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白日梦我 > 5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阅不足,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刘福江这个老师你说他好还是不好呢?肯定是好的,而且能看出来非常负责,就是第一次当班主任看起来有点不太熟练,而且一大把年纪了所以十分坚信爱能拯救世界论。

  同学也挺好相处的,同桌是个据说差点把他上一任同桌给打死的大帅逼。

  林语惊决定还是应该委婉一点儿:“挺好的,学校很大,同学老师都……热情。”

  孟伟国心情不错:“本来你关阿姨想把你送去一中的,我没让,这学校也不比一中差多少,你哥之前就是在这儿毕业的。”

  林语惊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你哥”这个陌生的称呼指的是傅明修。

  她梗了一下,还是没反驳,决定进入正题:“爸,我想住校。”

  孟伟国沉默了一下:“什么?”

  “八中可以住校的,我们班很多同学都住校,我也想住校,”林语惊飞快地说,“我之前也没住过校,所以想试试。”

  “不行,”孟伟国拒绝的很干脆,“你没干过的事儿多了,你都想试试?”

  林语惊慢吞吞地说:“我早上到学校来会堵车,也很浪费时间——”

  “你哥哥之前也是回家住的,怎么人家就行,你就不行?”她还没说完,被孟伟国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刚刚那点好心情听起来是消失了,“你这么不喜欢在家?”

  林语惊觉得这男人好像大脑发育的不太健全,她的“想住校”到了他那儿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不喜欢在家”。

  她开始觉得有点烦:“我没有不喜欢在家。”

  “你关阿姨对你还不够好?什么事情都考虑的周周到到,你妈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你?你现在是想住校,想自由一点儿,这事儿如果我跟你关阿姨说她会怎么想?”

  孟伟国的声音变成了背景音,像是飞机起飞的时候,发动机开始嗡嗡嗡地响,那声音不停的从耳朵进,锁在脑子里出不来,搅得人脑浆都混在一起,发涨。

  “你们入赘的凤凰男心思都这么敏感吗?”林语惊语气平静地问。

  空气中像是被人撒了凝固剂,孟伟国顿住了,似乎是不可思议,他安静了五秒,艰难的发出一声:“你说什么?”

  林语惊把电话挂了。

  挂电话,关机,一气呵成,她盯着床上的手机看了一会儿,忽然翻身下床跑到房间角落里拉出皮箱来,翻出手机盒子里的取卡器,把SIM卡也卸了,这才算完。

  这房子隔音很好,关上门以后一点声音都不会有,林语惊坐在床上,茫然的环顾了一周,搬到这里一周以来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她的房间。她还记得来的第一天,关向梅带着她上来,说“给我们小公主看看她的房间”。

  欧式宫廷风格的装修和家具,小套间,开门进来一个小起居室,纱帘拉开里面是卧室,大,空得像个样板房。

  林语惊觉得有点嘲讽。

  她有些时候真的不能理解孟伟国的想法。

  她只是想住校,就这么点儿简单的要求。住在这地方让她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她不知道这种压抑的,烦闷的,寄人篱下的窒息感孟伟国有没有过,反正她有,时时刻刻有,只要她待在这儿,无论吃饭睡觉,这种感觉一分钟都甩不掉。

  而在孟伟国看来,她似乎应该感恩戴德,十分开心地接受关向梅的施舍,并且表现出对新家的喜爱之情,一点想要远离的意思都不能有。

  -

  第二天林语惊起了个大早,下楼的时候张姨还在弄早餐,看见她,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林小姐?那个早餐我……”

  林语惊问了声早,摆摆手:“没事,您不用急,我去学校食堂吃吧。”

  避开了上班早高峰,路上终于没那么堵了,林语惊到班级的时候人还不多,不少同学手里拎着早餐,正往里进。

  教室里坐着的几个无一例外,全都坐在座位上嘴里咬着包子头也不抬的奋笔疾书着。

  林语惊被这浓浓的学习氛围惊住了,开始有点相信刘福江说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学率了。

  她拎着书包坐下,回头看见正在奋笔疾书的李林,好奇看了两眼,发现他正在写生物:“昨天生物有作业?”

  开学第一天,刘福江是唯一一个没给他们布置作业的人,李林当时还在后头热泪盈眶地抱着他同桌感动不已。

  不过下一句就让人笑不出来了:“不过暑假作业,明天得交了啊,各科课代表明天收一下。”

  果然,李林头也不抬:“不是,暑假作业。”

  林语惊懂了,这浓厚的学习氛围是因为全在补作业。

  高二虽然刚分班,之前带他们的老师都不一样,不过寒暑假作业都是一样的,年级统一印完发下来的,每科三十套卷子,一天一套,全月无休。

  “每天学习六小时,健康快乐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李林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咬着包子含糊说。

  他桌子上铺着满满的卷子已经放到他同桌那头去了,林语惊就这么倒着随意扫了两眼,跟考试的卷子差不多,前面选择填空,后面大题简答,语文和英语还有作文,题倒是不难,基本都是基础知识。

  不过语数外和理综,加起来也一百来套卷子了,摞起来厚厚一沓,就算是抄,一个通宵也得抄得手抽筋吧。

  林语惊觉得沈倦八成是在吹牛逼。

  虽然她是不太明白他一个休学的,到底是哪里来的作业可以补。

  林语惊转过身去,看了一眼课表,第一节是英语,她翻出英语书,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随手翻着看。

