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二章

    宋鸾双腿打颤, 暗道不好, 赵南钰比她想象中回来的要早一些,见她迟迟不动,赵南钰弯了弯眼角,轻声细语的说道:“跳下来吧, 我接着你, 不用怕。”

    他秀致的眉梢仿佛都带着笑意, 赵南钰看起来丝毫不生气, 话里话外都没有怪她的意思, 但是宋鸾听着他的话,心也一颤一颤, 脚下哆嗦没能站稳,一不留神就从高墙之上掉了下去。

    赵南钰没有骗她, 稳稳的将她接住,抱着她似乎是没打算放她下地,他边往屋内走边说:“这幸亏是我在,我若是不在你不就摔到地上了?”他低低一笑,闷声发笑的嗓音很好听。

    宋鸾低垂眼眸, 不仅不敢看他也没有回答他的话。她这次还是很心虚,毕竟是她先欺骗在先, 没办法再他面前理直气壮。

    黄昏时分, 远处的天空被夕阳的余晖染的通红。

    进了屋之后, 宋鸾麻利的从他身上滚了下来, 赵南钰眉目含笑静静地望着她。

    宋鸾身上的衣裳已经脏了, 粉色的襦裙下摆沾上了墙角的泥土,她灰头土脸的模样看着真是够狼狈。

    她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她在等赵南钰和她算账,这个男人很小气,不会就这么饶过她的,等了好一会儿,宋鸾也没等到眼前的人有什么动作。

    赵南钰气定神闲,碰了碰她的脸,“我让人给你打水沐浴,都成了个小脏猫了呢。”

    他越这样,宋鸾反而越受不了,脑仁突突的发疼。

    她硬着头皮拿了干净衣裳去了屏风后沐浴,脱了衣裳坐在浴桶里,水面上飘着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热气腾腾,宋鸾的身体才逐渐松懈。

    宋鸾在浴桶里躺了很久,倒不是她洗澡花的时间长,只是不愿意出去面对赵南钰,她宁愿赵南钰铁青着脸说她不守信用,也不想看见他笑眯眯的样子。

    真的怪恐怖。

    又过了半柱香,久到水都快冷了,宋鸾才不情不愿从浴桶里爬起来,穿好衣服后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赵南钰走上前亲自动手替她擦头发,他边说:“你若真的想出去又何必要翻墙呢?爬墙是不要紧,万一摔坏了腿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知为何,宋鸾胸口中的大石头却是落地了,提心吊胆了这好半天,赵南钰总算开始说她爬墙的事了。

    大概是她小人之心,宋鸾觉得赵南钰最后一句话是在吓唬她,暗示她若是以后再爬墙就打断她的狗腿。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来着,赵南钰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继续说:“也怪我不好,昨晚不该让你迁就我。”

    宋鸾哪敢让他认错,低声嗫嚅道:“这回是我的不对,和你没关系,我说话没算话。”

    赵南钰闻着她身上的浅香,扬唇一笑,“好了,不提这个,下回你不要再做这种鲁莽的事就好,我最怕的还是你受伤。”

    他唇角笑意深深,宋鸾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又听他说:“你这么爱漂亮,总不想自己身上留下伤痕的。”

    宋鸾喉咙发紧,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嗯。”

    经过这么多次的教训,宋鸾还不至于天真的认为赵南钰就这么放过了她,而且他既然都守在了墙角之下,八成也知道怀瑾一直都蹲在那面墙,这个死男人只字不提,就很诡异。

    宋鸾出去的时候还在感叹自己运气好,还没一天了,就翻车了,她今天这出怎么看都像是爬墙出去见野男人的。

    深夜,宋鸾战战兢兢的爬上床,赵南钰穿着白色的中衣,如绸缎般乌黑的长发随意散落,烛火映照在他洁白如玉的脸上,他的左手里拿着本书,见宋鸾过来后默默将书给收了起来。

    宋鸾被他灼热的眸光看的心惊胆战,心里有预感今晚日子肯定不好过!

    可能赵南钰就在这里等着她!这个男人可喜欢在床上折磨她了。

    也谈不上折磨,她除了累也会觉得舒服。

    宋鸾被他的大力一下子掼到床里边,整个人都陷在棉被里,赵南钰修长的手指慢慢划过她的脸颊,落在她的衣领上。

    他轻笑了声,什么都没说,低头发狠咬上了她的唇瓣,这回是真的咬,疼的她吸了一口凉气。

    赵南钰的动作从都谈不上温柔,香汗淋漓,他还不肯放过她,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问:“怀瑾漂亮吗?”

