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白日梦我 > 4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阅不足,补齐订阅后清一下缓存可见正文。晋江独家发表。

  “……”

  林语惊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能把“他精神状态不太好”说得让人觉得像是“他有精神病”似的气质,她看了一眼他举起来朝她热情挥舞着的手,又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得看起来像是死过去了一样的那位叫沈倦的社会哥——的屁股。

  别说,还挺翘。

  林语惊对这俩人有了一个粗略的初步判断。

  不像是直的。

  她点点头,想说没事儿,我就随便看看,你让他睡吧。

  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见拖把一号单手抱着抱枕,另一只手往沙发边儿一搭,胳膊肘再次戳上睡着的那位暴躁老哥。

  沈倦昨天一晚上没睡,上午又出了门,刚睡了没几个小时,正处于睡眠不足情绪不稳定极端暴躁的丧失状态,又被人第二次袭臀。

  他烦躁又低沉的“啧”了一声,也睡不下去了,翻了个身平躺在沙发上,抬手将脸上蒙着的毯子一把扯了。

  有一瞬间,林语惊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拖把头四号。

  毕竟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脏辫纹身大花臂,情侣款,亲密无间的象征。

  结果深灰色的盖头终于被他给扯下来,社会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从外形上来说一点儿都不社会,和他的好基友不怎么亲密。

  甚至看起来应该也没比她大多少,还是个少年社会哥。

  少年社会哥漆黑的短发理得干净利落,单手撑着沙发垫坐起来,垂着头脑,手臂搭在膝盖上,衣服袖子卷着,露出一截冷白削瘦的手腕。

  他慢吞吞地抬起头,漆黑的眼,眼型狭长稍扬,此时眼皮子耷拉着,散发着“老子不太耐烦”的气场,

  缓了大概十几秒的神儿,他才眯着眼看过来。

  大概是刚刚平复了一下起床气,倒也没很暴躁的迁怒到林语惊,只拧着眉打了个哈欠,人站起来:“纹身?”

  声音里带着没睡醒时的沙哑,还有一点点鼻音。

  林语惊随口应了一声:“啊。”

  “哪儿。”沈倦转过身去,将刚刚蒙在脑袋上的毯子拎起来,随手搭在沙发靠背上。

  从背面看两条腿笔直,长得让人想吹口哨,黑衣服压得有些皱,边缘塞在裤腰里,露出一段皮带。

  林语惊视线不受控制的扫向他那被袭击了两次的、确实挺好看的屁股上,低声无意识脱口而出:“这屁股……”

  语气似赞赏,似叹息。

  空气寂静了。

  拖把一号二号三号再次被按了暂停键,机械地抬起头。

  沈倦回过头来看着她,神情困倦漠然。

  林语惊觉得自己声音挺小的,就是自言自语的音量,不过这屋子里一片安静,居然显得有点清晰,她说出口的下一秒就回过神来,对方转身的瞬间已经迅速反应,四目相对时甚至调整好了表情,眨巴着眼安静又无辜的看着他,似乎还带着小羞涩:“就纹在——”她顿了顿,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可以吗?”

  沈倦扬眉:“可以。”

  看见了吗!

  看见没有!多么淡定!

  不愧是见过世面的社会哥!

  不就是纹个臀吗!

  人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牛既然已经开了头,就有吹下去的必要和义务,林语惊心一横,开始翻看墙边长木桌上的图案册子和乱七八糟散开的各种铅笔草稿纸,假装研究着弄个什么图案好。

  毕竟这位暴躁的社会哥已经醒了,她还用“我就随便看看,你继续睡吧”把人家怼回去可能会挨揍。

  “诶,”林语惊捏起了张上面画着个其丑无比叮当猫的纸,不明白这么一堆高端精致作品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十岁以下小朋友的作品滥竽充数,“这个多啦A梦好可爱啊。”

  沈倦已经走过来了,帘子唰地一拉,角落那一片放着沙发坐着人休息区似的地方和外面的工作区域被划分开,他走到她旁边瞥了一眼:“HelloKitty。”

  “啊?”

  “这是个HelloKitty。”

  “……”

  林语惊仔细一瞅,哦,有耳朵。

  那行吧,哈喽凯蒂。

  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这是家里小朋友画的吗?”

  沈倦又打了个哈欠,声音很好听,就是鼻音听起来稍微有点闷闷的:“我画的。”

  “……”

  兄弟你别骗我吧?

  你告诉我就你这个画功真的是个纹身师吗?

  林语惊沉默了几秒,决定换个角度:“那,纹身的位置不同,也会有什么不一样的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总不会出错了。

  “疼痛,保养,都不一样,”沈倦靠着墙站着,无精打采拖着声,“你要是信风水命理,那就还有说法。”

  “哪里最疼?”

  “皮肤薄的地方。”

  “喔,”小姑娘缩着脖子,看着好像还挺怕的,“那哪儿比较不疼啊?”

