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七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六章

    书里的情节早就面目全非, 宋鸾被赵南钰拽着手腕的那一刻,其实也很懵懂,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被赵南钰给逮住。

    顾宴眉心微动, 练武之人耳力极好, 他将宋鸾两个字听得清清楚楚, 眸光深深, 有些费解, 那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赵南钰将宋鸾硬拉到自己的身后, 挡着她的脸, 缓缓的说:“顾大人, 我先带她走了。”

    至于其他人,他一个都不想管。

    顾宴也没有拦着,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赵南钰身后那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和他没什么关系,她是谁也不重要,不过, 若她真的是宋鸾,顾宴倒也还记得自己的妹妹好像同她的关系好像很好。

    顾宴拱手道:“慢走。”

    宋鸾觉得自己的手腕肯定已经红了,被他这么抓着真的很疼,她跟在他的身后,小声嘟囔道:“你能不能轻点?”

    赵南钰沉默不言,直接把人丢进了马车里, 他沉着脸,冷声对车夫道:“回府。”

    宋鸾的头发被弄散了, 乌黑的秀发随意的落在肩头,显得有些许凌乱,她默默缩在角落里,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另一边的阿云瑟瑟缩缩,顾宴看着她,“姑娘,我送您。”

    阿云指了指身上脏乱的衣服,“让我换件衣裳再走吧,他看见我脏脏的肯定不开心的。”

    顾宴审视两眼,“姑娘快些。”

    阿云大喜,“好。”

    她猛地跑回屋子里,从厨房的后门钻了出去,院墙矮小,她小时候也是常常带着李寒爬墙的,这点高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然的男声,“姑娘,我奉劝您还是老实回去吧,皇上等久了怕怒火更甚。”

    顾宴也不让她换衣服了,提溜着个脏脏的小姑娘带回了宫里。

    *

    车厢里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沉闷,宋鸾觉得自己快要被憋死了,她转了转眼珠子,小心翼翼的往赵南钰那边看了两眼,这一看,恰好对上他漆黑的双眸,她被盯的心里一惊。

    宋鸾又继续往角落里缩了缩,好像现在反悔为时已晚,“其实我不是……宋鸾,要不你放我下马车吧?”

    赵南钰没吱声,靠近她,伸手替她将散落开来的长发细细的拢了起来,又随手找了根飘带,仔仔细细的替她系好了头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的头发被他给扯的有一点点疼,她龇牙咧嘴,“你松开,我不喜欢把头发绑起来。”

    赵南钰按住她的手,抓着她头发的另一只手也微微用力,听见她倒吸一口凉气,才出声道:“不要动”

    这个暗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怕,让人畏惧。

    宋鸾微微战栗,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她知道赵南钰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假装的温柔,都不复存在。

    他是暴戾的、专/制的、可怕的蛇精病。

    乱七八糟的头发被系好之后,她看起来终于不那么像个小疯子了。

    赵南钰修长的手指慢慢爬上她的脸颊,黑眸深处的痴迷疯狂暴露无遗,他喃喃道:“你终于回来了。”

    宋鸾猜测她穿回来这件事一定是那个年轻的道士做的好事。

    宋鸾被赵南钰带回了赵家,她发现她原来的屋子好像已经没有了,也许是和书里的结局一样,被烧了吧。

    宋鸾待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她看着赵南钰,鼓足了勇气说:“你就不害怕吗?”

    赵南钰垂眸,“怕什么?”

    “我死过的,你就不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不想。”

    “我告诉你吧。”

    “不用。”

    他不想听,宋鸾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达到离开他的目的。

    宋鸾觉得他的固执比起从前更甚,脑子有些疼,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把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本书里的世界,告诉他。

    宋鸾被揪回去的第一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赵南钰只是单纯抱着她睡了一夜,半夜里,宋鸾觉得有些喘不上气,红着脸醒过来发现抱着她的男人还没有睡,似乎一直都在看着她。

    等到了第二天早晨,宋鸾才发觉不对,房间的门被锁死了,她本来想打开窗户,发现窗户好像也被钉死了,密不透风。

    屋子里透不进来光线,显得有些昏沉。

    宋鸾气了个半死,想发脾气一开始还找不到人发,等到赵南钰进屋,她开门见山的质问,“你把窗户和门锁起来是什么意思?”

    开始玩囚.禁play?!

    她又没病,滚滚滚不想玩。

    赵南钰揉揉她的脸,嘴角浮着浅浅的笑,“阿衍跟我说过,他见到过你,但是你机灵跑掉了,所以我想,你大概是不愿意回来的。”

    宋鸾指了指被钉死的木窗,“所以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把我关起来吗?”

