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神棍的道系日常 > 第75章 第 7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5章

    众人一看到这个场景, 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周青青和周青铭两姐弟更是面色变得很难看,心底最后那点希望也被浇没了。

    周青铭这个时候反倒是释然了,看到家人在身边,他反倒冷静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他将腿脚不便的妈妈扶起来,道:“妈,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 这天晒得很, 你别给晒中暑了。”

    周青青也反应过来,连忙道:“妈, 不管发生什么事, 都还没到那一步呢。你不是从小就教育我们只要一家子拧成一股绳,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周妈妈痛苦极了,却也硬撑着点了点头, 朝着容黎几人扯出一抹笑:“都到家里坐坐吧。”

    几人一同回到家中,房子是周青铭前几年刚出钱建好的,他学的是建筑设计相关专业,所以还参与了设计。这套房子不仅有农家的质朴, 还有现代化的简便功能,还有些文艺范。

    村子里其他房子都是高高的筒子楼,只有他们独具特色, 看起来非常的舒服, 充满了设计感又不乏家的温馨。也正是因为如此, 周妈妈更喜欢在自个家里待着。

    周青青孩子大了一点,加上又有爷爷奶奶在一边照顾,她就回到村子里。隔三差五的会到城里去瞧瞧外孙子,平常就住在乡下。

    周青青和周青铭担心妈妈一个人在家不方便,还给了点钱给邻居帮忙照顾。他们一行人进家,惹来村子里的人羡慕,一路打招呼,都说周妈妈是个命好的。

    若是平时,周妈妈肯定很开心的回应,心里美滋滋面上却一副这一切不算什么的态度。可今天她完全没有那个心思,面色非常难看,让村里的人都弄不明白怎么回事。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一回到家,给大家倒好了水,周青青就再也按耐不住问道。

    周妈妈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望向容黎:“你也是道上的吧?”

    容黎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是天师,不过殊途同归,只要不是刻意收敛气息,同行人一般都能察觉到。

    “您也是。”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是啊,可是我没用,救不了自己的丈夫,现在怕是也救不了自己的儿子。”周妈妈面色难看极了。

    周家姐弟听不明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周青铭问:“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妈妈看向两姐弟,眼神在自己儿子身上停留了很久:“妈一直都没有跟你们说起过,其实你们外公家世代都是天师,就是你妈我也懂一些玄术。”

    周家姐弟诧异极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妈妈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难怪,我记得小时候还有人带东西到我们家,让你帮忙做什么,你说你现在没有那本事了。那人还骂了你,说你不识好歹。”周青青回忆道,当时她气得直接操起扫把将人赶走。

    周青青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当家,妈妈是个残疾,弟弟又还年幼。虽然村里人对他们都很好,不过也不乏一些喜欢乱嚼舌根的。

    因此她就把自己当做大人,将这个家立起来。谁对他们好她都记得,可谁要是敢欺负他们,她也不会善罢甘休。

    “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记得呢。”周妈妈想到当时的情形,难看的脸色才微微有些缓和,感叹道:“那家人自己行不端惹了孽债,先别说我已经没了那些本事,就算是有,这个忙也帮不得的。我们家从来没有造过孽,为什么就是不肯放了我们。”

    “妈,爸是不是跟我一样遇到奇怪的事?他是不是也招惹了什么,所以才……”周青铭直接问道。

    周妈妈猛的抬头:“别胡说!不是他招惹的!”

    周青铭自觉说错话,连忙补救:“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先跟我说说你都遇到什么事?”

    周青铭还有些犹豫,周青青劝道:“老实跟妈说,这个时候不是该瞒的时候。”

    如果她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就不能藏着掖着,否则还耽误事。

    周青铭便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一道来,饶是周青青再听一次,也依然被吓个够呛,难以想象自己这个弟弟是怎么熬过来的。

    周妈妈更是红了眼,嘴里不停的喃喃重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就是不放过我们!”

