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仙王奶爸 > 第五十四章 是谁给你的胆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道中人啊。”

  胡阵冷然一笑:“你是哪家的武者?”

  “李家李旭风。”李旭风沉声说道,并且抬手示意陈诗妍两人后退一些距离。

  陈诗妍和白芊芊,惊魂未定。

  她们真是被吓到了。

  像钱彪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在圈子里,很少发生。

  他是完全不顾后果的出手。

  她们还是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如果真的出了事......这可能会像是噩梦般,伴随她们的后半生。

  就像是她们曾听说过的一个娱乐圈的女前辈。

  二十多年前,人家正红的时候,被绑架了几天。

  虽说后来回归,可没多久,几个露骨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了出去。

  两人也都知道国外一些娱乐圈的黑暗事迹。

  却未曾想,如今,两人也要面对这种危机!

  毛骨悚然。

  内心惊惧。

  陈诗妍和白芊芊,红了眼眶,一时间可怜又无助。

  王宗坐在餐桌上,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胡少,今天,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和解?”

  胡阵咧嘴一笑:“我什么时候,和别人和解过?李旭风是吧,我想起来了,你是李家李诚的孙子,哎,真的是什么人,都敢出来管我的事啊。”

  嗖!

  胡阵说出手就出手。

  他身形一动,快速来到李旭风身前。

  胡阵扬起了右拳,一拳重重的砸了过去。

  速度极快,李旭风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仓促之下,架起双臂,迎接胡阵的拳头。

  砰的一声闷响!

  李旭风双臂差点被硬生生打的骨折,一时间,只觉一股能量,刺激着双臂,让他的身体,都有些麻木。

  这些能量,来自于经脉中的真气。

  能使用经脉中的真气......

  李旭风骇然失声:

  “你是先天武者?”

  “呵呵,很稀奇是吗?”胡阵冷笑着冲刺过去,他扬起右腿,如同棍棒般,横扫过去。

  李旭风难以招架。

  他施展武学手段,拳术,掌法,身法。

  可是,在胡阵面前,如同儿戏。

  胡阵一拳一脚,看似缓慢,实则速度极快。

  他的拳脚,在虚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砰砰砰......

  李旭风仅仅坚持了几秒钟。

  他感觉对方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

  无法抵抗。

  “噗......”

  李旭风的前胸,正中一拳,他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砸在了后方的墙面上,他脸色发黄,已受内伤。

  噗通一声!

  李旭风半跪在地上,他抬起头,咬着牙,目光凝视着胡阵!

  先天武者!

  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李旭风......”

  陈诗妍惊呼一声,她和白芊芊,过来欲要将李旭风搀扶起来。

  李旭风想要借力起身。

  可是他一个踉跄,直接瘫坐在地。

  已手无缚鸡之力!

  “这......”

  王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倒还能坐得住。

  看上去,只要不出头,胡阵也不会肆意妄为。

  而餐桌上的其他人,此刻完全怕了。

  他们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胡阵淡淡的看了李旭风一眼,他讥讽一笑:

  “不自量力。”

  说完这句话,胡阵又坐回餐桌,拿起一瓶啤酒,直接喝了起来。

  “哈哈,来人,去把那两个小美女,送到楼上。”

  钱彪狂笑数声。

  看到这一幕画面,他的心中,舒爽至极。

  陈诗妍和白芊芊,两人泪流满面,在挣扎的尖叫声中,被拖拽出去。

  其他人,似乎还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因为胡阵依旧坐在餐桌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钱彪则一步步走到秦威身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威。

  一脚踩在了秦威的肩膀,将秦威踹的躺在地上,他的脚掌,落在了秦威的胸口。

  “秦少,现在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追陈诗妍一年多了吗?”

  钱彪阴测测的笑着:

  “真是个窝囊废啊,你看看人家李少,还敢站出来,你呢?废物东西!”

  秦威的眼神,无比麻木。

  被扎心的很惨。

  可心里,却想着要如何报复回去。

  站在一旁的刘泽,似乎猜到了秦威的想法。

  他来到钱彪身旁,淡淡的说道:

  “秦少啊,这次彪哥出手,可是准备了一整天,整个会所,今天晚上,被彪哥包了下来,当然,是以秦少的名义承包,大概要几百万吧,除了极个别的客人,就没有其他人了。”

  这句话,让秦威的脸色,逐渐涨红。

  胸腔都要气炸了!

