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一元武圣 > 第十七章 五虎断魂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文明的头七高泰和刘三都前去祭奠,高泰身为总舵主,还哭昏了两次,被弟兄们抢过去掐人中揉胸口才转醒。

  长枪会的兄弟们都感动不已,对长枪会的归属感又强了三分。

  白朗自从拜会了高泰就在娄武家住下,每天白天找高泰探讨武术、时事和国运诸事。

  高泰自从知道了白朗是未来的起义军首领就开始了解他对于清廷、新军、武器及其余大国的看法。

  白朗似乎早有思索,指出清廷已经腐朽,练新军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食肉者鄙,张之洞去年的死亡标志着中兴时代的结束,摄政王载沣又将袁世凯大人赶出北京,唯一一位有能力又通晓外务的大人不掌国事,恐怕宣统皇帝的位子也坐不稳。

  高泰心中说道:袁世凯也不见得多忠心,这年头的官员都是爱惜羽毛的很啊!至于宣统小皇帝,岂止坐不稳位子?要不了两年就要逊位了。

  高泰心中对白朗又高看了一眼,他真处在这个时代才知道像白朗这般能睁眼看世界,知道大清药丸的人真的不多。

  高泰白天与白朗畅谈,两人交情日渐笃厚,没几日就结拜为兄弟。

  等到正月十五这天,高泰就感觉脚伤完全好了,开始修炼五虎断魂枪的桩法和套路,他的武功已经接近各派的一流高手,比着沙子龙对手抄本学习枪法毫不困难,没两天就能熟练掌握。

  “只看这49路五虎断魂枪,也并不比我的枪法高明多少,不过沙老师还没将打法传授,明日去求他老人家吧。”

  高泰睡前练了一个多时辰,收了阵势擦擦汗,就倒头睡去。

  到第二天早上,白朗和娄武过来,三人吃了早饭就备些礼品去了南城客栈。

  小郑子先去回报,然后高泰带着白朗走进沙子龙的小院。

  站在堂屋门外,高泰躬身道:“师父,徒弟来了,梁老前辈的弟子白朗也到了。”

  沙子龙干脆有力的嗓音传出:“进来说话吧。”

  进了屋子,白朗放下礼盒打千施礼,道:“八卦门白朗拜见沙老爷子,晚辈给沙老前辈请安。”

  “起来说话吧。”沙子龙轻飘飘说道。

  高泰拉着白朗坐下,沙子龙不咸不淡的问了问梁振圃和京城武林的情况就住口不言。

  白朗来的路上已经听高泰提醒,知道沙子龙对于自己和王三胜出手颇为生气,但是武林中人流血无妨,面子不能不要。

  白朗却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了这等小事给沙子龙低头赔罪,毕竟这不光是自己的面子,还有师门武功的荣誉得失。

  高泰放下茶盏,问道:“白师弟,上次咱们兄弟交手虽是愚兄侥幸取胜,但那是靠了暗器手法,枪棒较量还没打痛快,不如当着我师父的面,咱们再打一场?要好让他点评指点一二,对咱们武功精进总有好处。”

  白朗知道自己不让沙子龙看着本事是不行,于是点头道:“也好。”

  “沙老爷子,王师兄武功是胜过我,不过我最近也有些心得,等会切磋时万一伤了王师兄,还请前辈您见谅。”

  沙子龙闻言冷哼一声,道:“在我小院里,练练再说吧。你去前院找个兵器。”

  白朗拱手后就去了前院找沙明远借钢刀去了。

  等白朗离开了,沙子龙低声道:“你附耳过来,老夫把五虎断魂枪的打法交给你,等下与白朗切磋就只用打法,一番磨砺足以令你枪法大进了。”

  高泰屏住呼吸就听老爷子在耳边说道:“第一式拨草寻蛇,出手时力存于心,脚下步法快慢半息……”

