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百看花丛自爱莲 > 第599章 西窗脉脉待归兮4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宇沫、陆子爵又坐回了沙发,陆子瑶已经弄好了一盘水果,就听陆子瑶说道,“大宇,你跟我哥说说关于夏姨的事”。

    陆子爵听到有关夏家的事,探究地看向了妹夫,但没有着急问,沈宇沫感觉到如今陆子爵的变化,是与以往不同,性格内敛了许多,在与瑶瑶相处的过程中,听到瑶瑶每每谈起她哥,就像在谈父亲一般,他知道,瑶瑶从小缺少父爱,是哥哥从小保护她长大的,哥哥在她眼里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当然,陆子爵也当得起这个称号。

    有时,沈宇沫很同情陆子爵的,他少年时期,虽经历过姑姑的去世,但沈家家庭,从爷爷、奶奶再到老爹、老妈感情都是情浓蜜意,恩爱有加,他不可想象,家庭中的支离破碎,他庆幸,瑶瑶在那样一个缺乏爱的家庭里,还能自我成长为一个积极向上的阳光女孩儿,而陆子爵也没有沉沦,虽说表面上看,有些世故、玩世不恭,但骨子里还是继承了老陆家的光荣传统,想到这些,他有些心痛内兄陆子爵。

    “瑶瑶,你先休息,夏姨的事情我会跟内兄商量,会安排好的,内兄,我们不要影响瑶瑶休息,现在离吃晚饭还有些时间,我们到茶台那边,边喝茶,边说事”,沈宇沫觉得老婆如今怀孕,不能太过操劳,有些事还是不要让瑶瑶知道的好,省得她多想操心。

    “行,你们谈事,我等客栈那边送晚饭过来,不打扰你们”,陆子瑶知道男人们说事,她不便多话,就进到卧室里,做她自己的事。

    陆子爵听出了妹夫的话外音,起身自觉地来到了茶台前坐了下来,沈宇沫也坐到了茶台的操作台前,动作熟练地泡起了茶。

    “内兄,先说夏姨的事吧!是这样子的,前日,爷爷来信,夏姨一家子清明回家祭祖,祭祖完了后,到家里看望了二老,提出要看看你们兄妹二人,这不,爷爷、奶奶就把瑶瑶怀孕的事跟夏姨说了,夏姨听了很是高兴,为早逝的妈妈感到高兴”,说到这里,沈宇沫停顿了片刻,看了看内兄,他发现,提到母亲,内兄的嘴角动了一动,眼里有片刻的空洞,但随即又恢复了常态,他的心里生出了痛感,真心觉得陆子爵这么些年过得不易。

    陆子爵感觉到妹夫不说话了,抬眼看了妹夫一眼,说道,“继续呀!”

    沈宇沫收回思绪,继续说道,“夏姨非要来‘春城’看望瑶瑶,明天上午的航班,我已经安排明日浩博去飞机场接夏姨一家子,并安排住进咱们的客栈”,说到这里,沈宇沫看着内兄,陆子爵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沈宇沫又继续说道,“此次,夏姨一家子来得匆忙,后天他们要到香港,只能在‘春城’一个晚上,所以,我就安排明日大家一起用??餐,晚餐就定在客栈,这也方便,刚好,你回来了,夏姨也可以满足了看望你们兄妹的心愿,内兄,你看如何呢?”最后,作为妹夫的沈宇沫还是要征求陆家长孙的意见。

    陆子爵从进来到现在一直没怎么说话,听完妹夫的安排,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已经安排得很周全了,但是,不表个态,也说不过去,于是,他喝了口茶,说道,“行,妹夫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们就在客栈招待夏姨、琛哥一家人”。

    说完了家事,现在要说公事,沈宇沫继续斟茶,没有再发言,他等着内兄说此次出国的收获。

    陆子爵静坐了片刻后,开口说道,“妹夫,你上次去‘竹山’,奶奶有没有提到沈家跟宗教方面有关的事情,特别是跟佛教相关的事宜?”

    沈宇沫被内兄突然冒出来的问题,问得愣住了,他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但却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这个问题的信息。

    “妹夫,也许你感觉到奇怪,我为什么会问此种问题?这次我特意去了亚伦的老家,他们那里有一个小型博物馆,事实上,是亚伦家庭的私家收藏馆,这个私家收藏馆不定期地对外开放,以彰显亚伦家族对国家的贡献”,陆子爵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沈宇沫看到,内兄的眉头蹙了起来,嘴角露出讥讽的样子。

    沈宇沫没有打岔,为内兄斟满了茶,就听内兄继续说道,“那馆里面收藏着从许多国家收集而来的物件,都是老物件,哼,说好听是从各个国家收集来的,我看是从其它国家强取豪夺来的”,说到此,沈宇沫明白了,难怪亚伦家族被他们国家示为典范,原来如此。

    陆子爵把杯中茶水一口喝干,眼睛有些发红地望着妹夫,说道,“我跟星子去的时候,正好赶上收藏馆接待客人,我们就跟着进去参观,哼,馆内的收藏物中,有不少我们的东西,其中,在馆内一个角落,设置了一个展台,展出宗教文物,不,应该说是供奉着一些宗教文物,我们走近一看,这些宗教文物里,我看啊,哼,大部分也是我们的”。

    沈宇沫再次为内兄倒满茶,就听内兄继续讲述,“这些宗教东西,有我们平日里在寺院看到过的,有…..”陆子爵斟酌了片刻后,说道,“有一些跟我日喀则时,在格勒家里看到过的一样,应该是西藏那边或者是藏传佛教的物品,只可惜,馆内不让照相,当然,这些我也不专业,唉,要是尘儿在就好了”,陆子爵提到尘儿时,沈宇沫看到内兄眼中闪现出一丝光芒。

    看着内兄消瘦的脸,沈宇沫觉得这一年来,真是难为了内兄,对尘儿,已经思念成疾,他静静地听着内兄往下讲述,又予内兄倒满了茶。

    “妹夫,真是想念尘儿,我这辈子,就尘儿一个女性住进了我心里,尘儿是真心关心我,幸亏遇到了尘儿,否则,我想,我这辈子是不会结婚生子的”,陆子爵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小竹筒,问妹夫,“这是尘儿制作的吧?她让孔含蕾交予我的,嗯!”沈宇沫还是沉默着,心想,就让内兄把心里话全说出来吧,闷在心里,是会闷出病来的,到时,尘儿怎么办呢?

    沈宇沫看到内兄凝望着小竹筒,嘴角上扬了起来,看到内兄像是对待宝贝一样地把小竹筒收入口袋里,心想,内兄说得是真心话,就依陆子爵的性情,如果没有遇到尘儿,他还真找不到老婆。

    “内兄,记得吃小竹筒里的小药丸,那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好东西,我都没福享受呢,呵呵!”沈宇沫没有正面回答内兄,小竹筒是否“是尘儿所制”的问题,但话里话外,都暗示出,小竹筒以及竹筒里的东西就是尘儿送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