  可刘泽依旧在扎心,他缓缓说道:

  “会所里,有彪哥一百多个手下,监控设施,都被我们的人关闭掉了,秦少,我简单的说,彪哥要做的,就是用你的钱,睡你朝思暮想的女人。”

  扎心!

  绝望!

  崩溃!

  秦威此刻,整个人都有些茫然无措。

  他无神的目光,落在了钱彪身上。

  只见钱彪拍了拍手,对手下吩咐道:

  “尽快给她们安排好。”

  “是!”

  几个手下,回应一声,便将陈诗妍和白芊芊拖拽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

  倒在地上的李旭风,他呼吸急促,半睁开眼,看着门口的方向,心中一阵无奈和忧伤。

  终究还是无法制止。

  难道,陈诗妍和白芊芊,她们要成为富家子弟圈子里,又一个被欺辱的例子吗?

  无法阻止。

  胡阵依旧在喝着酒。

  胡家大少,人家有狂妄的资本啊!

  ......

  与此同时。

  胡家庄园大门口。

  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驶入。

  胡家庄园面积不大,但位置很不错,在市中心地带。

  进入庄园内,在左侧停车场将车停好后。

  从车上走下一个男子。

  便是钱战。

  他在胡家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后花园。

  花园中心的一处凉亭内,坐着两人。

  其一便是胡家主胡敖。

  另外一人,看上去五十多岁,鹰眉长眼,见到他,钱战心头微微一紧。

  魔都龙堂卓长老!

  地下势力是归龙堂管理。

  而龙堂长老,是魔都龙堂总部的最高级。

  钱战看到他,如同耗子见了猫一般,心里下意识的惊惧。

  当然,这和卓长老是武道宗师,也有关系。

  龙堂护法,都拥有先天境实力,作为长老,起步便是宗师前期。

  “小战来了?”

  胡敖笑眯眯的表情说:“坐,刚刚沏好一壶大红袍,过来喝一杯尝尝。”

  “谢谢胡家主。”

  钱战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坐过去。

  他能当上永青堂总堂主,原因就是胡敖的帮忙。

  以胡敖的身份,想要扶持一个地下势力,轻而易举。

  至于原因......

  半年前,钱战日常送礼,给胡家送来一批上等的药草,谁承想,他撞大运了,这批他高价收购的药草中,有一株一阶灵宝。

  胡敖原来是宗师后期境,服用一阶灵宝的药草后,他的境界,终于突破,成为了宗师巅峰境。

  距离大宗师,也仅有一步之遥。

  胡敖索性就帮助钱战,有永青堂在,也可以帮他的武馆处理一些闲杂事情。

  也就是相当于收了钱战这个小弟。

  “总堂主的位置,坐稳了?”胡敖淡淡的看了眼钱战问道。

  “多亏了胡家主帮忙,现在永青堂,是我的一言之地。”钱战微笑着回答。

  胡敖点了点头,便没再说什么。

  一旁的卓长老,他笑道:“胡老哥,地下势力,终究是不入流的层次,对你而言,追求大宗师境,才是重要的啊,以老哥的资质,若是苦修十年,未必不能突破大宗师。”

  “哎,我虽然到了宗师巅峰,但距离大宗师,还很遥远啊......”

  胡敖神色感慨。

  他话还没说完,不远处接电话的龙堂林护法,匆匆走来。

  “长老......”林护法犹豫了下,不知事情该不该当面说。

  “但说无妨。”卓长老摆摆手道。

  “是这样,在兰丽会所,发生了一点状况,胡阵和钱彪,抓了两个女子,现场有王家的王宗......”林护法将情况大致说出。

  李旭风受伤,秦威被打,眼镜男的脸被打的血肉横飞。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情况说的极其仔细,消息便是眼镜男发出的,他苏醒后,佯装晕厥,偷偷的用手机将消息禀报给认识的龙堂护法。

  于是消息便传到了这里。

  “哦?”

