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签到仙武世界,打造气运神朝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愣着作甚,坐上来自己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尔等亡国,倒是理所应当。”

  神意震动虚空,如利剑一般斩杀而下,切入众人的心间。

  如雷声轰隆,让几位前朝天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一句话,好似无形的耳光,狠狠地扇在脸上。

  他们本就是亡国之君,苟活至今。

  赵穆这么说,等于揭人伤疤。

  “穆天子好大的口气!想必以你这样的年纪,不懂什么叫刚过易折!”

  梁武帝眸光冷漠,神意汹涌澎湃。

  如浪如潮,搅动八方。

  他身为一座王朝的开国太祖,硬生生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打下偌大江山。

  骨子里不仅有一份傲气,更有不容他人忤逆的霸烈。

  平白被人如此羞辱,哪里能忍得住!

  哪怕对方是神州第一,周天榜首!

  强大的念头如星辰闪耀,显现出巨大的虚影。

  瞬息之间,由模糊到凝实。

  竟是一尊骑象擒龙的威严法相!

  “呵,原来是鬼仙,难怪敢在朕的面前放肆。”

  赵穆轻笑一声,眼神淡然,并无波动。

  这灭圣盟,确实是得了神道的真传。

  武道有凡境十重的划分。

  阴神修炼,自然也有相应的层次。

  但凡脱离肉身躯壳的游魂,都可统称为阴神。

  只是强弱,有所不同。

  孱弱的游魂,无形无质。

  被风一吹,火一烧就散了。

  所以需要借助各种法子,壮大己身。

  就跟练武,必须得锤炼体魄一样。

  若非有正统传法,很难入门。

  就赵穆所知。

  最简单的有香火法。

  游魂托庇于庙宇,取世人的一炷香火。

  汲取众生愿力,强化念头。

  但若无天子敕封,始终登不上大雅之堂。

  算是淫祠淫祀,一旦被人捣毁,游魂就灰飞烟灭了。

  除此之外,还有水法,火法。

  用水火,磨炼念头,显化形体。

  这些都是上古秘传之术。

  阴神只有炼出形体,才能称之为小成。

  届时,附身于飞禽走兽,化为山精树怪一流,勉强有了几分自保能力。

  炼形这一步,其中最为艰深的,便是雷法。

  阴神最怕雷霆。

  每到雨天,难过得很。

  那些没什么根底、法门的游魂,没有护持,往往都会被震得魂飞魄散。

  天底下敢用雷法炼形,极少。

  等到神魂形体坚固,便是分化念头。

  夜游千里,日游百里。

  借水凝体,借火凝体。

  这在世俗眼中,与鬼神没什么区别。

  至于赵穆所说的鬼仙,乃是念头膨胀,结成圣胎。

  打破生死屏障,具备尸解夺舍的能力。

  等同于另一种意义上的长生不死。

  到了这一步,形体化为法相,各不相同。

  有菩萨,有魔王,有道君,有龙蛇……

  古往今来,修成鬼仙的阴神少之又少。

  盖因此道难行,动辄就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即便是在上古年间,能够传承下去的道统也就那么几支。

  “穆天子见识不错,连阴神修持的层次都有了解。”

  越灵帝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

  他的神意所形成的法相,模样颇为怪异。

  其身如鹿,其头似孔雀,额角峥嵘,背后有蛇一样的尾巴。

  飞廉!

  这是太古的异兽!

  “你们这些人,总以为知晓一些秘闻,便就了不得,殊不知自己才是井底之蛙,难以明白苍天之广阔。”

  赵穆面无表情,目睹一尊尊法相占据虚空,神意如潮,覆盖四周。

  他心中并不惊慌,反而想要领教一下,灭圣盟三大鬼仙的手段。

  “好意相邀你入灭圣盟,共谋大事!却没想到,名声震动四十九州的穆天子,是个没眼界的狂徒!”

  晋恭帝的法相,是一尊头戴宝冠,双掌合十,如须弥山一般镇压三界六道的金刚神王。

  阴神之道,极为难行。

  可一旦成就鬼仙,便能尸解夺舍。

  等同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这是凡境十重,武道人仙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活得越久,心态自然也有所变化。

  产生了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感觉,不足为奇。

  赵穆武道修为再高,也不过年仅十五的束发少年。

  灭圣盟的几位前朝天子,一个个炼出形体,修成法相。

  千秋岁月,都活了过来,难免对其有些轻视。

  “虚空小天地,穆天子你的武道法身又能发挥出几分?”

  梁武帝大步踏出,那尊骑象擒龙的巨大法相硬生生镇压而下。

  好似沉重的枷锁套在赵穆身上,要禁锢住他的行动。

  说动手就动手!

