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77章 第 7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7章

    骨器,确切来说是骨乐器, 容黎对此其实并不陌生, 很多邪修都喜欢以此物作为自己的法器。

    之所以为邪, 是因为很多骨器并不是以正常死亡的死者人骨制作而成,而是将人杀死取之,往往还是虐杀。如此制成的骨气威力才会更大, 可谓残忍至极。

    每一种骨器的作用也会有区别,容黎光瞧着并不能很确定具体的作用。

    “他们埋藏的地方有咒符保护, 我猜测应该在设立什么阵法, 可是又觉得似乎不太像,不明白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容黎道。

    “埋葬, 将这些法器都进行破坏和埋葬, 让它们不再能够发挥自己的用处。”谢铎南不在意道, 更在乎另外一件事, “这里还真的被他们彻底抛弃了, 就是不知道祭坛有没有彻底破坏。”

    祭坛为玄门大族最为核心和在意的, 原本想着谭氏一族虽然抛弃了这里,却也不会毁了根基。离开兴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变故, 又或者此处已经不适合修炼等原因, 为的事族群的生存。

    现在却发现这个族群的态度更加坚决, 竟然连精心制作的骨器都没有带走, 却又把精心布置的阵法给破坏了。

    骨器并不易制作而成, 并不是简单的将骨头做成所需的造型那么简单。就他们看到的这些, 都是耗费很大心力, 在众多失败的基础上完成。

    而且骨器越古老,越容黎积攒力量,更不愿意丢弃。

    那些骨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而且看他们的精致程度,可以看出是相当难得。哪怕已经被破坏,现在已经能感受到它身上很强烈的气息,令人非常的不适。

    一旁默默听他们言语的周妈妈,此时插话道:“我听他们外公说,他们自从出山离开故地,修行方式就彻底改变了,这也使得谭氏一族一日不如一日。”

    这句话令人听了更是疑惑,一个已经流传了这么多年的族群,怎么会轻易的就改变自己的修行方式?这可谓是对自己祖宗也是对自己的否定。

    “他们想要改邪归正。”容黎道,依照之前齐彦成所提供的信息,自从‘黑巫’变为谭氏一族之后,风就和从前有很大不同,否则也不会在抗战时期成为功臣。

    依照他们的秉性,战争越残酷,经历的时间越长,他们会开心。

    可明显在抗战时期并非如此,很积极主动的想要阻止战争,帮助无辜的黎明百姓。

    若非他们当初为了救一城的人,不得已暴露真正的实力,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谭氏一族的人竟然就是历史上的‘黑巫’。

    不过也因为这场残酷的战争,使得谭氏一族真正得到‘黑巫’传承的寥寥几人全部丧命,剩下的子孙不过是继承了皮毛而已,再也不复当年‘黑巫’的大名。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发生了改变?”

    这个问题落入大家的脑子里,是顺应历史的发展,又或者还有其他缘由?

    如今没有人知道,话题又被拉了回来。

    “如果祭坛被毁了怎么办?”周青铭担忧道,如果没法找到祭坛,是不是他身上的咒术就没法解开了。

    周青铭虽然之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若是能活谁又乐意去死。

    尤其这段时间再没有经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又回到了家乡看到了亲人,心中求生欲也越来越强。

    容黎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阿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非常的信任和依赖自己的阿爸。

    谢铎南对于这种情况感到非常的愉悦,也并不怕容黎因此成了长不大离不开家长的孩子。因为他心底很清楚,自己的女儿并非是不独立,不过是接受更多的信息,然后来决定最后的方式方法而已。

    这是一种亲近的表现,并不会因此影响她的修行。她和其他孩子不同,更需要担心的是不知道合作,单打独斗不是不行,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在不必要的事上。

    “若是如此只能恢复祭坛。”

    容黎诧异,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恢复祭坛?这可怎么恢复?”