  胡敖淡淡一笑,他端起茶水,小饮一口,便平静的看着卓长老。

  卓长老沉吟了几秒,他摇头道:“龙堂管理的是武道界的大事,而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一些年轻人的个人恩怨,让他们自行处理,哪怕事情闹大,我相信胡家主也会给出说法。”

  听到这句话。

  一旁的钱战,暗暗心惊。

  没想到啊,卓长老这种地位的人,竟然也要给胡家主面子,碰到事情,连管都不管。

  毕竟连李家公子都受伤了啊。

  正常来说,如果出手的是没有背景的武者,怕是早都被龙堂的人抓起来了。

  ‘果然啊,钱不是万能的,权势,才是让人立于不败之地的利器!’

  钱战心中暗暗琢磨着。

  ......

  与此同时。

  盘龙山。

  钓鱼台!

  苏辰静静的坐着,他保持钓鱼的姿势,已经有一整天了。

  都说钓鱼可以让人心态平静。

  可苏辰钓鱼,不复往日风采,他的眉头,逐渐皱起。

  身旁没有了小公主,心情不佳!

  连前方小水湖,都开始荡漾起一层层波纹。

  顷刻。

  在后方站着的风无涯,快步走到身旁,他低声说道:

  “主上,陈诗妍今晚处理事情,我让人盯着那边,现在那边出了点状况......”

  风无涯将事情,很完整的告知。

  当苏辰听闻消息后。

  他脸色微微一沉,眸光中隐有冷芒闪烁:

  “备车,去兰丽会所。”

  刷!

  风无涯瞳孔一缩!

  他万万没想到,主上竟然会亲自动身!

  联想到主上心情不太好。

  风无涯突然打了个哆嗦。

  他觉得,那些对陈诗妍出手的人,要惨了!

  顷刻!

  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轿车,从盘龙山门口快速驶出。

  这个时间。

  兰丽会所。

  因为钱彪本身也是圈里的人,加上他用秦威的名头行事,将整个会所包夜。

  除了极少数提前预定的客人外,便没有其他客人。

  连会所老板,都不知道,钱彪会让人控制住会所的监控室,将所有监控设施关闭。

  毕竟钱彪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见不得光。

  只要不留下证据,他无论做什么,胡阵都可以轻易把事情压下来。

  所以,包房内。

  钱彪和胡阵坐在一块喝酒,他的神色,肆无忌惮。

  “秦少,起来喝几杯啊,你不是我的好哥哥吗?”钱彪皮笑肉不笑道:“还有李少,你不是没死吗?躺在那里休息呢?”

  李旭风深吸口气,想要起身,却未能如愿。

  他属实被胡阵那几下,打的不轻。

  “哈哈哈,王少,来,还是我们喝酒吧。”钱彪大笑道。

  “喝酒就不必了。”王宗摇了摇头。

  这时,胡阵却举起酒瓶,对王宗示意了下。

  王宗苦笑声,他端起了酒杯,喝一口酒,叹道:

  “胡少,你的面子,我给,现在你连李少都动了,我也担心你会动我。”

  “你又没出头,我动你干什么?”胡阵语气平淡道。

  “我的确没法出头,这事情,我管不了。”王宗深吸口气:“可是,胡少,你刚回来,就做出这件事,陈老板毕竟是圈里的人,她和李家老爷子,关系也不错,这样针对她,还是不太好啊。”

  “李家算个屁。”

  胡阵嗤笑道:“李诚那个老家伙,都快要死了吧,李诚一死,李家那群人,不足为虑。”

  这句话,说的李旭风有点炸毛,他挣扎着,想要起身。

  可刚刚蹲起来。

  胡阵便扔来一个酒瓶。

  如同暗器般的酒瓶,砸在李旭风的头顶。

  他彻底趴在了地上。

  “不知好歹!”

  胡阵冷哼一声。

  王宗心中微叹。

  李旭风,倒是有骨气之人,为朋友两肋插刀,可惜......今天是个死局!