  丝毫不讲半点道理!

  这位大梁王朝的开国太祖,眉宇之间尽是杀伐之意。

  如同天下苍生的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亡国之君,还有什么生杀予夺之权。”

  赵穆心神如日月,爆发出一团团耀眼精芒。

  一万八千颗如金刚钻般的圆满念头,宛如星河横空,反而压住梁武帝的阴神法相。

  “不好!念头如金刚,坚不可摧!”

  本来作壁上观的越灵帝,神意猛然波动。

  他自忖成就鬼仙,心神修为应该远超穆天子。

  若在外面,对方一身阳刚气血,鬼神辟易。

  三大鬼仙一起联手,兴许都拿不下。

  可穆天子的这团神意,身处周天神光宝镜的小天地。

  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斗得过自己。

  没成想,赵穆的心神修为不比武道境界来得差。

  “这个时候才察觉!晚了!”

  神意变化,只在刹那之间。

  赵穆甫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一万八千颗念头凝聚心神法相,化为一尊拨转日月,执掌乾坤的威严天子。

  一掌拍出,好似巨大的磨盘旋转,威力恐怖至极!

  “灵帝救我!”

  感受到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大梁王朝的开国太祖惊骇无比。

  棋差一着,满盘皆输。

  他太看轻穆天子,自然要付出惨重代价。

  巨象昂首,蛟龙长吟,迸发震破心神的无形声浪。

  这是梁武帝所学的道术,龙象巨吼!

  鬼仙之下,魂飞魄散。

  与人对敌,无往不利。

  可惜,遇见修行《未来无生经》的赵穆。

  那震散神魂的高妙道术,连一丝波澜都未掀起。

  他之心灵,风平浪静,坚不可破。

  “还想拖延时间!”

  那一掌无情按下,直接把巨象打碎,蛟龙磨灭。

  梁武帝的神意,轰然散开,化为一团团漂浮不定的坚固念头。

  赵穆观想未来佛,真空大手印凝固虚空。

  一旁围攻而上的越灵帝、晋恭帝,像是陷入泥沼,停顿了一瞬。

  如此短暂的时间,他用生死磨盘硬生生把梁武帝的神意打得粉碎。

  “穆天子!今日之仇……”

  浓郁至极的怨恨之意遍布虚空,仿佛最恶毒的诅咒,最凄厉的哀嚎。

  “丧家之犬,苟活之辈!朕就在天京皇城,你难道还敢上门?可笑!”

  赵穆不为所动。

  打碎形体,磨灭念头。

  他大手一张,把一团团神意摄取过来。

  像是吞了大补药一样,吸收梁武帝的鬼仙神意。

  赵穆那尊天子法相,猛然膨胀,拔高数丈。

  他也不停手,望向越灵帝的飞廉异兽。

  流风急转,旋动如刀,生出一股股锐烈无比的切割之意。

  八风动,而天下乱!

  古语有云,周天八卦,应生八风。

  有炎风,出自艮气。

  有滔风,出自震气。

  有熏风,出自巽气。

  有巨风,出自离气。

  有凄风,出自坤气。

  有飂风,出自兑气。

  有厉风,出自乾气。

  有寒风,出自坎气。

  八道性质不同,或酷烈,或阴寒,或慑心,或迷神的无形之风,齐齐逼向赵穆。

  与此同时,占据周天八卦的各自方位,相辅相成,让人避无可避。

  “这才有点鬼仙的样子。”

  赵穆眼眸微动,瞧出这门道术的厉害之处。

  八风吹动,天子法相剧烈摇晃,一万八千颗念头变得有些散乱。

  一层层幻境铺展开来,好似佛门的八苦地狱,拉扯着心神,消耗着心念。

  “称霸现在,我佛如来!”

  受到道术攻击,赵穆不慌不忙,镇定应对。

  手中捏出十大法印,犹如端坐中央大世界,八风吹不动的佛陀。

  称霸现在,破灭大千!

  一股横生的霸道、刚猛、强大的意味,充斥这方虚空小天地。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赵穆化身如来佛,一记轰破十方的无上拳印笔直轰出。

  那相辅相成,生生不息的八道流风,顷刻荡灭。

  拳印还未临身,越灵帝的飞廉法相便发出一声惨叫。

  神意破碎!

  “这是什么道术!不对……你用心神驱动武功!”

  潇洒自若的越灵帝,再也没有之前的从容气度。

  他整个人像是被挤碎的气球,啪的一下炸开。

  “先退!”

  正要一起出手的晋恭帝吓得亡魂皆冒,那尊金刚神王裹住自身神意,准备遁入虚空。

  “走得了么?”