    “不需要完全复原,祭坛即便被毁,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会抹掉所有的痕迹,只要大概拼凑起来就可以。”

    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在为周青铭解开咒术身上,或者说对比弄清楚‘黑巫’一族的秘密,解开咒术已经变成了简单的事。

    如今来看,咒术的接触很可能牵扯‘黑巫’的秘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兴许还可以解释他们逐渐衰败导致不得已改变的原因。

    依照所知的时间线,周家祖上被诅咒的时间和开始衰败的时间似乎很接近。

    这里有太多的秘密,而且和他们父女两都有很大关系。

    “阿爸,为什么这个骨器会和我的招魂铃如此相似。”容黎对于这点是最为在意的,招魂铃是他们鬼王一脉的传承,只有真正的传承人才会拥有这个物件,且能发挥出它的实力。

    虽然看似是个法器,实际上也是他们的一部分,只是因为鬼王有了肉身,有些时候不便发挥自己的实力,才借助了媒介。

    若是外人拿到三大件,跟普通的小玩意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主人召唤,它们还会很不留情的离开,绝对不会令认主人。

    “招魂铃是鬼王之物,黑巫想要借助其增强自己召唤魂灵的法力,所以就依照招魂铃的样子制作骨器。”

    容黎疑惑更大:“他们难道和容氏一族有什么联系?”

    他们一族的目的非常的明确,就是捉鬼,惩治为恶的厉鬼,如同警察一般的角色,怎么会和这样的邪修一族有关联?

    制作的如此相似,还有这样的功效,绝对不是简单的临摹那么简单。

    谢铎南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只能等到查到祭坛再说,我脑子里现在也没有答案。”

    他没有提起的是,他看到骨乐器的时候,竟然有种莫名的共鸣感。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只是有个声音让他赶紧找到祭坛,至于找到之后会发生什么,心里也没有什么底。

    第二天,谢铎南直接提出他和容黎二人去寻找祭坛,其他人只需要在这附近到处看看,看看有什么遗址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

    陆远和周青铭知道他们这是被嫌弃拖后腿了,心底也没有什么不服的,因为这确实是事实,两人就不是凡人,跟开了挂似的,完全没得比。

    因此并没有异议,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希望能在附近找到什么线索。

    没有两个拖后腿的,容黎和谢铎南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周青铭和陆远到底是普通人,周青铭虽然农村长大,可从小很少到山里玩,整个心思都在学习上,体力连陆远都不如。陆远城市里长大,没有走过山路,而且还是草比人高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踩到坑里差点就给掉下山去。

    这几天山里游走,脸上都被锋利的草划了好多口子。身上还因为那些小蚊虫,身上起了好多包,擦药水都没有太大用处。

    容黎和谢铎南为了照顾他们,速度至少比正常速度多一倍。

    “这里毁得太彻底了,若是能知道他们一些消息,就不会这么盲目了。”容黎叹道。

    关于‘黑巫’的资料非常的少,他们从前厉害又神秘,后来即便是没落了,神秘依然没有变过,甚至因为低调变得更加捉摸不透,因此对他们的习性也难以知晓。

    ‘黑巫’非常的决绝,若是被俘虏都会直接放弃生命,完全不带一丝犹豫。

    他们有自己的方式毁灭自己,让人完全无法抓住。

    “累了吗?”谢铎南关心道。

    容黎笑道:“这倒没有,只是总忍不住想要感叹。”

    “没有长盛的族群,尤其是这样的邪修,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确实如此。”容黎点了点头,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滋味也散去了不少。

    人皮鼓、人骨器,这个族群对这些非常的痴迷,制造了很多冤魂,这样的族群彻底消失,确实是必然的。

    一连三天,两人都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只是发现了其他被埋葬的骨器和人皮鼓人皮画等的。这些东西看着令人毛骨悚然,即便是容黎和谢铎南见到也不由皱起眉头。

    “我们离开的时候,必须要将这些东西给彻底消灭,让那些亡灵得以超度。”谢铎南叹道。

    ‘黑巫’一族明显只会制作,却不知道如何妥善的将他们超度。虽然这些赋予在这些骨器人皮上的怨气冤魂,无法再像普通灵魂一样可以轮回,却也可以不让它们漂浮空无之中。

    因为他们被‘黑巫’放弃,因为害怕会被反噬,又封印住,这让其中的魂魄虽然不再受折磨,却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容黎点了点头:“找到祭坛,可以事半功倍。”