  沈倦也看出来了,这位朋友就是看他醒了,也不好意思再把他撵回去,强行没话找话随便问问的,干脆连电脑都不打算开了。

  他顿了顿,直勾勾看了她一会儿,才似笑非笑说:“就你要纹的那个地儿。”

  林语惊:“……”

  -

  林语惊胡扯八扯的和沈倦聊了五分钟,绞尽脑汁把自己脑子里能想到的关于纹身的问题全都问了一遍,掐着点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大大松了口气。

  到最后,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对话了,沈倦就靠着墙懒洋洋地站着,林语惊能感受到他冷清清的视线。

  她也懒得理。

  走的时候还是拖把一号塞了张工作室的名片给她,让她考虑得差不多了可以过来。

  沈倦全程都保持着那一个姿势,站得像没骨头一样,依然一副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样子。

  蒋寒刚准备关门,回头看见他打哈欠,拍拍门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地.雷去了?”

  沈倦坐进旁边的懒人沙发里,随手从桌边捞了个飞镖,半眯着眼一边又打了个哈欠一边对着屋子另一头墙上的黑色镖盘丢过去:“生活不易。”

  绿色的塑料小飞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粗制滥造,末端还有塑料薄片的毛毛边儿,“咻”的一下,飞过半个屋子稳稳地扎在镖盘上。

  蒋寒看了一眼,距离比较远,跑过去两步才看得清,小飞镖正正好好落在小小的红色靶心上,半点儿都没偏。

  “我倦爷还是牛逼,”蒋寒不是第一次见了,还是觉得叹为观止,离得远,光线又暗,他在那个位置甚至都看不清靶心在哪儿。蒋寒回身过去把门关好了,趴过去小声说:“刚刚那妹子,有点好看啊。”

  沈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就,身上那个小仙女的劲儿,你懂吧,和外面的那种装的还不一样,是真仙。”

  沈倦视线在空中停了停,脑子里忽然窜出那位小仙女刚刚的样子。

  是好看,腿又细又直,皮肤白出了透明感。

  就是空,眼睛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看着他的时候可能和看着地上的石头也没什么两样,空洞洞的,左眼写着“不在意”右眼写着“随便吧”,合起来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在干什么”。

  一个情绪十分茫然,丧得很不明显的颓废少女。

  总之,不是真的像看起来那么仙的。

  两秒钟后,沈倦重新垂下眼帘,情绪也不高:“你不是就喜欢蒸汽朋克风的么。”

  “什么叫我就喜欢蒸汽朋克风?”蒋寒一脸严肃捋了把自己的脏辫儿,“我欣赏一切风格的养眼美少女,刚那个,也太可爱了,像个偷偷干坏事儿怕被人知道的小朋友,我都能听出她说话时候的紧张来。”

  沈倦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蒋寒越说越觉得后悔了:“我怎么刚刚就没想到下手呢,我怎么就给她的工作室名片呢,我应该直接私人加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啊,多纯多乖,家养小奶猫。”

  沈倦抬头瞥了他一眼,觉得有些好笑的重复:“乖?”他视线落在木桌上端正躺着的那张其丑无比HelloKitty上,“就这小奶猫,你真下手,她能让你骨头都剩不下。”

  蒋寒觉得他完全就是对人家姑娘有偏见,因为她的到来打扰了他大爷补觉,他往旁边一靠:“这种涉世未深的小仙女,寒哥撩起来自己都害怕。”

  “哦,”沈倦长腿往前伸了伸,食指在桌沿轻敲了两下,懒洋洋说,“你撩。”

  王一扬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干脆利落的闭上嘴转过去了。

  非常听爸爸话。

  周五下午,马上周末放假了,大家心思都有点飘,最后一节是自习,刚开学,各科老师对于自习课的争夺还没正式开始,林语惊早上实在起得太早,写完了两张英语卷子,就趴在桌上打算睡一会儿。

  结果一觉就睡到了下课铃响,教室里乱哄哄的一片,整个班级的人都争先恐后往外跑。

  林语惊爬起来,叹了口气,甚至有点希望这个自习课上到地老天荒,直接上到下周一开学。

  她不情不愿地开始装书包,把发下来的作业卷子都装好,侧头看见她同桌桌上和之前一样,卷子都空着放在桌上,人家甚至带都没带走。

  林语惊这人事情算得很清楚,沈倦帮了她忙,一根棒棒糖也不能就当做这人情还清了,林语惊将收拾了一半的书包放回去,抓起一支笔来扯过沈倦的卷子,扫过第一道选择题,写了个答案上去。

  刚写完,笔一顿。

  自说自话了啊你,林语惊。

  人家的卷子呢,你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林语惊又把卷子重新放回去了,刚好轮到李林他们做值日,几个男生活儿也不好好干,拿着扫把坐在教室后面桌子上开黑,看见林语惊站起来抽空抬头看了一眼:“新同学,周一见啊。”

  林语惊摆了摆手,没回头。

  李林看着她的背影吧唧了下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感觉我们这个新同学好酷啊。”

  “肯定酷啊,”旁边一个男生头也不抬打着游戏,“不酷敢跟沈倦坐一桌儿?还安安全全完整的坐了一个礼拜。”男生说着,屏幕一黑,死了。

  “不过漂亮是漂亮,前两天三班就有人来找我问她手机号了,我说我没有,我们新同学跟与世隔绝了似的,倒是想上去搭话,但她旁边坐了尊佛爷,这谁他妈敢啊,”他抬起头来,看向李林,“诶,你就在她后面,有没有她手机号啊?”

