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11章 第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一章

    宋鸾也知道她这副表现完全不像是原主能干的出来的,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明知结局还继续在男主面前作死?她是嫌命太长了吗?

    飞扬跋扈可以,但是在赵南钰跟前她是万万不敢的。

    她这声夫君喊得极为自然,勾着他的一通动作也如行云流水般流畅,看不出破绽来,赵南钰明知她在演戏也没有戳穿她,自然而然的握住她的手腕,把人往自己身边拽,兴味十足的问道:“天地可鉴?”

    宋鸾也知道她说的这句话有多假,心虚的很!只是抱着他不肯撒手,死死咬紧了牙关装作没听见他的话。

    见她久久不答,赵南钰的语气便没有一开始那么好了,他冷笑一声,“说话。”

    宋鸾苦着一张脸,眼中闪过各种情绪,她吸吸鼻子,结结巴巴的说:“人都是会变的……我也是最近、最近才察觉到自己的心思,我……我……反正我没骗你。”

    赵南钰沉吟道:“那你说说看你对我是什么心意?”

    她讪讪一笑,“敬仰敬仰之情。”

    这还真不是假话,赵南钰这个人的确让她很佩服,隐忍克制,手段毒辣,也不会为儿女情长所拖累。

    宋鸾拽了拽他的衣角,仰着脸看着他,“我们走吧,识哥儿都要等急了。”

    她是着急离开这里,谁知道赵博还会说出什么诋毁她的话来!

    赵南钰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她的背,目光淡然的朝赵博望过去,笑了下,“不着急,再听听看。”

    牛批啊。宋鸾在心里给他竖起了大拇指,承受能力真的好强。

    赵博那边喋喋不休,翻来覆去说来说去都绕不开赵南钰的娘,嘲讽他的出身。

    宋鸾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哪怕是被兄弟在背后用言辞羞辱,赵南钰的脸上仍旧有浅浅的三分笑意,完全看不出他心里头在想什么。

    等听够了之后,赵南钰牵着宋鸾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后花园,快到主院,他便将她的手给松开了。

    宋鸾看着他的背影,紧蹙眉头,按捺不住她的好奇,她大着胆子叫住了他,“赵南钰。”

    男人站在阳光下,皮肤白的透明,他转过头来,漆黑的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在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宋鸾问:“你难道都不生气吗?”

    他肯定是知道赵博从前也说了许多他的坏话的,今天撞上了也没有冲上去撕,云淡风轻的被他给揭过,想想都觉得可惜。

    赵南钰的瞳孔仿佛漾着一层层看不透的水光,看的她心里发慌,他笑着回:“不生气。”

    宋鸾莫名打了个寒噤,浑身都冷,真是佩服死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谁信啊?反正她不信。

    此刻她觉得他嘴角的笑意真是渗死个人了。

    这天傍晚的时候,宋鸾听见消息,说是下午的赵博编排他二哥的事不知道被谁捅到了老爷子跟前,赵博被老爷子拿拐杖敲了一顿,现在人还跪在祠堂里没出来。

    她心想,这事多半还是赵南钰干的,这个男人嘴上一套套的,但也不是会就这么心甘情愿吃哑巴亏的人。

    明着来不行,那就暗戳戳的搞赵博。

    不过听说赵南钰也没讨到好处,也不知道因为犯了什么事,被老爷子罚抄了十遍的家法,宋鸾有幸见过一次赵家的家法,长长的一卷,抄一遍就够受的,抄十遍的话,她都有点心疼赵南钰的手了。

    宋鸾对赵南钰这个人没意见,手段不太光明磊落也没什么,毕竟身不由己,爹不疼后娘也不爱,如今还没权没势的,只能用些不入流的计谋了。

    她更加担忧的是她自己的处境,赵南钰虽然对她和和气气,在床上也会同她亲近,但是吧,多半是没有几分真心,而全都是在做戏。像原来那样坐以待毙肯定是不行了,她还是得主动出击,一点点的将赵南钰的好感度给拉回来。

    宋鸾还记得《权臣》 这本书后期用了大量的笔墨细细的讲述了赵南钰对赵识的看重,作为一本巨长的女频文,哪怕是写到快要结尾,男主女主依然年轻,赵南钰也不例外。

    而立之年,便独揽大权,这才开始一步步彰显其冷酷无情的一面,只在亲生子面前有三分温柔,虽对原主厌恶,他待着这个儿子却是极好。

    疼爱到宋鸾看到快结局也没有看见他有其他的孩子。

    所以宋鸾决定先搞好她和识哥儿的关系,何况她是从心底喜欢识哥儿这个孩子的,血缘关系就是如此的神奇,好像她真的经历过十月怀胎的那段日子。

    天色渐晚,远处天空的晚霞呈艳丽的红色,显眼极了。

    宋鸾伸了个腰,站在回廊底下,随口问了一句身边的丫鬟,“厨房在哪里?”