    周青铭和陆远看到完整的人皮画,只觉得浑身发麻。

    他们也曾听过人皮画是怎么制作的,为了保证人皮的质量,是用活生生的人,从头顶灌入你水银,使得人皮和肉分离。光是想想那个场景,就觉得背脊骨发凉。

    周妈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祖上会做这么残忍的事,心底终于明白老爷子为什么明知道她有天赋,却也不肯传授他们族人本事的原因。

    虽然谭氏一族的修行方式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可到底还是无法和普通天师那样。

    “哎,没落了好,没落了好。”周妈妈很是庆幸,还好他们的族人后来变了,否则她自己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老爷子曾经说过,她的体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最适合他们族人秘法修行。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不让她碰过。

    这兴许就是最根本的缘故,没有天赋修不到后面,反倒不需要担心。太具有天赋,很容易沉沦其中,到时候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周妈妈在想老爷子退隐,怕还有将她藏起来的缘故。

    入山的第八天,容黎和谢铎南依然找不到任何踪迹,两人倒是没有焦急,周妈妈和周青铭却觉得恐怕是难以找到了。

    “我在这个山里感觉挺好,要不就算了吧。”周青铭不好意思再让人为自己奔波,他现在积攒的钱并不多。

    虽然容黎和谢铎南都不在意钱,他却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你的事了。”容黎道,“你的事也没完,现在感觉虽然不错,实际上只是被压制着,很快咒术还是会启动。之前被压狠了,这次恐怕就会直接爆发来真的了。”

    周青铭和周妈妈脸色都一变,他们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之后,周青铭也不止在附近溜达,将自己的行走范围拉大。不能让别人操心,自己却什么动作都没有。

    天天走那么长时间的山路,虽然容黎和谢铎南看起来都很好,可也不能因此理所当然。

    陆远也觉得闷,这里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充电的地方,天天窝这么小片地方实在无聊,两个人就结伴同行了。

    他们坚持不跟容黎父女两一块行动,对自己的本事很有自知之明。

    这几天下来,这里都还算安全,谢铎南也就没有反对。

    没想到,弱鸡组在第三天,就出事了。

    两人知道他们弱,所以宁可慢点,也要小心谨慎。可在谨慎,周青铭还是一个踏空,掉入了一个大坑里。

    那个坑还很深,庆幸的是周青铭只是摔伤了,不会有性命之忧。

    陆远知道自己肯定没法把人救上来,连忙跑回去拉救兵。

    这个时候只有周妈妈,他们虽然着急却无可奈何,只能继续等待,然后从洞口给周青铭送药和吃的。

    原本以为容黎和谢铎南又要耽搁到晚上才回来,没想到他们今天好像心有灵犀似的的,竟然提前回来了。

    “老大!你们回来啦!”陆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容黎直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们怎么知道?”

    “没这点本事,怎么可能让你们乱跑。”谢铎南也没多废话,让他赶紧说明情况。

    陆远压下心底的疑惑,让他们一起去帮忙。

    “他受了伤,所以我不敢乱动他,就凭我和周妈妈没法把他拉上来。”

    “他现在怎么样了?”谢铎南直接让陆远带路。

    “看样子不太好,现在完全不敢动,不知道哪里断了。不过还好带了应急的药,目前没有发炎发烧什么的。”

    陆远觉得周青铭也是点背,那个地方他之前也走过,一点事都没有,可周青铭一踏就掉坑里去了,这踩得也太准了。

    “他说他这么倒霉,是不是咒术又来了。”

    陆远这几天和周青铭相处,两人现在也算是哥们了。虽然也担心他在下面的情况,不过更担心的还是咒术。

    谢铎南毫不客气道:“就没有离开过。”

    “原本有这个地方还有我们的压制,还要有几天,不过我们等不及了,就稍稍让它提前了。”容黎解释。

    陆远一听就明白话里的意思:“你们是故意的,是为了找到祭坛?”