    一直没有出声打扰的容黎,这个时候开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妈妈擦掉眼泪,深深叹了一口气,眼里布满了绝望:“我以为这件事在他爸那里就彻底断了,没有想到啊……”

    “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让无辜者白白送掉性命。”谢铎南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听在耳里莫名让人觉得踏实和心安。

    周妈妈看了谢铎南一眼,脸上透着诧异,她刚才因为太难过所以没注意,现在才看清眼前人。她是个喜欢看电视的,所以自然认识谢铎南。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她一个乡下人对明星啥的完全没概念,只是她刚才完全感受不到谢铎南身上异样气息,只以为他是个普通人,所以并没有在意。

    周妈妈自觉看人还是准的,没想到今天最简单的识别是否是玄学中人都弄错。这意味着对方的能力高于她太多,所以就没有察觉到。

    若不是他出声,她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高手在。

    原本心中很是绝望的她,心底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周妈妈看向自己一双儿女,缓缓开口:“你们小时候应该也听过别人议论我们家,奇怪为啥你爸这么出众的人,怎么就娶了我。”

    周青铭一脸茫然,他从来没有听人这么说过。

    周青青比他要敏感得多,而且从小就比他活泼喜欢在外头玩,因此还真听过这样的说法。不过她觉得这些话不好,从来没有跟家里学过,现在听自己妈妈提起,顿时有些不自在。

    “妈,你瞎说什么呢,大家都觉得您很厉害。”

    周妈妈笑道:“我知道他们以前怎么说的我,事实上我能嫁给你爸,就连我都想不到。”

    周爸爸当年是村子里非常出众的后生,人长得精神性又耿直实诚还热心肠,而且非常的勤快能干活。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家都想着要嫁给他,不仅连隔壁村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声,就连县城里一些公家小姐都知道他,一直给他示好。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周爸爸竟然娶了一个深山里的一个残疾人,真是让大家伙大跌眼镜。

    周妈妈年轻时候的模样也还算不错,不过从小因为小儿麻痹症腿脚很不利索,身体也有些畸形。家里头又很贫穷,家里只有一个嗜酒的老爹。

    据说以前搞封建迷信被□□过,打那以后日子过得很不好,整个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周妈妈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能嫁给周爸爸的人。偏偏周爸爸不仅娶了周妈妈,他家里竟然一点反对的声音都没有,都很高兴迎娶这么一个新娘子。

    周爸爸是家里的独苗,他们家人口一直不兴旺,经常都是独子,姑娘都很少。爷爷辈倒是有个小爷爷,可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这其中是有什么缘故吗?”陆远好奇问道。

    周妈妈点了点头:“他们家有个说法,每一辈都活不过三十。”

    这个猜测被证实,大家的表情都十分的复杂。到底是什么样的咒术,会如此恶毒,让这一家人几辈都不得安宁。

    “这和你和爸结婚有什么关系?”周青青不解,心中有个不太好的猜想。

    “你爸也知道这么个说法,他从前还不信,直到他小叔,你们叫做小爷爷去世,这才直到一切是真的。”

    “小爷爷?”

    “对,你们其实还有个小爷爷,不过在你们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你们小爷爷比你爸大不了几岁,二十来岁的时候,就给没了。和你爸和你一样,在离世之前,都遇到了很多离奇的事。他们家一直有个传说,说只要周家的子孙看到这些征兆了,就说明命不久矣。”

    “也就是说,每一辈会有一个人会这个样子?其他人不会?”周青铭问道。

    “是的。他们家一直人丁不旺,所以基本上刚生下小的,大的就给没了,一连好几代都是这个样子。”

    周青铭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暗叹的同时又庆幸自己姐姐没有遇到,可他突然想起什么:“那女儿的孩子呢?”

    周青青原本难看的脸色,此时更加难看了。

    周妈妈痛哭道:“只要是这一支血脉,不管男女,都会如此。”

    周青青整个人被抽空了,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们该怎么办?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我们一家从来没有干过坏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容黎和谢铎南对视一眼,容黎问道:“你和你丈夫成婚,是想要打破这个咒术?”