    丫鬟愣住,不太明白这个能折腾的夫人又想做什么,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忙回答,“在西边的偏房边上。”

    宋鸾点点头,“带我过去吧。”

    作为长期独自生活的死宅女青年,她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好厨艺了,自学成才,香的辣的甜的样样拿手。

    丫鬟战战兢兢的将她领到了厨房门前,宋鸾自顾自的进去了,厨房里的人见了她都吓了一跳,做饭师傅是非常不喜欢她这个二少夫人的,当初原主刚进门,没少折腾小厨房里的人。样样菜都很嫌弃。

    宋鸾咳嗽了两声,尽量保持镇定,缓缓地说:“有空的灶台吗?我要用。”

    “嗤”的一声,老师傅直接笑了出来。她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娇滴滴的小姐会做饭?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宋鸾也不恼,耐心十足的等着人回话。

    “少夫人,灶台自然是有的。”

    老师傅指了指他边上空着的那个,面无表情,“您要用便用吧。”

    一屋子的人都在庆幸,得亏他们刚将晚饭给做出来,要不然这位不讲理的二少夫人晚些时候闹起来,又是没完没了,连累的还是他们。

    宋鸾将袖子卷了起来,吩咐人准备好食材,站在灶台前准备开始干活了。她觉得小孩子都喜欢吃香甜好看的糕点,这回打算给识哥儿做些桂花糕。

    糖、桂花还有面粉,一样样的摆在她眼前。

    宋鸾动作熟练的将面粉给和好,又切成小块小块的小面团,随即用手捏成小花小动物的形状,可爱非常。

    流畅的动作引人注目,就连做菜的老师傅都停下手里的活儿朝她看了过去,眼神震惊,似乎是不敢相信她居然还真的会,而且还做的这么好。那捏形状的手段看起来就不是刚学的。

    一帮人都在想,青天白日真是见了鬼样的邪门。

    蒸好桂花糕,宋鸾也没有在厨房里多做打扰,提着适合,客客气气的说:“你们忙,我先走了。”

    她提着食盒,直奔前院,嘴里还哼着小调调。

    识哥儿其实也怪可怜的,没人陪他玩就只能自个儿坐在赵南钰的书房里,扒拉着玩腻的玩具,好在他足够懂事,就算是玩腻了的东西也不会觉得无聊。耐心十足,像极了他父亲。

    书房的窗格之前正对着书桌,赵南钰站在桌前,手里拿着毛笔,一字一句的正在抄家法,抄了一个下午也不觉得手疼,更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

    “咚咚咚”,宋鸾进去之前还很礼貌的敲了门。

    “谁?”这个字问的极冷淡,像裹了冰块的石子似的朝她迎面砸来。

    宋鸾一怔,心里奇怪,原来赵南钰也在吗?她本来以为只有识哥儿自己在练字。如果知道他也在,她可能都不会过来了。

    “是我。”

    “进来吧。”这三个字的语气不知温柔了多少。

    她推开门,闻见一阵清冽的香气,桌子上放着个小香炉,看来这香气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识哥儿坐在软塌,手里头还拿着木质的小玩具,表情单纯,精致小巧的脸蛋上写满了无辜。漆黑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她。

    宋鸾每次见到识哥儿,心都要被萌化。

    “你怎么过来了?”赵南钰搁下毛笔,踩着最后一点日光径直朝她走来。

    宋鸾扬了扬她手里的食盒,“我给识哥儿做了糕点,特意拿来给他吃的。”

    她殷勤的样子像是来邀功的小狐狸,俏皮中透露着些许傻气。

    赵南钰眸色一暗,眼角笑意深深,慢条斯理的问:“你亲手做的?”

    “我怎么不记得你会?”

    “什么时候学的?”

    其实赵南钰也没有怀疑什么,他只不过猜测宋鸾拿了旁人做的糕点,却非要说是她自己做的来讨好。

    这一连串的问砸懵了宋鸾,面对赵南钰意味深深的眼神,小腿肚忽然有点软。

    她想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