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PUBG世纪网恋 > 77.第 7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喻延当晚列出了一个电脑配件单, 第二天起了大早去买配件。

    卢修和家附近的店是卢父熟识的人, 宰人的力道也会小一点,喻延刚下车就见卢修和拎着两份炒河粉在车站朝他挥手。

    “来, 早餐。”卢修和道, “你来得也太早了吧, 我这都起不来。”

    “都让你不用来陪我了。”喻延看着他眼底的黑眼圈,“昨晚你不是十一点就跟我说去睡了吗?”

    想起昨晚的争吵, 卢修和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这都什么破事儿啊。

    “那哪是一躺到床上就能睡着的,我磨蹭了大半会呢。行了,也不是很困, 走吧, 配机子去。”

    有了配件列表, 买起东西来特别快, 店里没有的, 老板就去别的店拿过来,没两下机子就配好了。

    喻延当场试了一下, 因为是新的, 跟易琛家里那台的反应速度甚至不分伯仲。

    没有哪个网瘾少年不喜欢高性能设备的, 就仿佛是上战场要拿的枪, 更何况这还是喻延的赚钱工具, 一天时间里大半天都跟着这台东西作伴。

    所以主机真正拿到手的时候, 他特别高兴, 打了一辆出租车, 道别之前还请卢修和抽了一盒好烟。

    他坐上车, 忍不住给易琛发信息。

    喻延:我主机配好了[图片]

    五分钟后,一个语音通话弹了过来。

    喻延一愣,忙接起来。

    “到家了吗。”易琛那头有些吵。

    “还没,在车上。”喻延问,“你在哪呢?”

    “机场。”

    “要去哪?”

    “出差。”易琛道,“三天。”

    喻延拉下一些车窗:“……怎么这么突然?”

    “临时决定的,去那边视察,不是什么大事。”易琛把机票递给柜台工作人员,“这几天可能没办法上网。”

    “没事。”喻延看了眼司机方向,压低了声音,“我们……还能语音视频呢。”

    易琛挑眉,像是想起什么:“你昨晚是不是忘了什么?”

    喻延:“啊。忘了什么?”

    男人的声音正经严肃:“忘了叫给我听。”

    柜台人员办理登机牌的动作一顿,很快回过神来。

    她双手递上登机牌,笑容不变:“祝您旅途愉快。”

    喻延一噎。

    昨晚下播后,他们开了视频,喻延一边闲聊一边查配件,早把这小插曲忘到天边去了。

    易琛接过登机牌,问他:“今天补给我?”

    生活助理就跟在他身后,把通话内容全听到了耳里,面上平静如水,心底地动山摇。

    他老板这是在……调/情吗??

    等等!老板什么时候谈的恋爱?他每天十几个小时跟在老板身后打点一切,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察觉到???

    喻延声音更小了:“晚,晚上再说吧。那你是不是马上要登机了?”

    “还早……”易琛抬眼,给身后的人示意,让他们先过安检,自己打完这通电话再去。

    助理忙道:“我等您。”

    易琛点头,兀自走到了某处较为安静的角落,独留两位助理站在身后面面相觑,眼底皆是迷茫。

    易琛不爱在机场浪费时间,每次都是踩着点来的机场,领完登机牌没多久就可以登机,所以才聊没多久,广播提示声就响了起来。

    最后还是助理硬着头皮上前,提醒他:“易总,马上要登机了……”

    喻延听见了,才说了一半的话立刻停下来:“那你先登机吧。”

    “嗯。”易琛应了,刚准备挂电话。

    那头突然道:“那你下机了,给我发个信息。”

    落地报平安,寻常得很,易琛却鲜少听见。他飞来飞去的实在太正常了,有时出差好几趟,朋友们也都不知道,父母又总是跟他隔着大时差。

    没有等他报平安的人。

    易琛握着手机,原本因为临时出差而稍显烦闷的心情霎时间平复了许多。

    “好。”

    挂了电话,喻延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小伙子。”红灯,出租车司机停下车,跟他闲聊,“女朋友啊?”