    “对,也不对。”周妈妈擦掉眼泪,想到自己的亡夫,表情里透着怀念,虽然只是做了短短几年夫妻,可她从来不曾后悔过。后来也不是没有人上门提亲,她虽然残疾,可依然是个能干的女人,模样也还长得不错,还是会有人看上。

    可她不愿意再嫁,不仅为了一双儿女,更是因为无法忘记自己已经去世的丈夫,觉得谁也不能替代他的位置。

    “他当初来找我们,确实是为了咒术的事。我爹也确实用我的婚配威胁过他,不过我们两当时都不同意,我爹也就没有再提这件事。”

    周妈妈的父亲是这一行的高手,当年也是风光过的。不过因为太过招摇,而且不愿意给那些为恶的人驱除身上的孽障,因此被人惦记上就给举报了。

    结果被□□得差点掉了性命,整个人为了避风头才躲进深山老林里,并且金盆洗手再也不沾惹那些俗事。

    周爸爸打听到他,就上门去请求帮忙,希望能帮他解掉身上的咒术。老爷子自然不同意,周爸爸就赖在那里不走了,给这家人帮忙,还在附近找了事干。

    周爸爸样貌出众,性又好,让和差不多年纪的周妈妈芳心大动。老爷子看在眼里,想着自己闺女不容易,之所以会先天不足,和他也有些关系。

    他年轻时候经常泄露天机,助人逃过一劫。虽然也是一种功德,却也是一种冒犯。因此不仅他自己瞎了,生下的孩子也惹了毛病,这也是他退出江湖的原因之一,觉得自己对不住自己的闺女。

    虽然周妈妈有自己的不幸,可同时也继承了天赋,老爷子不想自己的闺女重蹈覆辙,所以并没有教给她自己的本事。

    “你们外公其实也不是故意为难,而是我体质不同,与你爸爸成婚,对于接触他血脉的咒术也有帮助。”

    周青青问:“那你们后来怎么在一起的?”

    周妈妈回忆过去,脸上露出少女的羞涩:“你爸成天在那帮忙,和我经常接触,一来二去我们就互生好感,在你们外公同意给他接触咒术之后,我们就决定在一起了。”

    周妈妈虽然身有残疾,可身残志坚,性非常的开朗阳光。他们家虽穷,却被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不比那些正常人差,甚至比他们还要能干。

    她不仅做了一手好茶饭,农活、手工等等,都非常的厉害,家里的一切装饰都是她自己用山野间常见的物件做出来的。

    这样的女孩对于周爸爸来说充满了吸引力,两人性又非常的相投,于是就互相看对眼了。

    “外公失败了吗?”周青铭问道。

    周妈妈表情顿时黯然下来:“你外公咒术太过厉害,非他可以解。不过还好已经到了第十代,这将会是最后一代。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老爷子用了自己毕生所能,周爸爸娶的还是体质不同常人的周妈妈,最后依然功亏一篑。

    周妈妈嫁给周爸爸其实就已经做好了成为寡妇的准备,虽然他们在竭尽所能的去阻止,可心底明白依然十分危险。

    当时世人都说周妈妈赚了,能嫁给这么个好男人。实际上对于周爸爸来说,是自己赚了,在不知未来的时候,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有这么好的一个女人陪伴着他。

    只是令他们都想不到的是,他们的没能躲过这个咒术,不,他躲过了,因为他已经超过了三十岁。

    其实周妈妈和周爸爸当时心底也会担忧,当年老爷子说过这个咒术只是被封存,并不是被彻底化解,所以也是个隐患,一直考虑要不要孩子,每次都会做措施。

    周妈妈还是在谨慎中意外怀孕了,两人诚惶诚恐的迎来了这个小生命,最后生下来发现是个女儿,这可把周爸爸给乐坏了。这个咒术只会落在男孩子身上,女孩子并不会中咒术。

    这个咒术只要在一代上断了,就不会再次出现。

    于是周爸爸有了女儿之后就去结扎了,想着这样就彻底给断了。可谁能想到低概率的事还是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周妈妈竟然又怀了孩子!这种不可能的事,竟然在最不愿意看到的两人身上看到。

    要不是周爸爸对周妈妈很信任,知道她不是那种女人,肯定就是一场家庭大战了。两人当时痛苦极了,不知道该不该留这个孩子。后来琢磨着,即便咒术依然存在,让孩子看到这个世界,总比一早让他没了要赚了。

