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男装大佬的玛丽苏日常[综名著] > 45.世纪巨轮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纽约的华尔街似乎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 就是如此繁忙。无数西装革履的工作者行色匆匆,神色漠然。那场惊世骇俗的世纪之船灾难性沉没的热度在这里也仅仅持续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除了遇害者家属和部分幸存者还会坚持不懈百折不挠地拜访白星航运公司在华尔街的分公司,这件事已经无人问津。

    华尔街, 霍克利钢铁集团总部, 董事长办公室。

    卡尔拿着一杯威士忌,站在落地窗前, 一手插/进裤兜,俯瞰脚下繁忙的街道。霍克利集团在面对由自己的钢铁建造的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时,反应速度不可谓不慢。当卡尔·霍克利还在救援船卡帕西亚号上时,他就拍了一份电报回去, 要求公司立刻按照他的要求给出一份声明。

    狡诈的商人圆滑地推卸掉所有责任,并且做出一个悲天悯人的圣人形象, 承诺将会给每一个遇害者家庭一份体面的抚恤金,如果家庭困难,还能提供无数就业岗位——每天有人累死或者出事故死亡的钢铁厂流水线, 是最不缺岗位的。

    这份声明一出,再加上霍克利集团现任老总卡尔·霍克利回到纽约后即刻准备的新闻发布会,立刻帮助集团吸了不少路人粉, 当然也少不了和霍克利集团进行过不为人知交易的报社的功劳。在外界人眼中, 比起不断推卸责任的白星公司, 霍克利集团就是当今的大慈善家, 尤其是, 霍克利先生的未婚妻还在那场灾难中丧生,瞧着报纸上那张悲伤憔悴却心怀众生的帅气脸蛋,不少无知姑娘心都碎了——这可是多么伟大的一位悲情英雄啊!

    虽然因为“慈善事业”让公司亏损了点,但好歹股市没有像白星集团一样一泻千里,股价渐趋稳定的同时,还能赚到不少好口碑,而卡尔需要做的,无非就是演一场戏给外界看看,然后再花出一点钱。当然了,他是商人,他不可能让自己亏损的,花出去的钱,日后肯定要百倍赚回。

    按理说,现在应该没有什么让这位奸诈老总烦心的事,然而明眼人都能瞧见他的心情不佳。这一个月来,被外界描绘成大善人的霍克利先生对内可是一点就炸,连助理秘书都辞去了三个,现在这第四个恐怕也呆不长,搞得手下人全都人心惶惶没人敢靠近董事长办公室那一层楼。

    恐怕除了他的贴身保镖兼管家洛弗乔伊先生,就没人敢在霍克利先生吩咐以前,擅自敲开他的大门。

    “有消息了吗?”卡尔看着站在门边的洛弗乔伊,这个问题在这一个月里他几乎天天都会问个两三次。

    “没有,我很遗憾,先生。”上了另一艘救援船而得以幸存的洛弗乔伊叹了口气。这个回答他每天都得重复两三次,然而每一次,他都替卡尔感到惋惜和痛心。他比谁都知道卡尔对奥利维亚·威廉姆斯的重视,也比谁都了解她在他心底的地位,哪怕在她还是奥利弗·威廉姆斯的时候,他就早已看穿,自己的少爷对她近乎病态的偏执。

    他更知道,卡尔之所以会同意娶露丝,也是因为,他在露丝倔强叛逆大胆的性情上,看到了奥利维亚的影子。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威廉姆斯少爷是威廉姆斯小姐。

    果然,洛弗乔伊又在卡尔脸上,看到了被他掩饰起来的失望,他转过头将威士忌一干而尽,看向窗外:“那你找我有什么事?见鬼的,她明明上了另一艘救援船,明明还活着,这都一个月了,怎么可能连个相关消息都找不到!那些该死的私家侦探只会拿钱不会办事……”

    “但他们也确实找到了其他线索。”看着气急败坏的霍克利少爷,洛弗乔伊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将自己得到的信息说出口,“有人说,曾在三个星期以前,在中心火车站附近,见到过疑似露丝·布克特和杰克·道森的身影。”

    洛弗乔伊一字一顿道,观察着卡尔的背影,他发现听见这两人名字时,他的身影微微一顿,于是他接着说:“资料都在我手里的文件上,需要我派人接着查下去,看看他们前往何方吗?”