  ”陈诗妍是圈里人,她也是个性感尤物。“胡阵呵呵一笑:”我在国外,苦修几年,没有碰过女人,现在回来,还是要享受一下,恰好,我老弟阿彪,他想要睡陈诗妍给秦威看,为了小老弟的心愿,这事,我也得办了,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阿彪,走。”

  胡阵在短短十几分钟,喝了十瓶啤酒,他起身率先离去。

  钱彪跟在他身旁。

  可想而知,当两人离开后,陈诗妍会遭受怎样的折磨。

  命运弄人。

  王宗按了按太阳穴,头疼不已。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番地步。

  钱彪离开时,他冷冷的看了眼默不作声的秦威。

  “废物,在这里等我好消息!呵,你们其他人,在我们回来之前,陪好各位大少。”

  钱彪留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很明显,他暂时不会让王宗等人离开。

  房间里,有二十多个钱彪的手下,他们眼神锐利的审视众人。

  其中带队者笑着说道:

  “诸位大少爷,为了避免没必要的事情,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手,不要玩手机,安安静静的喝酒,吃饭,等胡少和钱少回来,大家尽兴而归。”

  “这......”王宗刚要拿手机的手,放了下去,他看了眼场上众人,苦笑道:“算了,都别惹麻烦了,就算找人,时间也来不及,你们去把李少扶过来休息会儿。”

  有人将李旭风搀扶到餐桌旁,躺靠在椅子上。

  包房内,陷入了寂静。

  气氛有些压抑。

  王宗本以为,他们要在这里坐很久。

  谁承想。

  胡阵和钱彪,刚刚离开三分钟。

  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他有着金发褐眼,是一个混血儿。

  “这房间,乌烟瘴气啊,你们这群人,抽烟不怕把自己呛死吗?“

  这位混血儿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是谁啊?”

  钱彪的一位手下起身问道。

  “来,大家听我说。”

  金发男子拍了拍手,他笑着说道:“我的华语不是很好,我简单的说一下,和陈诗妍女士是一伙的人,坐在餐桌旁,不要动。”

  嗯?

  王宗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情况?

  “你小子是干什么的?”

  钱彪的手下,纷纷起身,围了过来,其中的小队长,更是很快走到了近前。

  “我啊......”

  金发男子咧嘴笑了,在他的笑容中,一道话语声,缓缓传出:

  “我当然是来杀人的喽。”

  一抹刀光闪烁而过!

  噗嗤!

  钱彪手下的队长,脖子处,溅起了一片血液。

  整个人,瞬间倒地毙命。

  金发男子的右手,拎着一把尺长短刀。

  唰唰唰!

  没人看得清他的动作,只见一阵刀光闪烁。

  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短短十几秒。

  钱彪的二十几个手下,全部躺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嘶!

  王宗等人,吓的脸色剧变。

  这这这......

  今天的这场聚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天啊!

  这人才是个真正的疯子吧?

  噤若寒蝉,大家近乎要吓傻了!

  在他们惊悚的目光中。

  金发男子,走向了躺在地上的眼镜男。

  “还差一个,小子,躺在地上装死,是没用的。”金发男子咧嘴笑了起来:“我会让你很痛快的体会真正的死亡。”

  “嘠!”

  眼镜男吓的浑身抽搐,晕了过去。

  “别,别别!刀下留人!”

  王宗吓的怪叫一声:“他是自己人,自己人啊!他是陈诗妍一伙的!”

  “是自己人?怎么不早说呢。”

  金发男子耍了个刀花,将短刀收入袖中,他转身走向门口,说道:

  “各位,你们可以回家休息了。”

  金发男子很干脆的离开了。

  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却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二十多人躺在地上,这让王宗等人,骇然不已。

  “他,他是谁啊?”

  “完了,要出大事了!”

  “我的天,我们快走,快走吧!”

  这次是秦威,率先起身,疯狂跑了出去。

  王宗等人,紧随其后,不过他还是让人搀扶李旭风,一行人离开。

  会所的走廊中,很安静。

  一路上,他们没有碰到任何人。

  只是在会所大门口,站着两个黑衣男子,让他们觉得有些怪异。

  “啊!”

  “敢动我!”

  “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该死的钱彪!”

  “来人!快来人!兰丽会所出事了!”

  秦威在大门口,打着电话,他一脸愤怒的咆哮着。

  开始摇人了!