    于是周妈妈最后把孩子生了下来,那个孩子就是周青铭。

    周青铭一直到三十岁都没有个女朋友,周妈妈也没有去催,反而还让他好好工作先别想着成家,就是想要躲过三十岁这个魔咒。

    如果他能活过三十岁,说明这个咒术真的已经不会再延续下去,就可以彻底放心下来。

    没有想到,周青铭确实躲过了三十岁,可三十岁过后,咒术又起效了。

    “她这是在耍赖啊!”周妈妈气恼极了,又无可奈何。

    如果不能彻底解除,那么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还有自己的外孙也可能会遇到危险。

    “她是谁?”容黎问道,回忆了这么多,真正的原因并没有道清楚。

    “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都是他们老祖宗造的孽。”周妈妈叹道。

    这是个很老套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一个书生和一个女孩好上了,两人私定终身,约定好书生上省城赶考归来就会娶女孩。没想到书生后来高中之后,就迎娶了富家小姐,将女孩完全给忘了,让女孩遭受到世人的耻笑。

    只是这个故事里,女孩不像其他故事里的那些女孩一样只能吃哑巴亏。她是个巫女,而且是个非常厉害的巫女。她将自己献祭,用以诅咒书生以及子孙活不过三十岁。

    周家人身上就是流着那个书生的血,而周妈妈身上则有巫女一族的血脉。巫女一族是不会害自己的亲人后辈,这也是周妈妈明知道咒术只是封存,也敢生孩子的缘故,没想到依然给破咒了。

    大家听了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这种老套负心梗都是在戏文和老套的电视剧里看到,稍微时髦的电视剧都不会演了,没想到现实中听到了。

    若只是听故事,觉得很是解气,觉得书生活该。

    可当接触的是书生的后代,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受到老祖宗的恩泽,却要承受带来厄运,就让人没有那么解气的想要鼓掌了。尤其知道这家人是这么的友好,更是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巫女虽然是受害者,可当她将魔爪伸向无辜的人,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现实和故事总是不同,故事的人物不过只是符号,和现实每个人都是鲜活的生命,他们也会和自己一样努力的生活着。

    “那个巫女这么厉害,竟然也会吃这么大的亏。”陆远不由感叹道,心底忍不住想巫女竟然能诅咒人去世,而且还这么多代。谁敢欺负和嘲笑她啊?不怕被弄死吗?

    她这么厉害,当时她想要找回自己的男人也很容易啊。就算是因为被伤了心,只想要报复,光是因为被负心就能产生这么大的怨气,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而且当时难道没有利害的人去克制吗,一个高中的学子还有富家女儿,想要找什么能人找不到?

    周妈妈明显愣了愣,没有想到陆远听完会这么说。

    “我们老祖宗不知道他招惹的人这么厉害吗?”周青青好奇问道。

    周妈妈摇了摇头:“都这么长时间了,很多事传到现在都模糊了。我也是听你爸这么一说,还真没想过你们问的这些问题。”

    她就记得老祖宗是个负心人,而且还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导致了现在这个后果。

    “如果是普通的咒术,再厉害我也能感知到,可是我在周青铭身边,并不能察觉。”容黎开口道。

    这个巫女再是厉害,也不该一点咒术的气息都没有。只有看到周青铭身上的痕迹,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察觉。

    周妈妈道:“他们爸爸当时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外公才说现在到了十代了,是该到了化解的时候。”

    没有任何一个咒术可以一代接着一代传下去,再深的罪孽,过了几代之后,只要后人不是为恶的,就会慢慢的被化解掉。

    如果他们身上有功德,这种咒术化解的速度也就会更快。

    这也是老天爷对为善的人最大的鼓励,惩罚并不仅仅是让恶人承担他作恶的后果,也是让更多的人去从善。

    老爷子也是巫女后辈,现在虽然比起从前大不如,可从前最厉害的咒术也从来不超过十代。被辜负虽然对有的人来说堪比天崩地裂,可到底比血海深仇等弱了许多。

    咒术的厉害程度和怨念有关,巫女的怨念再深,也该到头了。

    哪里晓得,情理之外的事就是发生了。

    “当年老爷子是怎么解开咒术的?”谢铎南问。

    周妈妈沉默了,久久才开口道:“他利用自己和我的血脉,将咒术封存。具体如何,恕我不能细说。事实上问我我也不太清楚,我并没有学得他们外公的本事。”