    他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了卡尔的桌子上,卡尔却不为所动。“……他们身边没有任何疑似奥莉的身影?无论男性或女性?”

    听见卡尔这尝试性地追问,洛弗乔伊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在心底叹了口气,他并不愿打破对方的希望,作为一个忠诚的仆人,就得尽全力完成主人的期望,于是他回答:“没有,但是那是三周以前的事情了,也许目击者也记不太清,再加上车站附近人流量大。我可以让他们查查那两个人乘坐了哪一班火车,然后再从他们所在的车厢开始,查找每一个有嫌疑的人。”

    不愧是当过探员的人,在搜查和追查这一方面特别老道。卡尔点点头,刚想让洛弗乔伊立刻着手这件事,却不想门外传来了女人争执吵闹的声音——

    “夫人,您现在不能进入霍克利先生的办公室,霍克利先生有一个重要的电话会议……”

    “你不要拦着我,你们这些姿色不错的秘书翻来覆去总是那些个借口,我都听厌烦了,别以为我是傻子。我可告诉你,我是鲁斯·布克特,卡尔·霍克利的岳母,上一个敢将我拦出去的秘书,已经被卡尔开除了,如果你继续拦着我,我现在立刻叫保安将你拉出去!”

    女人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声音几乎响彻整层楼,紧接着便是高跟鞋踩踏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女秘书紧随其后不断劝阻,可是女人完全不将她放在眼里,她直接推开大门,看到站在窗边的卡尔,以及办公桌前的洛弗乔伊,她立马得意高傲地清了清嗓子,对那几乎要急哭的性感女秘书说:

    “瞧,霍克利先生已经结束了那个重要的电话会议,我可以见他了。”

    女秘书不敢说什么,她只能看向卡尔,见对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离开这里,她便有些忐忑地合上门走了。鲁斯看了洛弗乔伊一眼,本以为他会明白她的眼神示意立刻离开将办公室留给她和卡尔,但这家伙只是不为所动地垂手站在了门边,这让她非常失望。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布克特夫人?”卡尔的语气颇为不耐,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看着这个势利的女士。

    鲁斯自然瞧得出卡尔对她态度的变化,他甚至都没有询问她需不需要喝点茶或者咖啡!但她现在是有求于人寄人篱下,所以有什么怨气都只能忍着,端着贵族夫人的架子,尽量心平气和地对卡尔说:“最近如何?卡尔,你看上去有不少烦心事。”

    “如果你闯入我的办公室仅仅是为了向我问好的话,那么你可以离开了,布克特夫人,洛弗乔伊先生,将她送回她本该老老实实待着的地方。”

    鲁斯见卡尔一言不合就往自己的老板椅上一坐,翻开桌上的文件夹一副准备办公的模样,她立刻上前一步,提高了音量:“不,卡尔,我来是想问你,什么叫你的未婚妻已经葬身大海婚事取消?我的露丝没有死,我不相信她死了,你是她的未婚夫,在看到她的遗体以前,你应该推迟婚事,你应该派你的私家侦探去寻找她!”

