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狂暴武魂系统 > 第2807章 灿若星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六位各大门阀与势力的继承人们,陆陆续续地全都开始了闯关,这其中也包括菩提科技的赵倩茹、天尊生物的宇文灼、以及神农基因的东方鳞等三人,还有来自天冥星的轩辕紫莺。

  他们已经从拓拨家族知道了这块药王碑的重要性。

  它是唯一能够安全顺利地进入药王遗迹核心地带接受传承的钥匙,但是当然了,要想让这枚钥匙认主,其中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的,必须三关全过,而且是完美通过。

  这一点,拓拨家族在基因液配制研究方面最有经验的两位族老已经试过了,极为艰难,正是因为发现自己无法做到,他们才会将药王碑拿出来,希望能有强者成功炼化,届时,只要带着此人一起同往,最终他们也能顺利地进入到药王遗迹的核心地带。

  连散修们都可以尝试,来自十六大顶级门阀的继承人和其它强者们就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此时所有的人同时展开尝试,心下都暗自憋着劲,想要在药王碑上的三片区域全都留名,而且是圆满通过。

  很快,数十道青绿色的光芒便激射了过来,化为一个个微型的光罩,将这些来自十六大顶级门阀的强者们身形笼罩,开始了闯关。

  这其中,除了拓拨临风和轩辕紫莺等十六大顶级门阀的继承人之外,还包括一些其它的十六门阀强者,他们一样也想尝试。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

  约摸七八分钟过后,来自菩提科技的赵倩茹第一个睁开了双眼,药王碑最下方的那第区域多了一个名字,正是她的。

  这在四周引起了一片惊叹之声,又有一位天骄在第一关留名了,之前至少数千人已经试过,却仅只数十人有资格留名,此刻赵倩茹仅只花了十分钟不到便做到了这一点,着实惊艳。

  紧接着,轩辕紫莺也睁开了双眼,同样留名。

  随后便是天尊生物的宇文灼、以及神农基因的东方鳞二人,他们都是在十分钟之内留名的。

  而包括拓拨临风、以及公羊智与长鱼啸天三人在内的其它几位十六大顶级门阀与势力的继承人,最终也全都在第一关留名,果然不愧是各大顶级门阀的继承者,在这方面的天赋还是完全能经受住考验的。

  虽然后来的这些家伙都是在十分钟之后成功闯关通过,但终究还是在碑上留了名。

  只是,完美通过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这让所有的人都微微叹息,终于深刻无比地意识到了这块药王碑的恐怖之处。

  仅仅只是第一关,他们都无法完美通过,后面的两关就可想而知了。

  “临风,那个令狐冲还在闯第一关呢,我们都通过了,成功在碑上留名,他先展开却还未结束!”

  此时,公羊智发现了异常,轻呼了一声,令众人的视线再次向着赵枫那边汇聚了过去。

  长鱼啸天立刻就笑了:“这家伙就是个大老粗,第一关我们刚才也试过了,乃是考验的药草和各种天材地宝的记忆与辩别,就他那五大三粗的性子,估计连十分之一都记不住,认不出来。”

  “哈哈哈……”

  拓拨临风也大笑了起来,兴致颇高,招朋呼友向着赵枫那边聚了过去:“走,咱们过去看看,也不急着马上闯第二关,一会儿那小子结束闯关,睁眼就看到咱们围在一旁,估计当场就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想着都解气啊!”

  随着拓拨临风的话语之声响起,公羊智和长鱼啸天等人立刻就咋咋呼呼地跟了过去,宇文灼、东方鳞和赵倩茹等人略微犹豫了一下,脑中回想起昨天险些被赵枫害地上了清江阁的黑名单,心头同样有气,于是也跟了过去。

  轩辕紫莺微微皱了皱眉头,视线在被那青绿光芒笼罩的赵枫身上打量了一番,同样也如此,跟在最后走去。

  但她却不是过去看赵枫笑话的,事实上,从昨天赵枫在那清江阁十八层随手扔出一枚九级九彩开始,她心里就始终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外形粗旷无比的家伙给自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甚至于那种行事作风,在她看来都有一点点赵枫的影子,但二者之间的外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轩皇子眼下应该还在修真阵营所掌控的星域,没这么快就成功地逃出来了,所以她心中才会犹疑不定,既怀疑,又觉得不太可能,极为纠结。

  之所以跟着拓拨临风等人过去,她的目的只是想近距离地观察一下,看看能否找出点珠丝马迹之类的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

  此时此刻,赵枫的整个心神,早已彻底地沉浸进去了,正如痴如醉地汲收着有关炼药一途的各种基础知识!