    赵南钰皱眉,认真的想了想之后,慢吞吞的说:“我觉得这样很好。”

    宋鸾气的耳朵都红了,牙齿都在哆嗦,一半是怕的一半是惊的,“是你对我下毒要弄死我,我想跑有错吗?”

    赵南钰点点头,思考半晌,走到案桌前,将抽屉里的匕首拿了出来,塞进她的手中,“是我让你痛了,你捅回来。”

    宋鸾根本就下不了手,这件事他们心里都清楚。

    赵南钰似乎没有在和她开玩笑,“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来,你满意了就好。”

    “你别这样,没意思的。”

    苦肉计什么的,她真的会上当。

    赵南钰叹气,皎洁如明月的一张脸上,似乎很同情。他问:“离开我,你想去哪里呢?没有钱没有路引,你连个证明身份的物件都没有,你能去哪儿?”

    宋鸾嗫嚅道:“我可以去找我娘亲。”

    赵南钰缓缓笑开,唇边的笑容极度的惹眼,漂亮明媚,他说:“你忘了吗?你是个死人了。你母亲会信吗?他们不会被吓死吗?他们不会把你当成怪物吗?”

    宋鸾脑后发凉,一阵阵后怕感从脚底泛了上来,她问:“你直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南钰眼神悲悯,仿佛真的很难过一样,他启唇,说道:“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人会把你当成宋家的三小姐,你没有身份,哪儿都不能去。”

    “在他们眼中,真正的宋家三小姐已经被一把大火烧没了。”

    宋鸾才明白他说的话,说的通俗易懂些,她现在就是个黑户,什么都做不了,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街上还要怕被熟人给认出来。

    “那你想怎么样?把我关一辈子吗?!赵南钰,你清醒一点行不行?”

    怎么她死一回,这个人反而更疯了呢!

    赵南钰低垂眼眸,“你不喜欢,我不会的。”抬起眼眸,清澈见底的眸子望着她,继续说:“我不是关你,我只是想让你陪在我身边而已。”

    他说话的语气很是可怜。

    宋鸾的脾气都变的好了很多,按捺住胸口的火气,“那门上的锁和窗户上的木板,我求求你拆了行不行?”

    “不行。”

    宋鸾瞪大眼睛,赵南钰以前就算拒绝她,都会绕七绕八说一大堆好听的话!

    呜呜呜他真的变了。

    宋鸾和他说不通,打定主意这天晚上不让他抱了。

    光着脚丫子躺在床上,赵南钰刚在她身侧睡下,她的脚丫踢了过去,嘟嘟囔囔,“我讨厌你,你走开啦。”

    别说,这几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很像撒娇。

    赵南钰顺势捏着她白嫩的脚丫,把人从角落拖到自己怀中,嗓音沉沉,“讨厌谁?”

    宋鸾深吸一口气,又是不客气的一脚踢了过去,“讨厌你。”

    赵南钰解开她的衣领,俯身低头,雪白的脖颈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他张嘴在她肩头咬了一口,低声闷笑,“继续说。”

    宋鸾吓得不敢动了,脚指头蜷缩起来,身体紧绷。

    赵南钰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腰带衣衫一件件落地,他的胸膛精瘦,线条流畅,十分有力。

    “怎么不说话了?”

    她怕了还不行吗!!!求求他放过她吧呜呜呜。

    宋鸾被禁锢在他怀中,动弹不得,脸色涨的通红,低吟出声。

    赵南钰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力道也越来越狠,好像要一次性补个够,宋鸾汗流浃背,细细的汗从额头上缓缓滑落,她呜咽的求饶,“我不讨厌你,不讨厌行了吧?!你轻点。”

    “没得轻。”

    宋鸾是砧板上的肉,被他翻来覆去的折磨,她彻底放下骨气,边哽咽边撒娇,“呜呜呜你饶了我吧,我错了错了。”

    芙蓉帐暖度春宵,后半夜屋里的声响才渐渐平息 。

    宋鸾盖着被子,布满青痕的肩头裸/露在外,看起来很是可怜。

    她手指头都动不了,赵南钰不知道从哪儿学了那么多的花样。臊死她了!

    不要脸的臭男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再次醒来,宋鸾一睁开眼,就看见他那张漂亮的过分的容颜上,她歪头盯着看了一小会儿,心里好像空落落的。

    很平静。

    平静的仿佛再也不会心动。

    宋鸾想到他昨晚的所作所为,大胆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哼哼唧唧,“坏东西。”

    见他没醒,她又还不解气,又戳了一下,“坏东西,不理你!”

    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