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剑神归来 > 我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隔多日,我又回来了。

  开新书其实是不想让大家知道的,心有愧疚,不过主编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他的原话是:喜欢你的自然会去看新书,不喜欢你的早走了。

  新的笔名,新的起航,最拿手的修真类,一样的归来,不一样的故事。

  为自己曾经的断更少更说一声对不起,为以后的远航道一句不过是从头再来。

  新书书名:《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第一章试读:

  ————————

  方牧躺在床上,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自己和老婆的婚房,但实际上连个结婚照都没有。

  “方牧!你还知道回来!?”

  一个枕头砸了过来。

  王诗梦火冒三丈,气急道:“这三天你死哪去了?一身的酒味,臭死了!”

  她起码有个八分姿色,打扮很大方。

  上身的露脐装,紧绷着她的玲珑浮凸的身材,尤其是那两条白得滑腻、漂亮到眩目的大长腿,让人一看就容易想入非非。

  “三天?”方牧楞了一下。

  自己明明失踪了整整三百年!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那是一个根本不在地球的遥远他乡,是一个人吃人的凶险世界!

  在那个世界,人可以修炼。

  踏空飞行,一拳崩山,一脚镇海,一口飞剑取敌人头颅千里之外不是传说!

  在那妖兽纵横,处处充满背叛和杀人夺宝的残酷修仙世界里,方牧苦苦修炼三百年,成为了无人不知威名远扬的大魔头!

  “我这是……回来了?”

  方牧顿时清醒了不少,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不是做梦!

  自己真的回来了!

  一场酒后大醉,自己从那个该死的鬼地方回来了!

  时间太过巧妙,在那个修仙世界的三百年,在这里却只是过去了三天……

  “你一个倒插门的废物,喝点酒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

  王诗梦指了指地板上的被子,呵斥道:“快点从我的床上滚下去,那里才是你睡的地方!”

  方牧眯起眼睛。

  要不是因为自身的修为全失,他现在就能一巴掌拍飞这个女人。

  说来也够耻辱的,人人都羡慕方牧娶了个漂亮老婆,但实际上……他跟王诗梦从来都没同过房,甚至连手都没碰过。

  “其实吧,我确实非常喜欢你。”

  “不过,那也只是以前了。”

  方牧眼睛清澈明亮,压根就不像是喝醉了的模样。

  他起身走到窗前,看楼下的车来车往,“我以前真是够蠢的,看你主动投怀送抱,还要跟我结婚,我欣喜若狂,那叫一个激动,搞了半天,你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呵呵……”

  “你说什么!你再敢说……”王诗梦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慌和闪躲。

  这件事,是她最大的污点!

  当年,王诗梦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男朋友,几乎到了快要谈婚论嫁的地步。

  那个男人有多优秀呢?

  学历高得吓人,饱读诗书,素养极高,身高、长相挑不出任何毛病,背后的家庭更是大企业的超级豪门!

  这样的公子哥,几乎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就连王诗梦也不例外。

  一天,公子哥选择分手,理由是暂时还不想结婚。

  王诗梦心有不甘,一气之下,故意找了个当时偷偷暗恋她已久的大学同学方牧,冲动结婚领证,竟然只是为了拍个照发给那个公子哥看,让他后悔让他不爽。

  “只是你没想到,他一点都不在乎。”

  “一点都不。”

  方牧回过头,咧嘴笑道:“当你回过头冷静下来,想再和我离婚,我已经死活不同意了,嘿嘿,跟我这条癞蛤蟆共处一室的感觉怎么样?”

  王诗梦瞪大眼睛,她完全不敢相信方牧居然敢对自己说这种话!

  他疯了吗?!

  这还是那个懦弱无能,老实自卑的方牧吗?!

  “你少在这里跟我发酒疯!”

  王诗梦呵呵一笑,冷冷道:“你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方牧!你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吊丝,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

  “钱有那么重要?”方牧笑了笑。

  虽然自己修为全失,但有丰富的经验在,可以很快就重新开始修炼。

  就算是雇佣兵那些拿高价钱办事的狠角色,在方牧面前,也只不过是蝼蚁,随手就能捏死的货色!

  他所炼制的丹药,随便拿出去一颗,都足以引起医学界的疯狂!

  钱?

  这种简单的东西,只要他想,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一夜暴富。

  “说的轻巧,你有钱吗?”

  “我又不是没去过你家,穷乡僻壤的,一家子都是种田刨土的农民!”

  “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哪来的脸跟我发酒疯?真是搞笑!”

  王诗梦满脸不屑。

  她甚至已经想好,等明天方牧这个家伙酒醒了就要他好看!到时候,这个吊丝肯定会害怕的给自己跪下求饶吧?呵呵!

  “农民怎么了,农民欠你的了?”方牧脸色一冷。

  王诗梦被他盯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慌乱,方牧这个眼神,她从来就没见到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怕了一个倒插门的吊丝?

  似乎是觉得脸上无光,王诗梦愤怒地抬起手,一巴掌对方牧扇了过去!