  药王碑的第一关,考验的是闯关者的记忆力,以及对各种药草、天材地宝甚至可以入药的各种凶兽血肉、矿物之类物品的辩别能力。

  炼药之道千变万化,能用到的各种药草之物实在太多了,这些都是基础,不仅要记住其名,连其功效都要掌握。

  第一关甫一开始,闯关者们视线前方便会出现亿万种药草和可资入药的矿物、凶兽材料,每一种都有详细的功效说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逝而过,闯关者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地记住它们。

  这一阶段结束后,药王碑会随机抽取一万种要求闯关者辩别,同时说出其药效。

  能辩认出十分之一,则能榜上留名,而要想完美通过,不但要求所有一万种药草和矿物全都辩认出来,且连其功效、入药特点等一切的详情,全都一字不差!

  能被药王榜挑选出来要求辩认的,自然不是普通之物,基本上都是当世罕见的存在,对于闯关者来说,几乎全都是第一次接触,而此前在眼前一闪而过速度又奇快。

  所以,即便是黑洞境甚至更强大的星空强者,强行以神识记忆,也绝不可能将亿万种在眼前一闪而过的所有灵草灵药,包括药名与详情,全都记忆下来。

  便是闯第一关最快,仅只花了七分钟左右的赵倩茹,她在最后通过这一关时,成功辩认出的灵草灵药,也才三千多种,而说出了药效详情的,仅才千余而已。

  在她看来,能完美通过第一关,成功辩认出一万种药王碑随机挑出的药草,并一字不潜心说出来功效详情的强者,根本就不存在,便是乾坤境的无上强者,神识恐怖无比,也不具备那种能力。

  然而就是在这一刻,一个名字突然在药王碑上出现了,绽放无限光芒,灿若星辰……

  “天啊,发生了什么?药王碑竟光芒大作!”

  “看哪,下方的第一关区域多了一个名字,在第这一片区域的最上首,而且是居中显示,药王碑的光芒异象,正是这个名字绽放出来的。”

  “令狐冲?这是一位闯关者吗?为什么独独他的名字位列这一区域的榜首正中,而且灿若星辉?”

  “天啊,不会是第一关完美通过了吧?这人是妖孽吗?”

  “虽然最后测试时,仅仅只需辩认出一万种药草,同时一字不差地说出其具体药效,但这一万种药草,可是从之前的亿万种之中随机挑选出来的,他竟真的完美通过了,岂不是亿万种药草和药效,全都记全了?”

  “这绝不可能,有这种本事,那脑子得是怎么长的啊?”

  “令狐冲?令狐?这个名字……天啊,我想到了什么?这太惊人了!”

  ……

  随着赵枫这个令狐冲的化名在药王碑下首第一区域悬顶居中显现,而且光芒万丈,灿若星辰,整个拓拨广场顷刻炸了锅,无数的星空强者骇然惊呼。

  亦是在这一瞬,赵枫身上所笼罩的那个青绿色光罩消失了,这代表着他终于闯关结束。

  前前后后总共竟耗去了四十多分钟!

  但它之所以慢,显然不是记的慢,绝后大多数的时间,应该都是用在了辩认和详述那些药草的具体药效了,整整一万种,每一种辩认出来之后还得一字不差地说出具体药效,仅只四十多分钟,简直快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当这份明悟于脑海中闪过时,拓拨临风和公羊智、长鱼啸天等人全都张大嘴巴当场懵圈了。

  便是来自菩提科技的赵倩茹、天尊生物的宇文灼、以及神农基因的东方鳞三人,此刻也都是一脸骇然,他们被彻底震住了。

  站在最后的轩辕紫莺则是张嘴了娇俏的小嘴,怔怔地看着从容淡定的赵枫,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认错人了,轩皇子虽然变态,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她刚才也曾闯过关,对其难度感受太深了,她可是炼药世家出来的精英,而轩皇子又没接触过这一领域,即便再妖孽,怎么可能比她做的更好?