    “对。”容黎并未否认。

    虽然这有些冒险,可他们这么找下去不知道猴年马月。很快周青铭体内的咒术就要压不住,那么到时候还会招惹更大的麻烦。

    强行解咒,只会让他死得更快,又或者需要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

    容黎和谢铎南之前为了保护周青铭,因此一直在压制他身上的咒术。他们找了几天,大约明白两人的特殊身份,恐怕是很难找到。

    这是一个族群的自我保护,祭坛这样特别的地方,肯定是会避开非本族人,尤其是对他们有威胁的。

    谢铎南之前觉得自己和这里有渊源,所以才想着仔细寻找,应该会有收获,能不冒险更好。可是找了这么多天,几乎将这里翻遍,也没有发现什么踪迹,让他们改变了主意。

    周青铭不仅有这族人的血,身上还有咒术,相对更容易成为突破口。因此对待周青铭,就如同放风筝一样,让他飞,却又一根线窝在手里,以免他遭遇不幸。

    来到周青铭落下的地方,他现在精神头还不错,周妈妈一直在洞口陪着他,两人一同回忆从前,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

    容黎和谢铎南直接用绳索下去,这个洞口虽然很小,可据周青铭说下面还挺宽敞。

    “都是我不小心,又麻烦你们了。”周青铭羞赧道,他明明用木棍戳地上,没事他才往前跨,没想到还是中了陷阱。

    谢铎南蹲下去给他看伤:“还好,只是普通骨折。”

    一边说着,趁着周青铭没注意,手上一用力,一个‘咔嚓’声,就给周青铭正骨了。周青铭猝不及防,疼得失声发出惨叫声。

    “怎么了?!”

    周妈妈和陆远都被吓了跳。

    周青铭额头上尽是冷汗,缓了一会连忙朝着洞口吼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刚才是谢先生给我正骨。”

    虽然还是很疼,可周青铭明显有一种轻松感,稍微动了动发现已经没事了。

    “你别急着动,先喷点药缓缓,一会再带你上去。”

    骨折虽然好了,其他地方也摔得不清。

    周青铭连连点头,现在看向谢铎南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敬佩。没有想到一个大明星竟然这么厉害,简直多面手。

    容黎和谢铎南并没有跟他多废话,也没有着急将他送上去,而是开始观察这个不到一米八床大的洞。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洞墙上还长了青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可是用工兵铲刮开墙壁上厚厚的泥土,就发觉并没有那么简单。

    容黎和谢铎南对视一眼,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很快他们发现厚厚的泥层下面是石头,而且上面还画着和之前发现的石板上相似的图案。

    只不过这个图案更加细致和完整,透出的压迫和阴森感也更强。

    周青铭看到的啥时候,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哆嗦,哪怕闭上眼,那种恐惧也没法驱赶,来自灵魂的颤栗。而且腹中好像有什么在滚动着,让他很是不舒服。

    他想要开口询问,可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这里。”谢铎南肯定道。

    容黎看着眼前一幕,眉头蹙起:“可是怎么打开?”

    这里封印的力量要比外头的石板强得多,容黎想要掀开石板已经需要自己的血,到了这里就变得无能为力。

    流传了几千年的家族到底是不同,容黎还没有感受到过这么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在洞口的周妈妈和陆远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陆远在洞口上放喊道:“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们找到了,今天要在这里住下,你们去把睡觉吃饭的东西都带到这里来吧。”谢铎南道。

    地方找到,恐怕今天没有那么快回去了,倒不如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正好给周青铭一点恢复的时间。

    陆远又是诧异又是高兴,没有废话,道:“行,你们放心吧,后勤的事,我们会办得妥妥的。”

    谢铎南这次没有再信心满满的说,这一切交给我。

    他闭上眼睛感受这里的气息,他来到这里,全身每个细胞也好像沸腾了起来,那种熟悉感越发浓郁。

    他不仅来过这里,还和这里有很深的渊源。

    容黎明显感受到谢铎南的气息发生变化,她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并没有上前打扰。

    时间仿若停止,不算宽敞的洞穴里,甚至连呼吸声都好像没有了。

    周青铭也明显的感受到洞里诡异气氛,他将头埋在双手之中,完全不敢抬起来。那个诡异图案让整个人好像被挤压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他只能不停的将自己缩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才不会感受到那么大的压迫感。

    久久,谢铎南终于睁开了眼。

    容黎看向他,谢铎南道:“还是老办法。”

    “心头血?”