  沙子龙说的飞快,幸好高泰早将套路练得纯熟,此时听着老师的传授心中暗自推演,果然感觉“五虎断魂枪”匠气全无,实为自己平生仅见的精妙枪法。

  师徒二人一个教一个学,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结束了。

  虽然沙子龙只是诉说一遍,但高泰已经将打法精髓记住了七八成,拿起老师递给他的一杆大枪,高泰信心倍增,觉得之前还视为劲敌的白朗已经不足为惧了。

  高泰手持大枪在院内站定,白朗则怀抱大刀,脚下不丁不八,沙子龙出门坐在摇椅上,从怀里取出鼻烟壶慢慢嗅了一口,娄武、沙明远及小郑子三人在客栈后门站着往里看。

  沙子龙的小院其实不小,只是因为原本是镖局大院,后来建起了两派客栈,只剩下七八丈方圆的院子,自此就称为小院。

  白朗站在井台前,高泰则在枣树下,两人也不客气,相互拱手就缓缓迈步向前。

  两人走出没几步高泰就身入长弓,将手中木枪如羽箭般射出。

  高泰手中大枪八尺四寸,是沙子龙平日练功的木枪,一经刺出就有破空之声。

  白朗不敢硬挡,脚步一滑就打着转躲过,钢刀斜刺就要抢到高泰怀中。

  一寸长一寸强说的是攻击范围广,自然斡旋招架的机会大,高泰右手压把,左手轻抬,一招“乌龙绞柱”爽利用出。

  木枪朝左急划,正截住了白朗招式,他要非得抢进来先把胸脯送到枪尖上不可。

  白朗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脚步一错就站定,腰身一拧,手中钢刀划出半圆劈下,直指高泰手指。

  高泰按照打法的应变,步法一动,五指张开猛推长枪,枪身打出,提前敲中刀身,让白朗招式不能变化,只得挡下退了一步。

  “好一招钻身探海!好一招伥鬼难当!”沙明远要不是伤了腿脚武功再难有成,早就会被沙子龙悉心调教,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常听叔叔讲解各家武功,对于本门的五虎断魂枪的练法招式也清清楚楚,见白朗和高泰顷刻间的变化精彩忍不住赞叹出声。

  见白朗刀法精湛,沙子龙也对他的印象也好了不少,觉得此子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若是没有意外,十几二十年后足以与估衣梁比肩。

  高泰和白朗转眼又斗到一处,此时二人交手心态又不同于上次,上次是生死相搏,自然是什么绝技都抢着用了,现在确实较量搏斗,也就打起精神把招式变化抢着用来,既想着让沙子龙点评指点,也想着给对方看看自己的本事。

  因此对于沙明远、娄武和小郑子三人来说,高泰和白朗分分合合的斗了十几二十多回合,却是越打越精彩,显露出了两人深厚的功底和应变能力。

  只是白朗越打心中越是惊异,他发觉自己这位王大哥所用的枪法全是比上次更为精妙玄奥又厉害的枪法,他一边转着圈伺机出手,一边想道:“难道这套枪法才是沙老前辈震惊西北的五虎断魂枪?那王师兄上次为何藏拙?是怕失手杀了我吗”

  高泰却是越打越痛快,他练了二十年的一身武功尽数化为今日一战的养分,被五虎断魂枪的打法吸收,融合进他的枪法之中,提高着他的武学修为。

  两人又打了十几招,白朗渐渐发觉自己已经无力进攻,只能全力躲闪遮挡,他哪里知道自己成了高泰的磨刀石,让他边打边提升。

  白朗还以为是王大哥全力施展枪法的缘故,心中钦佩,也勉力支撑。

  沙明远看的如痴如醉,只觉得自己记忆中只有十年前叔叔与一位其貌不扬,性情暴烈的李姓武师的一战堪比今日这场比斗。

  娄武和小郑子武功低微,只能看出两人打的一触即分,好似榫卯相合般自如,却不懂里面的道理。

  沙子龙越看越满意,嘴角带笑,忍不住摇晃起椅子。

  又等了一炷香的功夫,白朗发觉自己无论如何强攻也进不了王大哥周身一丈,而他枪势一卷自己就要疲于奔命,这让他知道了自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于是跳出圈子,横拿钢刀,拱手道:“五虎断魂枪名不虚传!果然高明!王大哥,小弟佩服!沙老前辈,晚辈学艺不精,不是王总舵主的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