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帝国败家子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非要说不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还热烈的气氛,顿时一沉,人们的目光也都集中在曹尚正的身上。

    这是人家大婚之日,就算你是礼部左侍郎,可也不能说出这种话吧。

    只有一小部人,提前看出些苗头,并无什么反应,

    董易武与于兴业几人,微微对视,不着痕迹的露出笑容,好戏就要开场了!

    “曹大人,这是大婚之日,你既然来此,说这是不是有些不妥?”

    李济同沉声道。

    “正是因为不妥,我才要说!”

    曹尚正一甩衣袖,板正决然,礼部左侍郎,也是正三品官员,所以他并不在意李济同。

    “不知曹大人,有什么指正?”

    王鼎昌顿了顿,开口问道:“又觉得我儿大婚,有何不妥?”

    “违背礼法,”

    曹尚正直接道:“且违礼有三!”

    这话落下,人们都明白了,这位大人是来挑理的,礼部掌天下礼仪,祭享,贡举之政令!

    若是别人说之,可能不行,但身为礼部侍郎所说,自然是有权威性!

    “自来分妻妾,有平侧,就是国君也定后妃,而富阳伯之子,却是同娶两妻,这便是违礼,简直是乱套!”

    “其二,王康所娶妻中,有一位据我所知,出身丽苑雅阁,最早是在阳州城醉仙居,这等出身,能入贵族之门,又岂能为正!”

    “其三,还是她这娶妻之人……”

    曹尚正一一述说,分门列举,最后道:“礼乃国之根本,是社稷之本,而富阳伯身为赵皇亲封贵族,自己之子,如此违礼,”

    “往小说是违背礼法,往大说是扰乱朝纲,如此种种,怎非不妥!”

    最后这句,可是极重了,简直是扣了一个大帽子。

    令得旁人耳边嗡鸣,将原本喜庆直接驱散!

    “曹大人,是不是有些言重了?”李济同开口道。

    “我乃礼部侍郎,在这方面,我比李大人更懂!”

    曹尚正言罢,直视王鼎昌,沉声道:“这些富阳伯做何解释?”

    “哈哈!”

    闻言,王鼎昌骤然大笑,笑过之后,他大声道:“我做何解释?我儿娶亲,要给你做什么解释?”

    “曹大人,来者即客……”

    “富阳伯,你可不要自误,”

    曹尚正极为强硬的道:“礼即是法,违礼,便是违法,你可要想清楚!”

    王鼎昌眼眸微凝,这事确实有些棘手,若是别人,可以置之不理,但曹尚正不行,

    他是礼部侍郎,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

    古时尤为重礼,违礼是大忌,就是国君也敢谏言,更不用是他。

    不得不说,此招确实是棘手,因为曹尚正说的都是实情。

    董易武面带讥讽开口道:“王康所娶妻中的李清曼,无父无母,来历不详,又是出身丽苑……”

    “富阳伯,这样的的女子,进了家门,就已经过份,王康年幼不懂,你也不懂吗?”

    于兴业也是开口道:“哈哈,大概是康少爷沉迷美色吧,这阳州城,谁人不知康少爷与花魁深夜钻小巷的故事?”

    一时间,嘲讽之语四起,到了现在,就连那些原本不知情的普通人,都看出了端倪!

    这分明是有预谋的,就是要在大婚时候出来。

    李清曼不自然的低着头,很明显,她成为了别人攻击王康的对象。

    而在她身边的云研,脸色却是越来越冷。

    王康冷冷的看着几人表演,先前的预料,果然是没错……

    他看着曹尚正开口道:“不知曹大人此番是为公还是为私?”

    曹尚正微微一滞,而后开口道:“当然是为公,”

    为公?王康不由的冷笑,

    从京都远来,是闲的没事干了,来找这茬,真当别人都是傻子?

    不过这招也确实有些水准了,请来了礼部侍郎,

    想着王康又是讥讽道:“那曹大人意下如何,照你这么说,我这婚还不结了?”

    曹尚正吐出一言,“娶一亲即可,”

    “哈哈!”

    王康顿时大笑。

    “你笑什么?”

    “我笑你当官当傻了,”

    王康直接道。

    “竖子胡言,曹大人是礼部侍郎,你如此不敬,胆敢以下犯上!”董易武直接起身喝道。

    就是周边之人,也被王康这话吓了一跳,

    这番实在是胆大妄为啊!

    “怎么?身为礼部侍郎,就可在我大婚之日,侮辱我妻,扰我大婚?这就是礼?”

    王康直接起身,冷声道:“来者即客,若是带着祝贺,我自然以礼相待,若是带着异心,那不好意思……”

    他直盯着曹尚正,“你若一心为公,我还敬你三分,但你为公为私,你自己清楚,”

    “这是我娶亲,我说了算!”

    王康这一言响彻,顿时令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暴语,要知道,这所面对的可是三品大员啊!

    “富阳伯,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吗?”曹尚正似乎并不恼怒,面向了王鼎昌。

    “是我教的,”王鼎昌深吸口气,“因为这些话,也是我想说的!”

    父子两的霸气如出一辙,震慑一众。

    曹尚正摇了摇头,“早就听说富阳伯,极其宠子,将之惯养成败家子,今日一见,果然是大涨见识!”

    他看着王康道:“竖子我可当做胡言,你只需认个错,娶一亲,我便可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董易武开口道:“对啊,为了一个不清不白,身份低微的女子,做出违礼之事,根本不值啊!”

    这也是他们之前定下,第一步便是先让王康低头,将之原本盛大的大婚取缔……

    “如果……我非要说不呢!”王康眼中闪着冷芒。

    “那本官便要……”

    曹尚正的话还未说完,就在这时,有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谁说李清曼的身份不明不白,在今日,我便将之收为义女,看谁还敢说个不是!”

    听到这声,人们皆是向外看去,只见有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夫人,走了进来。

    这夫人身穿华丽衣裳,气质不凡,在其周边跟着几个曼妙侍女搀扶,王康眼眸一凝,

    在这夫人身边还有一人,虽然打扮成侍女模样,但王康还是一眼认出,

    她正是张纤纤身边的那位武道高手,青衣!

    也就在此,这位夫人走了过来,看到其面容,李济同,曹尚正都已经认了出来,惊声道:“宛夫人……”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