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百看花丛自爱莲 > 第538章 回首相思谁与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子爵心里虽然委屈,但他有信心,困难总会过去的,如今,围绕着尘儿失踪的一切均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真相如何?只有等尘儿重出江湖,才能明了。

    陆子爵想到冷伯担心他欺负尘儿,难不成他还会对尘儿变心不成吗?冷伯可以为莲姨孤守终生,他也可以为尘儿私守生生世世。

    “冷伯,我对尘儿的心,以后您老就看行动”,陆子爵看着冷伯的眼睛,没有说什么大话,只看到冷伯点点,拍拍他的手,说道,“回去休息吧”。

    陆子爵离开了冷伯的小院,但他还是没有回房间,又来到了“文昌馆”门口,坐在台阶上,仰头望向天空…….

    **********

    殷默别墅。

    今日晚饭后,老洪向殷默汇报工作,在汇报前,把新近得到的两个消息,跟殷默讲述了,一个消息是,风树又来到了“春城”,并住进了“莲舍客栈”;另一个消息,沈依尘的好姐妹冷小柯找了一份志愿教师的工作,带着学校校长及夫人来到了“春城”,也入住“莲舍客栈”。

    这几日,殷默过得很惬意,吃晚饭的时候,还特意换了一套绣有牡丹花图案的暗红色丝质旗袍,脸上化了少许淡妆,看起来,精神头很好,现在,坐在客厅的落地窗旁边,欣赏着别墅花园的灯光夜景。

    花园在夜色的笼罩下,呈紫色、黄色、绿色三色的彩灯,灯光错落有致地打在花园的树木、花丛中,微风吹过,被彩灯映照下的树叶与花瓣摇曳在风中,从屋里看出去,宛如一幅生动的浓墨重彩的油画。

    “老洪,这个城市的秋季马上又要到了,说真的,虽说‘春城’四季如春,但仔细感受,其实还是有四季的,就比如现在,就是夏末应该有的气象与景色,晓风息息,清凉而不燥热,我就喜欢这个城市,这一点跟老沈家真是有缘,沈家不是也把根据地安在这座城市以及城市的周边吗?”殷默欣赏着自家花园中的景致,把心中的感受难得地与老洪分享。

    老洪站立在一旁,听着殷老太的感慨,殷默望着窗外,继续发感慨,“其实这小花园,很像原先沈家的花园,只不过我用了一些色彩艳丽的彩灯,以此来区分与沈家的不同,唉,我这一辈子,总想着逃离沈家,可到头来,却处处在仿效着沈家,就连自家花园,都带有沈家的味道,可又做不到沈家的清淡雅致,老洪,你说,沈淑尤忘记我了吗?”

    老洪原本在等着殷默下达工作指示的,可却等来了一个他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他只好仍然保持沉默,等着殷老太回忆完往事后,再接着汇报后面重要的工作。

    殷默发表完感慨后,也没有听到老洪回答她的提问,眼睛仍然望着窗外的花园,老洪等了一会儿,看殷默的样子,是不是今晚上不用汇报工作了?于是,老洪小心地问老太太,“老太太,要不,您休息?我明日再来做汇报?”

    刚问完话,老洪就看到殷老太太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就听到殷默说了一句,“答非所问的”,老洪自然听到了“答非所问”四字,但是,他可不敢解释,心说,沈淑尤老夫人能否记得殷老太太,他怎么知道呢?那位沈老夫人他连面都没见过,如何能动察人家的心思呢?但是,他暗中偷看了殷默的面部表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认为这人是否老了,就容易回忆往事,特别在乎过去的亲人是否记得她?他在心里叹声气,看着面前的殷老太,生起了不忍之心,算了,善意的谎言兴许也是一付良药,先不管沈老夫人是否记得殷老太太?他就干脆告诉殷老太太,沈老夫人肯定是记得她的。

    “老太太,我看啊,您那位好妹妹,一定没有忘记您,也许也在找您了?”老洪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老太太的表情变化,他话音刚落,老太太又回过头瞅了他一眼,随后,起身杵着拐杖离开了落地窗,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并对他说道,“老洪,说正事”。

    老洪只好把刚才所说的两个消息又重复地说了一遍,他还没有说完了,就被殷默打断了,并说道,“这些事先放一放,说亚伦与浅仓,嗯?”

    听到老太太要他说亚伦、浅仓的事,老洪不得不再次佩服殷老太太,殷老太太掌管殷氏几十年,而立于败之地,不是没有道理的,如今再怎么说,亚伦、浅仓确实是比沈家更为重要的,他赶紧向殷老太汇报亚伦近期的事情。

    殷莫曦兑现了对“sK”的承诺,把从殷默处偷来的药丸给了鲍伯,亚伦拿到药丸后,没有再追究殷默关于沈家传人的事,因为他知道,对失踪的人来说,一时半会儿是难于出现的,不管失踪的原因是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沈家的药丸到底有何妙处玄机?于是,在“春城”注册了分公司,并添置了试验设备,本森就正式开始了他的科研试验,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消息。

    “未来试验”的浅仓、远藤也没有闲着,他们得知“sK”在本地成立了分公司,并从老家运来了最先进的试验设备,不用说都知道要干什么,只是尚且不知道做试验的具体项目而已,但是,“未来”与“sK”是有合作协议的,于是,浅仓拜访了亚伦,并提出了双方应该继续履行合作协议,并携手共创未来。

    亚伦当然明白浅仓的用意,只不过他现在还不能把底透露给浅仓,只好先应下浅仓提出的“携手共创未来”的建议,浅仓也明白亚伦对他们只不过是口头上的敷衍,但是,这没关系的,“sK”没有交底,他们“未来”不是也没有交底吗?亚伦认为双方交底的时机不成熟,他也觉得目前双方不要走得太近,亚伦把试验室都搬到“春城”来了,没关系的,他不是也有一个流动的试验室吗?想想前些日子军区医院病人的中毒事件,浅仓认为,他们在亚伦那里还是有谈判的筹码的,如今,双方若影若离,雾里看花,不是更为有趣吗?待双方认为有必要坦诚相待时,一切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于是,“sK”、“未来”的两位首脑愉快地进行了会晤,虽然没有达成什么实质性的共识,但彼此心照不宣,也不失为达成了另一种共识。

    老洪一边观察着殷老太太,一边说道,“亚伦把试验室搬到了‘春城’,并与浅仓进行了会谈,二位先生看似很是愉快,但也没有过多地接触,可以看出,‘sK’、‘未来’各自在做各自的事情,并没有走得太近”。

    把“sK”、“未来”近段时期的工作向殷默汇报后,老洪就等着老太太下达以后的任务,可是,却看到,殷老太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似的,老洪心里犯嘀咕,老太太到底是否听他所汇报的内容?唉,算了,人上年纪了,不服老是不行的,还是先走吧,让老太太休息好了,明日在来等老太太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