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五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十二章

    赵南钰的鞭伤养了半个月才好, 这半个月他告了假, 没去大理寺。

    京城里的局势愈发严峻,皇上醒过来之后头一个清理的便是皇后一族, 身为皇后亲子的十殿下被夺了爵位, 皇后的父兄全部被压进天牢。

    六殿下从十岁起便被皇后娘娘养在身边, 按照道理,这次他应当也会被波及,偏偏皇上昏迷这段日子里他沉下了心, 什么都没动,甚至连自己的羽翼被除去也没有动手。

    几次惩处下来,六殿下都安然无恙。

    又过了几天, 皇上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 命令阁臣拟了废后诏书,六殿下听闻此事之后整日跪在文华殿外, 声泪俱下的替皇后娘娘求情。

    刚过午时,老太监从殿内走了出来,无奈道:“六殿下您还是回去吧,皇上说今日乏了不见人。”

    六殿下的嗓子这些天已经叫哑了,他嘶哑着喉咙, 朝着文华殿大喊道:“父皇, 您开恩啊, 母后也是被奸人所迷惑, 这些年来母后待父皇是一片真心,求父皇三思。”

    文华殿中没有传出任何的回应。

    到了傍晚, 六殿下还跪在宫门口,文华殿里面总算发了话,这会儿天正凉,老太监把手缩进窄袖里,说道:“您回吧,奴才瞧着皇上已经有所松动。”

    六殿下满脸哀戚,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的灰尘,“多谢公公了。”

    “这可不敢当,殿下真是折煞奴才了。”

    六殿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皇宫,刚出宫门,脸上的哀戚之色全然不见,讽刺的笑了一声,上了马车后命令道:“回王府。”

    “是。”

    皇后的娘家气数已尽,但即便是如此,皇后也不能死,她毕竟是他名义上的母亲,若他想登大位,还需要个身份尊贵的母亲。

    赵南钰虽然赋闲在家,但他却是这场风波之下为数不多升职了官员。

    直接从大理寺被调任督察院佥都御史,正四品,说是飞升也不为过。起初听说赵南钰被调到督察院,赵家都没人敢相信,原先他不过在大理寺混个职务罢了,怎么忽然就入了皇帝的眼?

    府上的人极会看眼色,伺候起这边的人战战兢兢,生怕出错。

    比起其他人,赵南钰自个儿就很淡然了,从前是什么样子,如今还是什么样,没人告诉宋鸾这件事。

    这个月家宴之后,宋鸾还傻乎乎的跟赵南钰说,二房的人对他们好像比以前客气了些。

    赵南钰笑笑没吭声。

    说起家宴,宋鸾就有一肚子苦水要吐,不仅要面对老太太那张仿佛谁都欠了她的脸,筷子都不敢多伸,吃都吃不饱。

    刚从主院回来,她就开始闹肚子,胃里好似在翻涌,难受想吐。面如菜色,唇色惨白,赵南钰给她喂了一口温水,“好点没?”

    宋鸾皱着眉,胃里还是很难受,她摇摇头,“没好。”

    这些日子赵南钰的温和将她的脾气养的越来越大,她推开他,“我不想喝水,让我吐出来就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南钰被她推了一下也不介意,把半蹲在地上的人捞了起来,冷声对屋外的丫鬟吩咐道:“叫大夫过来看看。”

    “是。”

    大夫还没来,宋鸾就把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全给吐了,赵南钰一边替她宽气,一边倒了杯水给她,“漱口。”

    宋鸾吐出来后,胸腔中那股恶心的感觉消失了一半,灌了半杯水才将嘴里的味道清干净,缓过来之后小脸红润了些。

    大夫此时也到了,宋鸾不肯让他把脉,也许是药吃多了,她见着大夫都怕,更怕他们的开出的黑糊糊还苦涩的药。

    她舔着脸同赵南钰撒娇,“我只是吃坏了肚子,伤到胃了,不用多此一举把脉的!”

    赵南钰按住她胡乱动的手,“看一看,不会怎么样。”

    宋鸾这两天无理取闹惯了,“我不看,就是不看。你别欺负我,要不然我告诉我哥哥去。”

    对赵南钰用软的,其实用处也不大,他理智冷漠,很少会心软。

    他直接对大夫说道:“杜大夫,劳烦了。”

    宋鸾被他的专/制气的要死,转过脸不想看他,气鼓鼓把手腕递给杜大夫。

    诊过脉后,杜大夫缓缓道:“确实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夫人下回还是少吃些口味重的食物。”

    她小声的嘟嘟囔囔,“我今晚也没有吃多少……”