    “对,需要你和我一起。”

    容黎没有疑虑,直接想要下手,却被谢铎南拦住了。

    他举起左手,右手在手腕上虚虚一摆,顿时手腕被割开流出了鲜血。和从前含蓄的几滴不同,鲜血迅速涌了出来。

    容黎也赶紧抬起自己的左手,谢铎南故技重施,容黎的鲜血也从手腕上流了出来。

    谢铎南将两个人的伤口贴在一起,带动着容黎在空中虚动着,很快容黎就发现他在绘制一个图文,和墙上的相似,可细节却有很大不同。

    而此时,一阵陈陈的乐器声响起,声音厚重充满了古老的苍凉气息,充斥在整个洞中。连带着容黎腰间的招魂铃,也自己开始摇晃发出共鸣声。

    这个声音容黎并不是陌生,她曾经听到过,可一直无法辨别到底是什么声音。明明很清晰很熟悉,可就是无法辨别,脑子在这个时候完全是混沌的,好像人的智商生生被拉低了一样。

    可这次明显不同,脑子很清醒,耳朵里也听得真切。

    哪里来的钟声?为什么会有钟声?她的阿爸和这个钟声有什么联系?

    容黎脑子里都是疑问,可很快她就没法想那么多,体内明显感受到有气息在迅速窜动着,让她简直难以站稳。

    图案越发临近完成,这种冲击力也越大,当勾勒最后一笔的时候,容黎仿若被一道冲击波迎面撞来,若非被自己阿爸扶住,她感觉自己肯定会摔得很难看。

    这个时候,整个天地开始摇晃起来,泥土也在迅速的掉落着,原本只被他们外了一部分的洞墙,现在因为颤抖露出正整个面目。

    还未等人回过神,神秘图案的墙壁从中间裂开,朝着两边越裂越大。一道阴冷的气息从里面喷来,彻骨般的冰冷。

    这股阴冷一直连绵不断,不过很快就没有一开始那么距离。再睁开眼,石墙身后是个幽深的长廊,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

    “果然是这里,藏得还真隐蔽。”谢铎南看了一眼,就连忙拿出绷带给容黎将伤口绑起来。看到自己女儿没事,这才顾得上自己。

    “闺女,没事吧?”

    谢铎南看到容黎原本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更加苍白,心里很是担心,剑眉微蹙。

    容黎想要摇头,可她现在感觉实在不好,声音都有些发布出来,只能诚实的回答:“这次玩得有些大。”

    以前从不曾像这样,这是心头血不是普通的鲜血,也跟不要钱的撒,就算是普通的血,普通人这么大的出血量也会有贫血导致的各种反应。

    谢铎南很是心疼,却又无可奈何,若不是结合两个人的心头血,光凭借一个人的力量,还没解锁就给玩完了。

    他没有彻底恢复记忆,很多事只能靠这种老土却又有效的方法去解决。

    “我们还是肉体凡胎,只能受其所限,若是恢复本体,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他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本体是谁,但是他可以肯定,肯定要比现在的身体要厉害得多。

    原先只是想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谁,现在他觉得自己想要的更多。

    容黎不以为意,笑道:“有些弱点总是好的。”

    若是无敌,也为天道所不容。

    鬼王都要故意被肉体凡胎限制,以免失去约束而肆虐。

    “还能支持得住吗?”

    容黎深吸一口气,苍白的小脸透出坚定:“可以。”

    两人没再多废话,虽然他们也想要先恢复再进入这个未知的世界,但是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如果现在不敢进进去,这所大门不会一直敞开等待。

    到了下一次,他们再想踏入就基本没有可能了。

    两人踏入这不知背后是什么的长廊,在两人进入的那刻,身后的大门就开始闭拢了,很快就将两人和外界隔离开。

    而也在此时,长廊两侧的壁灯一排排的亮了过去,将这里照亮。

    火焰是幽深的蓝光,那让这里变得更加神秘和恐怖。透着这诡异的光看彼此的脸,都觉得无比瘆人。

    这个空间给人感觉非常的压抑,好像另一头通往地狱。

    手上的电筒,从进入这里开始,也失去了照明的功能。

    容黎和谢铎南除了一开始的微微诧异,很快就淡定下来,心中并没有太多波澜,不过也更加小心翼翼。

    花费这么大的心思弄了这么个地方,说明这里非外人甚至普通族人都不可进入,也就会花费很多心思守护这里。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两人走了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机关阻碍,一路非常的顺利。

