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病态宠爱 > 第54章 亲一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义硬着头皮给江忍安排了一个二楼的包间。

    天鹅小筑内部是螺旋式建筑,白色为主格调装修, 分外优雅。大厅内一个豪华的舞台, 正中央是一只优雅的天鹅雕塑。

    高义今年四十多岁, 从毕业开始就在骏阳工作,从一个大学生到骏阳分公司的总经理,讨上司欢心很有一套。

    虽然他搞不懂这太子爷怎么回来了, 但是怎么对江忍他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高一让人给江忍重新准备早餐。

    太子爷这是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啊!饿到吃面包了。

    回头他给江董打个电话,江董估计也心疼。

    江忍看了眼茶几上的早餐, 他没动:“别忙活了, 也别告诉我爸我回来了。”

    一听这话高义就懂了,江忍还是要回H市的。

    别人家的家事高义不好管, 但他还是得劝两句:“江少, 江董就是脾气糟糕了点,你是他亲儿子, 哪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在外面也辛苦不是。”

    江忍淡淡道:“H市挺好的。”

    高义没法劝。

    江忍却发现了不对, 他们江家搞房地产, 偶尔也做慈善。天鹅小筑是他家的楼盘之一,但是从来没有拿来举办过舞蹈比赛之类。

    “怎么在这里办比赛?”

    “骏阳是这次比赛最大的赞助商。”

    以前江忍的母亲闻曼在江家的时候,会唱歌弹琴, 独独不会跳舞, 所以江董赞助了许多音乐大赛, 却没有扔钱进舞蹈大赛。

    “谁让赞助这个的?”

    高义表情尴尬。

    江忍冷了冷脸。

    高义不说,江忍就懂了。是闻睿, 他母亲所谓的弟弟。孤儿院收养的回来的,最后托付给他爸那个冤大头照顾的弟弟。

    闻睿比江忍大七岁,今年刚满二十五。按理说江忍该喊他小舅舅,然而江忍天生反骨,他像头小野狼,谁的面子都不给。

    后来闻睿也明白了,不仅不敢让江忍喊他小舅舅,还跟着别人喊他小江爷。

    江忍翘着腿:“我走了,他很快活吧。”

    高义心里门儿清,笑着说:“哪能啊,您才是江董的继承人。”

    江忍嗤笑了一声。

    他们谈话的时候,闻睿也才从外面进来。他穿着西装,一个女人挽着他。他带着那个女人坐在了评委席。周围的人都开始给他打招呼。

    闻睿长得很清秀,身上有股子儒雅的意味。

    也该闻曼喜欢他,闻曼喜欢的他都会,他长相白净,也讨女人喜欢。

    关键他有钱,他的背后是江家。

    江忍没炫富的习惯,可是闻睿却有。江忍是在军大院棍棒下生活的,闻睿却是在上流圈子生活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闻睿才是江董亲儿子。

    江忍是标准直男,平时爱情电视剧都不看那种。他翘着腿,神情凉薄。

    高义弯腰告诉他:“江少,那个女人是娱乐圈二线明星,《问情》电视剧里演女二那个,叫朱意萱。闻睿投资舞蹈大赛,据说是为了帮江家宣传天鹅小筑其他城市的楼盘。”

    所以他选择高雅的芭蕾舞天鹅湖。让冠军来拍系列宣传片之一。

    江忍不感兴趣闻睿带了谁。

    他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把闻睿打瘫呢?也不知道闻睿还举不举。

    他十指交握,扣得有些紧。

    他突然不希望孟听参加这次比赛了。

    然而她早晨穿着白色的短裙,笑起来那么干净单纯。她也是很期待这次比赛的。孟听是靠实力进入半决赛的,尽管不想让闻睿那龟孙子看见她,他却害怕她失望。

    而且他还有个不能启齿的原因。

    他年少叛逆时,通身的不羁。初中就染了一头银发,男生打不过他,女孩子们也怕他。原本有个据说喜欢他的同班同学,在见过儒雅的闻睿以后,爱慕的对象就换了人。

    贺俊明当时和江忍一个班,知道这件事以后阴谋论:“忍哥,他该不会故意想抢你的东西吧?”

