恶灵虐杀,他身上的黑气为什么会这么重?”容黎心中很是疑惑。

    若非是本尊意愿,这种黑气是不会出现在那个人身上,就算有,也是很微弱的。毕竟他也是被害者,鬼上身对人的伤害很大,且不是他想要这么做的。

    怨气会落到作孽的恶鬼身上,而不会是那个人。

    牛超前身上是沾染了黑气,确实是被鬼缠身,可同时自身的黑气也很重。

    不过这也并非是绝对,有的恶鬼可以借助人未成熟的心智和欲念,诱导他们为恶,又或者采取其他办法拉着人一起沉沦。牛朝前未成年,容易被蛊惑也不一定。

    如今,只有先抓住缠住他的亡灵,才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黎和李晓宁来到牛家,牛朝前这个时候正打算去上学。

    “抱歉啊,孩子就要上学了,你们要不下午再过来吧。”田红芳道。

    李晓宁还没见过这么淡定的家长,孩子都这样了还不忘让他去学习,虽然好像也没什么错,毕竟确实如同他们所说,不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影响正常生活,否则就是输了,可心底还是觉得怪怪的。

    李晓宁道:“我们还是赶紧把事情解决吧,这样他才能安心生活和上课。”

    田红芳有些犹豫,她心底也是着急,可还是不想让孩子错过学习。

    “妈,我不想去了。”牛朝前听到她们的谈话直接决定道,“反正下午的课很无聊,也没什么好上的,还有一节是班会。”

    田红芳想了想下午的课程表,这才同意了。

    容黎看着牛朝前,牛朝前被她看得不耐烦:“看什么看啊!”

    “你说你见到鬼?他长什么样子?”

    “就是那种鬼样子,还想吓唬我!我才没有那么胆小呢。”牛朝前很是不屑道。

    牛朝前的态度,让容黎和李晓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田红芳着急又不着急的原因。

    容黎又问:“你虐杀那些猫,是你的意愿还是被鬼上身了?”

    田红芳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儿子这么乖这么听话,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残忍的事!这都是那个恶鬼搞的鬼,你们赶紧把他消灭了,整件事就完了,这么简单的事你们弄这么复杂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