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109.第一百零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为防盗章  怀瑾之所以找上门来, 是因为宋鸾已经很久不曾出过门去他哪里了,他总担心她出了什么事。他听说赵家二公子同二夫人近来重修于好, 他是当成笑话来听的, 因为宋鸾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过讨厌他的丈夫,她认为当年她被下药被迫同他成婚都是赵南钰的计谋, 所以她对赵南钰才有诸多不满。

    怀瑾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回上门就撞见了人家的正牌丈夫, 他在市井混迹这么些年, 性子也相当泼辣,都不带害怕的,鲁莽的往里冲, 双手双脚被人控制住, 还不死心。

    赵南钰背手站在台阶之下静静看了很久, 一双眼睛黑如深潭, 扯了扯嘴角, 他笑着问:“这是谁?”

    哪里有人敢告诉他实话, 个个都低下脑袋不肯吱声,管事对他们使眼神, 按时他们赶紧把人给带走。

    赵南钰唇角的弧度慢慢滑落,双眸冰冷,声音也骤然冷了下去,他厉声道:“都哑巴了?”

    管事等人吓得一个哆嗦,遍体生寒, 燥热的天里后背竟冷汗阵阵。

    怀瑾能和宋鸾狼狈为奸到一块去, 就注定他们两个人性子差不多, 又泼又没眼力见还一个劲的作死,他呵了一声,“我是谁?赵公子你真的不知道吗?”

    赵南钰踩着黑靴一步步往上走,站在距离他三步之远的地方,弯了弯嘴角,冷冰冰的视线一瞬不瞬的从他脸上扫过,一字一句吐字清晰的说:“你、配、吗?”

    话音刚落,他抬脚朝南怀的胸口踹了上去,这一脚用了极狠的力道,凌厉的不像是个读书人,怀瑾当即被他踹飞,后腰狠狠撞上门柱,五脏六腑传来一阵阵疼痛感,鲜血顺着他的唇角缓缓流了下来。

    赵南钰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物,他姿态优雅的拍了拍衣襟,扬唇轻笑,“管家,送客。”

    “是。”

    怀瑾忍着疼坚强的爬了起来,随意用手将嘴角的血给蹭干净,呸了一声,“嘁,我自己走。”

    这狗日的,下手真他娘的是狠毒,难怪阿鸾不喜欢他,粗暴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呸呸呸。

    赵南钰眉心突突的跳,旺盛的火气被他强压在心间,他的脸彻底的黑了下去,一言不发的直奔后院,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了下来,转变方向先回了书房。

    他得冷静,尽管现在他很想对宋鸾做些出格的事,好让她长长记性,但还不到时候。

    赵南钰对怀瑾的底细一清二楚,甚至宋鸾是什么时候赎了他,两个人见过几次面,每次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也都知道。

    在他渐渐对宋鸾上心后,已经做不到无动于衷心如止水,他也会恨。

    宋鸾不安的在屋里转来转去,她根本不知道原主总共招了多少个男人,之前她还天真的以为只有一个贺润,转头又上门了一个,她觉着她都快要秃头了。

    听到赵南钰把那小倌一脚踢飞的消息之后,她更是坐立难安,绞尽脑汁想着一会儿怎么应对他?

    首先认肯定是不能认,但宋鸾也不清楚原主和那个小倌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故而她亦不能否定的很彻底。

    宋鸾想的脑仁发疼,好在赵南钰没有马上过来跟她算账,这也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初夏的天黑的晚,快到用晚膳的时辰,远处的天空还亮着,晚霞一朵朵。

    赵南钰静下心来写了两幅字,随后牵着识哥儿的手和他一起去宋鸾的屋里用晚膳。

    宋鸾还心慌意乱,她忐忑的看着赵南钰,发现他的脸色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她不禁问自己,难道这件事他就这么忍下来了?不打算追究了?

    赵南钰眼角带笑,语气温柔,“怎么一直看着我?”

    宋鸾心里发毛,拿不准他的心思,也看不明白他怎么一副无事发生岁月静好的模样,她道:“我听……”

    赵南钰敛眸,微微一笑,随后打断她的话,“先吃饭吧。”

    吃饱了才有力气算账。

    宋鸾涌至喉咙的话就这么被强压了下去,她本鼓起勇气想主动和他摊牌,解释一番,没成想赵南钰似乎不太想提这件事。

    她捏着筷子,望着桌上自己爱吃的菜都没什么食欲。

    赵南钰往她的碗里夹菜,生怕她吃不好饿着,“多吃点。”

    宋鸾渐渐放下心,松了口气,“谢谢。”他既然不提,那她也没必要去触他的霉头。

    夜里,赵南钰难得在她的屋里留宿一次,宋鸾刚擦完头发,身上还带着股淡淡的馨香,她穿的很单薄,夏日的中衣也透,一早便能将她玲珑的身躯看的清楚明白。

    月光之下,她似乎白的发光,雪白修长的脖颈让人想在上面咬一口,她没有发觉背后的人,面对着床板,单手支撑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翻动手里的书籍。

    宋鸾嫌热,宽松的裤腿卷到一半,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两只脚丫蜷缩着,小巧可爱。

    赵南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看了一会儿之后忽然伸手握住她的腕,将人往自己身上提了提。

    宋鸾睁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他,此时他们靠的很近,赵南钰的气息洒在她的脖子上,害得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两个人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一起,赵南钰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看,慢悠悠的开腔,心情似乎很愉悦,“我下午回来,在家门前碰见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男人。”

    宋鸾往床角缩了缩,她就知道赵南钰这个变态不可能轻易就饶过她,她勉强的笑了笑,“我听说了。”

    赵南钰挑眉,“听说了就好,我还怕你不知道这回事,说起来那个有趣的男人好像和你的关系非同一般。”

    宋鸾的后背已经开始冒冷汗,她稳住心神,缓缓的说:“其实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她也知道自己的解释有多无力苍白,不过宋鸾相信原主和那个小倌应该是没做过出格的事,女人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