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欲爱将晚 > 第417章 出尔反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南风。”还是督军一眼认了出来,大惊着张开了嘴巴:“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这道门?”

    楚南风微微一笑,目光锁定在沐晚的身上。

    刚才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他就已经心痒难耐,此时看到她的倩影,他的心底如同掀起了狂风巨浪,激动的感情几乎无法遏制。

    她穿了一身淡蓝色的衣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虽然有丫环撑着伞,还是有水珠顺着额前乌黑的发丝滴落下来,那巴掌大的脸苍白的如同暗夜中盛开的白玫瑰。

    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美了。

    美得让他觉得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如此的庸俗不堪。

    “楚南风,回答我的话,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扇门?”督军怒目圆瞪,虽然他病得不轻,可他还不想死。

    楚南风皱眉,“你可以出来了。”

    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穿着灰布衣服的中年人,大概无脸面对凌家人,一直低着头,可这也不妨碍刘管家一眼认出了他:“凌老四。”

    凌老四的头更低了几分。

    督军没想到会是凌府的下人凌老四,想当初“凌”这个姓还是自己赐给他的,只因他为人忠诚,对凌家一心一意。

    “凌老四,你这个奸佞的小人,枉我凌家视你如心腹,你却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凌老四突然就跪了下去,抹着眼泪磕头:“我对不起老夫人,对不起督军,对不起凌家,我也是不得已啊,他们抓了我的两个孙子,我不能让我们家绝后啊。”

    督军还要再骂,老太太已经摆了摆手,楚南风想要抓住他们所有人,岂能提前没有准备,就算没有凌老四,也会有张老五,李老七,这凌府上下这么多人,楚南风想从中找出一个熟悉凌家地形的简直易如反掌。

    “我凌老四愧对凌家。”凌老四突然仰天一吼,一头朝着旁边的石头撞了过去。

    众人皆是一惊。

    沐晚看着那身体渐渐滑落,石头上的血迹被雨水无情的冲刷,而在前院,还有数不清的凌家人在为凌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

    “母亲,督军……。”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大家这才看到雨幕后的暗影里还站了两个人,三姨太发髻松散,十分狼狈,而静修身上的道服虽然也已湿透,但整个人却是镇定自若,手中捏着佛珠,闭着眼睛不断的念经。

    她们本来应该已经逃出去了……

    果然,就算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想要逃,也是逃不了的,楚南风早就封死了这凌府前前后后的所有去路,他们现在对他来说就像是关在笼中的鸟,虽然天空近在眼前,却是难以逾越困着的牢笼。

    “楚南风。”沐晚从伞底走出来,平静的目光直视着他:“你想要的不过是能够要挟凌慎行的人质,你把他们都放了,我给你当人质,只要我在你手里,他一定会来找你的。”

    “嫂嫂,我们不走,大家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雪秋急道:“我不怕死。”

    老太太喘了一口气:“沐晚,我们凌家不需要你这样做,大不了大家死在一起。”

    “奶奶,雪秋,你们还不明白吗?他想要的根本不是我们的命。”沐晚压低了声音,“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汉城保住了呢,一旦希尧打了胜仗呢,我们就会成为他的累赘。”

    几人都是一惊。

    楚军这样凶猛,几乎是所向无敌,凌军怎么可能会赢?

    但只要凌慎行还在,一切都有翻盘的可能。

    “奶奶,被他抓住的人越多,希尧就越为难,你们先逃出去,我有办法对付他。希尧之所以匆匆赶回来,就是想保住我们凌家,我们不能这样白白的搭上性命。”

    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着竹叶,让沐晚的声音几不可闻。

    “你们先走,我自有办法脱身,军务楼那边会派人接应你们。”

    老太太一脸凝重的看过来,沐晚神色坚定,眼底闪动着火光。

    她所谓的“脱身之法”大概就是自我了结。

    沐晚见说服了众人,这才扬声道:“楚南风,你考虑的怎么样?”

    楚南风眯了眯眼睛,他太了解沐晚了,长了一张天真无害的脸,脑子里却有九九八十一道弯儿,不知不觉就会被她算计进去,他吃了太多她给的苦头,不得不对她有所防备。

    “我不能答应你,我要凌家所有人。”

    沐晚笑了笑:“如果你想要凌家所有人,大可以派几个得力的手下过来,何必亲自走这一趟,凌家只不过是个宅院,并非固若金汤。”

    楚南风不知想到什么,鹰目一竖,就要拉过一边的静修。

    沐晚已经快他一步将雪秋手中的枪抢了过来,飞快的抵在了太阳穴上,一双被水洗过似的凤目寒光如星:“我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你放了他们,不然,我现在就扣下扳机,我死了,你一样可以带着凌家人离开,然后用他们来威胁凌慎行。”