    江忍彼时眯着眼,手指上夹了烟。他不在意,闻睿这种怂包,也就这点心机手段了。

    然而她们女的,似乎天生就喜欢温柔会说甜言蜜语的人。

    江忍有些烦躁。

    主持人声音活泼,宣布第三十二届全国青少年舞蹈大赛开始了。

    ~

    因为张老师是个负责又勤恳的老师,H市的团队来得最早,所以他们抽到的编号也相对较好。

    张老师舒了口气。

    这比赛顺序也是有讲究的,越靠前越好,当然不能是第一个。第一个哪怕跳的好,却由于没有对比性,评委打分比较保守,会比实际应该得分低。

    但也不能靠后,靠后评委已经审美疲劳,

    拿不到好名次。

    学生们都知道张老师人好,为他们着想,因此很感激她。

    张老师说:“一会儿主办方的化妆师会来给你们上妆,嘴巴甜一点。”画得也要漂亮些。

    女孩子们脆生生应好。

    然后张老师看向了孟听。

    她在调整头发上的羽毛头环。

    他们队里这个女孩子出奇的美,安安静静站着的时候,头发上白色的羽毛被微风轻拂,她长睫和发色很黑。瞳孔却清透明亮。

    她和队里女孩们聊天一笑,其他队的人都忍不住看过来。

    以至于往年不显山不露水也不出挑的H市,今年一下子变得耀眼起来。

    化妆师来给孟听上妆的时候,孟听记起张老师的嘱咐,甜甜道:“谢谢您,辛苦了。”

    化妆师笑了,这小姑娘跟仙女似的。

    饶是她见过形形色.色的美人,也觉得她好看得不行。

    化妆师给她化了个淡妆,然后让她抿抿唇。

    晶莹的唇彩晕在她唇上,粉嘟嘟的。化妆师都有片刻失神,然后对她说:“比赛加油。”

    孟听用力点点头,眼睛弯成月牙儿。

    舞台上传来音乐声。

    陈莹有些紧张,来找孟听说话。孟听本来在舒展肢体,见她忐忑不安,手都在发抖,于是低声陪她聊天。

    “你不紧张吗?听说赞助商也来了。”

    孟听不紧张,对她来说,不管谁是观众都没有任何的区别。然而她知道如果自己说不紧张,估计陈莹的心理压力更大。她想了想,深吸一口气:“我也挺紧张的,大家应该都很紧张,所以才练练柔韧度转移一下注意力。”

    陈莹好过一些了,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她就说嘛!队里最漂亮的女孩子也是一样的有压力,她心里就没那么紧张了,欢欢喜喜做准备工作去了。

    孟听抽到的编号是A组8号,也就是说她排在第八位。

    比较有名的芭蕾舞通常是群舞,亦或者双人舞,然而半决赛的比赛每个人都是选择《天鹅湖》中的一段跳单人舞蹈。

    她们在后台准备的时候,评委席上的朱意萱在撒娇:“闻少,这个有什么好看的呀,你想看我可以跳给你看呀。我是学表演的,会跳其他舞哦。”

    闻睿拍拍她手,笑道:“别闹,这是为了给G市楼盘开盘准备的。”

    朱意萱心里好过些了。

    舞台上大多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而且跳舞的女孩子秀雅动人,朱意萱非常有危机感。

    她好不容易才傍上江家这棵大树。哪怕骏阳不做娱乐圈,但是不论哪个行业,听到骏阳都会给面子。

    朱意萱看了会儿,她渐渐放心了。

    台上的女孩子虽然跳的很好,可自己到底是明星,脸蛋和身材都甩这些女孩子一大截。

    她们再卖力,那都是跳给台下的人看的。

    朱意萱心里有很大的优越感,她是今年娱乐圈新晋的玉女型美人,见闻睿果然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兴趣,便也微笑着看台上比赛。

