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家有Omega初长成 > 第58章 番外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番外一.3

    童宴的早孕反应来的很快, 除了精神和食欲不好之外, 心悸是最常出现的症状,经常走着或者转个身就一阵强烈的心跳, 说起来也是有天起床后感觉心慌,他才想到怀孕那方面。

    上午林悦华来过一趟, 买了很多东西过来,都在一层新腾出来的杂物间放着,两个人说了会儿话, 顺便给他做了顿饭以后回去了。

    医生都说卓向铭过早休假的话两个人都有可能焦虑,不如先正常上着班。也不是说休息在家陪着童宴不好, 就是刚怀孕,让omega先自己适应怀孕本身,生活节奏暂时维持正常就好了。

    所以卓向铭就继续朝九晚五的上班,其余时间一概不再外出。

    下午家里没人,就童宴一个人,他本来安静地坐着,开着电视看, 抬手喝了杯水以后那个感觉就又来了,砰砰砰地跳, 连呼吸都费劲, 还持续了挺长时间。

    童宴坐着不敢动,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正牢牢地护在肚子上, 掌心感受着一切细微的动静, 好像有什么人要从这里跟他抢走他的小孩一样。

    他怕自己太用力,又赶紧把手拿开了,旋龟察觉到他的信息素波动,着急起来,反复确认他是否没事。

    旋龟也知道自家主人怀孕,要生小宝宝了,在卓向铭的行为影响下保护童宴的欲望强烈,几乎在复制卓向铭的行动,不会让童宴自己待着。

    有时候童宴觉得它像家里有生命的一个宠物,好像真的会“爱”,而且陪在卓向铭身边那么久,应该也对他们的家有了归属感,等卓向铭告诉他旋龟已经因为程序丢失系统崩溃而重装两次,相当于换了三个皮下之后,他才没那么多无聊的想法了。

    “真的没事吗?”旋龟紧张道,“你刚才的反应像是腹痛。”

    童宴道:“真的没事,我没疼。”

    童宴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虽然这个时候肚子还不显,但腰还是会酸,他在身后垫了个垫子,自己拿手机查了查,又觉得算不上心悸,大概只是累。

    ——

    有一个活物在自己身体里长大的感觉太明显了,童宴总是很累,之前还因为怕小孩哪里长不好,天天胡思乱想,弄得精神很不好。

    虽然第一次和最近的几次检查医生都说完全没问题,童宴还是怕。因为他自己查过,所有的资料都在说怀孕一个月内有性生活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会引起流产或胚胎停止发育。

    到现在九周了,医生给的照片上那个胚胎还那么小,他们真能判断他是否健康吗?

    童宴忍不住不想,又开始神经质地觉得肚子疼,每天睡不好,要么失眠,要么就是做噩梦。

    不过好在他这种钻牛角尖的想法没在脑子里停留几天,就被卓向铭察觉。

    卓向铭没怪他胡思乱想,反而很耐心地给他讲了很多道理,又当即拨通医生的电话,把童宴担心的情况都细致地问了一遍。

    当时童宴被他圈在怀里,两个人都刚洗完澡,卓向铭只来得及给童宴吹了头发,自己的还有些滴水,童宴听他开着免提跟医生两个人反复提到“房事”两个字,少见地没感觉到羞臊或者难堪,面前是卓向铭专注的侧脸,童宴只感到非常的安心。

    医生解释得很详细,童宴又对自己的胆小有些无语,他低下了头,感觉到卓向铭来亲他,才发现通话已经结束了。

    童宴抬起点头让他亲,卓向铭原本只是浅吻,但不知道被童宴的哪个动作刺激到了,最后还是捏着童宴脸颊叫他张开嘴,伸舌头进去勾了勾。

    “不听话。”亲完后卓向铭说,手还捏着童宴的脸,弄得童宴被迫维持着撅嘴的样子,“下次再有问题要跟我说,好不好?”

    童宴点头,眼睛眨了两下,看着非常无措似的,卓向铭就不忍心再欺负他了,松开手,还帮他揉了揉脸:“捏疼了?”

    童宴没觉得疼,就又摇了摇头。

    卓向铭就笑了,把他再往怀里搂搂,拿一种爱得不行的语气说:“怎么成了个小哑巴?”

    童宴靠在他肩上,把额头贴在他颈侧,突然就流了点眼泪下来。

    没感觉伤心,也没不高兴,可他就是哭了。

    刚才说小孩的事情,在童宴看来是十分严重也非常要紧的,卓向铭却一直很镇定,他才跟着镇定下来,但现在他只是毫无理由地哭了一下,卓向铭却立刻就变得慌手慌脚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把他护着,说话也磕磕绊绊:“怎么了?哪里难受?”

