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白日梦我 > 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送温暖小林给他整理了两个复习资料发过来,文字版的文档,还有个三十多页的PPT。

  图文并茂,老师上课强调的重点、书上的知识点一条一条,清晰易懂,后面还有针对着知识点列出来的试题,每种题型两三道,附件的最后一页附带着这些题的正确答案。

  沈倦用五分钟看完两个附件文档,有些哑然。

  凌晨两点半发过来的东西,还一段儿堪比黄色小广告的台词。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就弄这些东西弄到了凌晨两点半。

  工作室里灯没开,窗外月光透过玻璃进来,光线幽微黯淡,沈倦从沙发上爬起来,手臂撑在膝盖上,捏着手机就这么看了几分钟。

  然后他垂下头笑了。

  沈倦把手机随手扔在茶几上,直起身来靠进沙发里,抬手搓了一下左眼,唇角的弧度一点一点往上扬,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安静的,空荡荡的工作室里,少年瘫坐在沙发上,捂着半张脸一个人笑,低低的笑声回荡,有种说不出的惊悚。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还停不下来。

  和何松南王一扬他们混得时间太长,笑点和智商都变得越来越低,没救了。

  沈倦觉得自己可能真是精神不太正常。

  -

  林语惊确实是整理知识点整理到凌晨两点半,发完以后,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功成身退拍了拍桌角,合上了物理书,觉得自己深藏功与名,心满意足上床倒头就睡。

  她觉得既然做,那就走心一点儿。她也一直是这样的性格,王者林语惊,就算是复习资料,她手里出去的复习资料也得是资料界的王者,拿出手去最能打的那种。

  而且就她优秀同桌那个智商,那个欧姆定律抄一千遍都记不住,物理圆周率3.1415926的感人智商,林语惊觉得她不写的细致一点,她同桌可能根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于是她拿出刘福江讲课时的那种细致,甚至绞尽脑汁分析了一下这个年纪的,不爱学习的不良少年们最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想了想,林语惊给程轶发信息:

  夜深人静后半夜,程轶秒回:

  林语惊觉得,也是这样的。

  她要是直接写个《高二物理选修电学知识点+试题详解》,沈倦可能看都不会看一眼。

  青春期嘛,一身熊熊燃烧无处可藏的荷尔蒙只能在午夜排解,都可以理解。

  林语惊这个周末过得很平静,自从上次傅明修开车送她到学校去以后两个人没再有过任何对话,甚至还没见过面。

  林语惊也不知道上次他们之间的谈话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她当时没怎么藏着掖着了,语气也算不上可爱。

  但是傅明修的反应也让人很惊奇,甚至有种诡异的,向着妥协靠拢的趋势,让林语惊产生了一种“这人也许能好好相处”的错觉。

  不过这种错觉一闪而逝,他的想法应该跟林语惊差不多,既然大家合不来,你不待见我我也不待见你,那就干脆眼不见为净。

  傅明修今年大二,开学以后住校,上周双休日也都在学校没回来,这个礼拜看来也是没打算回来了。

  估计大学生活很是丰富多彩。

  周一那天早上,林语惊拖着个16寸小拉杆箱塞进车后座,老李看着欲言又止,不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叹了口气。

  她上个礼拜一直都在学校宿舍住,只周末双休日回来,林语惊本来就刚搬到这个城市来,几乎没什么东西,每个礼拜回来就拖着小箱子装个换洗的睡衣内衣什么的。

  孟伟国自从上次两个人通了个电话不欢而散后再没声音,到现在也没回来,林语惊真情实感的希望他不要回来,她住校这件事儿目前看来他还不知道,家里的佣人也没跟他说,等他回来发现了肯定又是一阵血雨腥风,免不了要跟他吵一架。

  到了学校,林语惊先回了个宿舍把箱子放下,周一的早上大家还精神充沛,没被学习和卷子压垮脆弱又稚嫩的小心灵,李林甚至作业都做完了,早自习破天荒的没在抄作业,拿着手机跟班里三个男生开黑。

  其中一个林语惊知道叫宋志明,也是一个平时很活泼,经常活泼着就活泼到了年级主任办公室里写检讨的选手。

  林语惊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刚开学那天,在刘福江说出“和你的同桌对视一分钟”这么智障的话的时候,这位宋志明选手是最热情配合的,第一时间含情脉脉地拉着他的同桌对视,一分钟过去了还依依不舍地送给他同桌一个飞吻,最后被他同桌按着揍了一顿。

  总之也是gay里gay气的一个人。

  周一的早自习时间年级主任会拉着各科老师开个小会,一般不会过来,班级里乱哄哄的一片,干什么的都有,完全不担心老江突袭。

  三个男生围在李林的座位旁边,宋志明就坐在林语惊那儿,见她进来分出精力抬了抬头:“林同学,你等一会儿啊,我们打完这把就给你让位置。”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林语惊的座位上站起来,就站在桌边继续打。

  林语惊:“……”

  嘴上这么说,身体还格外的诚实。

  林语惊把书包放下坐下,有点好奇:“你们玩的什么游戏啊?”

  “新出的,狙击类那种,”宋志明头都没抬,他戴着一边耳机,另一边耷拉下来:“你玩不玩?”