    台上的少女们没有那么多心思,既然老师说了主办方会来看。她们就很认真,只想赢得比赛。

    因为不管主办方是谁,一年一度的舞蹈大赛是传统。

    闻睿作为最大的赞助商,虽然坐了个评委席旁多出来的好位置,却并不能打分。

    打分的都是往年专业的舞蹈大师,相对来说非常公正。

    朱意萱的笑,一直维持到A组八号上台,终于破裂。

    和H市的比赛不一样,半决赛没有黯淡的灯光,从一开始,舞台上的灯光就是一个色调。暗色背景下,台上少女出场的时候,几乎只用一眼,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是跳节选段落。《天鹅湖》音乐响起的时候,她就很快进入了状态。

    有一种人,她天生适合舞台。

    脚尖踮起,双臂轻盈。

    朱意萱呆呆看着台上,她离得近,舞台就在面前,自然看清了那少女长什么样。

    朱意萱自诩在娱乐圈长相也是数一数二,然而见了比她还小几岁的孟听,生平第一次也有片刻的眩晕感。

    台上的少女才多大?十六?还是十七?

    有青涩的清纯,却也带着含苞欲放的高雅。她很专注,似乎也不紧张。她不像是一个舞者,而像是一只真正的小天鹅。

    每一次旋转,都带着自由和肆意。

    朱意萱不知不觉把唇咬痛了,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她竟然被一个女人跳舞吸引了注意力!她转头连忙去看闻睿。

    一向温雅有度的闻睿,神情也有几分恍惚。

    他眼中的惊艳那么明显,朱意萱心头发凉。

    孟听在台上的时候,仿佛是闪耀的星光。

    评委们好一点,毕竟跳舞这件事,看重的是体态、动作,他们毕竟是老一辈的人了,对美貌的抵抗力要强很多。

    后台有前台的比赛录像,陈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台上的孟听。给张晓芳说:“她跳得真好。”

    张晓芳苦笑:“是啊。”

    她参加第三次比赛了,至今没有拿过冠军。

    可是上帝偏爱宠儿,什么都给了那部分宠儿。

    美貌,天赋。

    二楼其实才是最好的视角。

    毕竟舞台高,而一楼还坐了许多来看比赛的普通观众,可二楼没几个人上得来。

    高义都快步入中年了,也不得不赞一声这小姑娘不错。舞蹈底子一看就扎实。

    他没有看见早上小江爷吃的是人家的剩面包,结果一转头。

    看见了那个刺头太子爷目光奇异地看着台上。半晌都没有动。

    小江爷瞳孔漆黑,眼中却很亮。

    如果说那小少女是天上星星,他眼中就似乎是要包容下星星的天幕。

    高义心里卧槽。

    不是吧!

    以这无法无天的恶霸太子爷的性格,如果真开了情窦,等会儿不会让他把人弄过来吧!

    高义心中泪流满面,他们骏阳是做正经生意的啊。不是说好了老江董喜欢才女,小江爷嫌弃这些吗?说好了的,怎么就变卦了呢!

    高义硬着头皮:“江少,您觉得她跳得怎么样。”

    没有回答。

    高义大着胆子:“其实也就一般般吧哈哈哈哈,我觉得后面有更好的。”他年纪一大把了,此刻却觉得说这种违心话分外尴尬。

    江忍没吭声。

    好半天,等人家都下台了。

    高义才听到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小江爷慢吞吞道:“你刚刚说什么?”

    “……”

    高义说:“你喜欢人家小姑娘啊?”

    那一刻,他看家江少眼中星光华丽温柔,江忍笑着承认:“嗯。”

    江忍太过坦诚,以至于高义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高义,你说我对她很好很好的话,她有可能喜欢我吗?”

    高义很想骂醒他,不会,想想你爹的下场。你们父子俩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凶巴巴,您还天生神力暴力狂。您可长长教训吧。

    “你不用回答,闭嘴。”小江爷平静说,“她会。”

    高义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他帮着小江爷自欺欺人,敷衍道:“没错她会。”

    江忍喜欢听这话:“以后给你加工资。”

    “……谢谢江少!”他早上忙前忙后,也没见小江爷要给他加工资。高义内心激.情澎湃,知道江忍以后才是骏阳的老板,差点说,不如我把她帮您搞到手吧!