    恰巧她跟前摆了份晶莹剔透的肘子,没忍住吃了小半盘。

    赵南钰谢过杜大夫又亲自将人送了出去,宋鸾背对着身子坐在床边,对他的自作主张还是生气,没有打算和他说话。

    她心里复杂,一方面觉得赵南钰也是关心她,可另一边又觉得这个男人管她管的太多了,事无巨细都要插手,无孔不入。

    赵南钰知道她在主院没有吃饱,吩咐厨房做了碗鸡汤面,香气四溢,宋鸾闻着味道肚子就叫了,她很没骨气的想过去要面吃。

    自尊心作祟,宋鸾硬是扛着饿,很好的管住了自己的腿。

    赵南钰慢条斯理的吃着面条,宋鸾听着他吃面的声音就气的红眼了,要哭不哭,很可怜。

    宋鸾在心里把赵南钰骂了个遍,小手指戳着身下的被子玩,眼前忽然被一大片阴影笼罩住,男人叹息了声,把盛满面条的碗推到她跟前,失笑,“把口水擦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用给我,让我饿死算了。”

    听着她孩子气的话,赵南钰笑的更深,“舍不得。”

    宋鸾侧过身,故意拿后脑勺对他,“本来就是你太独/断/专/行,还不许我撒个气吗?”

    故意馋她取笑她,真坏。

    赵南钰每次都能把话说的冠冕堂皇,“我是担心你,哪怕你不喜欢看大夫,不舒服了还是得看,你可经不起折腾了。”

    他说的有理有据,宋鸾辩驳无言。

    她气消了些,端着碗,埋头只顾吃面也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每次都说不过他。

    “嗯?还不肯理我?”赵南钰捏了捏她的耳朵,凑近了耳畔说话。

    宋鸾颤了颤,“别舔我耳垂,我又不能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黏在她身上算怎么回事?她很香吗?

    赵南钰的唇齿往下移,很恶劣的在她柔软的脖颈上咬了个牙印,“好吃。”

    又香又甜,真的很好吃。

    拆穿入腹,饮血止渴。

    宋鸾也不妄想自己能掰正男主扭曲偏执的性格了。

    现在看来,就是在做梦。

    只能祈祷,男主不要越来越变态就好。一直当个温润的少爷才好

    *

    赵南钰养好伤便正式入了都察院,时至今日,也没人胆敢小看他,连宋合卿也对他刮目相看,这个妹夫,比他想的要争气。

    宋鸾在家收到了宋瑜送来的帖子,说是嫁人之前,想要同几个姐妹一同聚聚,邀她前去赏诗会。

    宋鸾考虑了两天,最终还是决定要去。赏诗会也不止是她和宋瑜,而且帖子已经递过来,她没个正当由头还真不好打发。

    大梁国每年都会在初冬开一场赏诗会,为期十天,文人墨客齐聚,很热闹。

    初冬下了霜不见雪,屋外的冷气像是要往人身体里的骨头钻,宋鸾畏寒,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戴了红色的斗篷,帽子上是暖和柔软的狐狸毛。

    她带着一名丫鬟便出了门,同管家说到戌时就回来。

    宋瑜提前在酒楼里等着她,宋鸾进了雅间之后,愣了愣,“怎么只我们两个?”

    帖子上,宋瑜说了还有其他人的,难不成是骗她?

    宋瑜朝她甜甜一笑,替她倒了杯热茶,“姐姐安心,先坐吧,其他姐妹都还没有到,许是梳妆打扮给耽搁了。”

    雅间里弥漫着冲鼻的香气,宋鸾不太喜欢这个味道,走到窗边正要将窗户打开,宋瑜忽的止住了她的手,“姐姐,天冷,开窗怕是会冻着。”

    宋鸾拧眉,“没事,我不怕冻。”

    她穿的够多,窗户里透进来的这点风压根冻不着她。

    宋瑜难为情的低下头,“妹妹今日穿得少了,实在是怕伤寒。”

    宋鸾想起来离宋瑜成亲的日子不远,难怪她会怕自己冻着,谁也不想成亲那天生着病。

    强忍着不适,宋鸾又把窗户给合了起来。

    宋瑜垂下眼,谁也没看见她眸中划过的算计。

    即便是关着门窗,宋鸾也能听见街道上的吆喝声,茶已经喝了两杯,其他人还是没有来。

    渐渐地,宋鸾也察觉到不对劲,扫了一眼,发现跟着她的丫鬟早就被宋瑜支开了。

    宋鸾正要站起来,两腿发软,还未直起身又跌回了板凳上。

    宋鸾头昏脑涨,四肢无力,白皙的脸蛋泛着不正常的粉红。

    她知道,她被宋瑜给骗了。

    根本没有其他人,宋瑜不让她开窗的原因,怕是屋内点的香薰有问题。

    宋鸾启唇,问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杀了她?还是想找个人侮辱她?

    宋瑜此刻的笑略显狰狞,阴谋得逞之后她的心情显然很好,她慢悠悠的说:“马上你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