  李林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我?沈倦在的时候我他妈话都不敢说,呼吸都得轻飘飘的,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我还能无视他去要他同桌手机号?”

  -

  林语惊出了校门,往前过了一个街口,看见老李的车远远停在那儿了。

  老李知道她不喜欢车直接开到校门口,每次都会停在这边儿等她,林语惊脚步顿了顿,走过去。

  “李叔好。”

  “哎,林小姐。”

  林语惊第一次见到老李的时候,他叫的是二小姐,林语惊头皮都发麻,老李心细,从那以后再也没这么叫过。

  老李开车很稳,林语惊人本来就困,撑着脑袋坐在后面昏昏欲睡:“李叔,我跟学校交了住校的申请。”

  老李愣了愣,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住校啊?”

  “嗯,学校那边宿舍得串一串,应该下周可以搬,”林语惊说,“到时候我提前跟您说,要不每天去学校路上还得浪费不少时间。”

  老李笑着点了点头:“哎,行,”他犹豫了下,“您跟孟先生说过了?”

  林语惊没说话。

  老李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挺心疼这个小姑娘的,确实是个好孩子,平时看着听话,其实脾气也是倔,有什么事情也不说,就这么一个人闷着。

  也就才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正是最好的时候,应该大声笑,大声哭的年纪。

  老李给傅家开车也开了几十年,从来不多话,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瞒着也不行,您还是跟孟先生聊聊,话聊开了有什么矛盾也就解决了,孟先生也疼您,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林语惊笑了一下,轻声道:“对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

  林语惊到家的时候,傅明修难得没在楼上房间里,人正坐在沙发里玩手机。

  如果是平时,林语惊还会跟他打个招呼,说两句话,表达一下自己的友好,不过昨天晚上她不巧刚刚听完那些话,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问声好已经是她最大限度的礼貌。

  反而是傅明修看见她进来,放下了手机,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语惊平静的看着他。

  等了几秒,就在她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傅明修才开口:“周一。”

  林语惊脚步一顿。

  “周一,我刚好也要返校,送你去学校。”

  “……”

  林语惊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或者傅明修被人魂穿了:“什么?”

  傅明修不耐烦的看着她:“我也是因为有话想跟你说,找个机会跟你谈谈,你不要以为我——”

  “好的,”林语惊答应下来,打断他的话,顺便鞠了个躬,“谢谢哥哥,辛苦哥哥了,我上楼了。”

  实在对他接下来的话没什么兴趣,也没耐心。

  傅明修一共单独和林语惊说过这么两次话,又一次被这么不上不下的卡着,难受得不行。

  他拧着眉,瞪着背着书包上楼的少女背影,好半天,憋屈地爆了句脏话:“操……”

  -

  林语惊周末也没什么事情做,她在这个城市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在房间里呆了两天,除了饭点的时候会下楼和傅明修尬尬的吃个饭,剩下的时间她都在房间里种蘑菇。

  总觉得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她迟早会得自闭症。

  周六晚上,林语惊接到了林芷的电话。

  林小姐和孟先生离婚以后,林语惊第一次接到来自母亲的电话,平时一般都是卡上按时来钱的,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林语惊愣了一下。

  林芷还是以前那个风格,问题像是老师家访,甚至听不出她有什么感情波动,学习怎么样,上次考试拿多少分,钱够不够花。

  “给你的钱就是给你的,你自己花,一分钱都不要给你爸。”林芷最后说道。

  她对孟伟国的厌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讨厌到她所有的零花钱和生活费都是直接打到林语惊卡里的,并且生怕孟伟国动她一分钱。

  林语惊觉得做夫妻最后能做成这样也挺有意思的,点点头,想起对面看不到,又补充了一声:“嗯。”

  几个不能更模板化的问题问完,两个人对着沉默,都没话说。

  最后还是林芷打破了这个僵硬的气氛,她语气听起来难得有些软:“小语,不是妈妈不想带着你,只是——”

  “我知道,”林语惊飞快地打断她,直勾勾地看着花样繁杂的壁纸,“我知道,我都明白。”

  林语惊一直觉得,她跟林芷关系更好一点。

  比起孟伟国,她从小就更喜欢林芷。

  不知道是不是母亲和父亲还是有一些区别,孟伟国对她几乎是不闻不问的状态,而林芷,虽然态度冷漠,但是她是会管她的。

  也会问她的成绩,问她的学习,林语惊从来没想过林芷会不要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