    宋鸾在心里回答,漂亮。

    但是她不敢说出来。

    可是她不张嘴,赵南钰有的是法子让她开口,宋鸾觉得她的腰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

    “漂亮吗?”

    “不……不漂亮。”宋鸾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

    赵南钰亲亲她的下巴,满意的点点头,转而开始问起下一个问题,“那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你……你……是你。”她啜泣道。

    赵南钰笑了,“他对你倒是一片痴心,守了大半个月都没死心。”

    宋鸾往后缩了缩,吸吸鼻子,她说:“你别误会,我和他是朋友而已。”

    她也只把怀瑾当成弟弟看待,没有离开赵南钰之前她是不敢再和他有什么牵连。

    也希望这回怀瑾不要因为她而招来赵南钰的恨,又被他收拾一顿。

    赵南钰看她一眼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替她理了理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说道:“放心,我不动他。”

    赵南钰心机深重,也明白这个怀瑾在宋鸾心里大抵还是有点位置的,他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白白送给怀瑾一个博取同情的机会。

    这些个姘头,他慢慢收拾,一个个来,来日方长,他真的不急。

    宋鸾微微放心,是真的怕了他了,当初赵南钰也是当着她的面说过,若是再见和她有关系的野男人,就一个个都给杀了。

    宋鸾这个晚上睡得也不好,接连做了好几个细小的噩梦,梦里面的赵南钰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袍,干净整洁的衣服上溅满了鲜红的血,他的手里提着一把剑,剑尖源源不断的滴着血珠。

    这个血/腥的赵南钰对她微微一笑,抬起手来,宋鸾才发现他另一只空着的手里捏着她的心脏。

    宋鸾被吓得脸色一白,立马就醒了过来,天色还早,窗外的天空还没亮,乌漆墨黑一片。

    可是宋鸾身边已经没有人了,赵南钰接连几日都出去的比较早,京城局势复杂,他这会正忙着和六殿下商量对策。

    皇后的娘家来势汹汹,手握重兵,却擅自回京。打的是什么主意大家都清楚。

    而皇上也连着好几天没有上朝了,一直歇在文华殿不曾出来,皇后以养病为由,不许任何人探视。

    若皇上没熬过这一遭,天下恐怕就要沦落到年纪尚小的十殿下手中。

    宋鸾知道皇帝驾崩的日子不在这段日子,还要过几个月,没过两天,皇上应该就要醒过来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和宋鸾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宋家那边她已经提醒过一次,等有机会若是遇到她哥哥宋合卿,她还会再提醒一次,而他哥信不信她说的,就看命运了。

    夏末初秋,一天的气温变动极大,早晚凉的让人打颤,午间日头最高的时候又需要脱衣。

    宋鸾早早选好了布匹,让林嬷嬷送到衣铺做新衣裳,不仅仅有她的,还有赵南钰和识哥儿的。

    识哥儿的课业一丁点都没少,四岁的小可怜每天都要学习三个时辰,他是早产儿身边又没个细致的人儿照看,没过多久,识哥儿生病了,发起了高烧。

    宋鸾急的双眼通红,抱着孩子放在床上,她着急忙慌的对林嬷嬷道:“快去找个大夫来!”

    她将手搭在识哥儿的额头上,试试温度,不算太烫就还好。

    赵朝站在一旁,咳嗽了两声,“二嫂还是把识哥儿给我吧。”

    宋鸾下意识搂紧了识哥儿,忘记了赵朝还是名大夫这件事,“不必了。”

    她还觉得是赵朝给识哥儿的压力太大,把孩子都给吓病了。

    也亏得赵朝脾气好,虽然他好像更讨厌宋鸾,不过识哥儿可是他疼了四年的亲侄子,也舍不得看他发高烧难受的要命的模样。

    他说:“二嫂,您别忘了我是大夫,我能看好识哥儿。”

    宋鸾闻言逐渐松开识哥儿,改为握他的手,低着头她说:“那你赶紧看看他吧。”

    赵朝替把过脉后,松了口气,“只是发烧了。”

    “只是?!”宋鸾连连冷笑,大有继续和他吵下去的架势。

    怀中的小孩子闭着眼哼哼唧唧似乎很难受,识哥儿伸出小手指头慢慢抓住她轻盈的袖子,虚弱的说:“娘亲,别担心,我很快就能好的。”

    他生病都是常态,早产儿身子骨本来就弱,识哥儿又是个乖的不行的孩子,平日有点小小的不舒服都不肯说,更伤身体。

    宋鸾抱着他,下定决心,她一定要把识哥儿接到自己身边照顾。

    识哥儿见她还是不开心,爬起来在她左边脸颊上亲了口,“娘亲,呼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