    道德底线阻止了他。

    江忍也不需要。

    太阳升起来了,江忍穿着黑色运动服,往人堆一站都找不着那种,他下楼前还拿走了保温杯,里面装着高义原本给他准备的牛奶。

    高义目瞪口呆。

    他未来老板江少穿过长廊,走下楼梯,然后到了比赛者离开通道的大门口。拿着个保温杯,没有形象地蹲树下等。

    然后过了很久,高义透过窗户看见了那个台上的八号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豆绿的短袖上衣,白色的百褶裙青春活泼。从大门口出来。

    阳光透过树荫洒了小江爷一身,他看见她的一刻,就站了起来。

    六月的酷暑下,他黑发上都是汗水。

    孟听朝他跑过去,江忍怎么在这里,工作人员不让他进去吗?

    是她同意他来看她跳舞的,如果他在这里热了这么久,孟听想想就难受。

    “他们不让你进去吗?”

    江忍说:“没,刚出来的。”他笑道,“我看见你跳舞了,很好看。”

    她很开心,大眼睛亮亮的。孟听刚刚跳舞,心情很轻松,真的很快乐。她软软道:“谢谢你。”

    空气很甜。

    旁边是大簇大簇白色的小茉莉。

    他拧开保温杯,把杯子放进她手中。

    奶香四溢。

    她愣愣双手拿着它,表演者们间或从大门里出来,然后去自己的带队老师那边集合。把后台留给其他准备者。

    张老师也出来了。

    江忍顿了顿,认得那是她的带队老师。

    他至今觉得她以前不想认识自己。她不像他,很听话,特别尊重老师。

    他手插兜里,脸颊上也有汗水。他走远了几步,靠树旁,让她站在有树荫的地方,自己沐浴在太阳下。张老师走过去,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江忍,和颜悦色对孟听招招手:“孟听哎,该走了。”

    孟听抱着保温杯,跟着张老师走了几步。

    牛奶还是热的,有种分外温柔的暖香。

    孟听也不知道是什么冲动支撑着她,让她回了头。

    夏阳炙热。

    他随意靠那边,姿态慵懒。见她回头,就扬起了灿烂毫无芥蒂的笑容。

    他并不是受欢迎的那种文雅的、让人动心的帅。

    用赵暖橙的说法,他甚至自带了不.良痞气。看着就坏,还凶,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老师走在她前头,没有注意到她回了头。

    然而孟听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涨涨的。

    她说:“老师。”

    张老师回头。

    “您先过去,我马上过来。”

    阳光把他本就吸热的黑色衣服照得发烫。

    江忍看着她朝自己走过来。

    微风轻拂。

    她老师就在不远处。

    他倒是慌了,操,要是她老师误会问起,她得难受了。他分不清老师和老师之间的区别,在他看来没区别。

    “江忍。”

    “嗯?”

    他低眸,她从衣服的小兜兜里,拿了一张湿纸巾给他。

    他愣住。

    风吹得树叶沙沙响,有一瞬夏天的喧嚣炎热远去。

    她嗓音甜甜的:“擦汗,回家,外面很热。这个你喝。”她小心把牛奶盖好,又放回他大手里。

    掌心的杯子还带着她的温度。

    妈的,要命呢?

    知道他喜欢她,还这么……还这么勾他。

    江忍飞快朝她老师那里看了眼,见张老师没有看这边。他死死捏着那杯子,嗓音凶凶的:“孟听,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她眨眨眼,不太懂,问他:“什么?”

    他说:“老子一直觊觎你呢,你还敢回头。”

    江忍不需要她的回答,他抬起她下巴,低头。

    小天鹅在他眼前,骄阳渐渐失了色彩。

    她睁大眼睛,脸颊上一点重重的温热,这混蛋他……他趁所有人不注意,亲了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