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白日梦我 > 7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阅不足,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让你介绍你第一次见面的同桌,诶嘿,我机智不机智?

  林语惊压抑了很久的,让她几乎已经快要忘了的不良少女叛逆之魂正在蠢蠢欲动。

  放在过去,她还年少的时候,这会儿大概就撂挑子不干了。

  但这毕竟不是过去。

  没有人能一直想着过去,一直活在过去。

  她深吸了口气,开始回忆沈倦这个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三天前。

  少年脑袋上蒙着个毯子,在沙发里睡得醉生梦死。

  腿长,屁股挺翘,性取向让人存疑。

  没了。

  那肯定不能这么说吧。

  于是林语惊决定从今天开始算,她把自己代入到了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少女,转学到新学校来,开学第一天,组织上就给她分配了个校草级别的大帅逼同桌。

  啊,这可真是让人兴奋。

  林语惊面无表情的想。

  刘福江的意思是这次大家直接自我介绍加上对同桌的第一印象,不过林语惊因为是转学生,她刚刚站在前面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所以她就一个项目,介绍她不知道校霸和校草哪个名声更响亮一点的大佬同桌。

  讲台上刘福江手一抬:“好,三分钟时间到,让我们掌声欢迎林语惊同学。”

  啪啪啪啪啪,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林语惊站起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沈倦终于换了个姿势,直起身来侧靠在墙上看着她。

  看见她回头,大概是以为他的同桌正在等着他的鼓励和支持,犹豫了两秒,沈倦抬起他两只修长的爪子,懒洋洋地跟着也拍了两下。

  非常给她面子。

  林语惊:“……”

  我谢谢你啊。

  她走到讲台前,台下一片寂静,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有点怜悯,就好像她说完下台以后,沈倦就会从桌肚里抽出一把大菜刀来把她切片了一样。

  林语惊沉默了几秒,开口:“我的同桌——”

  她想了想:“——非常爱学习,开学的前一天为了补作业不仅熬了个通宵导致迟到,还得了重感冒。”

  一片安静,班级里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完了作业还忘带了。”林语惊最后还是没忍住补充道。

  “……”

  一片死寂,这回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

  菊花茶满脸惊恐又敬佩的表情,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背着炸.药准备去炸碉堡的勇士。

  这回没人敢鼓掌了,都怕一不小心哪里不对劲就戳到了大佬的逆鳞。

  林语惊就非常淡定的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下下去了。

  第二个本来是沈倦,结果林语惊人刚坐下,教室门口有个老师敲了敲门,刘福江出去跟她说了两分钟话。

  等再回来:“下一个到谁了?”

  没人动,也没人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沈倦的身上。

  沈倦耷拉着眼皮子,淡定又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我刚才说完了。”

  说完,他侧头,余光瞥了坐在后面的菊花茶一眼。

  菊花茶迅速意会,一脸忍辱负重的站起来:“老师,到我了。”

  万事开头难,林语惊开了个头,后面大家都流畅了不少,等一个班的人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介绍完了自己和同桌,上午连着的两节课也过去了,下课铃一打,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窝蜂冲出了教室。

  沈倦在介绍同桌活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趴下去开始睡觉了,下课的时候刘福江过来提醒林语惊叫她别忘了去艺体楼领校服,又怕她找不着,随手抓住正要往外跑的菊花茶,让他带着去,顺便介绍介绍八中的校园环境和设施。

  菊花茶叫李林,人其实挺好的,就是话……非常多。

  八中确实很大,绿化很好,大门往左边拐还有个人工湖。李林先是带她去图书馆转了一圈儿,图书馆两层,藏书量挺大,一楼是借阅室和自习室,正门口立着块巨大的天然石,上头黑色毛笔字刻着“敦品励学,弘毅致远”八个大字。

  图书馆出来再往前走是食堂,比起图书馆,李林明显对食堂更熟悉一点,此时还是上午,食堂里没什么人,李林带着她在里面穿行:“这边是食堂,一楼就都是这种,我觉得菜其实烧得味道还可以了,不过也没太多人吃,就高一刚入学那会儿被学校忽悠忽悠着去,后面大家就都去外头吃了。”