    “这有些太顺利了。”容黎微微皱眉,这和预计的太不相同了。

    “我们已经得到了认同。”谢铎南开口道,“也就可以畅通无阻。”

    这话虽然有些道理,可容黎还是觉得顺利得让人有些瘆得慌,生怕有什么后招。

    “不用太过紧张,有阿爸在,不会有事的。”谢铎南渐渐平静和淡定下来,一开始的忐忑不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然从容。

    这并不是为了刻意装出来,又或者因为阅历让他心态平和,而是谢铎南能真切的感受到这里对他的友好。

    很阴阳缝隙里的感觉有些相似,可又多了些不知该如何形容的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这里,宛若主人,甚至于,高于这里原本主人的存在。

    容黎也感受到他的状态,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却依然十分警惕。

    “阿爸,这里被毁过吗?”

    “没有,一切都保存得很完好,似乎早就料到以后会有人来到这里。”

    容黎看他好像在自己后花园闲庭信步,不由玩笑道:“阿爸,这不会又是你的地盘吧?”

    能统领百万阴兵,容黎觉得所有一切都有可能。

    “还真不好说。”谢铎南认真道,“不是我的地盘,恐怕也差不大哪里去。”

    谢铎南说完,带着容黎走到一处地方,敲了敲那里的墙,就在刚才走过的地方,迅速从四面墙壁冒出无数利刃,令人避无可避。

    “……”

    容黎除了满眼的崇拜,没有其他情绪。

    她的老爹真是越来越牛了!不知道有多大的江山。

    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逐渐的长廊发生了变化,更加宽敞,灯光也更加的明亮,墙壁上还有血色的图案。

    “这些都是摄魂符。”容黎看着墙上的图案,心中的诧异难以掩饰。

    这些摄魂符非常的霸道,杀伤力极强,现在市面上流传的那些,连一根毛发都不如。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天师,就算逃过了刚才一路机关,来到这里魂魄都无法保住。

    这样的摄魂符极为复杂难以画制,可这里就跟信手涂鸦一样简单,一路上都布满了,就连地上也没有放过。

    普通的符咒不过两三只手指大小,威力就已经非常强大,而这里直接画在墙上,一个个硕大无比,威力也更加强大。

    这是让所到之人,全都魂飞魄散啊。

    容黎暗想,难怪‘黑巫’撤离这里的时候,没有将这里毁灭。兴许那个时候的后人,已经没有毁灭的本事了。

    这里并非一时可以建成,积累了数代人的心血。

    “别怕,跟着阿爸,我们就能安然度过。”

    容黎却僵在了原地,这种压迫感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她可以很明确的肯定,她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不仅是她,包括她的阿爸,还有现在的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今非昔比,现在的人修行艰难,玄道也开始衰落,本事大不如从前,这也是另一种进步的结果。

    容黎从小到大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一切从心,对于生死很是看淡。毕竟她是有鬼王血脉的修行者,对于别人看说死了就没了,可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另一种开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这个时候,看到这些巨大的摄魂符,却有些犹豫了。

    “害怕了?没有想到我闺女也有害怕的一天。”谢铎南看出她的心思,忍不住调笑道。

    容黎一脸严肃:“阿爸,这事不能玩笑。”

    “放心吧,阿爸什么时候在这种事上忽悠过你。”说着,谢铎南径直超前走,容黎大惊连忙跟上扯住他。

    可两人还是进入了摄魂符的区域,竟是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没进来的时候,那种压迫感还强一些。

    走进来,就如同之前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容黎忍不住想,这符咒难道是历史久远,现在失灵了?

    虽然古物一般来说更是厉害,那也是因为一直被人滋养的结果。如果一直丢在那不管不问,不管什么物件都会‘过期’。

    “瞧,阿爸没有骗你吧。”

    容黎并不觉得自己被打脸,对谢铎南竖起大拇指。

    两人又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尽头,没有看出背后有东西的大门。

    谢铎南的表情不再轻松自得,变得严肃起来:“就在后面。”

    这一次,不再需要其他辅助手段,谢铎南将自己的手放在门上,那个清晰的钟声,又开始响了起来。

    容黎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也随着这个声音的节奏在跳动着。

    石门,打开了,露出里面的光景。

    骷髅,很多骷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