  眼前这位令狐冲分明是和他同一级别的无上妖孽,二人所擅长的领域不同,但毫无疑问,令狐冲的傲人天姿,绝对足以和轩皇子相媲美。

  “那家伙,终于遇到对手了么?”

  嘴里喃喃自语,轩辕紫莺心头的感觉却复杂无比,不知是该为眼前的令狐冲高兴,还是为终于遇到了同级别对手的轩皇子担心……

  “第一关才四十多分钟就完美通过了?比老子想象的要快嘛,还以为至少得要一个时辰呢,唉,看来这药王碑也不过如此,太叫人失望了……”

  赵枫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丈许之外目瞪口呆,表情仿佛刚被雷劈过的拓拨临风与公羊智、长鱼啸天三人。

  他当即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三个家伙是想看自己笑话的,结果反被打了脸。

  心头暗乐之下,他顺势装比,一边无所谓地嘀咕着,一边抬手抠了抠鼻子,挖出一砣黑乎乎的东西,屈指一弹落在了拓拨临风的鼻下中人处,继而便再次闭上了双眼,将神识之力向着药王碑延展了过去。

  口中更是轻语不休:“算了算了,既然这么简单,干脆一鼓作气,把这三关都完美闯过去得了,反正时间还早,完事正好去吃晚饭!”

  下一瞬,自前方高高耸立的药王碑上,再次激射出一道青绿色的光芒,落在赵枫身上,将其身形笼罩。

  第二关,开始了!

  “天啊,这位爷太生猛了,居然叫嚣着在晚饭前将后面两关全都闯过,这才一个多时辰了,口气也太大了!”

  “这都不是关键,没听到人家说要完美通过吗?这分明是打算将这座药王碑就此扛走的节奏啊,拓拨家已经放出话来了,能够三关全都完美通过,此碑主动认主,他们任由带走,绝不阻拦……”

  “但是那可能吗?听说此碑得自一处远古遗迹,和某种传承有关,拓拨家好不容易才得到,真能任人扛走?”

  “你们想的有点远了,还有两关呢,第一关完美通过并不代表什么,顶多说明这粗旷汉子大智若愚,记忆力惊人罢了,后面的两关考验的才是真正的炼药能力,绝不是简单的死记硬背,他没机会的!”

  “这些都不重要,我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这个令狐冲,和当年的令狐家族真有有关系吗?别告诉我你们都忘了,当年的令狐世家,是何等的辉煌啊!”

  “依我看应该就是那一脉的传人了,没看到人家刚才弹了一砣可疑物体,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拓拨家少主的人中处吗?这分明是故意的,当年之事据说就是拓拨家牵头,那时他们还只是二流小家族,令狐一脉注定将在今日崛起,这是来复仇来了……”

  “嘘,此事不能说,会有大恐怖,你不想活了吗?”

  ……

  随着这些话语陆续响起,陷入了呆滞中的拓拨临风也终于回了魂,他一脸骇然地抬手从鼻下人中部位抠下了一砣绿豆大小的黑色可疑物体,放在眼前仅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叉着双膝干呕了起来。

  如同死党般的公羊智与长鱼啸天这会儿也不讲义气了,纷纷捏着鼻子狂退不已,如避鬼神。

  其实这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恶心之物,赵枫虽然扮成了粗旷汉子,但又怎会真的如此邋遢呢?这只不过是他以修为之力暗中吸附空中浮尘揉搓出来的一砣小土坷罢了,只是由于太像了,竟当场把拓拨临风吓到惊魂!

  “哇……”

  “王八蛋啊,太无耻了,本少主和你没完!”

  “呕!”

  干呕了好一阵子,足有近十分钟,此时此刻,拓拨临风四周方圆十米之内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全都避到了远处。

  而此时,呕了一阵的拓拨临风,终于也渐渐地缓过了气来,止住干呕之后,他目眦欲裂地向着赵枫看了过去。

  没等他将发狠的话语说完,远处高高耸立的药王碑中央第二片区域的上首央域,便再次绽放出了一片和此前一模一样的灿烂星辉之芒,一个名字在那里,陡然出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