    “能找到巫女献祭的地方吗?”谢铎南问道。

    献祭都在祭坛进行,只要有传承就不会挪动。老爷子既然有传承,还知道自己和巫女是族人,也就会知道传承的祭坛在哪里,也就会知道献祭的祭坛在哪里。

    周妈妈抿了抿唇,心底很是犹豫。这属于族中机密,不会道给外人。

    事实上,在从前他们的村落都不会让外人轻易进去。哪怕后来没落了,很多事也是不会告诉外人的,宁可毁掉也不会让人沾染。

    “这不仅事关你儿子和外孙的性命,也是要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若只是普通的咒术,我们想要解开并不难,可就怕没有那么简单。”

    周妈妈抬头望向谢铎南:“什么意思?”

    “能做到这样的巫女绝非泛泛之辈,哪怕是在当年也是如此。她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和外族人通婚,想要私相传授更是难上加难。”

    “你的意思是其中有误会?”

    “没有查明真相,我也不过是大胆猜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得去查清楚才能知道原因。”谢铎南这个时候又退了回来,并没有给确切的答复。

    不过这几句话依然让周妈妈心底升起了希望,当年老爷子做完一切,他信心满满的样子还在眼前。老爷子的本事她很是清楚,虽然后来喝酒喝得脑子有点糊,可遇到自己拿手的事,还是胸有成竹的。

    当年,她明确的从老爷子口里得知,一切都已经摆平了。

    后来她有孩子,心里很是忐忑,还被老爷子嘲笑,说她不信任老子,他虽然喝得有点大,可办事还是牢靠的。

    她丈夫将生辰全都改掉,就是为了逃避咒术。虽然后来依然没能躲过,但是和从前相比还是有很多不同。而且他是第十代,本就是有些许危险的,他的离世会彻底带走咒术,下一代不会有问题。

    是不是一开始老爷子就弄错了方向,所以一切才没有什么用处?

    周妈妈不再犹豫,道:“我们世世代代都是住在我娘家那座山里,只不过因为变迁,我们族人越来越凋零,后来只剩下我爹这一脉。我们祖上原先一直在外地,后来因为老爹被□□狠了,才回到了故地。

    现在那里已经看不出从前的模样,全都变成了林子,你们想要找到祭坛,得自己好好找找。我爹并没有告诉我这些,只是跟我说我们的根就在那里。”

    现在已经是下午,这个时候入山已经不太方便。

    容黎一行人就在周家住下,虽然他们更愿意回县城住酒店,不过又担心离开周青铭,周青铭会遇到危险。他们吃完晚饭,很识趣的让这一家三口好好说话,自己回到房间里。

    “阿爸,如果这不是咒术,会是什么?”容黎不解道,在她的传承记忆里,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谢铎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得去到哪里我可能才想起来,我总觉得这件事很是熟悉。”

    他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因此很多事都是到了跟前才能完全想起来。

    “熟悉?”

    陆远和容黎对视一眼,很是好奇。

    “对,谭氏一族,让我总觉得好像听说过。”

    周妈妈接的是妈妈的姓,事实上老爷子姓谭。

    容黎并没有印象,便是道:“我电话问一问特殊处的人?他们也许知道些什么。”

    谢铎南笑道:“又是特殊处。”

    容黎不由红了耳朵,她也发觉自己好像太过依赖特殊处,从前她都是单打独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总是喜欢偷懒了。

    “这样挺好,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好合理利用资源。再说了这次也是他们下派的任务,总得出出力。”谢铎南见她不自在,连忙又道。

    容黎点了点头,看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就给卓阳一打了个电话。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欢快熟悉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

    “容姐姐!你终于想起我了,我给发微信你怎么都没有回啊!”

    容黎有些不好意思,她平常不怎么看手机,等看到信息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很久,对方也就是打个招呼,她也就觉得没有必要回了。

    卓阳一并没有因此生气,很快又开口道:“容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我听说你接了特殊处一个低级别的任务?哎呀,要我说这么低级的任务也找你,也太暴殄天物了,你至少要接特殊级的。下次我接到,你跟我一起怎么样?”