  林语惊眨眨眼:“我没玩过。”

  “没事儿,我教你,”宋志明十分大方,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手机塞林语惊手里了,撑着桌子俯下身,指着屏幕给她讲,“也不是很难,手机比电脑简单多了,你看,这边,这个是开枪的,点这个往前走——”

  沈倦是在早自习临结束十分钟的时候来的。

  一进门就看见他那个位置的过道围满了人,他的同桌正转着身子,手里拿着个手机,和旁边几个男生打手游战得火热。

  她旁边一个男孩子似乎是在教她玩,单手撑着桌子站在她旁边,弓着背,低着头,两个人靠得很近,男生的胳膊时不时擦着她耳边点在她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哎,这儿有个人,看见了吗,开镜,对着他的脑瓜门儿崩一枪。”

  林语惊照做,中间的红准心儿对准那人脑袋突突突突就是一梭子子弹下去了,那人完好无损站在那儿,一枪都没中。

  男生“哎呀”了一声,手自然地搭在她肩膀上:“没事儿,第一次玩都这样,我教你,你这枪得压枪,压枪就是你想打他脑袋的时候——”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下低头,手指划着屏幕演示。

  沈倦站在门口,就看着俩人这脑袋越靠越近,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沈倦走过去,站在林语惊旁边,抬手,指尖轻轻敲了敲桌边儿。

  他一过来,周围气压瞬间就低了,宋志明手一抖,准星往旁边滑了滑,一枪又打歪了,被瞄准的那个人听到这边枪声以后马上架枪秒过来,“砰”地一声给林语惊爆了头。

  林语惊“啊”了一声,不开心地皱了一下鼻子,站起来给沈倦让位置,把手机还给宋志明,跟他道了谢。

  “没事儿,多玩玩就好了,”宋志明笑嘻嘻地,“加个好友?以后我们开黑叫着你。”

  “行啊。”林语惊说。

  俩人挺开心地加了个好友,林语惊在座位上坐下,转过身来,给宋志明加了个备注。

  一抬头,看见沈倦侧着身坐在那儿,面无表情的随手翻着书。

  “同桌,早啊,早饭吃了吗?”林语惊心情挺好的和他打招呼。

  沈倦没理她。

  林语惊现在跟沈倦已经挺熟了,好像从那次她去他工作室吃了顿火锅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就慢慢好了起来,有时候还会聊聊天。

  不过大佬总有点自己的小个性的,可能早上起太早了不太爽,林语惊也没在意,翻开第一节课要用的书看。

  差不多过了五六分钟,沈倦突然“啪”地一声把书合了,抬眼看她:“你挺喜欢打游戏的?”

  “啊?”林语惊抬起头来,“没,我不怎么玩。”

  “以后也别玩了,”沈倦语气不怎么好,“你那个技术,多玩两把游戏商都得被你气破产。”

  “……”

  林语惊听出来了,今天大佬心情确实不怎么好,难道是学了一个周末的物理没什么进展,被电学难住了?

  她回忆了一下自己给他出的那些练习题,也都不难啊,挺基础的。

  “天妒英才林语惊,总不可能十全十美,”林语惊很淡定,“而且我,一个善良的人,当然得给别人留条活路。”

  “对了,你周末学习了吗。”林语惊问。

  沈倦:“没有。”

  林语惊不死心,她写到凌晨两点半的资料:“物理呢?”

  “没有,”沈倦面无表情的说,“我没跟你说过?我们社会哥从来不学习。”

  “……”

  林语惊其实很烦有人跟她摆冷脸,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抽风心情不好,跟我又没关系。

  这种人一般到她这儿来就是你跟我冷,我比你还冷,换了别人她这时候大概搭理都不会搭理,你自己一边儿冷去吧。

  她努力搜刮出她最后的耐心来,也面无表情了:“谁知道你说没说过,无所谓的事儿我从来不记着。”

  沈倦一顿,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眼神冷飕飕的,话里已经开始有点小情绪了,这是要炸毛。

  再不顺着毛捋一捋,可能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再搭理他。

  他叹了口气:“看了,我同桌凌晨两点半给我发了个复习资料,我认真的看了一个周末。”

  林语惊瞥他一眼:“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送温暖小林。”

  沈倦:“……”

  行吧。

  沈倦耐着性子:“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林还给我发了个黄色广告,我差点当成垃圾信息过滤了。”

  林语惊笑了两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你这就虚伪了吧沈同学,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要坦诚,要不是那个信息长得像个黄色广告你会看吗?你们男生不就喜欢这种东西吗?”

  沈倦扬眉:“你从哪听来的我们男生就喜欢这种东西。”

  林语惊:“这还用从哪儿听吗?我就给你发成这样你不是老老实实看了吗,还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个周末停都停不下来,我要是给你发《高二物理选修电学知识点+试题详解》你会点开?”

  “感谢我吧沈倦同学,”林语惊叹息道,“感谢你的同桌为了你熬夜到凌晨两点半绞尽脑汁的奇思妙想,成功的让你记住了初中生都知道不等于3.1415926的欧姆定律,让你的物理成绩离三十分又近了一步。”

  沈倦安静了几秒,没说话,缓慢地勾起唇角:“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送温暖小林?嗯?”

  林语惊:“……”

  聊着聊着就被他套路进去了,虽然是这种你知我知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儿。

  林语惊叹了口气:“沈同学,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她压低了声音说,“我做好事是从来都不愿意留下姓名的。”

  她话说完,安静了两秒,沈倦忽然笑了。

  他声音比起同龄人来偏沉一些,笑起来会更低,少了点少年感,多了种磁性的性感。

  沈倦垂下眼,低笑着舔了舔唇,然后直了直身子,抬手按在她发顶轻轻揉了两下,身子凑近了点儿,声音低低淡淡的:“小林老师辛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