  看了两分钟,林语惊一顿,想起昨天刘福江说的,住寝室需要家长写回执并且签名的事儿。

  她随手抽了个本子出来,撕下来一张纸,拿起笔来唰唰唰写了孟伟国三个字。

  林语惊的字大,很飘,不像个女孩子写出来的,以前她看那些女同学的字,一个个都整齐秀气,精致得不得了,也特地学过,学不来。

  后来她也就放弃了,飘就飘吧,反正也不丑。

  昨天她自我介绍的时候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名字,还被刘福江夸了字很好看,大气。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刘福江看过她的字,但是她确实写不出第二种字体。

  林语惊拿着笔,换了个字体别别扭扭地一笔一划又写了一遍孟伟国的名字,像小朋友画画,丑得没眼看。

  她叹了口气,撑着脑袋在纸上继续划拉着。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她桌角被人轻轻敲了两下。

  林语惊下意识偏头,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不知道怎么着,她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看过的一个微博还是帖子,你觉得男人哪个地方最性感。

  里面的答案千奇百怪,不过票数最高的还是手,还有锁骨。

  她抬起头来,沈倦站在她旁边过道,垂着眼看着她,嘴里还叼着袋豆浆。

  林语惊目光不着痕迹地从他锁骨那块儿扫过去,看见了白色的衣领。

  少年身上的校服外套穿得板板整整,拉链拉到胸口,洗得很干净,鼻尖能闻到一点点洗衣液的清洁味道。

  跟林语惊以前认识的或者看到过的那些校服不好好穿,上面画得花花绿绿的校霸大佬们完全不一样。

  而且眼皮没耷拉着。

  眼神看着也不困。

  看来大佬昨天睡眠质量还不错。

  林语惊放下笔,站起来,沈倦进去坐下。

  他今天倒是背了书包来,就是看着轻飘飘的让人怀疑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东西。沈倦随手把书包丢进桌肚里,往黑板上写着的今天一天的课表上扫了一眼,抽出英语书,咬着豆浆翻开到第一页,另一只手伸进桌肚里的书包里开始摸。

  摸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在林语惊以为他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时候,这人终于西天取经似的历尽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不紧不慢抽了支笔出来,唰唰唰在英语书第一页签上了大名。

  字儿还挺好看,跟她印象中那种写着一手蟑螂爬狗字儿的文盲社会哥也不太一样。

  这个人的出人意料还真是层出不穷。

  看着他那一手好看的字,又看看自己写了一整页纸依然写不出来的鬼画符,林语惊手指敲着桌沿,短暂的思考了几秒,然后往他那边靠了靠:“诶,沈同学。”

  沈倦没抬头,叼着豆浆垂着头认真地看着英语书,边看书边唰唰转笔。

  还看英语书,你能看明白吗你?

  林语惊小声又叫了他一声:“沈倦?”

  沈倦没听见似的。

  林语惊有点不耐烦了,但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她压着火儿趴在两人桌子之间,眨巴着眼看着他:“同桌桌?”

  “啪嗒”一声,沈倦手里的笔掉桌子上了。

  他停了两秒,没什么表情地转过头来:“你好好说话。”

  林语惊决定委婉一点,对这种大佬,目的性不能太强,她指指他的英语书:“你有不会的单词可以问我。”

  “谢谢,”沈倦沉默了一下,似乎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正正名,“我英语还可以。”

  林语惊一脸“你快别他妈扯淡了”的表情看着他,条件反射一般没过脑脱口而出:“你们社会哥进入社会之前第一堂课是学习如何吹牛逼吗?”

  安静了两秒对面始终没声音,她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补了声您好。

  “您好您好,”电话那头也连忙回了句好,“林小姐,我是老李,没什么事儿,就是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马上回去。”林语惊漫不经心道。

  那边顿了顿,又说:“你给我发个定位过来吧,我去接你,天快黑了,小姑娘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不太安全。”

  林语惊顿住了。

  她动作停住,抬眼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半天才说:“不用了,那多麻烦您,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

  老李笑道:“什么麻烦不麻烦,我一个司机,就是干这个的,或者你拍张附近的照片过来,我都能找着。”

  林语惊垂着眼,这边儿的天气不仅热,雨后潮得像是泡在水里,让人一时半会儿都难以适应,她答应下来,挂了电话以后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本来就在家附近不远,没几分钟,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路边。

  扫了一眼车牌号,林语惊拎着袋子走过去,打开后座车门坐进去。

  老李跟她问了声好,她微微欠了下身:“麻烦您了。”

  老李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不麻烦,应该的。”

  林语惊没说话,看着窗外陌生的街道,偷偷扫了一眼前面开车的老李,穿着很正式的白衬衫,袖口发着洗不出来的黄。

  车子里一片安静。

  老李咳了一声:“后天开学了吧。”

  林语惊回过头来:“嗯。”

  “需要的东西买齐了吗?还缺什么跟我说就行。”

  “没什么了,都买了。”

  “那就好,还缺什么就告诉我。”老李又重复了一遍。

  “好,”小姑娘声音轻轻的,“谢谢。”

  尬聊结束。

  林语惊重新扭过头去,看向车窗外。开始发呆。

  她小时候经常会挨骂,林芷是个完美主义者,不能接受她身上的任何毛病,或者在她看来,她这个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根本没有优点,哪里都是错的,所有地方都是“跟你那个爸一个样儿”。

  而孟伟国根本不怎么管她。

  小时候,她还会沮丧一下,会努力读书考试希望林芷也能夸奖她一次,会觉得难过委屈,会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

  后来发现习惯真的很可怕,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习惯了以后,身体和思维都会自然的做出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