    出租车司机大多都挺爱聊天的,以往喻延都是敷衍着过去了,这次他却眨了眨眼睫,说:“嗯……恋人。”

    恋人这个词从口中说出来有些别扭,大家都习惯了用“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出租车司机听了也是一怔,然后笑道:“哦,挺好,你这年纪是该谈恋爱了。你长这么俊,平时没少姑娘喜欢你吧?你女朋友可得有危机感了。”

    “没有,没姑娘喜欢我。”喻延看向窗外,想起自己的恋人,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是我该有危机感。”

    ——

    今天喻延一开播,水友们就发现了其中变化。

    【???我近视好了吗?我的视野突然一片明亮,完全不模糊了……蓝光画质?】

    【我还以为你又去1老板家了呢,一看背景还是你这小破房子。】

    【恭喜延延喜提新主机~】

    【主播配了多少钱啊?玩起来爽吗?我最近也想换电脑,跪下来求一份组装名单!】

    “是换了主机。”喻延把价格报上,道,“我是自己查资料,随便配的,不那么专业……大家如果想要,我一会就把硬件列表发在公屏上。”

    这话刚说完,旁边的私信就猛烈闪动起来。

    因为人气渐高,喻延收到的私信越来越多了,平时根本看不过来,他在设置里调整了一下,只有他直播间献星榜上的水友私信才会有闪烁提示,方便让老板们上车。

    他打开游戏,并用手机客户端点开了这条私信。

    【灵动电子:yanxyan您好!我是灵动官方工作人员,我们这边想和你商量一下合作事宜,请问方便加一个联系方式详聊吗?】

    自年度盛宴结束后,这种类型的私信喻延已经收到了好几次,大多都是找他打广告的,有卖高仿鞋包的,有卖小猫小狗的,甚至还有找他加入娱乐圈的……

    他对这种方面的了解为零,查也肯定查得不准确,所以不敢答应,全都直接拒绝了,毕竟是给粉丝用的东西,没有保障之前,他不可能就这么把宣传接了。

    但灵动不同。

    灵动是一家非常出名的游戏设备公司,出名到什么程度——许多职业选手私底下都选择用他家牌子的设备。近期,灵动还跟CN7签了合同,至此,LOL、吃鸡和DOTA三大游戏里,都有为灵动代言的知名战队。

    相当于游戏设备界的星空TV了。

    喻延上回去易琛家时记下来的设备,也是灵动牌子的。他犹豫片刻,没直接拒绝,确认对方的身份后,便把微信发了过去。

    易琛刚下飞机没多久,就接到了莫南成的电话。

    “听说你来M市了?”

    易琛坐进后座,语气淡淡:“你怎么知道。”

    “今天吃早餐时碰到吴经理了,他说你中午的飞机过来。”莫南成语气跟往日不同,有些蔫蔫的,“中午你应该不急着去工作,一起吃个饭吧。”

    易琛说:“不吃。”

    莫南成说:“我求你,我餐厅都订了,酒也准备了,五位数打底,你想喝啥喝啥,不想喝往水里倒都行。”

    易琛对他的酒不感兴趣,对往水里洒酒更没兴趣。

    但他觉得莫南成语气不太对劲。莫南成这人,每天都吊儿郎当春风得意,嘴边的笑容甚少收过。

    于是两人中午在某艘大船餐厅上碰了面。

    莫南成道:“这家的海鲜特别新鲜,你尝尝!”

    “我两点要去分公司。”易琛落座,用热毛巾把自己指尖擦净,“有话就直接说,不然来不及。”

    他从机场赶过来,也用了不少时间,现下都已经一点半了。

    两人关系匪浅,莫南成也就不跟他废话了。

    “你能不能给我查一个女主播的地址……”

    “不行。”易琛想也没想便拒绝。

    “……”莫南成笑容敛了几分,道,“你别这样,你要不答应,我就只能走非法手段了。”

    易琛说:“那你意思是让我报警?”

    “别啊。”莫南成哭丧着脸。

    易琛慢条斯理地挑着鱼刺:“你要找谁?团团?”

    莫南成以为有戏,忙说:“不是!是露露!”

    这次不等易琛问,他就自己全说了,“那天盛宴,我喝多了,就跟她去开了房……结果第二天醒来,她人没了,我又没问她名字。我那天在你直播间翻了整整一天才找到人,结果我发了几条消息在公屏上,她理都不理我,还把我给禁言了……”

    要换做别人,走了就走了,没病就成。

    但露露他是真挺喜欢的,他觉得自己跟她特别合拍。

    不过显然,只是他觉得。

    易琛说:“她走了的意思就是对你没兴趣,你经验丰富,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莫南成:“那总是要争取一下的,行就行,不行就算。”

    “那你就去争取。”易琛道,“我帮不了。”

    “这有什么难的,你就把她资料调出来,我就看一眼,我是追人,又不是干什么坏事儿……”

    莫南成确实不是会干坏事的性子,这次看得出来是真上了心。

    但感情是感情,原则是原则。

    “不行。”易琛低头,看了眼腕表,然后起身,“我要去公司了,这顿我请。”

    “易琛。”莫南成这几天被那破直播间封得窝火,这下又被自认最好的兄弟给拒绝,当即恼了。

    他起身,吞下那口气,说,“不调资料也行,你是老板,她应该认得你,你去帮我搭搭线,这不难吧?”