    卓阳一叽里呱啦瞎扯了一堆,好不容易等他停下来,容黎才能插空问他。

    “谭氏一族?”卓阳一好奇,“我好像记得有个古老的巫族就是这个姓,具体我也不太知道。成哥就在这,我让他跟你说话,他是百事通,他肯定知道。”

    还没有等容黎说些什么,齐彦成就接了电话。

    “怎么回事?”

    容黎并没有隐瞒,将事情原本告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容黎差点以为没信号了,那边才有声音传来。

    “蒙山谭氏一族,这是个很古老的巫族群,曾经非常的厉害,但是属于邪修。”

    “邪修?”

    “对,他们修行的方式比较特别,非正道可以容忍,后来逐渐就没落了。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了他们的消息,没有想到现在还能听到。”

    “特殊的修行方式?”

    “具体要去查才知道,有些事已经被封存了起来,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最迟后天,我会给你答复。”

    “那麻烦你了。”

    齐彦成笑了笑:“和我不用这么客气,况且都是为人民服务。”

    容黎也被逗乐了,又闲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她喜欢特殊处的原因之一,就是那里的人都很友善。而且他们因为和她职业差不多,更加互相理解,相处起来感觉也更融洽。

    将电话挂掉,容黎才发现谢铎南和陆远都在看着她,眼神里透着探究。

    “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

    “老大,有情况啊。”陆远玩笑道。

    容黎愣了愣:“什么意思?”

    “看你笑得那么灿烂,嘿嘿嘿。”陆远耸了耸眉毛表情很是暧昧。

    谢铎南看不下去,直接把他给轰走了。陆远连忙开溜,留下父女两。

    “这是怎么了?”容黎莫名其妙。

    谢铎南问:“刚才接电话的是齐彦成?”

    “对。”容黎这下顿时反应过来,忍不住笑了起来:“阿爸,你又来了。”

    谢铎南摸了摸鼻子,面色讪讪:“阿爸这也是关心你,你放心阿爸不是那古板的人。阿爸还是那句话,你只要喜欢就行。”

    “阿爸,你可别再往下说了,你之前就毒奶过一次。”

    谢铎南先是愣了愣,没想到自己山里来的闺女也开始说网络用语了,随即又是懊恼,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简昊。

    之前他开始看好简昊了,没想到他家里就出了这档子事。虽然这件事也不能去否认简昊的人品,可到底是闺女去处理的,两个人碰面也是尴尬,想要谈下去怕是不行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罢了罢了。”谢铎南摆摆手,打算不再管这些事。

    他女儿的生活环境,料想以后就算嫁人了,也不会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就前往老爷子族人所在的地方——蒙山。

    原本觉得周妈妈腿脚不方便,不需要她一起,她依然坚持。

    “我从小就在那里长大,没有人比我更熟悉那个地方,有我做向导你们也少绕点路。那里并不容易找,当年他们爸爸绕了快一个月才找到地方。还是因为他们外公出来买酒,他给碰见了。”

    时间耽误不得,大家伙也就不再反对,不过让周青青先回去了。她的岗位非常的忙碌,昨天周末所以才有空闲,平常是很难请假的。

    而且她却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也还需要她关注家里的孩子。

    一行人一起前往蒙山,果然如同周妈妈所说,这里很难找。之前就设了迷魂阵,而且很多路还被树林和野草给挡住了。

    “我怎么觉得一直在走重复的路啊?刚才就已经看到那棵树了。”走了许久,陆远终于忍不住开口。

    周妈妈笑道:“这里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不是熟悉的人,还以为遇到鬼打墙了。”

    她虽然几十年没有来过了,这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植被比从前更加茂盛,可她依然如同从前一样,很轻松的知道哪里是哪里,好似刻入骨子,想忘都忘不掉。

    “不愧是蒙山谭氏一族,果然有些本事。”谢铎南赞叹,若非有人带着,他兴许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地方。

    “阿爸,你想起什么了吗?”

    谢铎南努力想了想,最终选择放弃:“他们和我似乎有些渊源,可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容黎更是好奇不已,也很意外来到这里会有这样的收获。

    如果能查清楚这一族究竟,兴许就能知道阿爸的真实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