  两个人从食堂出来往艺体楼走,绕过一大片绿化和篮球场,室外的篮球场三个挨着,每一个都有男生在打篮球,几个篮球架子下和球场旁边坐着小姑娘们,有的在看,有的就聚在一块聊天。

  八中校服是运动服外套和运动裤,夏季就换成半袖,女生也都穿着校服长裤,放眼望去整个校园里全是白上衣黑裤子。

  林语惊没校服,虽然也是上身白下身黑,但是百褶裙下边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看起来将近一米七的个子,依然非常打眼。

  尤其是,她长得也很打眼。

  几个男生运着球看着这边,吹了两声口哨。

  林语惊懒得理,李林扭头看了一眼,“我靠”了一声,回过头来小声说:“新同学,你同桌啊。”

  林语惊一顿,回过头去。

  沈倦坐在一个篮球架下,大咧咧地张着腿,手臂搭在膝盖上,手里捏着瓶矿泉水。

  他应该是刚下来没多久,眼神看着还没怎么聚焦,带着刚睡醒的惺忪感。

  旁边有个男生坐在篮球上,眼睛看着林语惊,跟他说了句什么。

  沈倦抬眼,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对视一点五秒,林语惊扭头继续往前走:“走吧,艺体楼远吗?”

  李林对她的淡定表示惊叹和敬畏,屁颠屁颠的跟着她:“新同学,我发现你是真的很牛逼啊,你知道你同桌是谁吗?”

  林语惊很认真地回答问题:“沈倦。”

  “诶,不是,你知道沈倦是谁吗?”

  “不知道。”林语惊看出来了他的倾诉欲望,很配合地说,“校草?”

  李林点点头:“哎——对咯。”

  又摇摇头:“不过也不全对。”

  两个人此时已经走出了篮球场,李林回头看了一眼,说:“刚刚那边那帮打球的,高三的。”

  “喔。”林语惊点点头。

  李林:“以前沈倦的同班同学。”

  林语惊一顿,抬了抬眼:“以前?”

  “对,正常他现在应该也高三了,”李林低声说,“沈倦高二的时候犯过事儿,差点把他同桌给打死,人浑身是血抬出去的,好多同学都看见了,当时他那个眼神和气场,据说贼恐怖的。”

  “啊,这样,”林语惊想起了少年打架时候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没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吧,跟他关系好的也没人敢去问啊,反正后来他就没来了,我以为他是被开除了还是转学了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就休了一年学,还跟我一个班了,还就坐我前面,我说他坏话还全他妈让他给听见了,”李林一脸心如死灰,“新同学,你觉得我还能不能活过端午?”

  “……”

  林语惊特别认真的纠正他:“端午节在五月,最近的那个是中秋。”

  李林:“……哦。”

  -

  篮球场,何松南盯着林语惊的背影,“啧”了一声:“看来今年新高一的小学妹颜值很能打啊,这个能封个南波万了。”

  沈倦没搭理他,拧开水瓶子自顾自地喝水,脖颈拉长,喉结滚动。

  “你看见她刚刚一回头那个眼神没?像个女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你算个屁”的气息。”何松南说得很来劲,想了想又反应过来,“不对吧,高一现在是不是还军训呢,那是高二还是高三?我见过不可能没印象啊。”

  沈倦慢条斯理地把瓶子拧上,随手往斜对角一扔,矿泉水瓶在空中划过圆弧,一声轻响,准确无误掉进垃圾桶里:“高二的。”

  “转学过来的?”

  “嗯。”

  “我说怎么没见过,”何松南啪啪鼓掌,“你这个消息依然十分灵通啊,才刚回来连漂亮妹子哪个年级的都知道了,那哪个班的你知道不?”

  “知道,十班的,我同桌。”

  何松南定住了,用五秒钟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你新同桌?”