    易琛皱眉,刚要说什么。

    但他这个小动作瞬间就成了引爆莫南成的火苗。

    “又是这个表情。”莫南成像是忍无可忍,他站起身,表情复杂,突然问,“易琛,你的世界里是不是只有你自己,其他人都进不了你的眼,不值得你去费一丝力气是吗?”

    易琛整理衣襟的动作稍稍停顿,眼底染上一丝不解。

    这事仿佛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莫南成说:“你知道吗,我出去跟别人说我是你的好兄弟,别人都是拿什么眼神看我的——他们觉得我很可笑,你易琛当我是什么,你就当我是个跟屁虫,一个天天热脸贴你冷屁股的傻逼。我在这儿自称什么兄弟呢,这不是笑话么?”

    “我有的时候也在想,我他妈为什么成天要巴着你呢,是,你家大业大,但我又不缺你那一口饭吃。我们认识的时间长,但他妈从来都是我主动去约的你,还得求着请着等你来。你长得帅也不干我屁事,我直得都快穿破天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

    莫南成说到这,顿了顿。

    其实他已经有些悔意了,但话说到这,停不停已经由不得他了——

    “我是看你可怜。”

    易琛笔直地站着,一动不动,神色未变,就是一双眼沉得吓人。

    “大家都说,你易琛牛逼,了不起,刚接手公司就把那群亲戚压得出不了头,几年过去,公司规模越做越大。”

    莫南成说,“但你除了钱还有什么?”

    “友情,你去掉那些合作伙伴,能数出一边手的朋友吗?”

    “亲情,你那些亲戚我就不说了,就易冉跟你亲一些,他在你眼里跟我没区别,都是你的舔狗。你爸妈——他们恐怕只会觉得他们的儿子是个市侩的俗人,为了赚钱什么都不顾。”

    “爱情……哈哈。”

    “你都快活成一个机器了……你说你可不可怜?”

    莫南成觉得自己是在发火,但他越说越难受,越不得劲。

    两人沉默许久。

    下面的助理们大气不敢出,也没人敢上去提醒易琛,该走了。

    半晌,是易琛先有了动作。

    他姿势不变,没发火也没嘲笑,只是问:“说完了?”

    莫南成:“……”

    “说完,我走了。”易琛扣上最后一颗袖扣,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他停了下来。

    “虽然我不是很想跟你讨论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更正一下。”

    他侧目,看着莫南成,“我有男朋友。”

    莫南成一震,猛地转过头:“那个小主播?”

    “这跟你没关系。”易琛语气淡淡,眼神都是冷的,“还有。你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应该尊重她的选择,顺着她的心意,而不是去她家门口堵她。”

    说完,易琛头也不回地离开,带起一阵凉风。

    见他下船,助理忙迎上去,语气小心翼翼:“易总……我们去哪?”

    刚在上面吵得这么厉害,是个正常人都没办法投入工作了吧。

    易琛坐进车里:“公司。”

    半晌,黑车启动。

    易琛侧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因为玻璃的材质,再好的景色都被蒙上了一层灰,死气沉沉。

    他的表情终于有一丝微不可见的裂缝。

    他下意识拿起手机,等反应过来时,手机消息已经发出去了。

    1:延延。

    看着这条消息,总觉得有些傻。易琛打开对话框,刚想打上“没事了”,字还没打完,手掌被轻轻震了一下。

    小主播:怎么了?

    小主播:[图片]

    图片里是一碗酸辣粉,上面还散发着热气,看得人食指大动。

    小主播:我在吃午饭呢,这家酸辣粉很好吃,下次你要是来了满阳……我带你去店里吃。

    小主播:你吃饭了吗?

    易琛握着手机的力道紧了紧。他反复点开那张酸辣粉的照片,原本没着落的心像是被人稳稳当当地捞了上来,还温柔地亲了一下。

    1:没什么。

    1:就是有点想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