    童宴看不得他这么着急的样子,赶紧拿手把眼泪擦了:“不是。”

    “你怎么这么好啊?”童宴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很高,卓向铭也知道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

    晚上卓向铭回家,童宴把心慌的事情跟他说了,说完又补充:“我查了一下,感觉又不像心悸,那个心悸好像还挺严重的,不太像。”

    “没事。”卓向铭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说,“待会儿我问问医生,需要的话我们明天去医院。”

    他说着话换完了衣服,完了站着没动,把童宴拉到衣柜边搂住了腰,童宴就也抱着他。

    “好乖。”

    童宴知道他夸的是什么,笑嘻嘻地说:“当然啦。”

    “白天做了什么?”

    童宴想了想,说:“跟妈妈待了会儿,睡了一觉,下午没干嘛。”

    “嗯。”卓向铭建议道,“总在家待着吗?不跟朋友出去转转?逛逛街什么的。”

    最近毕业季,童宴的同学大多数都在找工作,几个跟他关系好的朋友来家里看过他几次,除了检查和回两边的父母家外,童宴自己没出去过。

    他摇摇头:“不想出去。”

    卓向铭低头打量他,不像是不高兴的样子,表情很正常——大概是一整天没见的原因,只是看着很粘人,才说:“还是累?”

    “就是困。”童宴小声说,“不想逛,只想睡觉,在家多好啊,我躺下就睡了。”

    卓向铭笑了:“就这么一个要求,那还不如跟我去上班,我那儿也有睡觉的地方。”

    童宴突然直起身:“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他很认真地思考卓向铭这个提议:“那我几点起床啊?可以在车上吃早餐吗?我多睡几分钟。”

    卓向铭道:“我瞎说的,办公室就那么点儿地方,通风也比不上家里,在家好歹还能走动走动。”

    童宴哦了一声,又沮丧地倒回他怀里了。

    卓向铭却还是止不住笑,童宴气的打他,他却把童宴抱起来,在房间里走,得意洋洋的:“这么离不开我?还想跟我去上班,真可爱,嗯?是不是很想我?”

    童宴不想让他高兴了,兴致缺缺地说:“可能吧,其实白天你不在家我好像就忘了,下午听见外面有车的声音,才想起来还有个alpha。”

    卓向铭恨得掐他屁股,童宴怪叫一声,卓向铭还不饶他,反正人在身上抱着,跑不了,唇舌抵在后颈装着咬牙切齿地问:“想没想?”

    童宴不想认输,但卓向铭又开始挠他痒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断断续续地说:“我数到三,还不放我下来,今天肯定不理你了。”

    卓向铭就没什么所谓地让他数,但等童宴数到二,脚就着了地。

    卓向铭还托着他屁股:“站稳没有?”

    童宴收了笑以后不说话,只把他手扯开,转身走了。

    卓向铭不敢追他,只能跟在身边慢慢走,童宴跟看不见他似的,慢条斯理地倒了杯果汁,又去玩乐高。

    “你说的数到三。”卓向铭不太服气地说,“讲理吗?刚才数到二我就放了你了,是不是?”

    童宴专注地摆弄乐高。

    过了会儿吃饭,童宴还是挑挑拣拣的样子,卓向铭告诉他不能这样,营养师配的东西都要吃掉,童宴也耷拉着眼睛不接话。

    吃完饭没多久,他又在沙发上看电视,卓向铭挨在身边,时不时找两句话说,童宴依然跟没听见似的。

    他可恨起来是可以非常可恨的,卓向铭就被气得不轻。

    但过了会儿童宴有些困了,眯着眼睛往他怀里倒,自从怀孕以后,童宴几乎是说睡立刻就要睡,他一看这小孩儿犯困的样子心肠就硬不起来,马上一点脾气都没地把人抱在了腿上,问:“上去睡?”

    童宴点头小声嗯了声,细手指抓着一点他的衬衣衣料,卓向铭的心就更软,凑近了亲亲童宴的额头,闻到点说不出来的香气。

    不是信息素的味道,也不是沐浴露,他们俩用的是同一瓶,卓向铭没在自己身上闻到过这个味儿。

    “喝奶了?”童宴半闭着眼睛,卓向铭就很轻声地跟他说话,“这么香。”

    童宴的困说来就来,脑子都不怎么利索了,只想睡觉,也不管他问的什么,只知道“嗯。”

    卓向铭探头看看为了提醒童宴喝摆在茶几下面的营养奶,确实少了两个,他马上觉得童宴真的好乖,小脾气也可爱,自己怎么能欺负他?

    他抱着童宴起身上楼,还有些担心这记仇的小孩儿醒了不理他,但又不敢再威胁了,只能问:“抱你上来了,老公好不好?”

    童宴缩进被子里,眼睛已经完全闭上了,听见卓向铭问,就很迟钝地再点头,下巴在被子上一戳一戳,卓向铭想接着问那还生不生气,可他怕童宴还是点头,于是换了种问法:“醒了理不理我?”

    童宴嗯了声,被他握在手心里的手指轻轻动了动,好像安抚,然后就彻底睡着了。

    卓向铭在一边看了他好一会儿,到最后好像都有些痴了,看童宴那么安静,他竟然伸了根手指去探童宴的呼吸。

    感觉到热热的,他才放下心来。

    卓向铭觉得自己都魔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