  “啊。”沈倦身子往后仰了仰。

  “我操,那你降级降得就很幸福了啊,”何松南看着走远了的林语惊,满脸羡慕,“你这个同桌有点儿带劲,这腿,玩年啊倦爷。”

  沈倦看了他一眼。

  何松南伸长了脖子还在看,顺便抬手往前比划着:“你看啊,就这裙子和过膝袜之间,这块儿,你知道叫什么——这叫绝对领域。”

  沈倦平静地叫了他一声:“何松南。”

  “啊?”何松南应道,没回头,视线还停留在越走越远的绝对领域上,目光很胶着。

  沈倦抬脚,踩在他屁股下面坐的那个篮球上,往前一踢。

  篮球滚出去老远,何松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嗷”得叫出声来,终于舍得回过头来,哀嚎着:“倦爷!您干几把啥啊!!!”

  沈倦看着他:“那是我同桌。”

  “我他妈知道是你同桌,”何松南揉着屁股爬起来,疼得呲牙咧嘴的,“不是,那怎么地了?”

  “不是你同桌。”沈倦说。

  而且这姑娘也不知道是胆子肥还是真的打算把她“随便吧”的生活态度贯彻落实到底,明知道怎么回事儿,看着对方一帮六七个浑身写满了“我是来干架的”的男人浩浩荡荡走过来,她还蹲在那儿吃得浑然忘我,吃得雷打不动,边吃好像还有点把他们当戏看的意思。

  甚至对面陈子浩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津津有味的跟人家对视上了。

  什么毛病。

  陈子浩是个什么货色沈倦也多少了解一点,读了个职高大概也没去上过课,小旅店租了个单间上午下午进出的都不是同一个姑娘,每天就这么混着,拼尽全力挥霍着他廉价青春里最后一点余热。

  沈倦觉得自己虽然不算是什么正义使者好好少年,但是好歹和这姑娘也有一面之缘,没有看着的道理。

  好在陈子浩对他的兴趣比漂亮妹子要大,而且这会儿比较上头,还有后面一帮兄弟看着,他把这句话当做是一个有效挑衅。

  红牌一次,敌方BOSS愤怒值上升十点。

  陈子浩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他对沈倦其实也有忌惮。

  陈子浩中专的时候对面就是沈倦的学校,十四中,那时候沈倦初中,两个人见过几次,很多事,陈子浩有听说过,当时他不以为然,一初二的小屁孩,能有多牛逼。

  直到后来他亲眼看见过一次,小少年那时候还没怎么开始长个儿,拽着个比他高了一头的人衣领子一路拖进小巷子里,哐的一声甩在了铁皮垃圾桶上。

  垃圾桶翻了个个儿,咕噜噜滚出去老远,一大堆塑料袋子洒出来。

  那人呻.吟着小声说了句什么,沈倦冷笑了一声。

  冷到了骨子里,带着阴沉又尖锐的戾气。

  再后来沈倦惹了事,说是差点把谁打成植物人,因为家里有钱,所以摆平了,很多人半信半疑,陈子浩就觉得八成是真的。

  今天这事儿本来跟他没半点关系,就是他新认识的兄弟和沈倦这边的人起了冲突,他之前不知道,也根本没想到沈倦会来,如果知道他来,陈子浩大概都不会来帮忙出这个头。

  陈子浩叼着烟看着他,笑了一声:“怎么,倦爷今天这么闲,来给兄弟出头?”

  语气还算客气。

  确实不想惹他。

  大佬一般都是会考虑很多的,陈子浩作为狠人大哥思路自然九曲十八弯,两秒钟内在“怎么办这逼要装完吗”和“还是不怎么想惹要么撤吧”之间疯狂跳跃考虑对比迅速衡量,还没等他做出抉择,就看见沈倦往7-11门口一指,平静地说:“不是,我来买瓶水。”

  “……”

  陈子浩有一瞬间的茫然,不明白是什么让这个拥有无数传奇的大佬现在看起来这么佛。

  估计茫然的也不止他一个人,安静了几秒,沈倦身后,拖把二号王一扬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爸爸!您咋回事儿啊!!”

  林语惊咬着鱼排,没忍住笑着抬起眼来,想看看拖把二号说这话时的表情。

  结果啥也没看到,沈倦很高,因为距离太近,站在她面前把她一半视线都遮住了,而且她蹲着,他站着,从这个角度他腿看起来更长,屁股也……

  林语惊欣赏了一会儿社会哥的翘臀,一边把鱼排吃掉,竹签子往纸杯里一扎,扎了个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