  赵穆眸光凛冽,神意于一刹那之间闪动变化。

  现在,未来。

  如来,弥勒。

  两尊大佛镇住虚空!

  硬生生禁锢住遁走的晋恭帝!

  而后。

  天子法相一脚踏下。

  轰!

  那尊金刚神王登时被踩瘪。

  威猛无比的法相比瓷器还要脆弱。

  数十条粗大的裂纹蔓延开来。

  咔嚓,咔嚓。

  晋恭帝的神意,受到无与伦比的巨大压迫。

  激烈的情绪充盈神意,他露出一抹狠色。

  “欺人太甚!给我炸!”

  全部的念头如引燃火药,轰然爆开。

  蕴含着大破灭,大毁灭的恐怖波动震破虚空。

  这座小天地像是被一团团神雷包裹,赵穆心神变幻,一万八千颗念头凝为一体,轻轻吐出一字:

  “定!”

  如口含天宪。

  动荡不已的虚空,瞬间稳固下来。

  一切归于平静。

  “乾兄……待到乾兄出关,必然……”

  那残余下来的念头,断断续续形成一股浓烈的怨恨意味。

  神意受损,便是千年苦修白费了。

  这三个前朝天子,说不定要跌落鬼仙境界。

  “朕自当恭候。”

  赵穆没有把建立灭圣盟的大乾太子放在心上。

  他大手一抓,那些残存念头便被吸收进去。

  离去之前,这位一举力挫三大鬼仙的大周天子。

  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顺便引动神秘石钟。

  “您来到了镜中天地,提取到了《过去弥陀经》。”

  “是否烙印?”

  赵穆笑了一下,满意地点头。

  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大禅寺的三篇无上经文,过去,现在,未来,全部集齐。

  这等于他手里,掌握了所谓的彼岸之道。

  “积蓄更为雄厚了,可以考虑冲击人仙天关!”

  赵穆心念浮动,遁入虚空,离开这方小天地。

  待到他回神,睁开双眼。

  龙蛇似的经文,如星辰般显现真意。

  熠熠生辉,刻印于心间。

  “陛下……”

  还没等赵穆仔细参悟,披着薄纱的云漱玉翩然而至。

  比起不着寸缕,半遮半掩更有情趣。

  他收拢心神,拍了拍床榻,轻笑道:

  “坐上来,朕有些乏了,今晚你自己动。”

  灭圣盟的三大鬼仙,多少还是有点道行。

  跟他们斗上一场,心神确实有些消耗。

  双修这种事,总不能只是自己费力气。

  云漱玉愣住了,她才离开一会儿。

  刚才还精神奕奕的陛下,怎么就累了?

  赵穆扫了眼愣在原地的曼妙女子,淡淡道:

  “怎么?还要朕传授你一套洞玄子三十六散手不成?”

  ……

  ……

  元蒙草原。

  金帐。

  打坐冥想的宰相萧温,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很是苍白。

  好像遭了一场大病。

  “怎么?萧先生,是谁伤了你?”

  好不容易用一个部落的血祭,安抚住长生天的赤乌汗王,皱眉问道。

  这位宰相来历神秘,是修炼有成的鬼仙高人。

  比起信任自己,长生天似乎更看重对方。

  他之所以能掘出金狼古国的遗迹,拿到神灵祭坛,全靠此人的谋划。

  “穆天子……”

  萧温眼中透出一抹凌厉之色,狠声说出这个名字。

  随即,双手用力按住眉心,缓解剧痛。

  他被赵穆的一记如来法印轰碎神意,毁去三分之一的念头。

  不仅实力大损,境界跌落。

  更惨的是,那股称霸现在,破灭大千的霸道拳意,强自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好似针扎的刺痛,时时刻刻,折磨自己。

  “这道拳意磨灭不掉,此后我的心灵蒙尘,再对上穆天子,怕是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萧温,或者说是越灵帝,心中大恨。

  “那位大周天子,相隔千万里还能伤及萧先生?”

  赤乌汗王骇然道。

  此人武道修为到底有多恐怖!

  灭杀长生天神的一缕神意。

  还让一位鬼仙吃了大亏。

  这等人物,真的能够与之为敌?

  “我一时不慎,才被穆天子所趁。”

  萧温摆手,没有细说,强行给自己挽回颜面。

  他眉宇之中,尽是冷色。

  似是想起什么,又说道:

  “神州已经出了一个人仙魔头,够让穆天子吃点苦头。”

  “六大劫数,白云城的最先出世。”

  “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到时候就是汗王实现雄图壮志的时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