  李旭风此刻,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他拿出手机,立即拨打李诚的电话:

  “爷爷,诗妍出事了,在兰丽会所......”

  “什么!”李诚闻言,暴怒不已:“钱彪好大的胆子!”

  可听说完所有事情后。

  “你是说......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杀光了钱彪手下,还特意说了陈诗妍的名字?”李诚语气缓慢,问完这句话,他冷笑一声:“我现在过去一趟,此事,你无需担心,要出事的,不是诗妍!”

  突然出现的人,会是谁?

  应该是苏老哥的人!

  李诚双眼微眯,穿衣出门。

  ......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

  胡阵和钱彪,离开包房。

  走廊处,有钱彪的手下。

  “大哥!”

  “大哥!”

  从走廊,到电梯,再到楼上,每个路口,都有钱彪的人。

  一路问好声,频频出现。

  两人来到十二楼,在一处豪华套房的门口,站着两个着装暴漏的女子。

  她们也是永青堂的人。

  “钱少,她们已经晕过去了,估计要一个小时后,才能苏醒。”

  其中一个女子笑着说道。

  “好,做的不错。”

  钱彪哈哈大笑,主动推开了套房的门。

  里面的大圆床上,陈诗妍和白芊芊,安安静静的躺着,她们呼吸匀称,像是酒醉睡觉般。

  “大哥,你先来,我在旁边给你录像。”

  钱彪贱笑道。

  “呵,你还有摄影的爱好?”

  胡阵淡淡一笑,他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看着躺在床上身材妖娆的陈诗妍,这个性感尤物,连呼吸都那么迷人。

  身旁的白芊芊,着装保守很多,可她清纯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

  正当胡阵要扑上去时。

  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不是说了,别让人打扰我们吗?”钱彪拿着摄像机,头也不回的说道。

  噗通、噗通!

  两道声音,突然传出。

  钱彪回头一看。

  只见门口处,自己的两个女手下,躺在了地上,她们瞪着眼,脖子的角度,极其诡异。

  这是......挂了?

  “嗯?”

  胡阵脸色微变,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处,仿佛那里有什么惊天的敌人般!

  在两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

  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男子,他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一位老者。

  “你们是谁?”钱彪脸色难看道。

  他的问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只见那位老者身影一晃!

  咔嚓咔嚓......

  几道清脆的骨折声传出。

  钱彪和胡阵,两人的双腿骨骼,寸寸俱裂,皆瘫软在地上。

  “啊啊啊......”

  钱彪那里忍受得了这种痛苦。

  他痛苦的咆哮起来。

  胡阵是先天武者,他疼的一身冷汗,却咬着牙,并未开口。

  在他的目光中。

  那位老者,拿过一张椅子。

  那位年轻人,缓缓的坐了下去。

  苏辰!

  来了!

  他眉头微皱,目光定格在咆哮的钱彪身上:

  “聒噪!”

  只见苏辰右手微微一抬。

  钱彪的身体,突然腾空!

  在他惊恐的眼神里,他犹如皮球般,直奔开启的窗。

  嗖的一声。

  从十二楼,横着飘飞出去。

  “啊......”

  一道咆哮声,由近及远。

  随着沉闷的声响。

  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这一刻!

  胡阵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这样,直接给人扔出去了?

  隔空控制他人身体,这位年轻人,竟然是一个武道宗师?

  在胡阵惊呆了的眼神里。

  苏辰的目光,突然看向了自己!

  他面无表情,可眼神,却如同魔鬼般,让人发自内心的恐惧!

  他他......他是谁!

  “我......”

  胡阵惊恐至极。

  他想要求饶时。

  苏辰蓦然开口,他语气冷然道:

  “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身边的人?”

  “误,误会啊,这是钱彪的注意......”胡阵一头冷汗,他立即为自己解释着。

  “误会?”

  苏辰嗤笑一声:“废话少说,我给你半个时辰,叫你所有的靠山来,我最后杀你!”

  轰!

  短短的一句话!

  胡阵毛骨悚然,他浑身汗毛乍起!

  这个坐在椅子上的人!

  他到底是谁!!!

  ps:二合一大章,今天一更哈,求月票,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