  然而却被方牧轻而易举抓住了手腕。

  “难怪那公子哥不要你,换成我,我也不要。”方牧咧了咧嘴。

  王诗梦满脸难以置信,紧接着,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

  “方牧!我杀你了!”

  “你有什么资格跟他相比,你只不过是一个臭吊丝,你什么都不是!”

  “论学历你不如他,论才华你更是差远了,就连家庭条件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只是个吃软饭的赘婿,你配不上我!知道吗!”

  王诗梦歇斯底里,恨不得把方牧的脸抓个稀烂。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推开了。

  “怎么了这是?!”

  王妈看到眼前一幕,顿时火冒三丈,“方牧,你敢欺负我家梦梦?!”

  “怎么回事?”一道具有威严的声音也从客厅传来。

  王爸沉着脸也来了。

  他皱了皱眉,问道:“满屋子酒味,方牧,你去哪喝酒了?”

  他们只看到王诗梦一边哭一边发脾气,立马看向了方牧。

  “没事梦梦,有什么事跟妈说,妈给你出头!”

  说着,王妈将王诗梦拉到一边。

  “我可没醉。”方牧眼神清明的很。

  “你这是什么态度!”

  王妈顿时就炸了,瞪眼道:“还敢顶嘴,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收拾东西,从我家滚出去!”

  “胆儿肥了都!”

  “到底是从农村里出来的,没家教!”

  王妈咄咄逼人,喋喋不休,恨不得再说上两个小时。

  “妈,我要让他给我跪下道歉!”

  “乖梦梦,你放心,妈给你出气!”

  “朽木不可雕也。”王爸摇了摇头。

  王诗梦接连冷哼,趾高气昂道:“方牧,从今天起你给我搬出去,自己去找个地方住吧!”

  “呵呵,三千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哪够某人租房过日子啊。”王妈冷嘲热讽。

  “方牧啊,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王爸也没阻拦。

  他本来还以为方牧是一个挺老实巴交的小伙,穷是穷了点,但至少老实规矩,没想到……

  他现在知道说错话做错事了?

  那也得认认真真道个歉,知道悔改才行!

  “方牧,少跟我装哑作聋!我跟你说话听到没!”王诗梦不耐烦道。

  “行,走吧。”过了良久,方牧转过身。

  什么?

  王诗梦三人,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个废物赘婿,居然还真答应了?

  他难道不应该下跪道歉认错吗?

  在这大城市里,身上没几个子的他,离开了王家,怎么活下去?

  他疯了不成?!

  “走啊,愣着干什么。”方牧说道。

  “你是在搞笑吧?”

  王诗梦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冷冷道:“要走的人是你,这是我家!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就得跟着你一起住,一起过猪一样贫苦的日子吧?少做梦了!”

  “民政局一个人可办不了手续。”方牧淡淡道。

  顿时,王家三人都楞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王诗梦柳眉微蹙。

  “离婚啊,你不是早就想和我离婚了吗,如你所愿。”方牧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下,王家人都傻了!

  他们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方牧吗!?

  王诗梦顿时慌了。

  离婚?

  半年前她确实想离婚,可都已经是现在这样了,亲朋好友全都知道了,哪有说的那么轻巧?

  她怎么可能还嫁得出去!

  那些以前配得上她的优秀男人们,现在指不定是怎么看她笑话的呢!

  “方牧啊,这话可说不得!”王爸皱眉说道。

  王妈脸色也变了,她哪还不知道,女人一旦被贴上再婚的标签,就已经青春不再。

  她假笑着说道:“哎呀,两口子吵架很正常,梦梦她也只是说着玩的,怎么可能真的跟你离婚呢……”

  “我……我就是这么一说……”

  王诗梦也跟着辩解,想了一会,才冷哼道:“大不了我以后不说离婚总行了吧?摆什么臭脸……”

  “说着玩的?呵呵……”

  方牧打断了她的话语,淡淡道:“纠正一下,不是我妥协离婚,而是我要离婚!”

  这话一出,王诗梦整个人都懵了!

  王妈和王爸更是难以置信,赔笑的脸色瞬间凝固,卧室内一时间变得死静!

  “去找个金龟婿吧,我就不奉陪了。”

  方牧从书桌上拿起一支钢笔,略微生涩的写起了什么。

  少顷,他扯下一页纸扔给王诗梦,随后大步离去,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走。

  “方牧,你别后悔!有本事你就一辈子都别回来求我!”王诗梦尖声大喊。

  她冷哼不已,拿起怀中的那一页纸张,满不在乎瞥了一眼。

  “欠条还是什么?”

  不看还好,一看,她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这居然是一封字迹潦草的休书!!

  ————————

  直接黑岩站内搜索书名: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就好了。

  不用打赏,不用投票,什么都不用,只需要点个收藏,没事的时候看一看就行。

  这里是龙猫跳,一个喜欢写修真界恩怨情仇的普通人。

  谢诸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