    “沐晚,何必如此。”楚南风目色纠结:“那个老太太当初差点烧死你,还有那个老督军,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害你,他们凌家上下如此对你,你为何还要为凌家做到如此地步。”

    “我既然嫁给凌慎行,就是凌家的一分子,做为子女,最该奉行的就是孝道,这一点,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奶奶年纪大了,又有疾病缠身,她受不了这样风吹雨淋,楚南风,就算留下我一个人,一样可以威胁凌慎行,还是说,你太害怕凌慎行,只能用这种卑鄙龌龊的法子才可以打败他。”

    “沐晚,不必激我,我的目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楚南风盯着她拿枪的手:“你一直都知道。”

    “所以,你要不要赌一赌,看看我为了凌家人,敢不敢开这一枪。”她目光绝然,缓缓扣动扳机。

    她的手指一蜷,楚南风便已经妥协,他相信,她真的敢。

    “我可以放他们走,但是,你的身上必须没有其它可以用来自杀的武器。”楚南风算是做出了让步,“他们一旦出了凌府,你就要卸掉枪中的子弹,不然,我依然可以把他们追回来。”

    “好,成交。”

    楚南风往身后看了一眼,想找一个女参谋,结果一个人自动走了出来,声音如同雨夜一般冰冷:“我去。”

    楚南风看了她一眼:“搜仔细点。”

    沐晚看着福山爱子迈着优雅的步伐朝自己走来,那双细长的眼睛里藏不住对她的嫉恨与杀意。

    沐晚以前不明白,为什么福山爱子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时候就充满了敌意,那时候她还没有与她对立,直到知道了兴奋剂的事情,她才恍然大悟,原来福山爱子的这份恨意是源自楚南风。

    看到她和楚南风站在一起,她丝毫不觉得奇怪,想必暗中一直为楚南风提供帮助的就是福山爱子,她在连城为楚南风试药,又和北地三家医院的东洋人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楚南风能够用到这些禁药,也是她从中穿针引线。

    福山爱子已经走到了沐晚身前,沐晚将枪又握紧了几分,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福山爱子从她的口袋里拿出一只怀表,轻轻按动开关后,里面有一面精致的小镜子。

    沐晚沉声道:“放回去。”

    福山爱子冷笑,对于一块怀表根本毫无兴趣。

    她又找到一块鹅卵石,将石头翻过来,能认出上面一个天然形成的“行”字。

    福山爱子会中文,自然一眼看了出来,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就算凌慎行没死又能怎样,东洋国已经集结了兵力,很快就会打过来,到时候,你们这些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我们东洋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

    沐晚没有被她的话威胁到,相反,她的嘴角扬起嘲讽的弧度:“福山爱子,你想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吗?”

    福山爱子一愣。

    “很可惜,你到现在还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不过这结局,我却是知道的,因为属于侵略者的结局只有一种,那就是:失败。”    “好啊,那我就要看看,最后失败的到底是谁。”福山爱子走向楚南风,摇了摇头:“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

    楚南风挥了下手:“把人放了。”

    身后的几个大兵松了手,三姨太和静修的胳膊上随之一松。

    “你们也过去。”楚南风看向督军等人。

    刘管家背着老太太,几人很快就和三姨太等人站在了一起。

    “楚南风,你放了人,我放下枪。”夜雨中,沐晚的身上早已湿透,为她撑伞的映春也被她赶到了老太太身边,她孑然一身站在雨中,却丝毫不显得孤单。

    “好,我放人。”楚南风一声令下,前方就让出了一条道路。

    凌家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这是沐晚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他们不能留在这里。

    刘管家带着众人很快就往药铺走去,没走多远果然遇到了军务楼那边派来的接应。

    三姨太脸上一喜:“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老太太却是横了她一眼:“我们的命是沐晚用命换来的,你觉得高兴吗?”

    三姨太惊道:“沐晚不是说,她自有脱身的办法吗?”

    老太太冷笑,像在听一个笑话:“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能从重重楚军的包围下脱身的办法,三姨太,你帮我想一个。”

    三姨太一听,脸色变得煞白,双腿一软,下意识的扶住了一边的静修。

    静修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缓缓闭上了眼睛。

    砰!

    一声枪响划破了雨夜的安宁,前面忽然骚乱了起来,紧接着接应的部队中就有人倒下,很快,枪声连成了一片,黑暗中有数不清的楚军冲了出来。

    督军骂道:“楚南风这个小人,出尔反尔,明明答应了沐晚,竟然派人在这里伏击我们,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