    “布克特夫人,我相信你只是身为母亲伤心过度,才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卡尔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敷衍着,“很不幸的是,露丝·布克特已经离开了我们。我可以给你写张支票,让你去商场里购物发泄一通,如果这样会让你心里好受一点的话。”

    卡尔不以为然的语气已经成功激怒了鲁斯,她连基本的礼仪都快做不到了:“我才不要你那见鬼的支票!卡尔·霍克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你的走狗将整个纽约和纽约周围翻了个底朝天,你在寻找什么?如果不是鲁斯,难道是那个威廉姆斯吗!你连你心爱的未婚妻都不顾,见她失踪就直接将她认定成死亡,那你为何还要去找个同样失踪的威廉姆斯?他甚至和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个……”

    “只是个什么?”卡尔冷冷地抬起眼,瞥向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的鲁斯,冰冷地打断了她。也许是那双眼里的戾气和警告意味太重,让鲁斯稍稍找回点理智想起自己还住在卡尔在纽约的某个公寓里,恐怕那句侮辱人的话就会脱口而出。

    见她有些后怕地闭上嘴,卡尔脸上扬起一抹恶意的假笑,慢条斯理地往后一靠,双脚十分粗鲁地交叠搁在桌子上,望向鲁斯的眼里全是戏谑和嘲讽:“这样吧,布克特夫人,让我们假设我亲爱的未婚妻露丝小姐还活着,但是,她却和一个穷的连衣服都买不起的下贱画家上了床,和他私奔,想冠以他的姓氏变成一个下等人,然后被我忠诚可靠的洛弗乔伊先生一起绑了回来。”

    “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啪”的一声,随着卡尔的话音,他手中的资料,被他摔到了办公桌上,让办公桌前的鲁斯,看的一清二楚,脸色煞白。

    “一个自甘堕落和流浪汉在一起的贵族小姐,那是多大的笑话啊,为了霍克利家族的颜面,看在往日的情分共患难的份上,我也不好直接将露丝小姐扔进地下酒吧任人蹂躏,只能暗地找人枪/毙了那位穷小子,将尸体扔进臭水沟,然后将伤透我心的露丝小姐与你,赶出纽约,赶出美国,越远越好,也许赶去墨西哥?”

    “你们在墨西哥会过上什么日子呢?让我想想,你会出去工作吗,布克特夫人?但就算出去做女红,像你这样的贵族夫人,也做不到连续工作十二小时以上吧?那就只能让露丝小姐去工作了,哦,她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身材丰腴性感,正好是墨西哥佬喜欢的模样,这我能向你保证,她一定能赚到钱,勉强养活你们俩。”

    鲁斯已经吓傻了,她呢喃着:“……不!不可能!我的露丝是绝对不可能……”

    “以上,只是我的假设而已,布克特夫人。老实说吧,我现在根本不在乎你的露丝被哪个男人上了,又和哪个男人私奔。你现在可以拿着我给你的支票,跑去购物发泄缅怀你的女儿,然后继续安安稳稳地住在我那公寓安享晚年。或者,我想方设法地把你的女儿和她的奸夫绑到你面前,让你们一家团圆。”

    最终,鲁斯拿着那张支票走了,她走的时候,再也没有一开始的趾高气扬,如同受到惊吓的落水鹌鹑,浑身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地快步离开。这让卡尔非常失望,他其实希望鲁斯选择后者,他那么说只是吓吓对方,他不可能真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他最多只会将露丝和杰克打包扔去堪萨斯或者犹他州那种穷乡僻壤过贫苦日子。

    结果呢?这位贵族母亲为了体面的生活,放弃了自己的女儿。

    卡尔看着桌上那份文件,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壁炉,想了想,他拿起打火机,点起火,点燃那份文件,然后借火点了根烟,将文件扔进壁炉里,看着那跳跃的火舌,逐渐将文件吞噬得一干二净。

    卡尔手里的烟他还没抽几口,他的新秘书又敲开了他的门,有些犹豫的告诉他,别克汽车行的人希望他验收一部汽车。卡尔有些疑惑,他最近可没有向汽车行预定新轿车,而且他们的总经理似乎也没和他提起过会给他送一部车过来。

    直到卡尔走下楼,看到马路边停放的那辆眼熟的崭新的小轿车时,他才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一时间有些可气又有些好笑——那辆车,和他当初在英国给敖白买的那辆,一模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